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下)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下)

    “我拒绝。”

    出乎杜维意料的,赫克托尔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

    就连一身冷汗的教宗,都忍不住惊奇的看了一眼兽神。

    “夷?”杜维惊讶的看着赫克托尔:“你不是应该很讨厌女神的么?”他指着教宗:“这位老先生,可是女神的信徒在这个世界上的领袖,号称是女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呢。而那个家伙,是女神创造出来的魔法生物,送到这个世界上给她做事的。”

    “我是很讨厌女神。”赫克托尔淡淡一笑:“不过我们神级强者之间有约定。我们不会直接对对方在人间的代言人出手。”

    他看着杜维疑惑的眼神:“同样的道理,你们人类的女神,也绝对不会出手先杀了我们部族的领袖。这是我们的约定。比如现在兽人族的岩石和铜虎还有多米内斯,以及精灵族的落雪,都是受到保护的。其他的神都不可以对它们出手……这是游戏规则。”

    (见鬼的游戏规则……做婊子还立牌坊)杜维心中腹诽,叹了口气:“这么说来,你两个条件都不肯答应我了。”

    赫克托尔淡淡一笑,同时伸出了两只手来,凌空一抓,教宗和俄浦迪斯两人同时就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到了赫克托尔的手里,被他一左一右扼住了脖子。

    两个圣阶强者,在兽神的手里就如婴儿一般无力。

    兽神抓着两人,轻轻笑道:“这里人已经太多了,我不会杀他们。不过可以帮你把他们先丢出去。”

    说完,抬手一丢,神殿的两大巨头就各自飞了出去,又分别被丢进了两扇光门里去。

    赫克托尔抬起腿来,轻轻一踢,远在十几步之外的罗塞,立刻就哼了一声,口中喷出鲜血来。也被踢进了一扇门里。

    杜维看着,只是悠悠叹了口气:“可惜啊……你一下就把五个人丢进了五扇门里,你倒是真不怕万一不小心丢中了地方……”

    “我看得出来,我丢了五个人进五扇门,似乎都不是真正的门。”赫克托尔眯着眼睛看着杜维:“你地眼神没有变化,相比我丢的都是假门了。”

    杜维对赫克托尔做了一个鬼脸:“我这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撒谎的时候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如果你想从这些地方找到蛛丝马迹,可就要让你失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赫克托尔仰天大笑:“很好!很好!你这个胆大的小子!你让我觉得很有趣!我答应你。如果我真要杀你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很痛苦的。”

    随后他收敛起了笑脸:“好吧,现在已经没有外人在了……我们开始吧!到底是哪一扇门呢?”

    杜维咳嗽了一声,抬手随便一指:“这里……”顿了一下,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信我……你可以抓着我。和你一起进去。如果不对的话,你尽管找我好了……不过我的这几个朋友么……”他指着薇薇安乔乔还有妮可:“她们就没什么关系了……让她们从其他门离开吧。”

    “很抱歉,你地要求,我不能答应。”兽神冷笑一声。它的眼神居然也有些狡猾:“你这人虽然有趣,不过好像肚子里的鬼主意也很多。就算抓了你和我一起,我也不敢放心。你好像是那种不太在乎自己命的人……不过看来,你对这两个女孩子和这条小蛇还是很在乎的。所以,我会带着你们一起走!如果地方不对,我不但会杀你,还会把你的这三个同伴都杀了!”

    杜维这才心中真的有些紧张了。

    他原本的主意就是先让薇薇安乔乔她们离开,然后自己随便指一扇假门。大不了和赫克托尔一起进去之后,如果赫克托尔要翻脸,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虽然自己地实力不如赫克托尔,可好歹也是半神级,还同时身兼阿瑞斯和精灵神的两种力量属性,就算打不过,也能勉强应付周旋一下。就算想逃跑,也是有几分指望的!

    可是……如果连薇薇安和乔乔等人都跟着。那么自己就连一丝一毫机会都没有了!

    一旦赫克托尔翻脸。自己仗着半神级的力量,还有逃跑的可能。但是薇薇安和乔乔,还有梅杜莎……在这个兽神地手里,连蝼蚁都不如,对方眨眨眼睛就能解决掉……

    看着杜维的脸色有异,兽神冷冷一笑:“所以,我劝你别动什么鬼主意了,老老实实的说出真的入口吧!”

