夺鼎1617

第六百八十三章 侯方域:全军向东!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猛将如云 本章:第六百八十三章 侯方域:全军向东!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一袭元色长衫的侯方域,在左军这群粗鄙武夫当中,不啻于鹤立鸡群一般。再加上他的形象气质,与他一时名士、尚书公子的派头,在左梦庚等人的内心一直都有自惭形秽的感觉。所以,侯方域也只能在左良玉的中军老老实实地待着,想要去拜访一下左梦庚世兄,却总是被婉言谢绝。

    “娘的!姓侯的来了老子营中,老子肯定要请他吃饭喝酒,少不得要把老子帐中的女人拉出来歌舞助兴。这本来没啥大不了的!就怕这群贱货看到了姓侯的小子,心里以后总惦记着这小白脸!跟老子睡觉的时候心里也想着这小白脸,这不是给咱老子戴上了一顶看不见摸不着的绿帽子嘛!”

    左梦庚一次酒后和卢光祖马进忠等人吐露了实情,这几位顿时恍然大悟,以后,侯方域打算到他们军中走动,都是敬谢不敏了。

    此时,当脸上一副云淡风轻,胸中自有雄兵百万,天下大势尽在吾等掌握之中神态的侯方域站出来给他们说出了自己的建议主张时,这群骄横蛮野的左军将领们,不由得目瞪口呆。

    “向东?!去南京?!”

    左梦庚不由得狠狠的拧了自己身边的马进忠大腿一下,疼的马进忠顿时龇牙咧嘴的叫了起来。“快!老马,你给老子来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左良玉威严的扫视了一下有些嘈杂的部下们,见他们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这才从帅案后面站起身来,向着侯方域抱拳拱手,深施一礼,做足了礼贤下士的戏码:“良玉愚钝,还请世兄指点。”

    在心中充分享受了一下类似于武乡侯诸葛亮王佐帝师的感觉后,侯方域在那一瞬间登上了人生巅峰。

    “学生斗胆,在爵帅面前班门弄斧了。”这一老一少,充分的挥了各自的演技,很好的在左梦庚等群演面前飙了一番戏,并且给他们上了一堂表演理论课,至于说他们能够从中领悟到多少,那就要看他们个人的造化了。

    “请乞地图一观。”

    左良玉行辕的中军立刻命人取了地图过来,便在猩猩红的地毯上铺开,顿时,九江及其左近州府,一直到南京、赣南、松江等处的山川河流地理便在众人面前呈现出来。

    “又是这种地图。”侯方域在心中腹诽了一句,他也曾在上海县见过南中所绘制的地图,比起这种写意山水般的地图来,可是要精准了不知多少倍。

    吐槽归吐槽,有了这么一幅地图,众人对眼下各处的形势便直观多了。

    “爵帅,少帅,各位将军。请看。”侯方域指点着地图,开始为众人讲说天下大势了。恍惚中,他便成了在卧龙岗为刘皇叔做隆中对的孔明先生,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

    “长江上游,西贼张献忠在我大军威逼之下,已窜入巴蜀之地,目前正在肆虐四川各地,似乎也有荼毒云南、贵州的狼子野心。爵帅未有朝廷旨意,自然不便入川进剿。也罢!便让此贼与秦总兵的白杆兵、与川中的各路义军兵马好生周旋一段时间,待朝廷旨意下来,爵帅便雷霆一击,犁庭扫穴。”

    这马屁拍的,侯方域也算是出神入化了,晚生几百年,足可以当个称职的果粉了。明明是被人打得抱头鼠窜,却说自己是胜利转进;明明是连祖坟都被人泼了油漆了,却说一切尽在掌握。

    长江上游的四川咱们是短时间内是不会去的,没有朝廷旨意和军令嘛!侯方域为左军上下找到了一个很是高大上的畏战逃跑的理由,左良玉和他的部下们,什么时候把朝廷旨意和军令当回事过?在他们看来,内阁命令就是一张擦屁股纸,皇帝老儿的圣旨,倒还有些用处,嗯,那绢帛正好可以给大家帐中的娘儿们们撕了当骑马条子用。

    “江北,李闯逆贼毒焰嚣张,荼毒生灵日甚一日。然为国家社稷长久之计,我们必须戒急用忍,不能与之正面抗衡,需待其多行不义,天亟亟之!”侯方域说不能与长江中游的李自成所部顺军正面对战的理由也是义正辞严,本来嘛!为了国家社稷江山,我们不能逞一时之快,去和正在风头上的李自成打硬仗。得等到老天爷都看他不顺眼,老天让他吃饭噎死,打喷嚏憋死,喝水呛死的时候我们再出兵讨伐他!在这之前吗,不好意思,咱们先好鞋不踩臭狗屎!

