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跳舞 本章: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站在帝都的城门口,众人却仿佛感觉已经到了帝都的异常!

    城门的守军似乎已经增加了双倍以上,而城墙上那荆棘花旗帜,已经换成了象征着喜庆和典礼的金色!

    此刻杜维等一干人,伤的伤,累的累,几个女孩子还好。杜维和蓝海悦以及罗塞克里斯,连身上的衣服都是残破不堪的。

    这么一帮行迹穿着可疑的人来到了城门前,远远的就有士兵上来戒备。

    远远的,就有守军拿着武器高声喝道:“什么人!今日帝都戒严闭门!难道不知道吗!!”

    杜维叹了口气,走到了众人当前,一边走一边笑:“现在是哪一年?”

    城门的守军之中,一个军官听了,不禁皱眉难道是一帮疯子?

    “混帐!现在是帝国九百七十年!今日是帝国皇帝查理陛下的婚礼大典!你们这帮人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知道吗?!”

    说着,他就要下令手下的士兵冲上去将杜维等人围住了。

    杜维越走越近,笑吟吟的看着面前这个军官:“你不认得我?”

    这军官看了两眼,忽然就脸色大变!一双眼睛里陡然就闪现出异样的光芒来!

    在周围的那些士兵的目瞪口呆之中,这军官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了杜维的面前,扑通就跪了下去:“公爵!是公爵大人!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

    城门口的诸多军兵轰然而动,瞬间就围拢过来了数百人。

    那军官显然是王城近卫军的老人了,还认得杜维的模样,只是那些士兵,却不少都是年轻地新人。听闻失踪了数年的郁金香公爵忽然回来,不由得骚动了起来。

    杜维皱眉,看了一眼城墙上的金色的皇旗:“你刚才说什么?婚礼大典?查理……嗯,皇帝陛下今天成婚么?娶的是哪一家的小姐?”

    那军官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李斯特侯爵夫人的妹妹缪斯小姐。而且,公爵大人,您地弟弟加布里罗林伯爵大人今天也回到帝都来参加婚礼了,还有现在的教宗下马克西莫斯陛下亲自出持婚礼……”

    “靠!!”杜维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

    那军官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眼前一花,杜维等人影就忽然就如一阵风一般冲入了城中,瞬间消失不见了。

    身边的士兵不由得有些担心,提醒道:“大人……我看事情有些不对啊。好像陛下,和加布里罗林伯爵,关系不太和睦,这次专门把罗林伯爵从前线调回来参加婚礼。罗林伯爵似乎还有些不太对劲啊……别忘了,那从前线带回来的数千雷骑,还就在城北大营里呢……上面最近的调动,也有些似乎防备的样子……”

    那军官苦笑一声:“你说这些有什么用……郁金香公爵大人回来了……我看,高查那个家伙。哼!就没多少风光时间了!”

    杜维哪里还有时间耽误,他几乎是连家都没有来及回,一口气就奔波到了皇城,那守护皇城的近卫军远远的就上来阻拦。有近卫军地老人,一眼看见了杜维,当时都是人人一脸的古怪。

    杜维?郁金香公爵大人?他回来了?!!

    “闪开!我要进皇宫!”

    杜维脚下不停,身子如一阵风的就窜了进去。他当年是摄政王的第一宠臣,出入皇宫,哪里需要什么通报?就算是当今皇帝陛下,还是他的弟子呢!

    御林军只是犹豫了一下,却都没有阻拦事实上也阻拦不了。

    杜维带着一干同伴。就这么大摇大摆地闯了进入,正横冲直撞,远远看见走廊旁一个穿着宫廷女官模样的人正在低头匆匆而行,杜维上去就一把抓住了:“婚礼再哪个大殿!!”

    那宫女一抬头顿时身子一震,猛的愣住了!

    杜维一看,笑了:“蓝蓝?”

    蓝蓝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真的:“你……杜维?公爵,公爵大人??!!”

    下一句话,蓝蓝就陡然尖叫了出来:“你这些年跑到哪里去了!!!”

    杜维皱眉。看了看左右:“没时间解释了!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蓝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有些凝重:“大人!我不知道您怎么忽然失踪几年才回来……可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妙!”

    “不妙?”