    杜维地背后终于流出了冷汗,在片刻之中权衡完毕之后,他终于叹了口气:“好吧!你赢了,你拳头最硬,你就是老大……真的门就在这里。”

    他抬手一指,指的正是阿拉贡最后提示的那扇正对台阶位置的那扇光门!

    赫克托尔点了点头:“很好我们一起进去!你,我,还有你的这三位同伴!”

    杜维苦笑:“我有的选么。”

    答案自然是:没有。

    进入光门,似乎并没有多少奇怪的感觉和不适。

    这光门似乎就是一个简单地空间魔法,当杜维一脚踏入门里之后,就顿时仿佛在悬崖旁一脚踏空,随后一种从高处坠落的感觉。

    不过很快,周围就出现了一片光芒,当光线稳定下来之后,杜维的脚下已经践踏在了坚硬的土地上。

    过程很短,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

    身边,赫克托尔和薇薇安乔乔以及梅毒撒。都随即从空气之中闪现了出来。

    可是望着周围……这个地方,杜维却呆住了!

    好大的一片湖!!

    这湖仿佛呈现出一个圆形的碗状,一眼看去,足足有七八里那么宽。

    而杜维等人脚下的位置,就在湖畔,地面上乱石嶙峋,却是一些奇异地岩石,而很多地石头地造型怪异。杜维忍不住踢了一脚,立刻就辨认了出来这些岩石仿佛是……火山岩?!

    这个地方就仿佛是一个凹谷,身前是湖水,身后却是渐渐往上的高坡,大约有数十米高。

    抬头看去,天上有淡淡地浮云,还有烈日当空……

    夷??

    杜维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这个地方,分明……分明是在外面的世界了!

    难道说……魔神的宝藏。并不是藏在什么创造出来的空间?而是随便地埋在了世间?!

    赫克托尔的眼神有些怒气,可看着杜维和自己同样有些茫然的表情,它才明白:这个小子和自己一样不知情,看来倒不是他骗了自己。

    杜维却环顾四周之后,忽然脸色微微一变。

    他陡然之间。身体拔地而起,飞快的窜到了半空之中赫克托尔并没有阻止杜维的动作,也不怕杜维就此跑掉。

    只是杜维飞到了数十米的空中之后,很快就落在了身后那高坡之上。望外看了会儿,脸色却越的怪异起来。

    “见鬼……真是活见鬼了。这个混蛋阿拉贡,难道连自己都骗?”杜维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赫克托尔也落在了杜维的身边,顺着杜维地目光往下看去……

    就在和湖水相反的地方,越过高坡之后,地势却是一路往下了……

    地形很简单……这是一座山!

    放眼看去,还有淡淡的浮云缭绕在脚下。地势颇为陡峭,一路往下!

    原来众人所在的这个湖,却居然是在一座高山的山顶!而下面一片茫茫云海,若隐若现,却不知道这山有多高了!

    而周围看去,一些地方上还覆盖着常年不融地积冰!

    如此高山的地段,气温自然是比平原上要低很多了。只是杜维等人都是实力绝顶的强者,对温度就不太在意了。所以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我们。还想是在一座山顶。”杜维苦笑着对赫克托尔说。

    赫克托尔脸色也很阴沉:“不止是这样。”

    它忽然转过身去,手指了那块湖泊。

    水面碧蓝碧蓝。犹如一方巨大的翡翠,可赫克托尔却指着湖地远处:“我想,好像出了点儿问题。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我的耐心实在是不多了!!”

    杜维感觉到了赫克托尔语气里的森然味道。顺着赫克托尔的手指方向看去,他很快就看到了……

    什么都没看到,可是却有几股异常熟悉的气息!

    夷?

    杜维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而这个时候,站在下面,刚才几人落地位置的乔乔和薇薇安,却同时开口喊了一声:“杜维!你来看这是什么!!”

    杜维顾不得什么,赶紧跳了下去,来到了三个女孩子的身边:“怎么了?”

