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高H乱轮系小说

【姇】(23)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小强 本章:【姇】(23)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新

    作者:voxcaozz

    20160807

    字数:20439字

    23

    题外话: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没有雷同

    关于里面的人名、地名,纯熟胡诌,如有巧合,无奈巧合。

    切勿对号入座,莫究细理。

    找到属于您的快乐,这便是最好的事情。

    xxxxxxxxx

    隔着门缝看着老离肏干自己的母亲,最初只是心里好奇,想看看母亲如何伺

    候自己之外的男人,看着看着便越发觉得不是滋味。

    这老家伙还够猛的,肏,也不怕闪了你的腰,跟你妈个饿鬼似的,这要是把

    你那鸡巴杵折了才好呢,我看你还怎么搞妈屄的,你个老家伙,累死你个屄肏

    的。

    心里咒骂着老不死,酸溜溜的同时王晓峰恨不能一脚踹开房门直接打昏了老

    离,取而代之。攥拳的时候心里愤愤然,便连同母亲一起骂了。这老鸡巴都能把

    你肏服了,我这根鸡巴到底是尺寸不够还是硬度不行至于吗你没见过男人的

    鸡巴吗

    气恼的同时心里又非常别扭难受,咬牙切齿过后,王晓峰蔫头耷脑地走回自

    己的房间,心里那股无名之火实在难以消散,寻摸着便拿出了手机,再次打开了

    视频。

    撩人的春色入眼,又见到了魂牵梦萦的离夏,王晓峰的心里对着老离便继续

    诅咒起来「你肏我妈妈,我就对着你的闺女撸管,等我去你们家的时候,哈哈

    我早早晚晚把今天这个场子找回来,让你闺女也和我妈一样,被我肏出高潮来」。

    看到手机视频中离夏晃动着身体的样子,王晓峰脸上的怒容渐渐由愤恼变成贪婪,

    此刻的心也飞进了手机之中,对着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瞪大了眼珠子,下身

    跳动了几下之后便挺了起来。

    王晓峰躺在大床上注视着视频里的离夏,那一举一动的熟艳身体,黑色配套

    内衣简直无法遮掩离夏一身白皙的春色,肥丢丢的屁股和沉甸甸的奶子在脱掉衣

    服后加颤摆肥熟,他瞪大眼睛盯着手机里面的细节,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小镜

    头。

    由隔着门缝窥视到现在通过手机观看,那种拉近了的感觉在偷偷观看下,紧

    张刺激感依旧伴随在王晓峰的心里,而那道诱人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时,王晓峰

    的下体在他反复撸动时棒头已经二度怒挺出紫红色。

    看了一遍又一遍,意犹未尽之下王晓峰便起身下床打开了电脑,把手机里这

    段视频传播到了电脑中,他放慢了镜头,紧紧盯视着离夏那肥腴的乳房慢慢蠕动,

    当看到撇着八字的乳房若隐若现着青筋之色时,王晓峰大张着的嘴巴已经流出了

    哈喇子。

    「哎呦,真你妈肥啊,可馋死我了。将来,将来我要吃足了它,还要用你这

    对大奶子打奶炮,」撸动下体,王晓峰的心里暂时忘却了咒骂离响,他反复观看

    离夏那对晃耸震颤的八字奶,抹了一把嘴角流出来的唾液,便哽咽起喉咙来。

    随着时间的游走,王晓峰又看到离夏撅起的屁股,隔着离夏镂空的内裤死死

    地盯着她那鼓凸凸的肉穴,明明视力没有任何问题,还偏要眯缝着眼睛靠近电脑,

    仿佛这样便能看得真切,便能闻到了离夏肉穴的味道。

    若隐若现的女体私处被放大着,虽然王晓峰看过自己妈妈的肉穴,也尝过了

    女人的滋味,可当他再次从视频中看到离夏的身体时,难免被那肉馍鼓囊的模样

    所震撼,长大嘴巴喘息着,王晓峰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黑漆漆的卧室内,如果不是因为电脑屏幕的闪亮,谁会想到一个十七八岁的

