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级算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级算什么】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级算什么】

    杜维心跳加快,看着白河愁的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你怎么也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白河愁干脆把跪在地上的老克里斯撇在一遍不管了,径自走到了杜维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杜维,摇摇头:“你伤得很重。”

    “比起我的伤,我倒是对你的事情更好奇。”杜维苦笑,犹豫了一下:“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白河愁么?”

    白河愁笑了,杜维心里松了口气至少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和从前一样。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事实上,我自己心里也有不少疑惑。”白河愁伸手按在了杜维的身上,他略微皱了皱眉,也没见他手上有什么动作,可杜维的身体却已经顿时一松,就仿佛无形之中,刚才受伤以来,一股绑在身上的绳索就松脱了。

    “你身上被那个家伙的力量将身体机能都锁住了。如果你的实力不足以解脱的话,迟早也会完蛋。”白河愁摇摇头:“现在就好了,只要费些时间,自然能慢慢复原。”

    顿了一下,白河愁却又说了一句:“想不到你现在的实力也进步了一些。我之前距离这里还挺远的,却能感觉到这里有两股力量正在争斗,其中一个自然是那个兽人,另外一个就是你。我倒是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已经进步到能和神级强者动手的地步了。”

    杜维摇头:“我的力量不能算自己的,而且也不算是真正的神级。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打得怎么惨了。”

    “神级。”白河愁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屑:“神级有什么了不起地。”

    杜维有些无语,心想:这话也只有你老人家有资格这么说了吧。

    随后他展颜笑道:“我还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在南洋?”

    白河愁的脸色有些古怪,他似乎思索了一下:“当初我从你那里离开之后,一个人在大6上到处走了走。你也知道。我从前一辈子都待在雪山上,后来终于自由了,有了机会,干脆就在罗兰大6到处走看了一圈,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南洋来了。”

    杜维有些茫然:“什么叫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白河愁的脸色更是有些诡异,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我在大6上走了一圈,想看的地方都看了。最后自己的脑袋里。忽然就生出了这种念头,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非常想来这里看看。”

    说着,白河愁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坐了下来,就坐在杜维的旁边。

    周围地教宗和天使等人,都是神色异常,大家都受了伤,眼看白河愁三下两下把强大的兽神击倒了。此刻却不知道自己站在一旁该如何自处,是走,是留?

    倒是蓝海悦,神色从容,看了白河愁一眼:“你变了好多。”

    白河愁皱了皱眉。却点了一下头:“好像是变了一些。”

    杜维看出白河愁的眉宇之间仿佛有些古怪心事,就继续道:“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我是指……它。”

    说着,杜维看了一眼还躺在那乱石之中的兽神。兽神伤得几乎就好像只剩一口气了,半昏半醒之间。

    白河愁想了一下。看了看杜维:“如果我说,连我自觉都不知道,你信不信?”

    说完,也不看杜维的脸色,白河愁自顾自缓缓道:“我一直在追流力量的极致。当初,我自问在雪山上的修炼已经到了瓶颈,我觉得继续留在雪山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才动身北上。在北边,我见到了罪民的精灵神。我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打了很多场说实话,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输过那么多次。后来,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居心,居然很认真地给了一些点播,甚至还指点我如何突破自己的瓶颈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终于真正的突破了领域,窥探到了所谓的神级。”

    说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白河愁却摇摇头,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

    杜维有些好笑:“老白,突破领域,到达神级啊!多少强者做梦都想不到地事情,你得到了,还为什么这副表情?”

    白河愁的目光闪动:“因为我忽然现自己错了……”

    他的脸色冷峻,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我一直以为,到达了神级,就可以算是力量地顶峰了。可是在我和精灵神交手之后,我忽然现,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他的声音更有些冷淡:“就算是达到了所谓的神级又怎么样?我已经站在了神级的门槛之上,只要我回到雪山去,重新当我的巫王,召集草原的信徒,汲取信仰之力,不用几年,我就是一个新的神级了!可是……我却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地。”

    看了一眼杜维,白河愁似乎有些无奈:“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解释。我就是这样的感觉。我觉得……神级,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神级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杜维听了这话,却又不小心看了一眼几乎被打残的赫克托尔,咽了口涂抹这家伙的确又资格说这种话。