    “陛下的婚礼,娶的是李斯特家的缪斯小姐!而偏偏陛下太过偏激。好像是故意一样的,将前线的罗林伯爵,您的弟弟加布里召唤回来参加婚礼!您大概没忘记,您地弟弟也是缪斯的爱慕者吧!罗林伯爵这次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他从前线带回来了五千雷骑!现在就在北城门外驻扎呢!”

    杜维脸色一变:“他想干什么?”

    蓝蓝有些焦急:“这倒不是您的弟弟有心作乱……实在是,这次忽然召唤他回帝都参加婚礼,除了是陛下的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之外……恐怕还有国务大臣的主意!他似乎建议了陛下,趁机惹怒您的弟弟,然后……得到了借口,就可以对罗林家族下手!”

    “国务大臣?难道是……”

    “就是高查!”

    杜维笑了。

    看来自己离开了这段时间,这些跳梁小丑倒是很猖狂啊。

    “我要提醒您……现在已经不是四年前了!”蓝蓝地脸色很忧虑:“这几年您不在……郁金香家族,和罗林家族,处境……都不太好!陛下似乎只信任高查一个人,对您和您弟弟地家族,多番打压……”

    顿了一下,她苦笑道:“现在的高查。在帝国地地位,就好像当年的您一样!”

    “婚礼在哪里。”杜维沉下脸。

    “别管婚礼了!您还是先去看看您的弟弟加布里吧!”蓝蓝跺脚道:“他现在和李斯特夫人都在偏厅里,加布里情绪很不好……他倒不是想干什么,只是现在摆明了陛下故意挑事,他带兵回来,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但是……怒气却不小呢!李斯特夫人正在劝他。”

    “带我去吧。”杜维叹了口气。

    偏厅里,已经长成了一个挺拔青年地加布里,正一脸的阴沉。瞪着李斯特夫人。

    李斯特夫人脸色平静而冷漠,一身华贵的贵妇人礼服,却用那淡淡的眼神迎着加布里质问的眼神。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李斯特夫人缓缓道:“我能怎么办?杜维他忽然失踪,一走就是四年!!陛下权威日重,对我家族苦苦相逼!从前公爵大人在的时候,有他为我们遮挡风雨!可现在,谁来挡?我一个女人,纵然使出了全部的办法……我挡得住陛下的一意孤行吗!!”

    “哥哥……”一听见这个话题。加布里顿时就如泄了气地气球一般,沮丧了下去。

    “我是一个女人。”李斯特夫人的语气也有些无奈:“加布里……现在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局面,你哥哥不在……就算是你,也被死死打压,你身为堂堂的伯爵。却一直把你留在东部前线最苦的地方,名义上是一军统帅,其实呢?中部要塞和西部战线的主帅是阿尔帕伊!连你都要听从阿尔帕伊的节制!!如果不是在西北,菲利普苦苦支撑。维护着郁金香家族地基业,恐怕陛下早就把你的兵权都撤了!”

    顿了一下,她的声音更苦涩:“你都挡不住……何况我?我能做什么?那个高查对我垂涎已久!难道你要我脱了衣服陪那个混蛋上床吗!!”

    叹了口气:“这次你带兵回来……更是给了他们把柄,等婚礼结束……恐怕就有人找你麻烦了。我原本写信给你,让你千万不要回来,你却……”

    “我不回来能行么?小皇帝亲自下的召唤令,命我回帝都述职,‘顺便’参加他的婚礼!哼……”

    “你不该带兵回来地。你毕竟是帝国伯爵。世家之后,没有把柄,他们也不能轻易把你如何。可你带了兵回来……意义就不同了!”

    顿了一下,李斯特夫人忽然声音沮丧:

    “答应嫁给皇帝……也是缪斯自己的决定。她……她不想再因为这件事情拖累我们了。

    这时候,门外一个人影忽然闯了进来,穿的破破烂烂,仿佛乞丐一样,李斯特夫人一看。下意识就怒道:“混帐!谁让人进来的!出去……啊!!!”

    当看清了来人。李斯特夫人娇媚地容颜,陡然就陷入了呆滞。手里一颤,居然把面前桌子上的杯盏都扫落在了地上!!

    “杜……杜……”

    加布里闻言回头,一眼看清了杜维,仿佛足足呆了好一会儿,才大叫了一声,奋力的扑了过来:

    “哥哥!!!”