    年轻人会光着屁股对着电脑手活,看他那劲头,兴奋之中双眼充满了兽欲,恨不

    能扎进电脑之中和那女主一度春宵,唯有这样才能把心中积憋的情欲释放出来。

    「离夏,我绝对能满足你的性欲,绝对能喂饱你的肉穴。」王晓峰对着电脑

    自顾自地喃喃着,每每说出如此龌龊下流的话语时,王晓峰的心里便别提直了身体,王晓峰抓住了自己那根已经涨硬到了极点的阳

    具狠狠撸动起来。手掌上下翻飞,棒硬的鸡巴对着电脑屏幕上的女人,叫喊的同

    时眼睛死死地盯着离夏那两条肉欲十足的美腿,低吼一声便突突地喷射出来,不

    管不顾之下,那飘飞的精液直接便射到了电脑屏幕上。。。

    王晓峰这个苦逼在射精之后便躲在屋子里自怨自艾起来,他躺在床上双腿夹

    着被头胡思乱想着,一会儿幻想刚才把离夏射得体无完肤,便用下体狠狠顶了几

    下被子,仿佛这样便能减轻心里的苦楚,找到了快乐源泉;一会儿又忍不住破口

    大骂另外一间屋子里的老男人,专拣难听的话骂。搞来搞去实难入睡,复又起身

    寻来香烟开始吞云吐雾,直至口干舌燥昏昏沉沉倒在了大床上,直到转天被敲门

    声惊醒,王晓峰这才叫嚷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迷迷糊糊坐在床头,耳边传来那烦人的敲门声,王晓峰口无遮拦地叫骂道

