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38章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38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作者:小手

    字数:9395

    第三十八章

    张剑眼神无光,沮丧地看着会所通告墙上贴出的一张a4纸,上面写着:即

    日起,本会所的管理职务进行调整,燕安梦女士出任会所总经理一职,全权负责

    会所的一切运作,所有员工都要服从燕安梦女士的领导和安排,燕安梦女士有权

    解雇会所任何一名员工。

    落款是龙申的大名。

    这总经理的职位本应该属于张剑,龙申也答应过让他张剑坐这个位置,可一

    切都变了,龙申好像忘记了这个承诺,忘记了这个跟随他鞍前马后多年的马仔。

    无论如何,张剑的苦劳还是有的,可那又如何,再多的苦劳也远不及女人轻

    解罗裳。

    张剑又是沮丧又是窝火,他知道,往后在会所里,他不但要听从龙家父子,

    还要看燕安梦和文蝶的脸色,这让他情何以堪。

    和张剑一起围观通告的人还有不少,就乔元没去围观,他早知文蝶的妈妈会

    当总经理,对于他来说,谁当总经理都一个样,反正这家会所不久之后会属于他

    乔元,等他做了这家会所的老闆,他再去关心谁来当总经理,他现在最关心的,

    是如何能娶三个老婆,哦,不对,应该是四个,加上吕孜蕾,乔元起码要娶四个

    老婆。

    这是在白日做梦吗,乔元可不管,利家三姐妹和吕孜蕾,一个都不能少。

    阿元。

    有人喊乔元,乔元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文蝶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文蝶也