    杜维面露微笑,看了看弟弟:“不错,长大成人了。嗯……已经继承了伯爵的爵位了?很好……”

    他看着两个一脸震撼的故人,立刻抢先开口:“好了!你们的话我在外面听到了……现在我没时间解释!先和我去参加婚礼!”

    “你……你要阻止么?”李斯特夫人眼睛一亮,可随即却又皱眉:“不行的,杜维,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当年地你了……小皇帝他……”

    杜维哼了一声却转头看着加布里:“去,给我找一件像样的衣服!我这一身,可不好去大殿观礼!”

    加布里一看到杜维,仿佛心里就有了无限的信心,大声应了一句,就一头跑进房间里去了。

    杜维才看着李斯特夫人:“我知道……你一个女人,的确挡不住。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我来挡!”

    婚礼在皇城里的帝国大殿里,一干帝国的权贵人物云集,等待着婚礼地开始。

    当加布里率先走进大殿的时候,众人惊讶地现,这位现在处境危险地罗林伯爵,居然毫无半点忧色,大步走了进来,昂挺胸。居然一脸的自信微笑!

    他地自信,从哪里来的?!

    可随后,大家就明白了!

    杜维换上了一声公爵的高贵华服,面无表情地缓缓走进了大殿里,顿时人群之中,就陡然“嗡”的一声!

    瞬间,无数惊呼和低语交错。

    他!他回来了?!

    他居然回来了!!!这个人居然回来了?!!

    看着加布里一脸自信的昂然模样,大家都心中隐隐的有些微妙:只怕今天的事情。不简单了!!

    杜维面色冷淡,也不和众人打招呼,直接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而这里……周围的人有些异样:因为在杜维离开了这几年,这重臣之的位置,早已经属于高查了。

    大家心思各异地时候。礼乐已经响起。

    在音乐之中,杜维皱眉,冷冷的看着帝国皇帝查理,缓缓的从侧门走了进来。

    四年时间。查理长大了不少,已经算是成人了,眉目之中,隐隐的,那辰皇子的轮廓也越来越深,让杜维看了,心中不由得一软。

    原本地一腔怒火,却消失了小半罢了。看在辰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他好了。

    查理今天志满意得,原本是心中意气风,一身最华贵盛大的礼服,可走进了大殿里来之后,眼光扫过人群,陡然就看到了站在最前方的杜维!!

    他猛然一怔,仿佛呆了好一会儿。迟迟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杜维却已经走了上来。

    和查理一起出来的,还有老熟人。现任的教宗马克西莫斯陛下,这位新教宗看见杜维,也明显的愣住了。

    这个人怎么回来了?

    杜维主动走到了查理面前,微微一笑:“陛下,多年不见。您怎么……”

    “老……老师。”查理似乎想直接称呼杜维的名字或者爵位,但是在杜维的眼神之下,不由得软了几分,还是喊了一句“老师”。

    “嗯,我回来了。听见陛下的大婚消息,我怎么能不赶回来呢。”杜维淡淡一笑,那笑容却让查理有些心中不安,可随后他心里一横:我是皇帝!!

    可杜维却已经不看他了,却看了一眼新教宗:“马克西莫斯……陛下。我毕竟也算是皇帝陛下的老师,而今天地婚礼,新娘也算是我和家族有故的世交,这主持婚礼,能否就请让我来呢?”

    马克西莫斯愣了一下,可看见杜维坚决的眼神,虽然有些不明白,可依然还是点了点头:“公爵大人……您毕竟也是光明教会里的主教头衔。由您主持婚礼,也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老教宗退到了旁边。

    杜维看着小皇帝强作镇定的神色,冷冷一笑:“请新娘吧。”

    很快,在礼乐之中,先走进来的,却是小公主卡琳娜。

    十三岁的卡琳娜,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婷婷玉立地美丽少女,她身为皇帝地妹妹,亲自担任女宾,也算是皇室的礼仪。

    小公主原本一脸地忧虑,虽然穿着白色的礼服,可却是毫无欢颜,走了进来,却一眼看见了站在礼坛上了杜维,那脸色当时就变了!