    薇薇安不说话,乔乔却指着地面,刚才几人落地地地方。

    原来刚才杜维仓促之间没有现,而此刻,顺着乔乔的示意,却看见了,就在自己的脚下,在乱石和沙砾之中,隐隐的有一丝淡淡的魔法的波动,那魔力的波动很微弱,不过对于杜维这样的强者,只要是稍加注意,还是很轻松地就能感应到了。

    他一脚踢开了脚下地几块岩石,立刻就看见了,只见一枚大约有普通人腰粗细的一根金属棒插在了地面上。

    杜维有些疑惑,他伸出手去,他地肉体极其强悍。加上此刻强大的神力爆,很快就将周围的岩石硬土挖开了。

    可奇怪地是,这根金属棒埋的却极深。杜维一口气就将地面切开了数米深,却依然没有见到底。

    而这根金属棒上,隐隐的流动着淡淡的光彩,似乎在阳光之下,还闪耀着奇异的反光。

    杜维伸手摸在上面,却触手冰凉。甚至都无法辨认出,这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这是?”杜维皱眉,尝试用力拔了一下,可是以他的力气,居然一拔之下,这个金属棒却纹丝不动!

    “你不能拔出它!”赫克托尔已经飞快的来到了杜维地身后,它的眼神盯在了这根金属棒上,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激动:“这是……荣耀权杖!”

    荣耀权杖?

    神器里的荣耀权杖?!

    杜维也有些激动起来这里居然能找到荣耀权杖。难道这里真的是魔神的埋宝地方?!

    赫克托尔已经俯下了身子去,按在了这金属棒上,侧头仔细倾听着什么。过了会儿,它站了起来,冷冷道:“果然是这样……这东西不能拔起来。否则的话,这里恐怕立刻就会变成一片废墟了。”

    杜维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乔乔忍不住问道。

    “这里,下面。”赫克托尔冷冷道:“看见这个湖了么?这不是什么普通的湖,而是山顶地湖。这湖水之下。就是山口……”

    顿了一下,它还没说话,杜维却已经直接说完了后面的话:

    “火山口!”

    他的脸上带着怪笑:“这个什么荣耀权杖插在这里,似乎是用这个神器镇住了火山,不让它轻易爆。如果把它启出来,恐怕这火山就立刻要醒来了!”

    看着几个女孩子惊讶的表情,杜维继续苦笑:“而且……我……我可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几人的眼神都瞪着他。

    杜维摇头:“别这么看我,我没来过这个地方。不过我却能认出来。刚才我站在上面往下看了一下……你们知道,只要我仔细去看,我可以轻易地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看到了,在山下,距离这里大约一两千米的地方,有一块好大好大的石碑,那石碑上面有文字。”

    赫克托尔笑了笑,不说话很显然。杜维能看到地。它也看到了。

    “石碑?你看到了什么?”乔乔有些不耐烦。

    “南洋,联合王国的婆罗门岛……而我们现在脚下的这座火山口。就是这里土著所传说的……神山。”

    杜维的脸上虽然在笑,可是那表情却和哭差不多。

    该死的阿拉贡,留下的什么见鬼的门,居然一下把我们传到了距离大6几万里之外地南洋来了!!!

    神山!不就是当初阿拉贡跑来这里装神弄鬼,糊弄那些当地土著,让这里的土著把他当作所谓的“父神”一样崇拜的地方嘛!!

    哦,对了,那个混蛋阿拉贡,居然还在这里教会了土著人打麻将!!!

    眼看乔乔和薇薇安都是一脸的疑问,杜维挥了挥手:“先等一下再说其他的,我们先和大家汇合吧。”

    “和,大家汇合?和什么人汇合?”乔乔急忙追问。

    “还能和谁!”杜维咬牙切齿:“我们都被阿拉贡那个混蛋耍了!妈的!什么十六扇门!都是假的!十六扇门全部都是假地!十六扇门,都是通往同一个地方!!!蓝海悦,教宗……他们都在这里!!”

