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

    这个世界……

    西方万里之外。

    白河愁静静的站在一条河流旁,那山坡上,却是一块生长茂盛的果园,树枝上果实累累,艳阳当空,一派生机。

    飞鸟在空中划过,振动双翼。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河水里的鱼儿轻轻跳跃。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山谷之中走兽奔驰。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他的眼神里仿佛多了一丝别的东西,似乎已经完全呆住了,浑然对外界的一切动静都毫不在乎,只是那么直直的看着山谷山坡上的一切……

    “我……”轻轻的,他低声喃喃自语:“……这一切,我见过。”

    他思索了一下,叹了口气,语气却渐渐笃定起来:“没错,是见过的!”

    缓缓走下山坡,在那一片果林旁,白河愁终于看到了一个“人”。

    他的确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宽阔的肩膀,身体的比例健康得近乎完美,线条充满了一种原始的力量。

    一头金色的头,那脸孔之上,居然找不到一丝瑕疵。

    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的男子,站在果园之中,神情从容而坦然。他全身上下,却是赤裸的。

    虽然赤裸,可是他的神色之中却丝毫没有半点的羞涩或者不适,看见了白河愁忽然从山坡上走下,他的脸色也没有多少惊奇。而是静静地迎了过去。

    这个赤裸的年轻男子,盯着白河愁看了好一会儿,才吃吃的开口说话大概是因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说话的语音有些笨拙,可是说出来的语言,却是白河愁生平从来未曾听过的。

    可是……白河愁却听懂了!

    “你……来了。”年轻的男孩开口。

    “我来了。”白河愁叹了口气,说出了和这个男人一样的语言。

    “我,记得你。”年轻地男孩微笑。他的笑容很纯净,是白河愁所经历的那个世界里,从来未曾有过的纯净:“你的样子变了,可是,我依然认得你。”

    白河愁居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样子……变了么?我从前的样子……又是什么?

    “你开出了天,辟出了大地,分开了山谷,创造了这里。”男孩依然在微笑。还指着天空地太阳:“那些,一切,都是你创造的。我知道,你是……神。”

    神!

    神……

    多可笑的一个字眼。

    此时此刻,白河愁却仿佛笑不出来。

    不过。他轻轻点头:“没错……我也,认得你。”

    两人相视了好久,仿佛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这片果园旁。站在阳光下。

    过了良久,白河愁的脸色之中似乎有些温暖:“这里……这个地方,你喜欢么?”

    “喜欢。”回答地很清晰。

    “快乐?”

    “快乐!”年轻的男孩微笑:“这里是……家。”

    白河愁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那眼神,隐隐的和这个男孩有几分相似。

    是“家”啊……

    他这才回过了神来,看着这个孩子:“我原本想把你带走……不过既然你很快乐地话,那么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喜欢这里。”男孩毫不犹豫的说。

    白河愁忽然觉得心里很空很空。这种空,却更让他有一种仿佛忽然放下了一切的轻松。

    “喜欢就好。”他的语音有些含糊,思索了一下,认真的看着这个男孩:“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我是神,你的一切要求,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男孩坐了下来,就坐在青青的草地上,低头认真地沉思了会儿。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很认真:“我……感觉很寂寞。虽然这里有河,有山。有树,有鸟,有兽……它们都可以和我做伴。可是,我依然觉得孤单,因为,它们不是我的同类。”

    白河愁嗯了一声,细细的品味这个词语:“同类……”

    “这里。”男孩指着自己的心:“我感觉到……这里似乎是,空的。”他的眼神终于露出了一丝茫然:“我……不完整。我的生命不完整。”

    白河愁笑了,他轻轻拍了拍男孩地肩膀:“你希望有同类我可以满足你地要求。”

    说着,他的手已经按在了男孩地胸前,一道柔和的光芒之后,男孩睁着眼睛,却看见白河愁的手掌之上,已经赫然多了一根白色的东西。

    “这是你的肋骨。”白河愁微笑。

    男孩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胸膛。

    白河愁轻轻叹了口气,捏着手里的这根肋骨,思索了一下,然后插在了地上。他吸了口气,抬起手来,轻轻一点!