    这块遮羞布,几百年后还被无数人奉为圭臬,尤其是从网络空间衍生出的各种丑类。什么公知精蝇美分日杂台巴子带路党皇汉明粉乡贤党们,无不是在那里每日里想着整天叫着******,美分果粉日杂啥的整天高呼美军(太君)来了我带路,台巴子整天高呼美爹**中a#共我们独立,都把希望寄托于别人为他们去抛头颅洒热血,然后留下他们过各种幸福生活,他们也不把脑袋里的粪汁子空出来好好想想,你们整天哈的美爹日爹的,凭啥为你们抛头颅洒热血的?你以为他们是解放军吗?得把你们从各种危险境地救出来?而且,你们的美爹日爹现在还有那个能力来和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百分之十五的兔子开战吗?别忘了,你们的日爹已经到了连拍毛片的***老板都欠了一堆别人的**钱跑路了的!仔细看看是不是这帮孙子现自己已经毫无能力动摇任何兔子的统治了,所以只能成天幻想依靠天灾或者外力来弄死兔子,然后自己去捡个现成?哦!似乎忘记了兔子是最不怕所谓的天灾的。以现在的组织动员能力,还有一直都在强调的基层政权建设,这种不皿煮不科学的制度所爆出来的能量,无疑是皿煮国家不能想象的。别忘了,到现在,你们的日爹家里海啸地震的难民还没有落实地震棚呢!而比你们晚了好久的兔子家,规模庞大的灾后重建新城区都已经拔地而起了。指望这些天灾来,还不如指望着你们自己能够有用从网上买来的道具刀切腹呢!

    至于说有人提出的从现在大家喝酒赌钱抱姑娘的九江渡江往江对面的安庆去,在这一带就粮养兵的打算,也被侯公子嗤之以鼻。虽然说左军不必怕刘良佐刘泽清那些人,可是,眼下江北的安庆一带什么情形,大家通过往来书信和哨骑都很清楚。

    都是大明军队,大家大哥不说二哥。你左良玉在九江干得勾当,刘泽清刘良佐们在安庆一带也是干得热火朝天的。渡江北上,同这些人势必要火并一场不说,打赢了,咱们也就是抢到一块被他们抢得大姑娘连囫囵裤子都穿不上的地盘,养兵都养不起,要来了能做何用?开粥厂赈济灾民吗?

    “那咱们往南去!连长江都不用过,往赣南去!那一带这几年颇为富庶,粮草丰足,钱粮不缺!”有人在人群中低声说出了自己的而主张。

    对于这个主张,侯方域和左梦庚等脑子比较清楚的左军将领用一种你小子是傻逼还是昨天在哪个婊子身上用力过度脑子抽抽了的神情看着他。

    不错,这几年赣南巡抚的地面上,算得上天下太平,风调雨顺。各处州府连年的丰收,算得上府库充盈。可是,同样的赣南巡抚辖区,往年怎么没有这般景象?

    弘治七年(1494年),置南赣巡抚都察院于赣州,称虔院。正德十一年(1516年),置巡抚南赣汀韶等处地方提督军务,辖江西的南安府、赣州府,广东的韶州府、南雄州,湖南的郴州和福建的汀州府等州府。不久之后,担任赣南巡抚的王阳明就用了四十三天时间平定了宁王叛乱,解决了朱棣一系与朱权一系几代人的恩怨纠结。

    但是,现在这块地方的管理者,可不再是新建伯的子孙了,而是和他子孙关系不错的梁国公李守汉的部下官吏们。

    在张献忠部队的默契配合下,南粤军获得了赣南、偏沅等两处地方的行政权力管辖权之后,立刻便开始了对这两处的建设和改造。先,按照南粤军一贯的套路,这两块土地上通往广东、广西、福建的道路,原先的断头路被打通,各种桥梁码头兴建起来,江河上架起了浮桥。

    如此大兴土木搞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在邸报和报纸上、人们往来书信中被传播到了沸沸扬扬的地步,无数人暗自摇头:“值此大乱之年,梁国公还要如此作为,难道真的要上演昔日秦始皇、隋炀帝的覆辙不成?唉!梁国公虽然英雄,但是到底是不读书,果然是不读书不知兴亡事啊!”

    各地官员、读书士子们或是慨叹,或是抱着且看你还能张狂到几时的额幸灾乐祸思想,坐等着看赣南、偏沅两地再度爆民变。但是,他们却想不到的是,南粤军在这些地方的大工程,并不是征徭役的传统做法,而是早早被大明官员士子们遗忘了的一种手段,以工代赈。

    疏浚河道、修建码头的,被称为出河工,修建道路、城池的,被称为出大工。每一个出工的壮丁,除了管三顿饭之外,每日可以获得面值五十文南中通宝的竹筹,拿着这些竹筹,可以到工段上开设的店铺换取粮米油盐甚至是肉瓷罐布匹等物。

    壮丁固然可以,便是那些身体健壮的村妇,也同样可以参与其中,不过,同工同酬这种事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国公爷宅心仁厚,体恤百姓。特令准许妇人孩童出工谋生,除同样供给饭食外,工钱强壮妇人按照八折算,孩童按照一半算!”