    可随后,杜维对她眨了眨眼,小公主立刻收敛起了震撼的表情她是绝顶聪明的人,此刻却依然能不失态,也算是难得了。

    走到了杜维的面前,脸上却充满了疑问,心中知道现在不是说别的话的时候。强忍满肚子的疑惑,只是叹了口气。

    到了新娘入场了。

    当看见高查手里搀扶着一个一身华贵礼服地女孩子走了进来,杜维不由得叹了口气小查理倒是真的宠信高查啊!这搀扶新娘的角色,可不是一般人能由资格担当的。更何况是皇帝的婚礼?

    高查看见了杜维,那张脸孔也是阴沉到了极点不过他显然已经知情了,在皇宫里,杜维回来,自然有人飞快的将消息偷偷传递给了他。

    高查脸色阴沉。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对策。

    倒是他身边的缪斯,一身盛大的礼服,只是那头上却盖了一层厚厚地纱帘这婚礼的习俗,却是一千年之前的阿拉贡传下来的。

    阿拉贡毕竟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当了皇帝之后,却忍不住把大6的婚礼习俗做了修改,加了一些原本那个世界的东方习俗:头盖。

    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他是皇帝。谁能反对?

    缪斯的身形又高了一些,不过因为盖着头盖,杜维却没有看到她的面容她此刻会不会在流泪伤心呢?她看到了自己地话,会不会很激动?

    杜维叹了口气。

    高查默默的将新娘送到了皇帝的身边,然后站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那眼神,却依然阴沉。

    “那么,就开始吧。”杜维叹了口气。

    当他说话的时候,杜维分明看到。缪斯地手颤抖了一下大概她听出了自己的声音吧?

    不过这个女孩子,似乎沉稳了很多,没有当场爆出来,大概是在强行忍耐?

    “我觉得,陛下的婚礼,不用多做那些无用功了……”杜维淡淡道:“这里有人反对他们的结合么?”

    ????

    所有人都惊呆了!

    哪里有这么主持婚礼地??!郁金香公爵他想干什么?!

    加布里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却被杜维严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没有么?真的没有么?”杜维的眼神却看着盖着头盖的缪斯。

    他心里做了决定,只要缪斯反悔。他哪怕当场翻脸,也会把缪斯立刻带走!

    可缪斯没有动,也没说话。

    杜维叹了口气罢了,大不了等婚礼仪式结束,自己再悄悄把缪斯带走吧。

    这样的话,不公然作乱,只要也给大家留了几分余地。

    “祭酒。”杜维冷冷的哼了一声,旁边的一个宫廷侍者干净端来了一盏金杯。里面是浅浅地美酒。

    杜维心里有些烦躁:“开始吧。”

    他的声音很冷。

    新娘用带着手套的手。将那杯子接过,然后送入厚厚的头盖下。浅浅的尝了一口,随后又递了出来。

    查理心里有些得意:哼,老师,你纵然回来了,又能如何阻止我?我是皇帝!

    他轻轻一笑,接过了杯子,送到嘴边,却故意一饮而尽,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虎父犬子……

    杜维心里有些伤感。查理的容貌有八成和辰皇子那么相似……可是头脑却连八分之一都没有。

    “那么……礼仪结束了。”杜维闷闷的开口。

    恐怕罗兰帝国从开国到现在,没有一个皇帝地婚礼,会是这样地尴尬局面吧。

    杜维心里有些气闷,只想早点结束,然后悄悄在背后将缪斯接走以后的事情,大家就慢慢来吧!看看谁厉害!

    可这个时候,异变忽起!!

    新娘,缪斯,忽然一把将自己地头盖揭开了!!

    查理一看缪斯,骤然就瞪圆了眼睛:“啊!!你!!怎么是你?!!”

    一片哗然!!

    杜维也愣住了!

    眼前这新娘,居然不是缪斯!

    那眉目神态,和缪斯有几分相似,就连抿着嘴唇那骄傲的模样,都那么酷似……

    只是,这个女孩不是缪斯,而是“缪斯”!那个当初自己回帝都。在皇宫门口,看到的那个跟在小皇帝身后的女孩子也是高查找来,取悦小皇帝的那个女人!!

    “怎么是你?!!”查理怒了。

    杜维心里疑惑,却退后了一步,看着站在一旁的高查随后杜维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高查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看来也是浑然不知情地。

    乱了!这下全乱了!

    “怎么不是我。”女孩子冷冷的开口,那声音里带着一丝怨毒。

    “混帐!!!”查理大怒。指着女孩子:“你!你!”