    世界的万物,那山那水,那树那兽,自然有一股奇异的最原始的生命力量凝聚了过来还有这个男孩自身的生命。

    这些光芒缓缓的聚集在了那根肋骨上,很快就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长长的头,柔和的脸庞,婀娜的身体,饱满的胸膛,纤细的腰肢,长长的双腿……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

    女人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初生的生命,还带着一丝茫然和对这个世界的敬畏。可是她似乎本能的,很快就爬了起来,看了一眼白河愁,又看了看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似乎是本能的。她感觉到,身边地那个和自己一样全身赤裸的年轻男孩,更像是自己的同类,于是她走了过去,畏惧的靠在了年轻男孩的身后。

    白河愁的神色似乎有些复杂,有些深远。

    “你很快乐,我很欣慰。”

    说完,他摇了摇头。然后离去。

    天空之上,洒落下了他的一句话:

    “你要同伴,我给你一个同伴……从今天以后,你的名字叫亚当,她地名字叫……就叫夏娃吧。”

    亚当匆忙的赶上几步,对着天空大喊:“你去哪里?!”

    白河愁在云中飞驰,他低声自语,亚当已经听不见了。

    “你的母亲……在那里……不过。这只是属于我们两人的战争了!”

    (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他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最早的人类,叫亚当。亚当对神说自己太孤单,于是神,用亚当的一枚肋骨。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女人,叫夏娃。

    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起源:伊甸园。)

    砰砰!

    砰砰……砰砰……

    杜维依然看不见一切,只听见自己微弱地心跳声。

    是幻觉么?

    一定是吧……

    他又看见了那些如电影般闪过的片断。只是这次,比从前的任何一次,都更真切,更真实!

    他看见“自己”踩在一个少年的肩膀上,趴在一扇窗户前,那窗户里,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沐浴,传来悠扬欢快地歌声。

    他看进“自己”背着小小的行囊。离开了那个村庄,而山坡之上,那个美丽的少女,流下了一串晶莹的泪珠。

    他看见“自己”,骑着战马,带着一群铠甲杂乱地士兵,向着一片如乌云一般的敌人冲锋,嘹亮激荡的号角。似乎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他看见“自己”。站在一座高大的殿堂之中,迎娶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而环顾四周。那张熟悉的脸庞,却不在!

    终于……他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庞,只是飘逸地秀,却已经一夜变成了银白,长被宝剑割断,那张脸庞上,不在单纯,不在柔美。剩下的,只有一股让人心寒的冷漠她终于从罗莉塔,变成了弥赛亚。

    他看见了,自己骑马冲锋,身后十二个金色铠甲的骑士誓死想随,而弥赛亚就在其中,高举着一面荆棘花旗帜……

    他看见了“自己”,终于创造了帝国伟业,在那座皇宫之中,盛大的婚礼,终于将弥赛亚变成了自己的皇后……

    可是,弥赛亚却提着一柄长剑,剑锋上沾满鲜血,而剑刃,则刺在自己的心口之中!!

    “阿拉贡!我恨你!或许我从前很爱你。但是你已经将我的心杀死!从我地名字变成了弥赛亚地那一天开始……我就恨你!我会用我全部的生命,用我地一切去恨你!!伟大的阿拉贡!伟大的皇帝!伟大的星空下第一强者!!你的生命只属于你的‘伟业’!那么我就会亲手毁了你的希望!!我用我的半生来帮助你完成你的梦想,然后,在你站在最高峰的时候,夺去你的一切!!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期待这一天!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每次看见你距离通向你伟业宝座的道路上更近一步,我就会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期待!!

    因为,我恨你!”

    杜维心里一痛。

    他看见“自己”,轻轻伸手,握住了那染血的剑锋,听见了自己那充满了悲凉的声音:“罗莉塔……弥赛亚……你真的想杀我?”