    杜维没有说假话。

    老克里斯,蓝海悦,教宗,俄浦迪斯,还有罗塞,果然都在这里。

    越过了这个湖水,到了对岸之后,杜维等人立刻就看到了这几个家伙。

    老克里斯目瞪口呆地坐在地上,教宗的脸色阴沉,蓝海悦地表情则仿佛带着一丝好笑,俄浦迪斯还是那张阴沉的脸庞。罗塞则在一旁默默的呆。

    “你们……先到的这里?”杜维走了过去,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

    他还看到。就在蓝海悦等人身边,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打扮很古怪的土著人。这些土著人身上都穿着用树藤编制的甲胄,一个个都是南洋人典型的黝黑肌肤,脸上还涂抹着油彩,这些土著人有的手里还握着用木片削成的刀剑。

    很显然,老克里斯等人在这里遇到了这些土著,然后顺手把他们给解决掉了。

    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心情说话,蓝海悦却笑眯眯的和杜维打了个招呼:“我该怎么说?你被自己骗了。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杜维哈哈一笑:“的确很不好。可最气人地是,我还不能骂他。因为骂他就等于骂我自己。”

    顿了一下,他才道:“说说你们吧,这是怎么回事?”他扫了一眼身边那些倒在地上的土著。

    幸好这几位都是高手,不屑于轻易杀人,这些土著都还没有死,只是被制服了。

    “我来说吧。”蓝海悦忍不住笑道:“我和你的这个朋友……”他一指老克里斯:“我们两人先掉了下来,就落在这里。然后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教宗陛下他们就掉了下来,就落在了我们的身边。至于这些土著……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你的表情,似乎你知道一些吧。”

    “这里是南洋。”杜维一句话。把教宗等人都惊的跳了起来。

    南洋?!

    “南洋联合王国的领土,婆罗门岛的最中央,南洋人信仰地神灵居住的地方……神山。呃,还要说明的是。这可是一座火山,我们现在就站在火山口的边上。”杜维越想越觉得好笑:“妈的,阿拉贡可真够狠地!十六扇门,居然全部都是假的!全部都是通往这里!如果谁上了当,真的一个一个门去尝试,恐怕就算再过一万年也别想弄明白……等弄明白了,十六扇门挨个都试了一遍,现上当了之后。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靠!”

    说着,他指着那些土著:“这些土著,就是当地的居民。当地地土著传说在这山上居住着他们信仰的神。这里有一个传说,因为神灵震怒,抛弃了这些土著而离开了。不过这里依然是当地的部族信仰的圣地。为了保护这个圣地,不让别人随随便便的来到这里亵渎了这神灵的地方,所以在山上。会常年有一些土著之中的苦修者。也就是一些土著之中的武士,在这里生活。同时负责守卫这里,赶走偷偷跑上来地人。“

    杜维指着那些地上的土著武士:“我想就是你们遇到的这些家伙了。”他看着蓝海悦:“死了?”

    “没有,我们没杀人。”蓝海悦摇头:“不过幸好你来了,不然的话,恐怕教宗陛下,就要先对我出手了,我一个糟老头子,可不是教宗陛下的对手。”

    杜维撇了撇嘴,从实力上,蓝海悦未必就输给教宗,不过加上一个天使就难说了。而且老克里斯这个家伙又靠不住,真打起来,老克里斯未必就会出手帮蓝海悦。

    “我们都被阿拉贡耍了。”杜维叹了口气:“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大啊。”

    他压低了声音,苦笑道:“我不担心教宗……不过这位兽神,现在的怒气可不小。如果不想点办法,我们都恐怕在劫难逃。”

    果然,看着赫克托尔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了。

    自从见了这位兽神,它说话一直都还算和气,此刻脸上终于露出了怒容来,那张脸庞上天生的兽纹,隐隐地有些狰狞地味道。

    杜维却走到了那几个土著的身边,顺手一拍,就把他们身上地魔法禁制解除了,叹了口气,用当初从自己家里的南洋土著那里学来的土著语说了一句:“你们快离开吧,晚了就没命了。”

    杜维对这些土著还是有些怜悯的。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心里还留着一个影子:曾经的,那个很美丽的南洋女孩子,对自己说过,她的家乡就在南洋,像珍珠一样的岛上……很美丽……

    事实上。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杜维对自己家族里地南洋土著奴隶,都非常善待。

    可谁知道,这几个负责守护神山的土著武士,纷纷跳了起来之后,却异口同声,对着杜维大声吼叫起来!

    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敌意,更有人就赶紧去拿身边的武器。指着杜维,口中反复的念叨着三个字,就仿佛是念某种驱魔咒语一样!!

    可偏偏是他们口中呼喊的这句咒语,却彻底让杜维惊呆了!!

