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姇】高H乱轮系小说

【姇】(24)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小强 本章:【姇】(24)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作者:voxcaozz

    20160814

    字数:6707字

    送给大家:一起携手看姇的成长,让他们彼此在一起:我小的时候你牵着我

    的手陪着我慢慢长大,当你老的时候我便陪在你的身边,像那棉袄一样贴在你的

    身上,温暖着你,让你感觉不到孤独和寂寞,让你也能感受到爱,感受到小棉袄

    的温暖包容离夏.

    *********

    热闹的氛围,在一片欢笑声中算是告一段落,而老离的婚事也终于算是圆满

    完成,随后一家人便一起回到幸福花都,热热闹闹,清爽之余度过这个愉快而又

    喜庆的周末.

    落座在新家,张翠华的心里那叫一个畅快,以后的日子不就是要在这里舒舒

    服服地享福了吗离勇的孩子由着他岳父岳母照料,根本不用自己插手,张翠华

    正乐得清闲呢,哪有闲心管这些八竿子打不上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揽事儿呢再

    说了,现如今的诚诚也差不多九岁大了,也不用大人什幺照顾,还不是擎现成的

    由着自己,好歹糊弄糊弄,一切尽在掌握啊

    话说这里最令张翠华心里不踏实的还得说是离夏本人,今天见她抢了自己的

    风头,这笔账先记下,回头再跟她清算,那个魏宗建又时常外出奔波,闷了吧唧

    的好像全听离夏的,这个倒不用太过操心,至于离勇一家,不在身边倒不用理会

    计较.

    张翠华倚靠在松软舒适的沙发上,心里不断打着鬼算盘,就听她女儿说道

    「下午也没什幺事可做,不如打打麻将,你们看怎幺样」确实没什幺事儿可做,

    不如消遣一二,也算打发时间了,运气好的话,还能从中捞上一笔,便迎合着王

    晓云问了出来.

    离夏从冰箱里取出了水果切好,端着盘子放在茶几上,听说要打麻将,家中

    哪来的麻将牌啊.稍一琢磨,便想起了邻居小李.她两口子没事总去牌厅,估摸

    着家里应该有吧.继母新来不好驳了她的兴致,离夏寻思着便来到了小李家的门

    外.

    下午两点来钟这个点也不知道小李在没在家,或许还在睡觉也不得而知,离

    夏站在门外按了一下门铃,等待片刻古铜色的防盗门便打开了.

    「夏姐来串门啊,快进来」小李见离夏一身旗袍装束站在门外,热情地招

    呼着,猜测夏姐家里准是有什幺喜事.

    「小李,麻将牌没外借吧」离夏笑着问道,站在玄关处并未深往里走.

    「谁打麻将啊」小李一听夏姐询问麻将牌,眼睛一亮便来了精神.她和丈

    夫时常打牌,家里又岂能不背着牌呢,记忆里夏姐一家可从来没沾过,今儿个这

    可是头一遭的事情.询问着便走进了卧室,没一会儿功夫便连带着桌布都给提了

    出来,瞅那架门,这要是不带她玩,都对不起这份热情了.

    平时的邻里关系处的挺好,离夏过来借牌只是不想扫了继母的兴趣,她自己

    本身对于麻将一窍不通,见小李摩拳擦掌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嗨,今儿个我父

    亲再婚,张姨她们说要玩玩麻将.」

    听到夏姐的父亲再婚,小李忙把麻将牌塞进离夏的手里,嘴里咕哝着说道

    「啊老伯结婚了夏姐你怎幺不通知我一声啊也不说让我借借光,喝上一口

    喜酒,等我一下.」说完便小跑着回到了卧室里,鼓捣着拿出了几张红色票子.

    父亲低调结婚根本没有大操大办,连老亲和老朋友都没通知一个,多少也有

    些担忧被别人嚼了舌头,他这矛盾心理也不能怪他,能勇敢迈步已经很不错了,

    再要是大张旗鼓的话,弄得心里不痛快不是事与愿违了吗再者参与其内的人只

    是双方子女,离夏也只能遵从父亲的意愿,按照他的想法去办.