    然后,他又看见“自己”,缓缓的握住剑锋,将那柄长剑,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

    “心脏么……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根本就没有心了!”

    弥赛亚看着“自己”将剑锋拔出,那胸前的伤口,居然缓缓的愈合了起来,面容震惊!

    然后,她狂笑起来。

    “心?!你没有心?!!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有心!!因为你没有心!!!一个没有心的人,当然是不会去爱的……我真蠢!!!你没有心!!你根本没有心!!!”

    带着绝望的狂笑。弥赛亚抽回了宝剑,那脸上最终露出了一丝绝然而凄凉地微笑,带着绝望:“你……没有心。”

    一道美丽的弧线在空中划过,剑锋已经倒转,狠狠的刺进了弥赛亚自己的胸膛之中。

    “你没有心,可是,我有!”

    说完,一身华服盛装的弥赛亚。手握剑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杜维又看见“自己”,横抱着弥赛亚的尸体,走进了皇宫白塔下的那个广场,用那“永恒日轮”,营造出了一个单独的空间。

    “在这里,你可以安息了,弥赛亚……”

    他看见“自己”心碎地离去。

    可自己的身影刚刚消失。却有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打开了那座水晶棺。

    赛梅尔出现了不,应该称呼她为“女神”。

    女神的手抚在了弥赛亚的眼帘之上,弥赛亚痛快的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你没有死。而且,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千年以后!我会让你和他再次相见!”

    杜维又看见“弥赛亚”走出了水晶棺,那眼神里充满了千年的幽怨,她用纤细尖锐的指尖。在那棺材上刻下了一行字。

    “阿拉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于是,一千年以后,这世界上又出现了两个女孩子,罗莉塔,和弥赛亚。

    只不过,在千年之后,她们地名字,叫做薇薇安。和,乔乔。

    灵魂剥离术。将弥赛亚从前世的躯体里剥离了出来。

    灵魂分割术。灵魂分割术,将弥赛亚(罗莉塔),重新分割成了两个独立的人格。

    这两种法术,似乎都应该是老克里斯的专长。可是老克里斯是学自魔神。

    既然老克里斯都能学到,那么女神自然也可能学到了毕竟,当年她骗取了魔神的信任,连魔神地力量来自于魔神之角这种秘密都被她知道了。区区的两个魔法。想学到。自然也不难吧……

    砰砰!

    砰砰!!

    砰砰!!!

    心脏似乎越跳越快了……是幻觉么?

    是幻觉吧。

    杜维忽然觉得好笑。

    自己一直在拼命的逃,想掏出属于阿拉贡的命运。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自己,是独一无二地杜维。

    可是最终却现,自己依然逃不过千年的宿命!

    罗莉塔……弥赛亚……薇薇安……乔乔……

    然后……杜维终于睁开了眼睛。

    光!

    强烈的光刺得杜维眼前一片白色的光点。

    他的胸膛上,前后两柄利刃依然插在那儿。

    薇薇安和乔乔,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两人的表情里充满了震撼,充满了绝望!!

    眼神里的空洞和冷漠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地,是杜维熟悉的眼神。

    妮可满脸杀气,已经狠狠的拦在了杜维的身边,死死的盯着两个女孩子如果梅杜莎女王现在还有半点魔力的话,只怕薇薇安和乔乔已经变成了石像了。

    “我,我,我……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薇薇安在颤抖,身子拼命的颤抖,她奋力的扑了过去,想扑到杜维地身边,却被妮可狠狠地推开。

    乔乔却已经呆住了,死死的盯着杜维胸前地那把短剑,那正是自己插进去……

    真是自己插进去的?!!

    自己插进去的?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赛梅尔女神,在微笑。

    “人类……就是人类。感情……终究是弱点。”她仿佛轻轻的叹息:“我给了你机会……薇薇安,乔乔……罗莉塔,弥赛亚!”

    “什么机会!什么机会!!!”

