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杀】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杀】

    赫克托尔的脸色就仿佛看到了生死仇敌一样,盯着杜维手里的隆奇努斯之枪,忽然就抓狂了!

    “德库拉之矛!!哈哈哈哈!你居然用这把德库拉之矛来对付我!!”赫克托尔攥着拳头,满脸的兽纹扭曲成了一团,这一刻,它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野兽,用震耳的声音咆哮:“这 也是阿瑞斯那个家伙教你的吗!!是他教你的吗!!!”

    杜维不答,他脸上凝重的表情,渐渐流露出一丝痛苦的味道来。手里平举隆奇努斯之枪这柄隆奇努斯之枪虽然号称最强神器,可是一直以来,却早已经毁坏,沦为了一件无用的废品。

    那黄金色的枪身虽然闪耀,可是实际上这柄枪却早已经失去了它万年前的锋芒,那看似耀眼的金色光芒,其实却只是一个空架子罢了,如果单纯的论锋利程度,甚至恐怕还比不过一柄普通的骑士刺枪。

    可是,现在,在杜维手里的这柄枪,不同了!!

    就看见杜维握着枪柄的那条手臂,在缺月五光铠的护臂之下裸露出来的部分,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的干瘪了下去,肌肤之下,似乎有一团一团的能量,如滚动的小老鼠一般,飞快的顺着杜维的手臂,流淌注入了黄金战枪之上!

    杜维的身子隐隐的在抖,他全身的光芒闪耀,甚至在此刻,他身上迫出来的气势,从强烈程度上看,居然隐隐的有凌驾在兽神之上的趋势只是,如此疯狂一般地爆自己的力量和气势。却隐隐的带着一丝淡淡的疯狂的味道!

    是的,就是疯狂!!

    赫克托尔如此感觉不到杜维的变化?万年以来,这柄“隆起努斯之枪”被它们称为“德库拉”正是因为,这柄神器之上,实在是有太多太多无法抹去的耻辱和仇恨!

    昔年数大神级强者合力打造了这柄最强地神器,靠着这柄神器击伤了强大不可一世的魔神。可最后,这柄神器,却被人类的战神阿瑞斯用来反而将赫克托尔等人击败。

    骄傲的兽神对于这样的耻辱。自然无法忘怀!要知道,这件武器原本是自己这些家伙合力打造的啊!而且,当初最先考虑使用这柄神器的人选,应该是自己,而不是那个阿瑞斯!

    此刻乍一看到这样的神器,让赫克托尔如何不火大?

    而隆起努斯之枪,如果在别人手里,现在就是一柄废品可是如果在杜维手里。就不是!

    原因,只有一个!

    阿瑞斯!!

    “那柄神器已经失去了枪魂……而这所谓地枪魂,就是我!”

    这是阿瑞斯给杜维的答案,不用对话,而是那被杜维吸收之后残存的意识给出的答案!!

    身体里同时涌入了两大神级强者的神念。杜维自然知道如何动这件最强地神器具!

    只是,代价……也不小!

    整条手臂飞快的干瘪下去,随后在泪光晶坠的修补之下,生命元素飞快的涌出。将流逝地血肉重新补充出来,然后再此干瘪,再次补充……

    可是,生命元素纵然能补充,可强行注入隆奇努斯枪里的神念,却无法补充了!

    杜维的喘息越的粗重起来他很清楚,阿瑞斯留在自己身体里的神念是无根之水,一旦用完了。就以为着自己寿命的飞快流逝!

    兽神的骨骼咔咔作响,在疯狂的怒气之下,赫克托尔这样地强者,居然也有些隐隐的失控的趋势了,虽然它依然咬牙冷冷瞪着杜维,正像它答应的那样,身为一个武者的骄傲,它愿意正面接杜维的一击。杜维出手之前。以赫克托尔这样的身份,是不肯先出手的。

    但是。情绪地极度激荡,却使得赫克托尔无意之间,它地兽人天赋的本能开始变化了兽人狂化!

    原本就雄威异常地身躯,骨骼咔咔作响之后,身体就犹如膨胀的气球一般缓缓涨大,那骨骼飞的生长,肌肉的膨胀甚至将它表层的皮肤撑爆裂开来,鲜血也流淌了出来,可是赫克托尔仿佛浑然不知觉。它的脸部也开始变化,原本兽人就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野兽,可赫克托尔兽化之后,脸部的轮廓越的扭曲起来,骨骼开始缓缓的凸起,最后终于露出了它清晰的本来面目:

    长长的金色的毛,几乎将它的脸庞遮挡,而下面那清晰的兽纹,尤其是在眉心之中的那个“王”形兽纹,更是让人心里畏惧。

    它全身的每一根肌肉似乎都充满了随时可以点爆的力量,而那破损的表皮,飞快的自动愈合起来。原本它的身躯就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可现在看上去,则十足变成了一个高大六七米的巨人模样!!