    轻轻松松的一招以工代赈,南粤军只花费了一些粮米油盐,不但为这些工程募集到了足够的劳动力,更使得赣南、偏沅等地的流民、饥民等治安隐患,顷刻间化为无形,顺便消化掉了不少自家的各种产品。

    除此之外,便是各种各样的经济手段了。

    兴修农田水利、恢复农业生产。除了商号赊购给农户各类铁制农具之外,更有许多令左军将领们看不懂猜不透的花样。

    “驴球子的!这群南蛮子,搞得什么耕牛合作社、代耕队,搞什么农庄、竹器合作社,弄得这些花样,让人看不明白白!”王允成口中喃喃的骂道。

    “是啊!所以你就吃了亏了嘛!”旁边有人讥笑了他一句。

    赣南搞农庄,搞耕作合作社,同时把农户编制起来,调剂劳动力,对那些劳动力不足的人家或者是有子弟在南粤军中服役的人家进行代耕田地,将那些有编织竹器手艺的人组织起来,搞竹器合作社,把山林之中的竹木资源利用起来。便是那用粗大篾条编成的竹子篱笆,南粤军也有专门订购,按照规定的尺寸编织好,每一块给价收购,用来充当壕沟内炮位内的阻挡泥土脱落用处。至于说赣南各地的造纸作坊,同样是如此,所制造出来的纸张,被成车成船的运走,后来干脆就在造纸作坊附近进行纸张加工,印刷,美其名曰降低成本。

    虽然这些手段推行的时间很短,在南中官员们看来还只是个苗头,毕竟基层政权只到了大的镇上,连乡镇一级都不曾普及,更不要说推进到村一级了。至于说经济建设,那就更是不值得一提了。可是,在左军这些将领们眼里,赣南已经是不得了的了。

    于是,在众人的怂恿与左良玉的指示下,驻地离赣南最近的王允成便派了手下一名守备,带了千余人到赣南去打草谷,补料,却是着实吃了一个大亏。守备以下近千人或是被击毙,或是被打伤,白白的给南粤军的苦役矿场送去了七八百劳动力。侥幸逃回的人异口同声的在王允成面前确认,“赣南一定有国公爷的大批精锐!不然,我们不会刚刚进了赣南,洗了两个村子,附近就有大队人马围了上来!虽然没有什么火器,可是刀枪器械,一样不少,那股子杀人不眨眼的狠劲,将主爷,要说不是南蛮子的精锐兵马,您现在就砍了我的头!”

    其实,这些人口中信誓旦旦的南粤军,不过是另外一项制度建设的成果,各处村镇的守望队,各村之中的壮丁。

    所以,侯方域说不能往南去,也是深深的切中了左军将领们的心中要害。在他们看来,赣南,就像是一块鲜美的肥肉,冒着热气滴着肥油摆在那。可是,这块肥肉里面藏着钢钉,裹着毒药。要是自己不小心一口吞下去,那就是一个死了。不说别的,光是那些梁国公的“精锐兵马”,就足以让自己的兵马折损过半。没了兵马,大家吃谁去?

    “爵帅,诸位将军请看。”

    在位众人剖析了不能往西、南、北三个方向转进的原因后,侯方域手指一点,中指食指点在了地图上的南京城,这个时候,他不无遗憾的暗自叹息,手中缺少一柄羽毛扇啊!

    “如今,朝中权奸与李闯逆贼暗中勾结,欲陷我左营将士于绝境。学生暗自揣测,他们的手段不过是如此这般。”

    先,李自成大顺军先动对左良玉军的进攻。以左良玉军队眼下的战斗力和士气,欺负老百姓,打劫村庄镇店,洗劫行人客商那是无往而不利。但是一旦对上了以悍勇出名的大顺军郝摇旗、袁宗第两员将领的部队,只怕连一触即溃都做不到。能够

    这时候,从东面沿江而上的南粤军部队,就会像一堵墙一样出现在溃退的左良玉军队面前。不过,他们不是来救援左良玉的,而上充当督战队,用大炮和火铳刺刀逼迫左良玉率军掉头,与追击而来的大顺军进行殊死之战。

    “朝中奸贼的意图,便是用逆贼李闯的刀来斩尽杀绝我左营的忠义之士,进而压迫朝中正人君子,以达到他把持朝纲不可告人的目的!”

    侯方域说得铿锵有力义正辞严。

    借助敌军的手清除杂牌部队,甚至是火并别人的部队,这些招数手段,左军这些将领玩得纯熟的就像侯公子在秦淮河上做诗那么简单容易。但是,能够把别人的目的、手段分析的如此透彻,这就不得不让左军将领们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那,侯先生,你为啥还要让咱们往东去,去南京。那不是往那个权奸的刀口上撞是啥?”

    有人口气迟疑的问,话语中,对侯方域的称呼也不知不觉的生了变化。

    侯方域脸上笑了笑,仍旧是那副人畜无害温良恭俭让的面容,但是,心中却是无比的鄙视眼前这群粗鲁军汉,“粗鄙无视之人,懂得什么阴阳八卦袖里乾坤?!”

    “学生方才在爵帅和列位将军面前,说大军往东去,那是因为东面,留都周边,可以为我左军提供一切我们需要的东西。”


如果您喜欢,请把《夺鼎1617》,方便以后阅读夺鼎1617第六百八十三章 侯方域:全军向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夺鼎1617第六百八十三章 侯方域:全军向东!并对夺鼎161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