    乔乔疯狂的跳了起来,拼命地朝着女神扑了过去。可是女神只是轻轻的扫了 一眼,乔乔就已经狠狠的朝后跌了下去。

    “相信我,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女神的眼神似乎有些悠远:“曾经……我也有这种可笑的感情,这种可笑的弱点……我当初击败了他,击垮了他……在事后,我也曾经后悔过,曾经失望过,曾经茫然过……”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可随后就变得冷酷起来:“但,我是神!既然是神,就不应该有人地感情!”

    她的声音被打断了。

    “可笑的胡说八道。”

    冷冷的,带着嘲弄的声音,杜维已经坐了起来。胸前依然插着两柄利刃,伤口依然在流血,可是杜维的气色却仿佛并没有什么垂死的模样。

    甚至,他轻轻的。抬起手来,皱眉咬牙,将前后地两柄利刃狠狠的拔了出来,鲜血喷洒,他也只是拧了拧眉头而已。

    然后他叹了口气。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我这次转世的时候。我要把属于阿拉贡的记忆全部抹掉,只剩下一个真正的,原本地自我了。原来我这么做,的确是有理由的。”

    杜维居然站了起来。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这个人。说好听一些是有些固执和自我。说地难听一些,就是有些自私和不喜欢受人控制。当年,我还是阿拉贡的时候,和老克里斯做交易,我就耍了他,因为我不甘心受别人的控制。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去走上逆神之路!说白了,我的格言就是:我就是我!”

    顿了一下,杜维缓缓笑道:“幸好。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所以,我在这次转世的时候,故意将自己的前世的记忆全部抹去。因为,如果我还留着前世的记忆,那么我就一定会拿回那颗阿拉贡地王者之心,取回自己的力量。呵呵……

    可惜,幸好我没有这么做!

    我太固执了,就算是转世。我也宁愿保持我自己的独立人格。哪怕是自己的前世,我也不愿意受到他的掌控!所以。我拒绝了那颗王者之心,拒绝了和我的前世阿拉贡融合。我的代价是放弃了属于阿拉贡的强大力量。而收获是:我仍然是杜维!

    而且……”

    杜维笑了,他指着自己地胸口:“一千年之前地阿拉贡没有心,是因为他为了交易,把心留在了那座岛上。可千年之后的我,此刻,仍然没有心!因为,我自己拒绝了那颗阿拉贡地王者之心!”

    他的声音带着嘲弄:“没有心的我……怎么会被刺中心脏而死呢?”

    他盯着女神,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我尊敬的女神……你千年之前算计了我。我输了,的确输的很惨……赢了天下,没有了爱人,又算什么!我转世……可是你也是长河里的那条强壮的鱼,你也同样能跃出水面,看到未来的方向,所以你追着我一路而来……你的算计的确很精密。”

    他叹了口气:“你先是化身人间,将自己封印,变成了赛梅尔这个新的身份……因为你算到了甘多夫!说起来,甘多夫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继承了阿拉贡遗愿的人。也是上了恶魔岛的人。同时,也是我这个转世阿拉贡的指路人。

    你让这个醉心魔法的老头子爱上了你。然后你和他一起走遍天下,四处寻找阿拉贡留下的隐秘,渐渐的将甘多夫引导上了继承阿拉贡遗愿的道路!!你这么做,只是为了给转世的我,设立一个引路人!然后……这一切的故事,就开始了,我转世了,在罗林家,然后,我遇到了甘多夫……”

    他的声音有些嘲弄:“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真的很厉害……为了布置这场局。你居然不惜将自己封印,让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单独的人格:赛梅尔,我地曾曾曾祖母!你在书房里留下了暗道,因为你知道我迟早会现……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你比阿拉贡更强,所以你对时间长河的把握,也比阿拉贡更精准。”

    杜维依然在笑:“可惜……你可以看到时间长河的方向,却算不准人心!”

    他的笑容里流露出了一丝悲伤:“我的好朋友。辰,他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心!人心,却偏偏是你算不到的。我转世了,却也将前世地记忆封去,独特的我,固执,自我。居然拒绝了王者之心。

    所以,现在的我,和一千年前一样……也是没有心的!”