    “你!好了没有!!!”滔天的战意让赫克托尔不耐烦了,它低吼:“哼,阿瑞斯用这柄枪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慢!”

    兽神强捏着巨型的拳头,似乎竭力忍耐着出手的欲望。

    杜维不答,他此刻依然在竭尽全力的催动神念。

    一直以来,自从杜维下了雪山之后,身体里被挤入了属于阿瑞斯和精灵神两大强者的神念,似乎他总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如大海一般无穷无尽,仿佛用之不竭。而且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适应,无法控制好自己过于充沛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在北方要塞的时候,还会不小心顺手就毁掉一座城墙之类的事情。

    而后来,渐渐适应了之后,杜维虽然深叹自己成了“不能充电的电池”,可是想到这股力量如此雄浑强大,只要自己小心一些,总不至于因为电量耗尽而挂掉。

    可现在。手里的隆奇努斯之枪,却仿佛陡然被唤醒了!

    开始的时候只是杜维努力将阿瑞斯的神念注入,可片刻之后,不用杜维刻意催动力量了,他惊讶地现,这柄神器仿佛自己活了过来一样!

    它……居然开始疯狂的主动吸取来自杜维身上的阿瑞斯的神念!!

    疯狂的吸取,就仿佛一台扩大的无数倍的抽风机一样,将杜维体内的力量如浪潮一般地狂吸而去!

    杜维越的痛苦起来。肉体的反复破损和修补还算小事,如此被吸取力量,却使得他的精神位面上痛苦不堪,仿佛有一种强行撕裂自己精神的痛苦。

    终于……

    嗡~~~~~~

    枪尖之上,忽然自动出了如此一声浑厚而低沉的嗡鸣!

    杜维几乎以为自己要被吸成人干了,却感觉到,这抢自身的吸力骤然减弱下来。可随后,让杜维惊奇的是手里地这柄隆奇努斯之枪。仿佛“活”了过来!

    是的,就是“活”了过来!

    虽然明明知道这只是一柄武器,纵然是神器,也只是一件东西而已。可杜维却分明的感觉到,这柄长矛。仿佛就真的焕出了生命力来,虽然还被自己捏在手里,却隐隐的仿佛随时都会脱手而去,扑向不远出地赫克托尔一样……

    蠢蠢欲动!

    长矛似乎也感觉到了面前赫克托尔这样强敌的气势。枪柄微微的颤抖,一柄枪,居然自己就爆出了如此强烈的战意?!!

    一波一波地气纹,随着枪尖的震动,在空气之中轻轻的荡漾开来,杜维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却是那种灭亡之前的疯狂!

    他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充电的电池。可刚才使用了计都罗喉瞬狱箭,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精灵神的神念,此刻又如此拼命地消耗阿瑞斯的神念,自己的寿命,还能剩下多少,就很难讲了。

    不过,此刻,杜维没得选!!

    “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经兽化成巨人的赫克托尔。用充满了嘲弄不屑的口吻大笑。它的身体已经飞到了杜维的身前不远,早就把手里的老克里斯丢在了地上。居高临下指着杜维:“可怜地人类!这柄神器在你手里,真是一种亵渎!你只不过启动了它,就几乎把你地力量耗尽了……建制就是笑话!这样的状态,就算你手里有这样地神器,你能刺出几枪?!”

    杜维喘息稍定,却感觉到了自己原本仿佛充沛无限的精神力,居然隐隐的出现了一丝干涸的虚弱,他却咬牙,反瞪着赫克托尔:“只要一枪,你也接不住!”

    说完,杜维双手握住枪柄,身子立刻往后一拉,盯着赫克托尔:“接招吧,兽神!这一枪,你一定不会陌生……”

    顿了一下,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弑神!!”

    轰!!!

    枪尖之上,一团圆形的光芒柔和的散开,那看似柔和的光芒,却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顿时将周围的空间完全的凝固住了!!

    枪身之上,瞬间就迸出了几种完全不同的力量属性!金色的,紫色的,银色的,黑色的……

    几种颜色交错在一起,那一团白色的光圈一道一道的缓缓缭绕而出,就仿佛无数彩虹一样……

    在这一个瞬间,似乎连赫克托尔的动作度也慢了下来……

    杜维手里握着长矛,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无法支撑的压力!