    下面的众臣,更有人惊呼了出来:“皇妃殿下!是皇妃殿下?!”

    女孩子盯着查理,却浑然不畏惧,一字一字冷冷道:“我哪里比不上她?为什么你就只喜欢她?只真心爱她?而我,就只能当一个你得不到时候的替代品??我到底哪里比她差了!”

    “来人!侍卫!!”查理恼羞成怒,大叫了一声。

    这个女孩却依然不怕,轻轻的笑了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丝淡淡的绝望:“你就是这样……纵然你是皇帝又怎么样!哼……”

    她居然还在笑。只是眼角已经有了泪水:“我跟了你四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真心的讨好你,取悦你,一心只想让你快活,让你开心。可是你却从来都不正眼看我……你看着我的时候,却只是在看她!在看她!!

    是地。我就是一件替代品!我就是一件给贡献给你的玩物而已!四年来,我费尽心思,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竭力的讨好你。让你开心。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尽力让你满意……我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模仿她!很多时候,连我自己都有些混乱,我到底是我自己,还是她的一个影子?”

    这伤心的话语,带着心碎的怨毒。

    “可现在,你依然还是不会把我放在心上!更可笑地是……为了待在你身边,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有!!!你……陛下!我的陛下!我已经跟在你身边四年了!!你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本名是什么!对不对!!你只会叫我‘缪斯’!缪斯!!!”

    她忽然用力将头盖丢在了地上,嘶声叫道:“可我不叫这个名字!!我才是你的女人!!!我不叫缪斯!也不是一个替代品!不是影子!我是人!是人!是一个爱上了你,为了你委屈了多年地女人!!!!”

    杜维看着这个女人近乎疯狂的尖叫,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他的眼神,忽然下意识就落在了地上地那个金色的酒杯!

    这酒……

    果然!!

    “陛下,您不用叫侍卫了……我知道,你一定想杀了我……不用了!”女人忽然凄然一笑:“因为……我会和你一起死!”

    说完。她忽然身子一软。嘴角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而查理,仿佛也同时的。陡然痛苦的大叫了一声,就在杜维的眼皮地下,直直的倒了下去!他的鼻子和嘴巴里,同时流血了鲜血!!

    杜维愣了一下,冲了过去,将查理强行抱了起来,却感觉到查理地身体都已经僵硬了!气息飞快的弱了下去……

    “我把毒药藏在了牙齿里,当我喝那酒的时候,吐了一些在酒里。”女孩也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可脸上,却依然带着一丝怨毒的笑意:“我……我……我会带你一起死!你……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叫……”终于,她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

    杜维立刻就往嘴巴里去摸……可他立刻反应了过来!

    泪光晶坠不在自己地身上了!在妮可那里!!

    “妮可!!!”

    杜维焦急地大喊了一声,可此刻整个大殿都乱了,查理的身子飞快地冷了下去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到底弄了什么剧烈的毒药。

    杜维拿起酒杯来飞快的嗅了一下,却顿时就至少嗅出了七八种自己熟悉的味道来。他心里骇然:这个女人,真够毒的!

    妮可还在大殿之外,可是当她赶来的时候……

    帝国地小皇帝查理,和这位女孩子,早已经断气了!

    那毒药很是剧烈,而且。女孩子死前又刻意说了那么多话,拖延了时间纵然是杜维,也无法解救。毕竟,力量不是万能的。

    除非到达了白河愁的那种境界,才能随意的操控生命。

    查理已经断气了。

    就在杜维的怀里,在帝国所有的重臣权贵的面前!!

    场面大乱,无数御林军冲了进来,慌乱之中。人群推桑……

    骤然生这种事情,高查却已经目瞪口呆的站在了那里……他整个人已经呆住了。

    可杜维地反应,却比他快多了!

    “安静!!!!!”

    一声炸雷一般的怒吼!!

    众人就看见了郁金香公爵一下跳上了祭坛之上,居高临下,用那威严的眼神盯着众人,他强烈的气势张开!

    “安静!!!谁再乱动,死!!!”

    杜维说着,伸手一挥。远远的,大殿的大门就砰的一声合上了!!

    “所有人不许动!都原地站好!否则杀无赦!!”

    杜维露出了铁血的一面。

    他飞快地将眼神盯住了高查。

    高查心里一慌,杜维却已经冲了过去,一把就把高查的脖子握住,将他提了起来。

    大殿里。不允许带侍卫,纵然有高查的嫡系,却哪里能挡住杜维?