    只因为,这几个土著人,疯狂的呼喊的咒语……不是南洋地文字和语言!!

    它们喊的内容,赫克托尔和教宗等人都没听懂,只以为是什么南洋语。可是偏偏,又是杜维听懂了!蓝海悦的眼神一变,不过这次老头子学乖了,赶紧低下了头去,没有让人看见他的脸色幸好。赫克托尔没有注意到!

    只因为,这几个南洋土著念的……居然……居然……

    居然他妈的也是中文!!

    念的内容赫然是:

    “你!够yd!”

    “你!够yd!!”

    “你!够yd!!!”

    于是……杜维怒了。

    这他妈的算什么事!!

    老子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地方,全世界都没几个回说中文地!却有这么几个穿着树皮的土著,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骂老子yd?!!

    杜维怒了。他原本就一肚子怒气,当下毫不客气,对着几个土著就……

    就……

    就回骂了过去!

    “你们才yd!你们全家都yd!你们的族长族长夫人族长儿子族长女儿,祖祖辈辈都他妈的yd!你yd你yd你yd你yd!你yd!!!”

    杜维地中文说的自然是顺畅之极,嘴皮子上下翻飞,直骂得几个土著目瞪口呆,无力还口。

    可随后,杜维现不对了!

    原来这几个土著并不是真的会说中文。他们嘴巴里翻来覆去,就是“你够yd!”这么四个字。很显然,他们也只会说这四个字。

    可是,当杜维用流利的中文一口气回骂了几句之后,这几个土著骤然脸色大变!!!!

    其中一个,忽然退后了几步,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杜维几眼,而其他几个土著。脸上也露出了无比敬畏的表情。

    随后。中间那个土著,用一种胆战心惊的目光看着杜维。小心翼翼的又说了一句:“你……够yd?”

    杜维笑了,用中文回骂道:“他妈的,烦不烦,你才yd呢。”

    他这么一说,呼啦一下,几个土著全部跪下了!匍匐在地上,五体投地,对着杜维就是一阵跪拜,脑袋在岩石上磕得砰砰作响,口中大声念叨,语气激动之极!!

    更有的,眼泪长流,死死的盯着杜维,一脸的敬畏和崇拜……

    杜维听明白了这些土著念叨地内容,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些土著喊的是:父神怜悯!父神没有抛弃我们!我们的神又回来了!!神又回来了!!!神带着神语,又回来了!!!

    看着这几个土著的样子,几乎就要哭喊着抢过来抱杜维的大腿了!!

    一瞬间,杜维明白了!

    自己说了中文,这些土著以为自己说的是阿拉贡留下的“神语”,而加上自己这帮人是从天而降的……

    所以……

    他们把自己这些人当作神了!!

    咳咳……

    这个么,如果一定要硬从身份上来说,杜维自己也地确可以算是这帮人地“父神”了,反正他们的父神,就是阿拉贡嘛。

    不过……

    他妈地,阿拉贡这个家伙,教他们什么不好,怎么教这句“够yd”呢?

    这可真有些……

    几个土著趴在地上磕头,一边奋力磕,口中还兀自大声喊着“够yd”“够yd”“够yd”……

    杜维正有些无奈的摸鼻子。身后,赫克托尔的怒气终于爆了。

    “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杜维才转身,就感觉到一个拳头对着自己轰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了一下……

    轰!!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杜维轰得飞了出去,他地脚拖在地上,足足滑了出去七八米,身子已经落在了湖里。手臂上的衣服已经粉碎!而那强大的力量,震得杜维全身骨骼都隐隐做疼!

    神级就是神级!

    赫克托尔站在那儿。神威凛凛的盯着杜维,眼神里毫不保留的杀气:“我说了,我的耐心有限。从现在开始,如果再没有我希望的答案,我就开始杀人!”

    它脸上的兽纹都在扭曲:“你希望,我先从谁开始杀呢?从你?还是从你地这几个女孩子开始!”

    杜维咬了咬牙,低吼了一声,呼的一声。他身体从湖水里冲了出来,就看见他全身光芒闪动,陡然之间,一套华丽无匹的铠甲就已经穿在了他的身上!

    那精致的纹路,细腻之极的花纹。身后还有两片薄薄的长翼……全身上下,闪耀着淡淡的柔和地金色光芒!