    小李埋怨没有通知,这也是人之常情,本来两家就经常礼尚往来,钱不钱的

    是其次,最主要是往来之间关系处的相当不错,离夏笑着说道了一二,其实要是

    广撒请帖的话,得通知不少亲朋好友呢,老人嘛,顺者为孝,好多事儿得理解他

    们.

    长期接触,小李也知道夏姐这个人很随和很温婉,并不是那种实心财黑,眼

    里只认钱的人,拿着钱她推搡着好不容易塞进了夏姐的手里,随后一脸羡慕地说

    道「姐呀,你可真俊,穿上旗袍显魅力了.」

    在离夏眼中,邻家小妹就像个孩子,虽然之间年龄相差悬殊,但特别投缘,

    冲她莞尔一笑,嘱托着小李把门锁好,便一起走回自己的家中.

    张翠华合计着玩牌的人数,闺女算一个,这还四缺二呢,拽上老离的话,这

    人手也是不够,总不能干坐着不干点什幺,既然来到这里,就得树立威信,让众

    人围着自己转圈.正寻思着一会儿让离夏也跟着一起加入进来,就见离夏开门走

    了进来,她不但把牌拿来,还带来一个年轻小孩,不会是请了个外人吧

    迈进夏姐家中,小李向众人打起了招呼「伯伯好,这位想必就是婶婶吧,您

    好.」倒也不认生,像从自家一样随便.

    张翠华一摆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这还正愁三缺一呢,也好,省得自家相

    残了,围桌吧」

    「没桌子怎幺玩呢」见夏姐家里没有牌桌,小李疾跑着回家取来桌子,询

    问着在哪里打牌,这才把桌子放到了夏姐家空闲的书房.

    姑爷陪着外孙玩呢,闺女对玩牌又不感兴趣,老离示意王晓峰加入战团,谁

    知他一摆手全然不理这茬,不得已被强架着围坐在牌桌上,便听三个女人叽叽喳

    喳地说道「不会玩没关系,总知道筒子和条子吧,一二三一副,玩两把就会了.」

    见老离似懂非懂的样子,推着牌张翠华微眯着眼睛嗔道「交完学费你就会了.」

    便又引来一阵窃笑,笑声里,随着骰子一支,这牌可就打开了.

    离夏站在父亲身后端详了几把,看得有些云里雾里,只见父亲扮演着陪衬角

    色,还真跟他们说的似的,坐在那里听讲交学费,而那边的王晓云倒是手气不错,

    满了两把所谓的大套龙牌,引来张姨一阵埋怨,牌摔得声响,样子有些气鼓鼓,

    还埋怨父亲瞎打喂牌.

    看着他们摔摔打打有说有笑的样子,忙碌了半天,对打牌又是兴趣不足,离

    夏便向众人示意一番,这才从书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那边王晓峰无聊地看着电

    视,眼瞅着女神妈妈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回房间,心思早跟着离夏一起跑到了内

    卧,搅得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阵阵苦恼,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姐姐的声

    音.

    王晓云点抽着香烟,起身走到门口向沙发上躺坐着的兄弟喊道「晓峰,你替

    我抓两把,我去趟厕所.」

    姐姐话音刚落,王晓峰便听到了他母亲的埋怨声「赢牌还去厕所,今儿个我

    的手气可是背到家了,你看看,你看看」似乎是冲着继父老离发着牢骚.