    女神无言。

    过了良久,她才冷笑:“你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可是……那又如何?我还是赢了!我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找到这里!!一切都在我的双眼凝视之下!最后。你还是带着我来到了这里!!”

    “……不错。”杜维苦笑:“从这点上来说,你地确赢了。因为最后的结局之中,我的死活,和你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只不过喜欢玩弄人性罢了。总的来说……你地确算是赢了。”

    “那你还能笑得出来?”女神皱眉。看着杜维。

    此刻,薇薇安和乔乔已经满脸泪水,惊恐的看着杜维,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过来。

    杜维却上去,一边一个将两人抱住了,柔声道:“别哭……不怪你们。怪就怪这个老妖婆。是她干的好事。”

    顿了一下,他轻轻在胸前一擦,柔声道:“不怕。你们的老公,我没有心,插不死地。而且我血很多,流一点也没什么。”

    薇薇安和乔乔放声大哭。

    “他说的没错,他的血一向很多,流一些也没什么的。”

    天空之上,白河愁终于到了。

    静静的,白河愁落在了杜维的身边。伸手轻轻一抹。杜维胸前的伤口就飞快愈合了。

    杜维看着白河愁,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跑掉了。”

    “去看了一个人。”白河愁淡淡道。

    “你……想起什么来了?”

    “一点。”白河愁依然话不多。

    杜维叹了口气……他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白河愁看见杜维的表情。却微微一笑:“不管如何……正如你说过地。你就是你,你是杜维。而我……也就是我,我是白河愁!”

    说着,他越过了杜维,缓缓走到了女神的面前。

    两个恩怨了万年的绝顶人物,终于以真实的身份,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

    眼神无语。

    过了会儿,白河愁忽然轻轻道:“其实……我该谢谢你。”

    “你……”女神下意识的有些警惕。

    “我说的是‘我’该谢谢你。白河愁该谢谢你,而不是万年之前的那个家伙。”白河愁地话似乎有些深奥,不过杜维却听懂了。

    “白河愁毕生地唯一信念,就是追求最强的力量。可万年之前地我,并不是最强的。感谢你,割掉了我的角,让我失去了神力。你堵住了一扇门,却逼得我不得不寻找其他的出路。”

    白河愁的声音很平静:“万年之前,我以为自己就是最强了。因为你……还有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可惜,当我失去了一切的力量,有机会重新思考的时候,我才现……所谓的神级,我们的道路根本就是走错了。”

    说着,他指着这个世界:“你看,这个世界是我当年创造的,这里有我设下的力量禁锢。既然你可以在这里恢复真身,还能在这里施展力量,那么现在的你,已经比万年之前的那个魔神强了。”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夺去了他们的神格。”

    “所以我才有信心击败你。”女神冷冷道:“我才有信心来到这里!”

    “所以你才错了。”白河愁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说了,你们的道路,都走错了。你们所谓的神级,都错了。不过幸好这样……如果没有你害了我。我现在也和你们一样。只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从前地我了。我会告诉你,所谓最强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样的。”

    女神的眼神冰冷:“我只要我的孩子!”

    “他会生活得很好。在这个世界上……这里很纯净,我想就不必再打搅他了。”

    白河愁轻轻一笑,却居然就转身看着杜维等人:“你们还打算在这里看下去么?”

    杜维横了他一眼:“这个世界上两个最强的绝顶强者的对决啊!一万年都难得一次,怎么能错过?”