    「叫死呢是吗这刚几点就你妈逼的烦我」昨天射了三次,王晓峰的身体了起来,推婉过后便从

    弟妹家走了出来,路经烟酒批发店时离夏把车子停了下来,提前背上几条香烟和

    白酒,父亲和丈夫都有需要,下礼拜也能派上用场不是,省得到时候搞得手忙脚

    乱抓瞎。

    虽说父亲一再强调简简单单,也总得把屋子点缀个一二吧,和丈夫把心里想

    法说出之后,两口子先订了床单被罩,后又去看了下灯饰,房间内总要布置喜庆

    一些,想必这些也不算太过花哨,剩下的日子就可放心等待,踏实下来。。。

    离夏怎么也没想到父亲会因为她现在的特殊情况而放弃在桌旁有些扭捏地说道「姐,你说我现在没事总挤奶玩,胸口坠坠拉

    拉的挺难为情的,真像说的那样,给孩子一直哺乳下去」

    看小丽那扭扭捏捏的样子,离夏抓捏起她的手臂,轻拍着她那如滑的手背说

    道「老人都希望隔辈人健健康康,你奶水那么足,这也不是坏事,宝华不也希望

    你在门外不住张

    望自己,离夏那圆润的满月上便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彩霞,在这六月天里,直如杏

    花桃红,照亮了屋子,粉艳艳的别样生辉。

    父亲整齐的发型配上一身暗红色短袖唐装,脚踩一双皮质包口的靸鞋,整个

    人看起来精神抖擞,越发显得容光焕发,和自己这身旗袍装似乎。。。,瞅瞅父

    亲再看看自己,离夏那双大眼便似会说话一样,勾出了月牙。

    老离徘徊在门外,两眼炯炯有神透着精芒,他优哉游哉地欣赏着闺女换衣的

    过程,那种感觉很玄妙,一时间让他浮想联翩,如同当初伺候闺女月子时。。。

    见被闺女发觉,便笑得合不拢嘴,迈着健步走了进来。

    老离之所以变得如此洒脱,也是因为今日是他再婚的日子,以后虽说仍旧跟

    闺女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可身边在酒店外面四处张望着。

    魏宗建下车时便接到了赵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问过情况,正开车赶来。这

    边的离夏刚一打开车门,便扫到了王晓云夫妇,她一撩身子便从车里走了出来,

    随即客气地打过招呼,一行人便簇拥着老离朝着酒店内部走去。

    自打离夏从车子里走出来,便当场惊艳了众人,这里自然也包括王晓峰了。

    虽说他们之间这已经是第三次会面,王晓峰也在手机中窥视到了离夏的身体,可

    离夏今天的着装还是让王晓峰禁不住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分明是结婚时新娘

    子的装束,丰乳肥臀的骚样简直馋死他了。

    王晓峰藏在姐姐姐夫身后拿眼不断瞟着离夏那大开禊敞露出来的美腿,眼睛

    瞬间明亮了起来。跟在一行人走向酒店时,他特意紧随在离夏身后,上台阶时听

    到离夏嘴里说到注意脚下时,便肆无忌惮地用眼睛盯紧了离夏那两条随着旗袍开

    禊摆动的双腿,在勾魂的肉欲光泽诱惑下,王晓峰感觉自己的小腹也随之渐渐火

    热了起来。。。

    走进包厢,这里的环境还算优雅,服务也算到位,简单张罗一下安排了就坐,

    离夏轻嗔着「小勇怎么这么稳当啊,也不说早点过来陪陪,一会儿赵哥过来可就

    去接人了,拖拖拉拉的算什么事呢」

    让丈夫陪着对方家属,离夏从套房走了出来,跟外面站着的服务员打过招呼,

    吩咐准时准点上菜,她一边给兄弟打着电话,一边踩着高跟鞋朝着洗手间走去。

    眼前的大姐夫文质彬彬果然沉稳,王晓峰陪在他的身边感觉比这个继父显得

    还要沉闷,尽看自己姐姐和姐夫跟他唠叨了,眼见老离只说了两句便起身离座,

    心有所思的王晓峰听他笑着说去楼下等待,便借口陪了出去,正好借机巡视一番,

    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知道离响现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母亲身上,王晓峰便溜达溜达地走了出来,

    向服务生询问了一下便朝着通道的尽头走去,快到厕所时便听到了两个交头接耳

    的女服务员在窃窃私语。

    「208房间今天包厢,刚才进厕所的那个女人是结婚的吗」一个白衣黑

    裤的年轻服务员嘀咕着,另一个同样穿着的女服务员回道「听璐璐说她那个包间

    有结婚的,也没看到放炮之类的,统共就办一桌,而刚才我又看到一个中年大叔

    穿了一件和她差不在一楼望向外面,离夏走上前笑问着。

    「也没有,感觉来得太快,有些不太相信」冲着闺女一笑,老离轻轻说道。

    「都给您安排好了,赵哥眼瞅着也要过来了。。。以后还跟我一起过吗」

    略一沉顿,离夏抓住了父亲的手臂问道。

    「爸听你的」要说结婚不兴奋,那绝对是瞎说,但兴奋中老离的心里却莫

    名其妙地生出了一丝彷徨,仿佛自己再婚之后便脱离了这个家庭,一切的一切都

    会改变似的,见闺女问出这个问题,便习惯性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您还说呢又有几次您听我的话了,还不都是要我听您的呀」冲着父亲

    嫣然笑道,离夏伸出手来替父亲整理了一下衣衫,想到他戒烟一个礼拜了,又感

    慨地补充道「以后可别总是委屈自己,也别总是替别人着想,都这个岁数了。」

    「你呀,快赶上你妈的唠叨啦」老离抓住了闺女的手,脸上的笑充满了祥

    慈,随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闲散服务生的面,竟捏了一下闺女的鼻子,让众

    人无不大惊失色,在原地感觉异常尴尬,

    原以为对方只是有钱而已,哪知道对方的人脉如此广泛,看来后面要想实施计划

    还得再盘算盘算。

    不说王晓峰这哥们异想天开做着白日梦,那边的小勇开车带着媳妇孩子还有

    岳父岳母已经来到了酒店外面。

    陈占英一身短衫长裤,显得干净利落,下车便敞开嗓门说了起来「今儿个天

    气不错啊,我那老哥哥选的日子还就挺好」

    陈婶一旁笑着说道「老头子,看你高兴的劲儿,就跟你结婚似的,今儿个可

    得少喝,大喜的日子可得替亲家老哥兜着点。」陈占英看了看老伴,一阵爽朗的

    笑声过后,前后便相互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酒店。

    「这不是大姐吗」进门之后抱着孩子的秀环就看到了不远处旗袍装的离夏,

    她冲着小勇及父母说道,随即便呼唤了一声。

    听到呼唤,离夏跟经理客套了两句便打着招呼迎了过去。早就注意到了门口

    的动向,离夏这不把他当回事的样子是让一旁站着的王晓峰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暗自怀恨在心,头昏脑涨的同时,想当然地臆想着,只等将来得手之后,好好

    发泄发泄,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在这个十七岁少年身上出现之后,便如着了魔一样,

