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

    那黑色的双眸带着妖冶的气息,让人一眼看了之后,就会连灵魂都沉浸在了其中……

    “看着……我的……眼睛……”

    当目光注视着赫克托尔的时候,兽神也微微一怔,随后他握着杜维的手不由得轻轻的松了开来……

    咔咔几声轻微的声音,就看见他的指尖开始浮现出了一丝惨淡的灰色来,表面的肌肤开始石化!

    “不要!!”杜维身体掉在地上,顾不得眼前黑的剧痛,惊恐的叫了一声。

    可是已经迟了!

    石化的蔓延度很快就从赫克托尔的指尖蔓延到了它的手腕,然后是小臂,就连它站在地上的双脚,也很快就露出了仿佛岩石一样的色泽,小腿上咔咔的石纹一路蔓延往上……

    梅杜莎垂手站在那儿,她的一头金色的秀飘扬,脸色苍白如纸,虽然对手正在石化,可是她的脸色却越的惨白,几乎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她的那张脸就已经白色仿佛透明了一般!看上去,就连她肌肤之下的血管都清晰可见。原本如此美丽的一个人,此刻却不禁带着几分诡异了气息!

    妮可的眼神深邃,可是那瞳孔之中却似乎流露出一丝坚毅,她站在那儿,身子轻飘飘的,似乎随时都会随风化去一般。

    杜维挣扎了一下,想跳起来去阻止,可惜他此刻却根本动弹不得半分。

    赫克托尔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脚石化,石化的程度很快蔓延到了他的肩膀和腰部,可是兽神的脸色丝毫不变,看着梅杜莎的眼神,却反而带着一丝怜悯。

    梅杜莎似乎已经竭尽全力了。但是石化地程度,却在赫克托尔的肩膀处停了下来。

    原本那深邃如深渊一般的眸子,瞳孔里却渐渐的闪现出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就好像星辰坠落之前最后的光华!

    随即……开始黯淡下去。

    “我该说你可怜?还是该笑你愚蠢呢。”赫克托尔望着梅杜莎,冷冷道:“你的凝视石化术虽然是兽人族之中最强的几种天赋之一……可惜,你以为能用这个能杀死神么?”

    它仿佛抬了抬手,就听见一声清脆地石头迸裂的声音,它的指尖的石屑纷飞散落,之后露出来的。是它完好无损的手指。

    “可怜的东西。”赫克托尔的眼神里带着威严:“你们梅杜莎一族……原本就是我们兽人族中地一支。在万年之前,蛇人族已经近乎灭绝,在那场大迁徙之中,北去的兽人族里就再也没有蛇族的影子了。原本,我这次回来,能看到你这么一条小蛇,还很欣慰……可是你居然胆敢对我出手?可笑!”

    咔咔!

    它轻轻一抖手腕,两只手臂上外层包裹的石化的肌肤纷纷脱落。里面地手臂肌肉却毫无半点损伤!

    赫克托尔淡淡道:“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这种天赋攻击魔法的致命缺陷么?一旦凝视失去作用,凝视术耗尽了你的魔法,你地生命也会随之而消失。你是魔法系的兽人,当你的体内的魔核耗尽了魔法,就会反噬你的生命力……”

    妮可小姐已经出了全力了!可毕竟级别相差太大。强悍的“梅杜莎凝视”,却居然无法对更加强大的兽神造成哪怕半点伤害!

    “我……我……”梅杜莎轻轻喘息,她孤独寂寞的语气里,此刻却带着一丝隐隐地激动。终于,她仿佛用出了最后一丝力气来,对着兽神大声叫了出来:

    “我不是什么兽人!我,我现在已经是人了!是人!!我现在是人!!”

    她此刻的眼神已经黯淡了下去,反复两粒失去了光彩的珍珠,原本黑色的瞳孔,渐渐的泛出了一丝死灰一般的色泽来。

    踉踉跄跄,梅杜莎身子忽然跪倒在了杜维的身边。仿佛伸了伸手,想去拉杜维。

    “对不起……我,还是没法帮你……”她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它,它太强了。”

    妮可地眼神凝视着杜维这是两人认识以来,两个人地眼神第一次对视。此刻已经耗尽了魔力的梅杜莎,她地眼神终于不会再伤害杜维了。

    可是,当两人的眼神相触的第一刻,一种莫名的悸动。陡然从两人的心中同时升了起来!那感觉似乎是某种力量轻轻的。却飞快的拨动了心弦,好像有些心疼。又好像有些醉意,却又似乎让人心中涌出了一股无法描述的彭湃……

    “我……我怎么了……”梅杜莎皱眉:“这就是快死的滋味么。”她忽然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心口,却看着杜维,一脸的茫然:“我,我的心跳好快……我看着你的眼睛,心跳得好快……”

    杜维也有些茫然,这种感觉,不通人性的梅杜莎虽然不知道,杜维身为一个有经验的男人,他却是隐隐的猜到了什么!