    这一招弑神,正是来自阿瑞斯神念里留下的,使用隆奇努斯之枪的最强绝杀!可是杜维只是才抬起了长矛,还没有真的刺出去,却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残存不多的神力,如流水一般哗哗的流逝出去……

    这枪的消耗,居然如此巨大?!!

    可是同时,似乎枪身自己就形成了一个单独的领域!这小小的领域,将杜维和赫克托尔笼罩在了其中,此刻在杜维的眼中看来,赫克托尔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它的一切动作。就连表情地变化,肌肉的跳动,还有眼神的流动,都已经在隆奇努斯之枪的作用之下,瞬间的变慢了数倍!!

    空间!这是绝对的空间领域!

    而且,拥有诸神加持的神力,甚至使得这柄神枪,本身就具有了对兽神力量的一定抗性!

    赫克托尔似乎也被这领域所困。虽然它竭力地迫自己的力量,试图打破空间规则,但是枪上那一圈圈荡漾出来的波纹,却仿佛无数绳索,将空间的束缚越勒越紧!

    隆奇努斯之枪在杜维的手里,缓缓的刺了出去……

    仿佛极慢,可是却是在一道一道的空间规则之中飞的穿梭。看似缓慢地样子,其实早已经越于所谓的“度”之上了!

    枪尖越的距离赫克托尔近了!兽神庞大的身躯疯狂的颤抖。它地眼睛里满是滔天的怒气……

    终于,那一圈一圈荡漾出来的波纹开始散乱!在兽神勃的强烈力量之下,终于一道一道地缓缓崩塌了……

    赫克托尔的动作也开始渐渐变快……

    杜维清晰的看着赫克托尔张开了双臂,然后含胸,猛的吸了口气。它的胸部犹如大鼓一样的高高膨胀起来,然后,张开了它的血喷大口……

    那血喷大口之中,杜维甚至也清楚的看见了。一团混乱地漩涡正在形成……

    枪尖已经轻轻的接触到了兽神的身体之上,甚至杜维已经感觉到了枪尖接触到肌肤的那种微妙的手感……

    而这个时候,终于……

    “吼~~~~~!!!!!!!”

    赫克托尔的“寂灭之咆哮”终于吼了出来!

    两人的距离已经近到了之有一柄长枪这么近了!如此近的距离,杜维就看见那一团漩涡直接撞向了自己地身体!

    躲闪?

    杜维心里一横!枪尖已经刺在赫克托尔地身上了!!

    他不再犹豫,身子反而努力的往前一探!

    终于,扑!

    一点血花,从赫克托尔地右胸缓缓的绽放出来,同时。枪尖上的那振荡的波纹,也疯狂的涌入了赫克托尔的身体里……

    如果是换做其他情况,以杜维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法击伤赫克托尔,可偏偏这柄隆奇努斯之枪上有当年赫克托尔自己加持的神力!使得兽神的防御力量,对这柄枪来说完全无效!

    面对同种属性的力量,这柄枪似乎就可以无视防御!!

    枪尖狠狠的送了进去,枪身的振荡越的强烈了,似乎这柄枪也兴奋的战栗……

    杜维来不及惊讶了。

    虽然空间规则已经在“弑神”这样的大绝招之下被调得很慢了。但是那漩涡依然冲击到了杜维的面前……

    趴在地上吐血的教宗。一脸冷漠的天使俄浦迪斯,从乱石之后勉强爬出来的蓝海悦。还有全身鳞片都碎裂了大半的老克里斯,此刻全部都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空中的两大强者的最后对决!

    在隆奇努斯之枪的“弑神”力量规则之下,在力量规则之中的杜维和赫克托尔两人的动作仿佛都变得缓慢无比……但让几人诡异的是,出现了这么一个近乎荒唐的场面:

    明明杜维和赫克托尔的动作都是如此的缓慢,几人却偏偏都看不清!!越慢就越的看不清!

    无法用言语描述这种感觉,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力量!

    终于,当大家隐约的看见了杜维的枪尖刺入了赫克托尔的右胸,而赫克托尔口中喷出的如漩涡一般的风暴撞在了杜维的身前……

    “……”

    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一时间变得寂静无比!!

    可是头顶的太阳之下,蓝天似乎都如湖面一般开始了荡漾!