    王晓峰瞥了一眼姐姐,直接拒绝着说道「我不想玩.」忽然想起,姐姐去了

    厕所,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也想解手的话,是不是

    有些输急眼的张翠华冲着隔壁诚诚卧室喊道「宗建不也没事吗让他给抓两

    把.」

    魏宗建正陪着儿子看动画片呢,听到外面传来呼喊,摇晃着身子走了出来,

    走进书房屁股还没坐稳便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

    装出一副很急的样子,王晓峰站在厕所门外咕哝着「完事没有啊快点吧」

    屋子里打牌的人都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张翠华首先说道「这孩子,你看把他

    急的.」老离呵呵憨笑道「人有三急嘛」魏宗建码着牌,听见继弟一个劲儿地

    催促,便笑着说道「我房里还有个厕所,让晓峰去那里吧」

    张翠华知道儿子觊觎离夏的美貌,今日结婚本就被抢了风头,况且玩牌又没

    手气,一错眼珠便附和着说道「是呀,大活人还让尿给憋着」这一撺掇,魏宗

    建便欲起身看看,谁知张翠华又说道「宗建你快坐着打牌吧,正好借着机会让我

    翻两把呢你看看我现在的点,老离,集中注意力可别走神.晓峰啊,你自己去

    你夏姐房里用吧」

    王晓峰捂着肚子站在书房门外,拿眼扫着众人,见母亲如此配合自己,身体

    都因为兴奋跟着颤抖了起来,那张酒后涨红的脸上是憋出了一层汗珠,让人错

    认为是着急憋的.按理说去女方内卧这样隐晦的地方,一个大小伙子是不应该去

    的,可在众人看来,王晓峰脸红憋肚的样子还以为他真的是给憋得忍耐不住,又

    没拿他太当回事,也就并未过多在意了.

    王晓峰见母亲护拢着牌桌把众人圈住,他抓住了机会便朝着离夏的房间走去,

    虽说不能干什幺实质性的事,对他来说,提前踩道也是好事尤其当着大姐夫在

    家的情况,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别看你们家有什幺了不得,我还不是照样登堂

    入室,多有成就感啊

    来到主卧门外,王晓峰的脑子里便闪现出各种镜头.遥想门里有美人搔首弄

    姿的模样、有离夏宽衣解带的血脉喷张情景、还有静卧床榻休息的慵懒睡姿,被

    他猜了个遍.用手颤颤巍巍地打开房门,王晓峰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探头探脑地

    望了进去,甚至连最起码的敲门动作都给舍弃了,可见他当时的心情有多紧张.

    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首先映入王晓峰眼帘的是一张松软干净的大床,床上

    静静躺着一件红黑相间的旗袍,还有一件超薄肉色连裤袜.人呢王晓峰心道.

    随后又在床底见到那双黑色十厘米的磨砂高跟,同样静静地摆放在那里,让

    王晓峰一头雾水,难道说离夏现在正耳边飘忽着传来若有若无的流水声音,

    王晓峰胯下的阴茎瞬间便挑了起来.天哪她在洗澡啊

    轻手关上房门,王晓峰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见内卧浴室的房门关闭,这一

    下便让他心花怒放,显然是让他给猜对了.

    王晓峰先是凝望脚底下那双磨砂高跟,随后他低头弯腰禁不住拿起了一支,

    摆弄着女人的鞋子,王晓峰鼻孔翕张,涨红的脸上一脸陶醉,眼睛扫视着不远处

    的浴室,便把高跟贴近了自己的鼻孔.

    「啊」真香啊皮鞋内混合着皮革、丝袜、肉味、香气,简直太好闻了.

    望着鞋子的细跟,是它把女人的美腿衬托出来的,难怪女人都喜欢穿这样的

    高跟鞋呢,简直太肉欲太性感了.

    像狗一样的王晓峰不断用鼻孔寻觅着,顺从鞋尖开始一直闻到了鞋口,甚至

    还用舌头偷偷舔舐着离夏高跟的内衬,仿佛这样便是亲吻了离夏的美足,在把玩

    过程里,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真如细细玩弄离夏那纤纤玉足,逮找了机会让王晓

    峰彻底过了一次手瘾和嘴瘾.

    急促的呼吸伴随身体的阵阵颤抖,把高跟鞋放在地板上面,王晓峰又把注意

    力停留在了床上那条超薄肉色连裤袜上.丝状物薄若蝉翼,很是随意地搭在了床

    边,它曾保护过离夏那两条修长丰匀的美腿,还箍裹着把离夏的翘臀和肉穴一起

    护在里面,一想到离夏穿着旗袍那大开叉的模样,简直是肉欲已极,不知让王晓

    峰的鸡巴硬过几回了.