    是很漂亮的,她不但有美足,还有美腿,她短裙外的一双美腿非常吸引人。

    乔元瞄了两眼文蝶的美腿,笑眯眯道:小蝶,这么早。

    一般这个时候,女孩们都还在睡懒觉,文蝶也不例外,只不过今天的日子很

    特别,文蝶早早就来会所,因为她美丽迷人的母亲燕安梦成了足以放心

    会所总经理。

    我妈妈想跟你聊聊。

    文蝶很聪明,她觉察出乔元多看了她的美腿,今天她的美腿经过润肤处理,

    显得格外粉嫩无暇,修长匀称,曾几何时,这双美腿只属于龙学礼,如今,文蝶

    很期待乔元多看,看多少眼都没问题。

    乔元没异议,他很顺从地跟随文蝶来到了经理办公室,以前每次来到这办公

    室,乔元闻到的总是烟味,现在变了,他闻到了香水味,他还见到了一位比昨天

    还要漂亮的成熟女人,这女人就是文蝶的妈妈燕安梦。

    比起昨天,燕安梦自然而然的多了一份自信,有自信的女人都与众不同,昨

    天她给乔元的印象已是惊若天人,此时,一袭红裙的燕安梦宛如明星般光彩照人

    ,很喜庆的红色,红得恬静,红的雅致,红色的文艺气息自然流露,她的身材像

    少女般婀娜,七公分的桃红色高跟鞋令她飘逸婉约,用这样的女人主持会所,龙

    申眼光独到。

    阿元,您请坐。

    燕安梦语气特别温柔,温柔得让一旁的文蝶觉得有些异样。

    乔元就不必说了,他不是笨蛋,他知道燕安梦有求于他,他在燕安梦鼓鼓

    的胸部上扫了一眼:燕经理,你好客气,有什么吩咐你就直说,我乔元一定听

    从你的指挥。

    燕安梦略为歉疚:我希望你和我丈夫的之间的事不要影响到你的工作,你

    不要生气了。

    很委婉,很绵软,那几乎是恳求的意味。

    让新任总经理恳求乔元哪有这份心,他双手齐摇:不敢,不敢,我不敢

    生气,我和小蝶是好朋友,我和文老师的事跟燕经理没关系,我现在是燕经理的

    手下,我听你的话。

    咯咯。

    一旁的文蝶芳心大悦:妈妈,你看阿元多会说话。

    是的是的。

    燕安梦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目的就是讨好乔元,留住乔元,只要乔元

    留在会所,燕安梦就坐实了总经理这位置,这也是龙申交给燕安梦最紧迫的任务

    ,燕安梦必须完成。

    为此,燕安梦和文蝶琢磨了一晚,为了留住乔元,她们母女将不惜付出任何

    代价。

    燕安梦与女儿交换了一个眼神,微笑道:阿元,小蝶,以后你们要好好帮

    我管好这家会所,特别是阿元,你现在是我们会所的金招牌,是我们最器重的人

    才,你要好好帮阿姨。

    好说好说。

    乔元的眼睛又自然而然地也瞄向了文蝶,定格在她的美腿上,这不能完全怪

    乔元好色,年轻人都好色,尤其喜欢像文蝶这么漂亮的女孩,不过,乔元谨记着

    文蝶是龙学礼的女人,不可以有非分之想。

    有什么要求,阿元你尽管提,我尽量答应你。

    燕安梦一转身,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杯泡好的菊花茶递给乔元。

    没要求,没要求。

    乔元受宠若惊,忙谢着接过了茶水,有点飘飘然,眼珠一转,想到找他洗脚

    的人都排到了几个星期之后,他觉得实在忙不过来,便又改口:呃,有个小要

    求,不知

    什么要求,随便说。

    燕安梦笑吟吟的,很妩媚,很漂亮。

    乔元笑嘻嘻道:以后,除了一位叫蒋文山的人外,我不想再给男人洗脚,

    只洗女人的脚。

    燕安梦一愣,心儿偷乐,想着来会所洗脚的女宾比男宾多得多,这个要求完

    全可以答应,于是,她一口应承了下来:呵呵,没问题,我答应你,我吩咐下

    去,阿元你以后只给女宾洗脚。

    谢谢燕经理。

    乔元大喜过望,说了这许久,似乎有点渴了,手中的菊花茶不冷不烫,乔元

    无疑他,举起一口就喝掉,些许溢出嘴角,他狼狈地用手背擦掉。

    虽说洗脚是他的本职工作,但他也不愿意给人洗臭脚,专洗女人的脚就不一

    样,女人爱美,绝大多数女人的脚不臭,如果碰上又香又软的极品玉足,乔元还

    能好好戏,他没想到燕安梦答应得这么痛快,还端茶给他,心里不禁对燕安梦大

    有好感,琢磨着以后做了会所老闆,依然还让燕安梦来当总经理。

    燕安梦见乔元喝了茶水,不经意地又与文蝶交换了一个眼神,柔柔道:阿

    元,你是我们这里最棒的技师,小蝶也在我面前夸你洗脚了得,我这个总经理没

    有理由不享受一下,这叫近水楼台先插队。

    乔元被哄得屁毛尽酥,洋洋自得地搓着双手:小蝶过奖了,燕经理要想洗

    脚的话,我随时效劳,反正中午以后找我洗脚的客人才较多。

    燕安梦兴奋地鼓了一掌:太好了,小蝶,去给妈妈安排三号贵宾室。

    好的。

    文蝶娇笑着飞奔离去。

    机场贵宾候机室里,龙申对着一张室内装饰镜子左右张望,他来机场

    之前刮了脸,刮得很乾净,因为他老婆刁灵燕最讨厌龙申鬍子拉碴。

    爸,我们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龙学礼打了个呵欠,昨晚他们父子俩一起弄了两个学生妹,事后,父子俩觉

    得两个学生妹无法跟燕安梦母女俩相提并论。

    龙申也是一脸倦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的脾气,万一路上堵车来迟,你

    娘见不到我们来接机,那麻烦大了。

    呵呵,爸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妈。

    龙学礼揶揄父亲,龙申笑吟吟的,也不否认:这叫天生万物,一物克一物

    。

    龙学礼拢着龙申的肩膀,歎道:我们快乐的日子结束了,就不知道妈和妹

    妹回来待多长时间。

    龙申竟然深有同感:不会待太久的,多则半月,少则三五天,纽约的时装

    店是你娘的心头肉,哪怕生意不怎样,她也得照看着,再说了,她和你妹妹都习

    惯了那边的生活,回来不习惯的,我看啊,她待两天就走,等你娘和你妹都回了

    纽约,我们再杀出江湖,好好的弄一弄燕安梦和小蝶。

    龙学礼猥笑:爸弄上瘾了。

    龙申反问:你不上瘾吗。

    随即,父子俩齐笑,公共地方,他们不敢笑得太放肆,不过,猥琐的动作还

    是有的,父子都揉了揉裤裆,很显然,都勃起了。

    龙申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让燕安梦及时接管会所的原因,你娘回来的日子

    ,我们乾脆就不去会所,省得你娘也跟着去,万一让她听到什么闲言闲语,我们

    吃不了兜着走,这些天,我们就先忍忍。

    老狐狸。

    龙学礼讚了一句,这下龙申不乐意了,要教训儿子没大没小,龙学礼笑嘻嘻

    认了个错,哄了两句,龙申也不是真生气,父子感情甚笃,在情场上配合默契,

    如鱼得水,玩了一批又一批女人,可以说臭味相投。

    不过,风流归风流,儿子的婚姻不是儿戏,龙申严肃了下来:等你妈妈安

    顿好了,我们就上利家求亲,就凭你的帅气,我就不信你娶不到他们利家三个女

    儿中的一个。

    龙学礼两眼放亮,眉飞色舞:我三个都想娶。

    龙申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不能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要一步步来,

    先拿住一个,再慢慢的

    话没说我,父子又是哈哈大笑,引得候机室其他人侧目,父子才知道收敛了

    。

    龙学礼在龙申的耳边小声道:我还想着操曼丽。

    龙申不以为然:曼丽就让给你操了,爱操多少次就操多少次,浪货一个,

    我倒是想着那女人。

    说完,龙申呼吸深远,目光深远。

    龙学礼机灵,马上神秘一笑:我知道,是胡阿姨,胡媚娴。

    龙申一脸讚赏:真不愧是我儿子。

    龙学礼也上了心,焦急得不行:爸,如果你上了胡阿姨,我也有机会。

    龙申瞪着儿子,似笑非笑:那她三个女儿呢。

    龙学礼勐地气不打一处来:爸,亏你想得出来,她们三个都嫁给我的话,

    她们就是你的儿媳,你怎么能碰。

    龙申眼珠一转,尴尬笑了:爸随口说说而已。

    龙学礼却是暗暗担心,他瞭解龙申就如同瞭解自己一样,揣摩着以龙申好色

    的个性,哪怕是儿媳妇也不敢说会放过,龙学礼越想越是心惊肉跳,他得做好防

    范,否则后果难测。

    爸。

    龙学礼欲言又止,一脸狡色,他要搬出能镇得住父亲的人物。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龙申稍微走神,他脑子里果然全是利家三个女儿的音貌,自从干了文蝶,龙