    看着梅杜莎虚弱的样子,他心中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强烈的怜惜,疼爱,还有诸多的负面情绪,交错在了一起。此刻,他忽然生出了一股从来没有的冲动:将面前这个虚弱之极的美女蛇,用力的抱入怀中?

    这……这感觉?!

    当年李斯特夫人为了获得杜维的心,而种下的那一粒精灵的爱情魔力种子“千年之眸”。

    此刻,这粒种子,终于绽放!

    “我的心里好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梅杜莎一脸的痛苦,她已经连跪都跪不住了,身子软软的倒了下来,勉强支撑着上半身,眼神却仿佛恋恋不舍一样,一刻也舍不得离开杜维的眼睛:“我……为什么我觉得你的眼睛那么好看……那么……好看……”

    杜维深深的吸了口气,纵然全身地每一寸骨头都在剧痛。他却满头大汗,狠狠的爬了起来,爬到了妮可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张开嘴巴,将自己一直含在舌下的那枚泪光晶坠吐了出来。

    “张嘴。”杜维都没有觉,自己此刻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就仿佛对情人的诉说一般。

    妮可没有说话。只是仰望着杜维的眼睛,温顺地张开了那美丽的樱唇,任凭杜维俯下了身子,轻轻吻住了她的嘴……

    这一瞬间,妮可身子猛然如触电一般的一震!她就感觉到一股自己从来不曾体验过的美妙滋味,瞬间冲激全身,似乎就连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一般。

    随后,她心中的那一丝微妙的滋味。让美女蛇在迷醉之中,更有一丝茫然这感觉,是羞涩么?

    我,我也终于有了人类地感情了?!

    不过她随后就再次失去了清醒的理智,因为杜维的舌头已经缓缓的渡了过来。两人唇舌相交,妮可似乎连身体都完全软了下去。

    杜维却用舌头将自己口中的泪光晶坠缓缓地渡了过去,然后却忍不住下意识又浅尝了一下妮可柔软芬芳的嘴唇,这才把脑袋退开。

    “别乱动。就让它放在你的舌下……我……”杜维勉强一笑:“这样你就不会死了。”

    一行眼泪,忽然就从妮可小姐的眼角流淌了下来……

    冥冥之中,仿佛曾经有过这么一句话:

    当梅杜莎爱上一个人地时候,就会为那人流下眼泪!

    妮可吃惊的看着杜维,眼神里有一股软软的依恋,浑然再也没用平日里的那种孤独冷漠的样子了,还夹杂了三分茫然,三分甜蜜。和三分羞涩。

    “我……我到底……”

    对这个问题,杜维却也茫然。

    到底怎么了?

    难道是……我们两人日久生情了?这事情还真有些……有些莫名其妙啊……

    只是看着妮可眼角的泪水,杜维下意识轻轻将那一滴泪珠添去。

    “没什么可担心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他的声音平静而笃定,带给了妮可一丝从来不曾有过的安心。

    “杜维!!”

    “杜维!!!!”

    两声清脆地呼唤,从远处传来,就看见薇薇安和乔乔两人已经快的飞了过来,两人落在了杜维的身边。一左一右扑了过在了他的身上。薇薇安脸上挂着泪痕:“你怎么了……你伤得……”

    杜维自然是伤的很重了。他胸前的缺月五光铠都已经碎了,如果不是拥有这件神器。他恐怕早就死在了赫克托尔的“寂灭之咆哮”下了。

    自己拥有最强的攻击性地神器,最强地防御性的神器,境界也只比对方差了半级,结果还是惨然落败。

    看着身边地这对姐妹,杜维苦笑了一声:“我们今天恐怕会死在这里了,你们……怕不怕?”