    杜维提着高查,站在了高出。用洪亮的嗓音盖住了全场的嘈杂,他地声音带着毫无不掩饰的杀气!

    “皇妃谋杀陛下!而皇妃是高查伯爵的同族!一个女人,哪里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件事情地主谋,不是你是谁!!”

    这就分明是栽赃了。

    可惜高查被杜维握住了脖子,纵然有话也说不出口了。

    “谋杀陛下!大逆不道!死!!!”

    高查的眼神露出了恐惧。

    可此刻杜维已经顾不得别的先下手为强!!!

    他毫不犹豫,一把就用力捏了下去!

    咔咔!一声清脆的声音,堂堂的帝国伯爵,帝国国务大臣。就然连审问都免了,直接被杜维捏断了脖子!

    旁边所有人都惊呆了。

    可毕竟杜维往日积威犹存,那些御林军,那里敢对他动手?一时间,都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皇帝被皇妃谋杀了……皇妃死了……郁金香公爵把国务大臣捏死了?!

    “卡琳娜殿下!”杜维反应极快,奋力大吼了一声。

    卡琳娜已经扑在了查理的身边,纵然查理有多般不是。可毕竟兄妹感情很好。卡琳娜已经哭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听见杜维吼叫,卡琳娜才顿时猛然醒悟过来。一看杜维的手里,高查的脖子都已经断了,更是一惊!

    “现在不是乱地时候!先控制场面!”杜维咬牙。

    卡琳娜立刻会意她才是真正继承了辰皇子全部智慧的皇室子弟,顿时就坚定的站到了杜维的身边,虽然眼神依然悲伤,却已经鼓足了勇气,大声喝了一声:“宫廷魔法师!!”

    瞬间,大殿的四周,出现了十几个身穿红袍的身影。

    “御林军听令!守护大殿,所有人不得进出!违抗者,就地格杀!”

    小公主一口气下了几个命令,她毕竟才是正牌的皇室子弟,而且还是辰皇子的亲女儿。又有宫廷魔法师作为力量后盾。

    起号令,也比杜维更名正言顺了。

    那些御林军眼本已经不知所措了,皇帝死了……他们听谁地?

    幸好,卡琳娜出来了命令,这些御林军才重新找到了主心骨。

    “守护大殿!传令,皇宫戒严!全城戒严!治安所上街!王城近卫军出动!”

    杜维最后还下了一道令:“打开北门,放雷骑进城!”

    最后这个命令,小公主犹豫了一下,也照办了。

    放雷骑进城,杜维就心里不担心了。

    虽然以他这一方地实力,自己。再加上蓝海悦,加上老克里斯……几个绝顶强者,还怕什么?但是这种陡然的政权变动,没有军队总是不行地。

    留下拿着明晃晃刀枪的御林军,将大殿围了个水泄不通,杜维却和卡琳娜飞快的离开,从侧门到了后面。

    杜维抱着小查理的尸体。

    两人都是绝顶聪明地人,就在大殿的后面侧厅里。杜维和卡琳娜终于单独相见了。

    “老师……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卡琳娜的眼神里有些惊悸。

    “不是。”杜维叹了口气。

    卡琳娜这才放心了:“我信你。”

    杜维却苦笑:“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啊。”

    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想起了弥赛亚……当年弥赛亚杀阿拉贡的时候,想必也是抱着这种心思吧。

    爱与恨之间,只是一线啊!

    “可……我们现在怎么办?”卡琳娜看着哥哥的尸体,不由得垂泪。

    很快,御林军全皇宫搜索,在新娘的房间里。找到了缪斯。

    缪斯被什么药物弄晕了,身上被捆了绳子,塞在了桌子下面。

    杜维放心了……可卡琳娜却越来越焦躁。

    “哥哥死了!帝国怎么办!老师!我们怎么办?”

    杜维走到了门口,关上了房门,转过身来。凝视着小公主。

    他地眼神,带着一丝让卡琳娜畏惧的威严。

    随后,杜维轻轻开口:“卡琳娜,还记得我给你看的那部《大6通史》里。描写昔年索非亚皇后的那段么?”