    这个世界的画面开始扭曲,一圈一圈的荡纹扩散开来!几个人惊恐的现,眼前能看到的一切,似乎都犹如被投入了石子地湖面,出现了荡漾的波纹……

    湖水。蓝天,云彩,光芒,岩石……

    甚至是……自己!!

    蓝海悦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也如画中的人一样扭曲了一下……

    可是自己,却仿佛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因为,这扭曲的,并不是自己的肉体。也不是天空,不是湖水,不是岩石!

    扭曲的是这个世界地空间本身!

    两股神级的力量终于毫无掩饰的正面碰撞,最强的神器迸出来的毁灭性的力量,余波荡漾之下,将这个位面的空间,都几乎要震得扭曲了!!

    天空之上,赫克托尔和杜维两人的身影似乎已经贴近了。可随后,耀眼地光芒将两人笼罩……

    那光芒越的强烈,使得下面观看的诸人,陡然之间,在光线的刺激之下。眼睛仿佛陷入了失明状态……

    那过于猛烈的强光之后……就是黑暗!!!

    黑暗来得如此地毫无征兆,而耳朵里依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仿佛这个空间所有的声音都被全部的抽去了……

    寂静!

    绝对地寂静!

    没有风声,没有爆炸声,甚至没有心跳声!

    这个世界。似乎就没有“声音”了!!

    这样失明和失声的时间,足足持续了长达接近一分钟的时间!

    蓝海悦等人都已经完全呆滞了!就仿佛自己忽然陷入了梦境,梦境之中,看不到,听不到,偏偏意识如此清醒!!

    神级……这就是,神级的力量么?!

    杜维在虚弱之中醒来。

    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断了……然后他很快确认了一点,不是“好像”断了。而是“真的”断了很多骨头!!

    更让他无奈的是,这次就连舌头下含着的泪光晶坠,似乎也没有能挥从前地作用修补好自己的身体了。

    似乎自己的身体依然还在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之中,生命元素涌现出来之后,却无法溶入自己的体内!!

    (是神级力量碰撞之后的后遗症么?)

    杜维勉强抬了抬头,然后看到了他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胸口……

    号称最强防御地神器缺月五光铠,这具充满了华丽和精美地精灵铠甲,胸前的胸甲。已经彻底完蛋了!

    原本流淌着光彩地甲胄。已经黯然失去了所有的光泽,仿佛如废铁一般的不起眼。而胸前的铠甲破损处。却不是什么洞穿的伤害,而是完全的粉碎!

    细碎的铠甲碎片,就落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而自己的胸膛,杜维却不敢动了……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恐怕断了一大半了!而就连呼吸一下,似乎都已经疼得要晕过去。

    他感觉到自己的口鼻里,不停的缓缓沁出鲜血,擦也擦不干净。

    力量……自己仿佛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力量了。

    那沉重的虚弱感袭来,似乎自己……

    (自己真的要死了?)

    (赫克托尔呢?)

    这个时候,一双纤细的手终于扶上了杜维的肩膀,然后缓缓的将杜维的脑袋抬起了几分。

    杜维抬头看去,就看见了梅杜莎妮可小姐那张绝美的脸庞。

    “你……没伤着吧。”杜维只说了一句话的功夫,却仿佛就要又晕过去了。

    “没有。”妮可小姐皱眉,虽然语气冷漠,但是声音却有些激动:“你好像不太好。我……我没能帮上你什么。”

    事实上在杜维最后施展隆奇努斯之枪的时候,梅杜莎倒是很想上去帮忙,但是级别相差太多,她甚至无法动弹,无法靠近两人激战的区域周围!!

    “薇薇安……”杜维无力的垂下了眼皮。

    “她们应该没事,距离很远。”妮可小姐立刻接了杜维的这句话。

    “它……它……”

    妮可小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描述的古怪表情,却终于将杜维的身体缓缓地扶了起来,在魔法的作用之下。杜维的身体飘起来,却没有触动他的伤口。

    只是妮可小姐伸手去擦杜维嘴角流出的鲜血,却怎么也擦不完了,殷红的鲜血已经流淌了她满手都是。

    “它就在那儿。”

    杜维终于看见了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远远的落在了大约百米之外,它的身体就那么做靠在山坡地山壁之旁。

    赫克托尔的身体之上,黄金色的长矛扎在它的胸部,似乎已经将它穿透,枪深深的将它钉在了山壁之上。而它的胸前。一片血肉模糊,连骨骼都清晰可见!