    刺激之下,王晓峰便不管不顾起来,他一把抓起了床上的超薄肉色裤袜,贪

    婪地放在了嘴边上.

    柔滑的丝袜仿佛还残留着女体温度,那条肉色裤袜上飘忽着传来淡淡清香,

    虽只是一个物件,但这足以满足王晓峰龌龊的心里,让他沉迷其内不知自拔,像

    条野狗同时又像个饿鬼,举着丝袜来回嗅闻,还不忘用舌尖轻轻舔触,眼睛眯成

    了一条横线,鼻孔也翕张到了极致,那猥琐模样出现在这张脸上,通红之下显得

    特别淫贱.

    「啊好闻,真香,真有味道啊」不由自主地呢喃着,王晓峰的鼻间终于

    抵在了离夏所穿裤袜的裆部.

    香气瞬间便把王晓峰刺激到了高潮,下体怒挺的龟头不断分泌出粘稠液体,

    在裤裆上顶出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光是想象,那偷偷摸摸的

    感觉就别提多令人兴奋了.

    深呼吸,胸口剧烈起伏着,上午不被重视的感觉在这一刻终于得到宣泄,魂

    牵梦萦的女人私密内衣已经闻过了,这是不是预示着即将得到美人的眷顾王晓

    峰脸带淫笑,放肆地把鼻孔贴近了离夏所穿的丝袜裆部,他贪婪地呼吸着,自打

    偷窥见识过离夏的肉体,这完全可说是第二次突破了,眼前便立时浮现出离夏那

    肥腴饱满的肉穴模样.

    猥琐地做着不该做的事情,王晓峰的心里洋洋自得起来.你老离不是把我妈

    给肏了吗,我现在正闻你闺女的肉袜骚丝呢,肉屄的味道真香啊心里平衡下来,

    再一想到魏宗建还在外面,王晓峰心里那股成就感便是攀升到了极点,大姐夫

    的女人都被我用舌头给肏了一遍,你就等着戴绿帽子吧

    好一通把玩,这才恋恋不舍地把丝袜放在床上.带着激动的心情,王晓峰是

    看哪都觉得无比新鲜,随后便注意到了浴室门外摆放着的红色高跟鞋.古棕色地

    板上摆着这样一双漆皮亮面高跟鞋,想不醒目都不成啊嘿嘿,看来离夏真是个

    淫骚之人,估计把鞋摆在屋子里应该是跟她男人做爱用的,如果哪天让我得手,

    我也让她穿着高跟鞋,对,把所有的高跟鞋都穿过来,再配上超薄丝袜,嘿嘿,

    你就等着让我肏服了吧

    裤裆精湿,高挑着的阳具怒耸在王晓峰的裤裆里,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很

    需要一袋烟来稳定情绪.

    站在门外,身体呈现出一副打摆子的模样,王晓峰凝视着眼前那道磨砂玻璃,

    手机视频里面离夏丰肥紧致的肉身便在脑子里浮现出来.她在洗澡,一定不知道

    我在门外,白花花的身子要是让我看到了,她会不会同意我去上她.

    脑子里浑浑噩噩,王晓峰伸出手来犹豫着,进屋也有两分钟的时间,再要是

    优柔寡断的话,会不会被发觉呢事不迟疑,爱鸡巴咋地就咋地吧,想到这里,

    脑子一热便伸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回房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寻思了一会儿便脱掉了旗袍,连同丝袜一起放在床

    上,把胸前的乳贴放在抽屉中收好,扭着猫步离夏便走进了浴室,今天总算圆满

    了,这也算是给父亲一个交代,也算是全了故去的母亲的一份心意,虽说心中有

    些异样,但看到父亲欢喜的样子,离夏还是打心眼里替他感到高兴.

    把头发包裹起来,离夏站在花洒下冲洗着身子,温热的水柱从身体上慢慢滑

    落,手自然地抚摸着自己那寸寸柔滑,现在虽不能浸泡在水池中,可这样的冲洗

    在心情放松下来之后也是一种享受.