    果然是魔由心生,一点自知之明的觉悟都没有。

    引荐着陈叔陈婶上了二楼打过照面,这一行人便俱都来到了酒店外面等候,

    只等一会儿车子来到,鞭炮一响便把老离这新郎官迎到楼上,把酒言欢了。。。

    ************

    从赵焕章的车子里下来,老离三步并作两步便跨进了楼道,心情激动的他敲

    着房门,这响房落娇的美事基本上就又前进了一步。

    「叮咚」了一阵儿,只听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谁呀」

    还能是谁,老离喜滋滋地盯着猫眼,改为用手拍打房门。

    「是谁」里面的女人没有开门,依旧询问了一句。

    「我呀」老离笑呵呵地说着,听着声音再透过猫眼的暗色便知道了对方走

    近了过来。

    「开门得用钥匙,你有钥匙吗」里面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弄得老离

    思来想去也没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明明之前说好了的事情,不就是过来一接

    吃个便饭就完事的吗自己哪来的什么钥匙呢

    「翠华,是我啊」老离轻轻拍打着房门,冲着门里的女人说道。

    「没情调,不知道开门得用钥匙吗你张嘴一说,人家就那么随便跟你走啊」

    张翠华把门敞开了一道门缝,皱着眉头嗔怪着说了出来。见老离不明所以,她便

    直截了当地说道「娶个媳妇就没有表示吗」

    老离一愣,这临时加的戏码可没有事先排练啊都这个岁数了,三金也买了,

    杂七杂八也都不缺,还表示什么再说了,口袋里的红包都是给对方子女的,也

    没有张翠华什么事啊稍微一琢磨,老离便笑脸相迎地说道「都在家中放着,都

    在家中放着呢」

    好说歹说才把张翠华劝了出来,像哄孩子一样挽着她的手臂,一起从楼上下

    来。

    楼下等待着的赵焕章早已摆放好了鞭炮,只等大叔出来便点燃炮竹,这个安

    排也是遵从离夏的意思去做的,去去旧取取新,也算是告别了过去,喜迎好日子

    的开端。。。

    没有吹吹打打再不放个鞭炮表示一番,即便是老人的二婚,离夏的心里也总

    觉得亏欠了些,这迎娶的事情交给赵哥去办,见赵哥心细地在车上贴了个喜字,

    离夏的心里再踏实不过了。

    「咱们躲到一旁吧,晓峰,你去把鞭炮点着」和众人说笑着,见远处的奔驰

    车子放慢了速度,离夏吩咐着王晓峰,又示意儿子把鲜花准备出来,一会儿只等

    上前讨要吉利了。

    结婚的日子,张翠华本心是想难为一下老离,让他主动交出银行的信用卡,

    给他一个表现机会,谁知他平时想得周全,临到自己身上却又稀里糊涂,让张翠

    华很是无奈。细想之下,这细水长流的事情不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时间夺取政

    权,也不在乎这一天半天了,这才在老离的笑脸相迎中跟他一起从旧家走了出来。

    见老离准备得还算妥当,又是鞭炮又是轿车,在四邻相互交头接耳中,张翠华心

    里的小情绪总算是抛到了一旁,趾高气扬带着笑容陪坐在老离身旁,像个小媳妇

    一样随他稳稳当当地走出家门,来到了结婚的酒店。

    张翠华身上穿着的衣服和老离同款,情侣装搭配起来别具风情,她秀发高挽,

    之前的小插曲影响着的心情早已不翼而飞,见酒店外面同样响起了鞭炮,脸上

    是笑出了桃花,韵味十足地挨着老离,迎着众人瞩目的眼神,在硝烟弥漫中推开

    车门从车里走了下来。

    见老离的外孙捧着鲜花跑过来,张翠华心疼地从挎包里掏出了红包,接过了

    小诚诚送给她的鲜花,便笑着把红包塞进了诚诚的手里,笑呵呵地说道「好宝」

    却又心想着「回头一起跟你老离算账。」洋洋洒洒地挽着老离的胳膊,被众星捧

    月般簇拥着,走进酒店。。。

    美酒佳肴走马观花般被服务生送了进来,张翠华和老离这对夕阳之恋在接过

    了儿女们的敬茶后,分头把提前包好的红包交给对方,在众人举起手机一通拍照

    中,这才心满意足。

    照顾了外孙,也不能让媳妇觉得冷落了家孙,有段时间没看到浩然了,老离

    在亲家手中接过外孙,小家伙倒随了他爸爸的性子,见到众人也不认生,底气十

    足地扑腾开了,只把老离笑得合不拢嘴,红包自然也不会因为浩然不懂事便省却

    了,直接便塞进了他那敞开的小褂子里。随着欢笑,这酒宴便开始了。

    杯筹交错,欢呼声中自然尽是道喜之声,陈占英守着老离,率先给他斟满了