    正是神器缺月五光铠!!

    随手杜维抬起了双手,一道光芒闪过之后,他的手里。已经召唤出了计都罗喉弓!造型狭长如弯月一般的长弓,两边弓角的倒刃上释放着森然的冷光!杜维一手搭住了弓弦,顿时全身上下,释放出了逼人地华丽光芒!!

    赫克托尔眯起了眼睛,眼神也隐隐有些异样:“夷?阿尔忒弥斯的东西?哼,你是人类,怎么会有精灵神的神器?!”

    “我还有更多的呢!”杜维长啸了一声,就看见他脚下地湖面。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纹,他就站在波纹的正中间,手里的计都罗喉弓就对准了赫克托尔,他的表情凛然:“兽神!我想你也不屑于杀那些太过弱小的人!我来陪你一战吧!!”

    神念瞬间充满了杜维的双眼,而脚下的湖面,淡淡地水气泛了上来,使得他此刻仿佛站在了一片迷雾之中!

    “夷?你好像真的是突破了领域了?”赫克托尔有些微微的诧异,不过他随后就冷笑了一声。身子也腾空而起。朝着杜维扑了过去!

    岸边的众人都一脸的紧张,薇薇安和乔乔下意识的就要冲上去帮忙。可是蓝海悦和梅杜莎,一人一个将她们拉住了。

    “先别过去!”蓝海悦脸色阴沉:“你们的级别差太多了,你们过去只能拖累杜维。”

    他看了梅杜莎一眼,咬牙低声道:“一会儿……如果杜维不行,我们就只能过去拼命了。”

    而教宗的脸上,却是阴晴不定。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希望杜维赢还是希望杜维输。

    他固然很敌视杜维可是如果杜维都输了,这个兽神,会不会把自己一方这些人全部都杀了呢?

    场面有些乱了。

    倒是那几个无知地南洋土著,似乎有些茫然,不知道这几位从天而降,回到神山上来地诸位神灵们,怎么忽然自己打了起来?!

    不过他们依然跪在那里,字正腔圆,卖力的大声喊叫:“够yd!够yd!够yd……”

    轰!!

    在一片“够yd”地呼喊之中,杜维被兽神正面轰上了!虽然缺月五光铠已经自动分出了一团神力化作了一个防御的光团,可是兽神威力无匹的一拳依然穿透了这个光团,直接轰在了杜维的胸口!

    杜维的身子瞬间往后退了几分,只是拥有神器的防御,分担了很多的攻击力度,他反手一撩,一招“弓月舞”的招式,长弓的倒刃就卷上了兽神的手臂!

    嗡!!

    弓弦震动,兽神的身子微微一晃,它那如岩石一般的手臂上的铠甲护臂顿时就被锋利地神弓割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哼!弓虽然是好弓,可是你还差了一些!”赫克托尔冷笑:“弓月舞!可笑!”

    咔咔一声,它已经一脚踢在了杜维的胸前。杜维反手一挡,脚踢在了杜维的手臂上!就听见一声轰鸣,犹如天空打了个雷一般!

    强烈的冲击波四处激荡,岸边的诸人都赶紧张开了自己的防御魔法来。

    刹那间飞砂走石!

    杜维被一击轰得飞了出去,身子远远横飞,随后陡然一个转折,强行冲上了高空,飞快的做了一个挽弓地姿势。手指轻轻一弹弓弦……

    神器计都罗喉瞬狱箭!!!!

    弯弯的月牙一般的光芒,瞬间从长弓上凝聚起来,然后化作了一道彗星一般的光芒,从天而落,朝着下面的赫克托尔狠狠的砸了过来!

    赫克托尔冷笑了一声,居然也不躲闪,却仰头看着天空,分开了双臂。做环抱状,陡然张开了大口,对着天空呼啸而来的瞬狱箭的光芒,陡然就大声吼叫出来!

    就听见一声如万兽咆哮一般地长啸,在这啸声激荡之中。仿佛漫天的云彩都全部被震散了!

    就看见这兽神的口中,陡然就出现了一道狂暴无比的冲击波,冲天而起,迎着瞬狱箭的光芒就撞了过去!!