    “说起来可笑,所谓的神级,比领域级又高明到哪里?哼,领域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力量支撑属于自己地领域,而神级,也不过就是通过一种方法,将千千万万地信仰你的人们地力量集中到你一个人的身上来使用。无非就是使你的力量来源更大一些而已。可是从本质上来说,对力量的规则理解,和领域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者改变。”

    白河愁叹了口气:“我想明白了这点之后,就明白了一点:这不是我追求地真正的顶峰!所以,我没有选择回到草原去当一个新的‘神’。而是离开了你之后,游历大6,最后在冥冥之中的一种感应,就来到了南洋。”

    说到这里,他仿佛笑了笑:“我记得,当初我听蓝海悦说起过南洋,这里的土著也有信仰的神灵,我当时就好奇:这些土著的神是否真的存在。那么这些土著地神又是如何使用力量的。”

    杜维张了张嘴,终于没有把事情挑明:如果告诉老白,这些土著的神,就是现在面前的自己,老白一定会失望的很了。

    “……另外……我自己在大6游历,每每苦思力量的顶峰,隐隐的觉得自己似乎能想到什么,可是却偏偏一时把握不住。可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似乎地确是真的有所增长。心里,隐隐的仿佛有一种呼唤,告诉我要一直往南来……”

    “所以你就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个人跑到南洋来了?”杜维叹了口气。

    他皱眉,却又问道:“那。刚才的那个魔光闪,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种力量的?”

    白河愁仿佛笑了笑:“哦,这叫魔光闪么……我不知道。”

    杜维有些不明白:“你怎么会不知道?”

    白河愁没有回答杜维地问题,却低头思索了一下:“你认为力量的顶峰。到底应该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杜维摇头:“我现在还站在神级的门槛上转圈呢。”

    “神级……本身就错了!”白河愁忽然的这句话,却让杜维心里一动。

    “神级地力量看似比领域级要高了很多,但其实,从境界上来说,却根本没有多少区别。那些所谓的神,什么兽神,精灵神,人类的女神。哼……他们全部多走错了路!”白河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隐隐的含着一股自信和威严,那眼神更是笃定。

    杜维一呆:“错了?”

    “错了!都弄错了方向!”这位绝世强人冷笑:“圣阶之所以强于普通的强者,就在于对力量规则的掌握和利用。而领域之所以强过圣阶,就在于可以自己创造新的规则来。这些在境界上就已经有了明显地差异!可是所谓的神级和领域级相比,境界上却强在哪里?哼!神级,根本就只是一个扩大版的领域而已。”

    说着,白河愁伸出了一根手指来。就在杜维的眼前轻轻一晃。然后还没等杜维反应过来,他忽然抬起另外一只手。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切!

    无声无息,白河愁居然将自己的一根手指齐根削落下来!那断指落在地上,而手掌上的伤口汩汩流淌鲜血。

    杜维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突破领域之上!”

    随后,就在杜维地眼皮之下,白河愁地手指断处,却忽然无声无息的,空气之中弥漫出了无数类似闪光地粉尘一般,迅在他的手上凝聚起来,不多片刻,就形成了一根新的手指!!

    “愈合术?啊!不!这不是愈合术!”杜维有些吃惊:“再生术?”

    一般来说,对于圣阶之上的强者,在受伤之后,都可以自动恢复的。只不过程度有强有弱。到了神级的程度,恢复的能力就变得很惊人了。

    可是白河愁这么举重若轻,而且他似乎浑然没有刻意的施展任何力量!这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是神级?收拢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来信仰你,然后你吸取他们的信仰力量?可以借助千千万万的人的力量。”白河愁笑了笑:“那一日,我就忽然想起……既然可以将人当作信徒,借助他们的力量。那么……这个世界呢?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变成自己的‘信徒’,随时随地,都能从世界万物的一切,得到我们需要的力量?”

    杜维张了张嘴。

    白河愁笑得很平静,可越是这样平静的态度,却越的显得他的高深莫测。

    “空气,阳光。雨水,露珠,绿叶,花草,石头,河流,湖泊,蝼蚁。飞鸟,走兽……”白河愁语气很慢,仿佛就这么悠悠地诉说:“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作为力量的来源!不管是人类也好,兽人也好,精灵也好……都只不过是这世界万物诸多生灵之中的一种而已!既然他们可以当作信仰力量的来源,那么为什么别的就不可以?”