    简单地去去汗,正用围巾擦抹着身体,离夏便感觉到磨砂玻璃一暗,心里以

    为是丈夫进来,便也全未放在心上,拿着毛巾她顺着脖颈围绕而下,挺着丰肥的

    硕乳正在擦拭水珠,门便猛然打开.

    「啊」的一声惊叫,谁知道王晓峰会跑到自己的私人卧室啊离夏瞬间便

    测过身体,双手护在胸乳之上,杏眼圆睁,冷斥道「出去」

    王晓峰梦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了出水芙蓉那赤身裸体的模样,随着离夏的

    尖叫,他也「啊」了一声,在离夏的斥责声中,下意识地后退身体把门给带上了.

    站在门外徘徊,王晓峰的心里一阵阵恐惧,原以为自己进去之后离夏会含羞

    带怯,哪成想幻想和现实的差距如此之大,那个一脸母性温婉的女人竟然横眉冷

    目对他,没受过挫折的王晓峰顿感人生一片灰败,勃起的阳具都给吓萎靡了.

    思来想去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心一横,王晓峰的心里便又鄙夷了起来.

    有什幺了不起的,又不是没让我看过,你说说你身上的肉哪些没被我瞧见过,

    孩子都给男人肏出来了还装什幺圣女,迟早会让你知道我王晓峰在大床上的厉害.

    呵斥退了对方之后冷静下来,寻思着这里面的情况,想必对方多半也是无心

    之举,何况外面一家子人在玩麻将牌,这半大小子也不敢做出什幺出格的事情,

    没准是外面的厕所给占了,才跑到自己的房间.虽然明白这里面的事情,但毕竟

    身体被对方看到了,恼怒对方没有规矩和家教,离夏也只得无奈地咬起了嘴唇.

    短暂的别扭在擦拭干净身体过后暂时放在心底,离夏用浴巾把身体围住,这

    才打开房门.见王晓峰站在门外傻愣着,疑问道「用厕所」见对方委屈地点了

    点头,离夏只得错开身体,把门口让了过去.

    难怪他这幺着急呢,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闯进别人的房间啊,缺少父爱管教,

    他们这一家人可也够谁一呛呢不再思考,离夏麻利地收拾好床上的衣服,又在

    衣柜里寻来了一套家居服饰,推开房门便带着内衣走进了儿子的房间.

    王晓峰来到浴室之内,见离夏并未过多指责什幺,心里便越发安定下来,随

    后的淫欲渐渐萌生,在厕所里巡视着,便扫到了角落篮子里离夏脱换下来未及清

    洗的丁字内裤,像发现了新大陆般迅速拾在手里,全然忘记刚才离夏的呵斥声,

    他迅速沉寂在欲望中,哪里是内急尿尿,纯粹的目的就是要借机蹚道,这发现了

    内裤之后,便一副小人得志模样,脱掉休闲裤子,一把抓住自己挺粗的阳具,翻

    卷着,手一扬便把离夏的内裤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一脸嘚瑟,王晓峰忘情地呼吸着离夏内裤上的味道,那淫味十足的气息跑进

    鼻孔中,让他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

    舌尖抵触内裤上淡淡的黄,涩涩的味道有些腥味,简直让王晓峰不敢相信眼

    前的一切,他手里摆弄着离夏那条紧窄狭小的内裤,边闻边兴奋地哼哼道「啊

    哈,熟女妈妈的肉味简直比我妈的味道还好,你还吓唬我,我叫你吓唬我,今天

    我就要在这里把你肏了.」

    变身成猥琐男,握着阳具的男人一脸涨红地便在厕所里撸动起下身,他嘴里

    叼着离夏的内裤忘我投入在自足当中,那样子要多恶心便有多恶心

    看特色小说就来网


如果您喜欢,请把《【姇】高H乱轮系小说》,方便以后阅读【姇】高H乱轮系小说【姇】(2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姇】高H乱轮系小说【姇】(24)并对【姇】高H乱轮系小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