    轰……

    当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地时候。陡然之间,那下方的湖水都炸了起来!水花四处喷洒,犹如下雨一般!

    天空之中,两种颜色纠缠在了一起,然后在一瞬间爆了开来,光芒四处闪耀!

    杜维虽然站在数百米的高空,却在赫克托尔喷出的冲击波之下,直接就被震得飞了出去。而赫克托尔却依然牢牢地站在下面!

    轰鸣的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仿佛不知道多少级的飓风一般!

    一时间,空气之中鬼哭狼嚎,疯狂的气浪到处席卷,几乎天空都失去了颜色!

    片刻之后,渐渐安静了下来,之间杜维悬在空中,胸膛不住起伏。勉强的保持着飞行的姿态。警惕的看着赫克托尔。

    兽神却神色如常,看着杜维。傲然一笑,它身上的铠甲出现了一些细微地裂纹,赫克托尔却干脆伸出大手用力一扯,将上身的胸甲全部扯裂,随手丢进了湖水里。

    “哼!看来我这身后来打造的铠甲,终究还是远远比不上最早的那一批神器。”赫克托尔冷笑:“不过你呢?郁金香公爵?你刚才的这瞬狱箭,已经是全力施展了吧!这样的一箭已经是你的最大力量了。你还能再射出这样的一箭吗!”

    赫克托尔笑得很轻松:“原来你真地突破了,可惜还不是真正地神级。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当我地对手呢。”

    杜维刚才全力一击,拥有正牌的神器,加上神念的挥,刚才的瞬狱箭,已经是他出道以来挥出的最大威力了,可是眼看着兽神只是随意的脱去了铠甲,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见鬼,它的那个咆哮,威力可实在恐怖!居然都比得上瞬狱箭了!!

    这个时候,脑海里,隐隐的出现了一丝奇怪的意识,杜维立刻知道,这是阿尔忒弥斯和阿瑞斯残留的一丝意识了。

    寂灭之咆哮?

    兽神的绝招?!

    见鬼……兽族果然就是兽族。不过似乎在战神和精灵神残留的意识之中,兽神的这个“寂灭之咆哮”已经和精灵神的“瞬狱箭”战神的“空间碎裂斩”都是同级的绝学了。

    “看来,还是打不过啊……”杜维吸了口气。

    刚才这一下,的确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神力了。也只是勉强堪堪和对方打了个平手而已甚至还不算是平手。

    而杜维自己清楚自己的情况:自己现在是一个不能充电的电池!刚才的这种程度的瞬狱箭攻击,自己是万万不能再使用了!否则的话,一旦电量耗尽,那么自己不用兽神来打,自己就直接完蛋了!

    杜维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无奈:其实老子的实力不算差啊!可是为什么每次我遇到的都是比我实力更强地变态强人呢!!

    妈的,老子是八级的时候,让我遇到圣阶!

    我是圣阶的时候。让我遇到领域级!

    等我终于上了领域了,就他妈遇到龙神那个被封印的半神级!

    现在我终于是半神级了,遇到的却是这个正牌的神级!!

    “哼,怎么了?这就没有力气了?还早呢!”赫克托尔冷笑了一声,身体冲天飞了起来,瞬间就到了杜维的面前,抬起巨大地拳头,就是一击!

    杜维仗着敏捷的弓月舞。勉强躲闪过了,可是兽神却陡然加快了度!

    空间规则?无效!

    时间规则?无效!

    躲闪……也他妈的无效!!

    级别比对方差了一点,杜维在规则利用上就远远不如对方那么流畅了!兽神的攻击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就仿佛一柄亿万斤重的打铁锤,犹如密集的雨点一般疯狂的朝着自己轰击!

    下面的人看去,两个强者都已经展开了绝对地度,两团光影纠缠在了一起,就听见砰砰砰砰不停的碰撞轰鸣声,却看不见两人的半点动作!

    可是杜维却是有苦难说。兽神的攻击。似乎是纯粹的物理攻击,就是靠着它强悍得近乎变态地力量,以蛮力强行轰击自己。兽神的武技,远远没有精灵神的“弓月舞”那么华丽优美,可是却更加直接有效!

    几乎就是用一种蛮不讲理的野蛮打。几乎每一记重击,都好像要将杜维直接砸扁!