    赫克托尔闭着眼睛,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

    杜维心里不由得有一丝激动……

    (我……我居然赢了?我居然打赢了兽神?)

    不过杜维随后就笑不出来了他立刻明白,打伤赫克托尔的不是自己,而是隆奇努斯之枪本身!

    这柄万年之前最强的神器果然够牛!无怪乎当年阿瑞斯一枪在手,在魔神之后,居然就打遍天下无敌了!

    要知道,如果从纯粹地实力上来说。兽神的实力甚至还在阿瑞斯之上!(当年原本使用这把神枪的人选应该是赫克托尔,只是在女神的强烈坚持之下才落入了阿瑞斯的手里。)

    杜维大口地喘息,可是就连呼吸,却仿佛渐渐的没有了知觉,似乎胸部已经开始渐渐的麻痹起来。无论他怎么呼吸。都仿佛无法吸入一丝气力了。

    手指都不能动弹的感觉,大概……就只剩下等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

    终于,身边地蓝色的湖泊之上,忽然就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水气。

    随后。脚下的地面和湖面,都开始的振荡。

    一丝魔力的波动从脚下荡漾而出,随后,就在杜维的眼前,这湖面忽然开始了翻滚,随后,恰好就在他的眼前,湖水开始自动往两边翻滚了……

    就好像杜维前世听说地圣经里的故事“出埃及记”里摩西分开红海一样。湖水开始朝着两边翻滚,很快,这湖面就被一分为二!两边的湖水之中,出现了一条无水的深渊!!

    杜维咳嗽了一声……

    薇薇安,她们终于按下了那柄荣耀权杖!

    现在,可以“够yd”了吧……

    这幽幽深深的湖水之中的深渊,居然一眼看不到底!

    让杜维惊讶的是,刚才在湖水下也去过了。这湖水最多数十米深。绝对没有如此一眼看不到底的程度!!

    入口……入口就在这里了!!

    梅杜莎女王正要说话,却忽然之间。她地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

    她陡然张开怀抱,一把将杜维压在了下面……

    嗡!

    一道金光,直接将梅杜莎女王飞快地弹开!

    妮可身子一横,就从杜维的身边飞了出去,远远地落入了地上,顿时口中喷血!

    杜维勉力扭头,却看见赫克托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站在百米之外,对着自己这里,左右抬起,一根手指正点向自己这里,指尖还残留着一丝光芒。

    赫克托尔的脸色已经平静了下来,但是此刻平静的兽神,却全身充满了一股隐隐的寒气!

    它的胸前伤口模糊,却仿佛丝毫没有痛苦的样子,却冷冷的一言不,抬起手来,用力的握住了扎在自己身上的枪柄,随后……

    咔咔,咔咔,咔咔……

    那将它扎穿的黄金长枪,被它就这么生生的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枪柄在它伤口里的断骨上摩擦,出了让人头皮麻的声音。可这位兽神却仿佛毫无感觉。

    当啷!

    隆奇努斯之枪仿佛再一次耗尽了力量,重新变成了一柄废铁,被赫克托尔毫不留恋的随手丢在了脚下。

    兽神的胸部的伤口依然在流血,可是却冷冷的朝着杜维这里缓缓走来。它的脚步很稳,丝毫看不出是一点重伤的样子!

    “可惜……枪还是那柄,但你,却不是阿瑞斯。”赫克托尔站在了杜维的面前,抬起了手一身,杜维的身体就落入了它的手里,脖子被赫克托尔的手捏住了。

    “除了魔神和阿瑞斯……你是第三个能把我打得这么惨的家伙。”赫克托尔的语气冰冷:“所以,你死吧!”

    杜维身体无力的悬挂着,眼睛里是一丝无奈的苦笑。

    罢了……罢了……果然,级别还是有差别啊。自己伤得就剩下办口气了,这个家伙还能活崩乱跳的。

    就在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等死的时候……

    赫克托尔的身后,传来了妮可小姐绝然的声音:“你!放开!他!”

    赫克托尔转过身去,就看见这条梅杜莎已经摇摇晃晃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妮可小姐的脸上带着鲜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杜维身上的,她仿佛也被打伤了,身形有些飘。

    “哼,梅杜莎小蛇,你不是我的对手……念在你和我们兽族有血脉关系上,我不想杀你。”

    妮可没有在说别的话了。

    她扬起纤细的素手,轻轻将额头的乱撩开,然后对着赫克托尔,用一股带着绝然的语气,一字一字的吐露出了几个字:

    “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妮可小姐,再次睁开了她的双眸……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杀】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