    不理会杜维吃惊的表情,白河愁冷笑了一声:“我们可以从人的身上吸取信仰地力量。那么如果是老虎呢?是飞禽走兽呢?为什么不可以?”

    杜维这一下可就真的惊呆了,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

    疯狂!

    这绝对是疯狂的想法!!

    “将自己溶入这个世界!你的一切,毛,鲜血,肌肤。骨骼,呼吸……一切都和这个世界完全融合成一体!从此之后,世界就是你,你就是这个世界。你需要力量的时候。世界万物自然一切,都是你力量的来源!不需要什么宗教,不需要什么可笑的信仰之力!呼吸之间,你看到的,听到地,脚下踩着的大地,石头,呼吸的空气。天上的阳光……只要你能想得到的,都是你地力量来源!都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白河愁的眼神渐渐变亮了,他的眸子里闪动着一丝激动:“这才是真正地永恒不灭!”

    “永恒……不灭……”杜维忍不住喃喃低语。

    “不错!正是永恒不灭!”白河愁淡然一笑:“因为此刻,我就是这个世界,世界万物就是我!这个世界存在多久,我就存在多久!只要这个世界不灭,我就不灭!”

    杜维忍不住声音有些颤抖,问道:“你……你已经达到这种境界了?”

    白河愁仿佛笑了笑:“有一些时间了。”

    杜维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嗡!

    这……这他妈才是真正的神!!真正的神级!

    什么赫克托尔。什么阿瑞斯。什么阿尔忒弥斯!!号称神,可本质上说不过就是一个“放大版”的领域而已!!

    看看面前的白河愁!

    世界不灭。我就不灭!

    这才是真正的神!!

    “你……”杜维用力吞了口吐沫:“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到的?”

    白河愁脸色忽然一变,变得有些古怪和尴尬。

    “是,也不是。”这个孤傲地强人,却脸上露出了一丝挫败感来:“准确的说,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自从我来到了这个地方之后,我就隐隐的感觉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不停的在心里提醒我什么。又或者说……”

    他的表情更古怪:“这些东西,似乎是我原本就应该知道的,只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了什么,忽然重新想起来了。”

    他的脸色更难看,看了杜维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问了一句:“杜维,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我,根本就不是我……”

    轰!!

    杜维脑子一炸,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我不是我?

    不是我,那是谁?

    看着旁边可怜兮兮跪在那儿地老克里斯,杜维又看了一眼白河愁。

    他再次盯上了老克里斯,表情笑得比哭地还难看:“老头儿,你说……他是谁?是你的主人,还是主人地儿子?”

    “是主……”老克里斯一句话没说完,白河愁却已经冷冷的打断了。

    “我就是我。我是白河愁,谁也不是!”

    看着老白一脸的坚决,杜维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来。

    不是么?在场的诸多人里,似乎也只有杜维能体会到这种“我不是我”的郁闷了!!

    可白河愁的问题,似乎比自己还要更复杂一些。

    如果他是魔神……岂不是忽然就多了一个儿子出来?

    “对了……这个地方,你认得么?”杜维伸手一指旁边那分开的湖泊,魔法阵依然还在维持,湖水静静的分成了两边,下面那幽幽的深渊,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

    “我自然知道。”白河愁笑了笑:“这里就是当地人所谓的神山么。”

    他想了一下:“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年,学会了当地的土著语,然后得知了这个地方,我还曾经独自一人来到山顶,就在这湖泊旁静坐了足足几个月时间,就是在这里,我终于想起了刚才我说的那些关于力量的领悟……之后我离开了这里下山去,在婆罗门岛上的几个部落之间游历,几年来……”

    白河愁说的很平静,可是杜维却越听脸色就越不对了!!

    “等!等等!!”

    杜维骇然:“你刚才说什么?第一年?第二年?几年??”

    他的脸色满是惊恐:“我记得,你那次从帝都蓝海悦家里离开之后,到现在才不过大半年而已吧!!”

    白河愁皱眉:“什么大半年,分明是已经过了三年多了。我也有些奇怪,怎么你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三年多时间,你在罗兰大6过得好么?你居然有空跑到这里来了……难道那些罪民,已经被你击败了?”

    “三!三……三年多!!!!”杜维不顾身上的伤痛,陡然就跳了起来,随后惨叫了一声跌在了地上。

    三……年!??!!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级算什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四章 【神级算什么】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