    一百拳里,杜维只能用弓月舞躲开不到两成!而且……就算是躲开地两成,似乎也是兽神根本不在乎自己躲闪!

    似乎。这个家伙的攻击方式,就是以绝对的力量和度冲垮敌人!你能躲?没关系!你躲过一拳,我打你一百拳!

    而杜维,在挨十下之中,也能勉强还手一两记,可惜这一两记攻击,打在兽神的身体上,就仿佛是石沉大海。仿佛对方浑然不觉兽人之神,它的肉身,也实在是强得离谱!

    如果不是杜维身上有缺月五光铠,如果不是杜维得肉身是经过了泪光晶坠强化过,如果不是杜维口舌下就含着泪光晶坠,在激战的同时疯狂的用生命元素补充身体的损伤……

    如果不是这些,杜维早就被打趴下了!

    兽神越打似乎就越激动!陡然一个重拳,将杜维狠狠地从云端砸了下去!眼看杜维一头扎进了湖水里。半天才重新冒了出来。赫克托尔站在空中仰天大笑,笑声里充满了一股难以描述的激昂战意!

    “痛快!痛快!!我已经一万年没有这么痛快了!!”赫克托尔狂笑。它的眼睛都已经变得赤红,在无比高昂的战意激荡之下,它的身体都因为激动而隐隐的抖:“太痛快了!!你这个人类,虽然实力有些弱,不过倒是真的很耐打!哈哈哈哈哈哈!!!再来!!!”

    见鬼!

    杜维骂了一句,却没有选择,只能奋力冲了上来,这次他飞快的从计都罗喉弓弹出了几道魔法光刃,知道也伤不了兽神,只盼能稍稍阻一下对方地来势,同时却松开了右手,手掌狠狠地往上斩了过去!

    他的手掌边缘,顿时就出现了一点时空扭曲地漩涡!

    “夷!阿瑞斯的绝技?”兽神的眼神里满是疯狂和兴奋,高声长啸,挥舞它那大得惊人的铁拳,却狠狠的朝着杜维的手掌砸了过来!

    轰!!!

    空中直爆出了一团扭曲的光芒,随后就看见杜维犹如折翼的鸟儿,从天空坠落了下来,这次落入湖水里之后,却迟迟没有浮起。

    薇薇安和乔乔脸色苍白,两人赶紧跳进了湖里去。

    蓝海悦看了一眼教宗,又看了一眼老克里斯:“还愣着么!杜维如果完蛋了,我们都要死!!”

    教宗似乎还有些迟疑,可是天使俄浦迪斯,却已经立刻飞了上去!

    他的六片光翼闪动,就挡在了赫克托尔的面前。

    “兽神!住手吧!以女神的名义!”

    “可笑。”兽神冷冷一笑,却并不直接出手,而是看着下面的蓝海悦:“你们,也一起来吧!让我打个痛快!”

    老克里斯终于叹了口气,一把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长袍,双手抱成了拳头,对着天空兽神的方向,怒吼了一声……

    轰!

    他的拳头之上,立刻迸出了一团黑气,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轰向了赫克托尔。赫克托尔只是身子轻轻一闪,就躲开了那道黑光,看了一眼下面的老克里斯,点了点头,不屑道:“嗯,果然是神族的‘魔光闪’。可惜,这一招,如果是魔神使用,我还畏惧几分,你么……”

    蓝海悦已经飞上了天空,老头子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柄长剑来,剑锋之上闪耀着寒冷的冰霜斗气。

    老克里斯也飞上了天空,他脸色阴冷,死死的盯着兽神,看了看身边的“同伴”,一个是蓝海悦,一个是天使俄浦迪斯。

    “没有选择拼命吧!!”

    终于,教宗也仿佛下定了决心,教宗手握法杖,飞上了天空,而罗塞也没有闲着,他紧跟教宗身边,手持骑士长剑。

    四个圣阶强者,加上一个接近圣阶的神圣骑士罗塞,五个人,呈现出一个五角星的阵势,将赫克托尔围在了中间!

    “很好!很好!”赫克托尔眼神里满是兴奋,全身的肌肉都在隐隐的颤抖,它身体里的骨骼咔咔作响,仰天狂笑:“把你们最强的本领都拿出来吧!!!来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五十九章 【借你的手】(下)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