    薇薇安用力摇头,乔乔却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梅杜莎很显然,她看出了杜维和这位妮可小姐现在的表情有些怪异,不过乔乔也依然淡淡道:“当初我就对你说过,死就死吧。现在,我还是这句话。”

    杜维点了点头,他这才扭头去看赫克托尔。

    兽神的表情没有一丝烦躁它并不着急,脸色很平静,看着杜维。

    “伟大的兽神,你赢了。”杜维苦笑了一声:“我们一家人都在这里了,想杀就麻烦你动作轻快一些,我这个人其实蛮怕疼的。”

    “很可惜。”赫克托尔摇头:“你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居然就已经达到了接近神级的境界了。如果你能活下去,将来很有机会能成为真正的神级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维仰天笑了几声,虽然大笑的动作让他全身疼痛,但是杜维地语气里却充满了嘲弄:“神级?我告诉你吧,一听到这个称呼我就想笑!!什么‘神级’!你为什么不说一级二级三级?偏偏喜欢给自己加上一个‘神’字的称呼?因为在你们这些家伙的心里。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神吧!赫克托尔,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兽人而已,只不过你拥有越普通兽人更强的力量罢了!神?这个词,你配么!”

    赫克托尔愣了一下,随后摇头,居然也不反对:“不错……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神’的。唯一的……那个家伙如果在地话,或许他是最接近的一个。”

    随后。赫克托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冷冷一笑:“杜维,可惜我还是会杀了你……我和阿尔忒弥斯那个家伙不同。我和她的想法也不同。如果她遇到了你这样的家伙,一定会留着你一条命,因为你是人类,她总是会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认为人类之中多几个神出来,会让你们的女神害怕。不过。我可不会那么多无聊的想法!这个世界上,神级已经太多了!”

    “……是太多了。”杜维冷笑了一声:“像你们这种怪物,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地!”

    赫克托尔已经抬起了手:“你不会有痛苦的。”

    杜维闭上了眼睛,手却将身边的女孩子们轻轻搂紧。

    死了……

    死就,死吧……

    这个世界。我原本就当是多活了一回。这第二次人生,已经足够精彩了。我为极人臣,是这个世界的富,统帅过全军万马。享受过千万人的崇拜和欢呼敬仰。甚至就算我想当皇帝都是有机会地只不过辰对我不错,我不好意思干掉他儿子自立罢了。

    更重要的,身边有自己的爱人……一切,还有什么不满?

    所以,死就死吧!

    赫克托尔的手仿佛就要挥落……

    咻!!!

    一道金光,忽然就从远处激射而来!

    那金光带着淡淡地破空声,只是来势却远比声音更快!还没听到声,金光就已经到了赫克托尔的面前了!!

    赫克托尔脸色一变。抬起手来,轻轻一挡……

    那金光冲天而起,最后落下,扑的一声,插在了地面上。却居然是那柄“隆奇努斯之枪”!!

    !!!???

    兽神脸色顿一变,霍然就朝着一旁看了过去!

    就看见在那山坡之上,数百米之外,一个白色飘逸的人影。静静的立在那儿。他依然保持着抬手的姿势。这才缓缓将手放下。

    隔着数百米,轻轻一挥。将地上的隆奇努斯之枪卷起射来,这并没有什么难度,难就难在,这人忽然出现,距离如此之近,就连赫克托尔都毫无知觉!!

    那人仿佛只往前迈了一步,可就这么一步,却已经一步就来到了杜维的面前。

    他地身影在阳光之下,俯视着杜维,仿佛是一片云一样,只是脸上却居然带着一丝温暖的微笑。

    “这个容易就放弃了?可不太像是我认识的那个满肚子狡猾伎俩的小子啊。”

    眉目如远山,身形如崖岸!

    那原本应该是冷峻如冰川一般的,此刻一笑,就犹如春融冰雪的温暖。

    “老,老白?”杜维惊讶之下,顿时一脸的惊喜。

    “我其实不太喜欢你这么叫我。”

    这人,当然就是白河愁!

    他转过了身去,看了一眼赫克托尔,又看了看地上躺了一地的那几位圣阶高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酷地笑意:“看来……我没来得太迟啊。”

    赫克托尔自然认出了这个当初曾经被精灵神阿瑞斯提点过地人类强者,皱眉:“居然是你?”

    白河愁点了点头,他原本应该是没见过兽神的,不错此刻地表情,却毫无半点的惊讶,淡然笑了笑,伸手一指那已经分开的湖水之中的深渊:“你一定是想进去吧。”

    随后他摇摇头:“可惜,我来了,你就不能进去了。别人能进,你却不能!”

    兽神此刻却心安了下来,冷冷一笑:“你……哼,就凭你么?可笑,你的实力,能阻拦得了我?为什么?”

    白河愁面色平静如那山峰一般恒远,语气仿佛弹指间就能将这世间一切烟灭!!

    “因为,我是白河愁!”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二章 【千年之眸】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