    卡琳娜的眼神一动。

    “你不是也问过我,那句‘恨不为武周’是什么意思么……”杜维仿佛笑了笑,笑得有些意兴索然。

    不过,他的眼神却越的充满了逼人的神采,紧紧地盯着卡琳娜: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恨不为武周’是什么意思!”

    顿了一下,他走到了卡琳娜的面前,俯下身子。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查理死了,你就是辰的唯一的血脉……你,愿不愿意当女皇?”

    女,女皇?

    卡琳娜身子一软,倒在了杜维地怀里,声音颤抖:“老,老师……”

    帝国九百七十年,九月。罗兰帝国皇帝陛下查理大婚之日遇刺。主谋为皇妃。

    帝国九百七十年。九月底,新女皇加冕。卡琳娜一世陛下登上皇位,册力郁金香公爵为护国亲王,同时追查前任皇帝查理陛下被刺一案,将主谋高查伯爵一族尽锁!在这场清洗之中,高查伯爵四年之中培养的羽翼一扫而空,涉案官员达到六十二名,其中大半军职,高查族中各地官员被抓一百零三人。

    最后,处死九十三人,其余全部流放南洋。

    此案之后,卡琳娜女皇以凌厉铁血手腕,被后世史书称为“血腥荆棘花”。

    帝国九百七十年,十月,北方卡巴斯基防线主帅,帝国中将,阿尔帕伊拒绝交出军权回帝受审,竖立反旗公然叛逆!一时间帝国北方哗然!

    三日后,叛军领阿尔帕伊在军中被神秘诛杀,十日后,郁金香家族西北军开赴北方,半月后平定叛乱。

    帝国隧平。

    “你们说,我算不算一个坏人?”

    杜维站在雪山之下,轻轻叹了口气。

    他骑在骏马之上,遥望雪山。

    身后的薇薇安和乔乔都是笑而不语,唯独妮可却摇头:“你不是。”

    “哦?不是?”杜维苦笑:“仔细算来,我杀人放火,搞过走私,搞过政变……这样都不算坏人?”

    乔乔却忍不住道:“你现在是护国亲王啊。不在帝都,却跑到这里来……”

    “我在怀念一个人。”杜维看着那雪山,忽然笑了笑,带着一丝伤感:“我总仿佛感觉。有一天,那个家伙会忽然从雪山上下来,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其实,我不喜欢你这么称呼我。’”

    说罢,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你现在地实力已经很强了。”妮可淡淡道:“他把力量的真谛的领悟都告诉了你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达到那个‘世界即我,我即世界’的境界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开启通往那个世界的门……还怕见不到他么?”

    乔乔也点头:“不错!外面十年,里面也才一天,说不定等你回去之后,那里才过了没多久而已。”

    杜维沉默了会儿……

    “我不会过去了。”

    他看着雪山:“他说过……那是他们两个人地战争。只属于他们两个人而已。”

    看着杜维落寞的样子,乔乔眼珠一动,有心岔开话题:“我知道了,你为什么放着护国亲王不作,带着我们跑到草原来骑马了。”

    “哦?”

    “你在躲卡琳娜。”乔乔眯着眼睛:“别以为我看不出。我们的这位女皇陛下,实在是对你很有意思。哼……你如果娶了她……将来你和她生下地儿子就是帝国皇帝哦!虽然她才十三岁,不过,你好像一向蛮喜欢这么大的女孩子的……嗯,我记得你好像说起过一个什么词。叫……”

    “1o1i。”薇薇安涨红了脸,忽然插了一句。

    杜维看着小傻妞的样子,心里一热,上去一把将她从另外一匹马上抱了过来。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哈哈!不错!你就是我地小罗莉!”

    顿了顿,他哈哈大笑:“生个儿子当皇帝,我没那兴趣……不过生下一个两个小公爵,倒是不妨好好的试试。”

    说完,他纵马奔驰而去,身后的乔乔和妮可都是叹了口气,策马追上。

    只有和杜维共骑一匹马地薇薇安,却满脸涨红。扭过头来,用那柔柔地眼神盯着杜维的脸,期期艾艾道:“小……小公爵……已经,已经有了……我,我……”

    扑通!

    后面地乔乔和妮可,就看见杜维直接从马上掉了下去,剩下薇薇安一个人骑在马上,掩嘴而笑。看着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杜维。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法则》,方便以后阅读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法则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并对恶魔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