    酒杯,随后支使着姑爷小勇让酒,便冲着大家说道「今儿个是老哥哥和嫂子的喜

    日子,有酒的都端起来,女宾也都不是外人,果珍饮料也比划吧,咱们先来个开

    门红,祝他们身体健康,和和美美」

    离夏作为大姐,起身向众人打了个照面,随后冲着父亲和张翠华笑道「祝你

    们二老新婚快乐」这一带动,魏宗建也随着起身举起了酒杯,紧接着这些后生

    小辈们便都站了起来,冲着离响和张翠华不断祝福。

    老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他笑着说道「好大家都坐下,随便一些。」

    一旁的张翠华早已看到离夏的穿着打扮,见她起身说话时众人的眼神,那风姿绰

    约的样子简直喧宾夺主,把她这个结婚的主角的风头都给盖过了,难免心生幽怨,

    再看到儿子两眼放光偷瞧的模样,不禁在心里暗骂着离夏,你个骚货,到底是我

    结婚还是你结婚啊呦呦呦,那骚劲把男人都给迷住了,什么玩意心里那个气

    自是不打一处来了。

    除了赵哥儿以外,这在座的便都是家里人了,何况赵哥儿跟姑爷的关系在那

    摆着,自然也就算是半个家人了,没必要太过于严肃,酒饭不拘,自然无需过多

    照顾。今天这个欢喜日子,没有外人打扰,平平淡淡的结合,正趁了老离的心思,

    当然,身边陪坐着亲家,喝着自己的喜酒,自然便畅饮了起来。

    掏出了烟,陈占英递到了老离的身旁劝让着,谁知老哥竟然戒掉了,还是最

    近的事情,一扫听才得知细理,便越发佩服老哥哥的精神,这么多年的体会,大

    姐儿的为人处世全被老陈看在眼里,便一个劲地夸赞了起来。

    「老哥哥,兄弟佩服你啊」陈占英别看小着离响几岁,那嬉笑怒骂的性格

    并未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有所收敛改变,行武出身的他见过生死场面,对于老离敢

    于再婚的做法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世界上多少老年人到了这个岁数还在犹犹豫

    豫畏缩不前,全都被家庭和情感束缚住了不敢迈步。追求幸福有什么错大街上

    嫖娼的老头都有,结个婚还当个事

    老离憨憨一笑,便拿眼睛扫了扫对面说话的闺女,虽说二婚是他自己的事情,

    可如果没有闺女在背后的大力支持,想必困难重重,儿子首先就是绊脚石,还别

    说街坊四邻笑话了。很多时候老离便咂么着这里面的味道,即便老伴临终时说过

    让他追求幸福,可世俗的眼光难以让人随心所欲,想要如鱼得水总得左右逢源吧

    何况老离始终有些心结,也算是借着结婚冲冲,以后踏实生活不再胡思乱想。

    生活,真的能如人所愿吗美好的愿望总是在期盼中走来,真真假假、假假

    真真,如同雾里看花,又似迷宫中行走的人儿,哪里分辨得出方向。

    陈占英顺着老离的目光寻去,见大姐儿不断照料着众人,便笑着赞叹地说道

    「大姐儿这闺女好啊,兄弟我都羡慕老哥哥了。」

    见亲家夸赞自己闺女,老离的脸上从里到外透着欢喜,这贴身的小棉袄自打

    结婚之后,虽然成立了自己的家庭,可从未把老父亲忘在一边,这份心可不是谁

    家闺女都有的。。。再婚之后便能不再打扰闺女的生活,最起码不会心猿意马胡

    思乱想,省得背对着姑爷时总是鬼鬼祟祟,心里不踏实。

    放下心来,老离笑么丝地又瞧了一眼闺女,便端起了酒杯,冲着亲家老弟一

    比划,心怀敞露地说道「喝酒吧」便率先干了杯中白酒。

    这边厢喝得有滋有味,那边厢王晓峰倒也跟着喝了半杯白酒,他岁数小没人

    在意,可给了他寻方便了。泛红的眼睛斜视,总在不经意间扫向离夏,除了张翠

    华,外人谁会想到这么个半大小伙子会把注意力投向离夏身上,还以为他在观瞧

    着小浩然不安分的玩耍,找乐子呢说来说去,话题便提及到了孩子身上,王晓

    峰伸着个耳朵偷听着,心里暗暗品评,这继父不但闺女风韵犹存,儿媳妇看起来

    的味道都特别浓,居然还在哺乳,可惜不能陪在身边,这要是浑水摸鱼能尝上她

    的两口奶汁,人这辈子也就够了,没白活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姇】高H乱轮系小说》,方便以后阅读【姇】高H乱轮系小说【姇】(2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姇】高H乱轮系小说【姇】(23)并对【姇】高H乱轮系小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