    “没想到,你也这么俗。”白河愁却摇了摇头。他的语气认真地起来:

    “可惜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了因为,这是我和她,我们两个人的战争。”

    只属于两个人的战争。

    白河愁甚至拍了拍杜维的肩膀,然后,一丝温和的力量,缓缓的送入了杜维的体内。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地力量快耗尽了我说了,我的朋友不多。你算一个。如果你死了,我会不喜。”

    他的笑容很真诚:“这是我对力量真谛的领悟,我把这一丝意念种在了你的身体里。我想以你地聪明,应该会在你力量耗尽死掉之前领悟到的……如果你领悟不到,那么就是你太愚蠢。太过愚蠢的人。死了就死了吧。”

    最后这句,带着明显的嘲弄,让杜维忍不住苦笑。

    白河愁一指众人地身后,一片白色的迷雾就此出现:“出去吧……我们两个人的战争。不需要有旁观者。”

    “很好。”女神也无比的冷漠和绝然:“我既然费尽了一切来到这里,也没打算出去了!”

    杜维心里一动:“你……不会打不过她吧?”

    白河愁却笑了。

    这是第一次,他那冷漠的容颜,居然笑得带了几分孩子气的味道。

    “我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世界不灭,我就不灭。”他的声音带着强大的自信:

    “别忘了,我是白河愁!”

    对于婆罗门岛上地南洋联合王国来说,这一天是历史性的一天!

    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神山。忽然醒来了!!

    火山的喷,将岩浆喷到了数千米的高空!

    山顶的那片湖泊化为了灰烬,烟火漫天,长达半月不散!

    山下的部落纷纷迁徙远走,而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大家惊恐的现,这座神山,已经面目全非了!

    喷出地熔岩。将山上数百里内地所有地形全部改造得面目全非。山顶之上,那湖水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片岩石地带地巨坑。

    这场火山喷,使得这座神山,足足增高了数百米,而周围的山峰,则仿佛被削平了三分!!

    当神山终于归于平静之后,无数部落派出了祭祀前往山下,巨型了各个部落历史上罕见的盛大的祈祷祭祀仪式,祈求神灵怜悯,不要降罪于婆罗门岛上的子民。

    当然……这一切,已经和杜维无关了。

    顺便说一下的是……就在火山喷的之前的一个时辰,杜维等人还站在那已经开始沸腾的湖泊岸边的时候,杜维还对着那缓缓融合的深渊,出了会儿神。

    “白……他不会有事吧?”乔乔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不管是乔乔还薇薇安,似乎都有些内疚,不敢和杜维说话,对于自己刚才在那个世界里,在失控的状态下,做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会的。”杜维笑了笑:“因为……他是白河愁啊。”

    随后,杜维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

    兽神依然昏迷,被丢在了地上根据白河愁的说法,它的力量被封住了,恐怕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它没法成为那个“兽人之神”了。

    老白说的没错:所谓的神级,道路根本就走错了。

    此外,身边的同伴,除了自己身旁的三个女孩子,还有蓝海悦,老克里斯,还有教宗,和罗塞。

    老克里斯表情很冷漠,他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吧。不过老白都说了……这个家伙,想来今后不会再算计自己了。

    至于教宗……

    “尊敬的陛下。”

    杜维不怀好意的站在了教宗的面前:“里面一天,外面就是十年啊!我大概计算了一下,加上之前的时间,和刚才我们在里面的时间,这外面的世界,恐怕已经过去了有四五年了。”

    教宗有些凛然的看着杜维:“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是教宗。堂堂的教宗陛下,忽然在大6上失踪的四五年……您想,现在在帝国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

    教宗:“……”

    杜维的眼神冷了下去:“既然已经失踪了四五年了……不妨,就干脆永远失踪吧。”

    说完,他叹了口气。

    教宗还想说什么,可是陡然就感觉到后心一凉!

    一柄短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

    “罗……罗塞?!”

    罗塞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剑锋。

    教宗缓缓的坐了下去,杜维却贴近了他,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其实,我很早就想杀你了。”

    “为……为什……”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问明白。可惜我也没有太多时间解释了。你记住一个名字吧……”杜维淡淡一笑:“古华多罗。他的父亲是一位神职人员,结果那位神职人员,却为了自己的地位,将他的母亲满门杀死。”

    教宗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采,似乎想说什么,终于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杜维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同伴:“你们说……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呢?”

    这话,没有人回答。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