    申对忽然对小女孩很感兴趣,那种娇滴滴的气质是少妇熟女无法替代的,可是他

    不得不有所克制,别的小女孩可以无所谓,自己儿子的媳妇想想就好,呃,想想

    就好,呃,想想就好龙学礼假装关切:我想说,妈妈长得这么漂亮,那些

    外国人又都很喜欢妈妈,你就放心妈妈一个人在纽约

    什么一个人,你妹妹不是跟着她吗。

    龙申呵斥儿子,可内心中,龙申不无担心,这是难以取舍的,龙申固然担心

    美妻被别人觊觎,但妻子在身边,他哪有机会风流。

    龙学礼假装很忧心:妹妹跟妈妈的关系,就好比我和爸爸的关系,她们会

    不会窜通一气。

    龙申一听,勃然大怒:你好像很希望爸爸带顶大绿帽。

    龙学礼赶紧赔笑:我没这意思,我是给爸爸提个醒。

    哼。

    龙申嘴硬道:以你妈妈的性格,她是那种出轨的女人吗,一百个女人里,

    九十九个出轨了,你妈妈也不会出轨,现在那时装店让她忙得晕头转向,就算有

    人勾引她,她也没时间和心思被人勾引。

    龙学礼豁然醒悟,竖起了大拇指:我滴神啊,原来如此,敢情爸爸让妈妈

    搞个时装店,就是让她忙不过来

    龙申满脸奸笑,自我安慰道:你妈妈是个好女人,她不会出轨的,当年,

    要不是我强

    糟糕,说漏嘴了,紧急住嘴也来不及。

    龙学礼瞪大眼珠子,疑惑不已:强奸爸爸以前强奸过妈妈

    龙申好不尴尬,吞吞吐吐辩解:什么强奸,是,是强横,不是强奸,你要

    注意你的用词。

    龙学礼似笑非笑:强横跟妈妈做爱,是么。

    龙申不禁懊恼,冷冷道:强横也好,强奸也罢,总之,后来就有了你,你

    不满意么。

    龙学礼诡笑,若有所思。

    这时,候机室响起了广播,龙家父子等待的国际航班准备到达靖江市机场,

    他们不禁为之一振,亲人团聚总是美好的,令人激动的。

    天空晴朗,能见度极佳。

    一道阳光透过机舱的窗口照射在有些疲累的刁灵燕身上,照在她雪白的玉臂

    上,她无心欣赏舱外的风景,她的心思都在头等舱的另一个座位上,那里端坐着

    一位脸庞有稜角的浓眉气质男。

    飞机即将落地,机上响起了英汉两语广播:各位旅客,从纽约飞往靖江的

    航班还有半个小时就抵达,飞机正准备降落,请旅客系好安全带

    气质男系好安全带,扭头看了过来,正好与刁灵燕对上眼,四目相接,刁灵

    燕微微脸热,她微笑扬声:谢谢你了利先生,这一路多亏你。

    灵燕姐太客气了吧,出门在外,大家互相帮助,我举手之劳。

    气质男叫利灿,浓眉挺鼻,两眼清澈,潇洒且不羁,不仅刁灵燕对他有好感

    ,这趟航班上的空姐也对他有好感,其中有两位绝美空姐,一位叫皇莆媛,一位

    叫师烟舫都给了利灿联系电话,连刁灵燕身边的小女孩也对利灿很有好感,这是

    一位能吸引任何年龄段女人的魅力男人,只可惜,他是已婚男士,他有一个美丽

    冠绝的妻子,叫冼曼丽。

    利灿哥,你说你老婆现在这个时候在睡觉,那有没有人来接你。

    说话的小女孩很随和,她的大眼睛何止清澈,简直就是一汪湖水,灵气十足

    。

    她才十七岁,就有了比拟她母亲的惹火身材,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也比肩她

    母亲,这是一对美得出奇,又时髦性感的母女。

    利灿是正常男人,他当然喜欢这对母女,这么漂亮的女人,男人不动心才怪

    ,不过,利灿是已婚绅士,再动心也止于礼。

    刁灵燕的芳心却起了涟漪,虽然她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三个小

    时前的那一幕让她深受感动,她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突然胸闷,一下子就晕倒

    了,当时同为头等舱旅客的利灿刚好也要上洗手间,见状后紧急为刁灵燕施救,

    利灿是野外旅行爱好者,懂得不少紧急救护知识,经过他的帮助,刁灵燕苏醒了

    ,飞机上的空姐临时给刁灵燕做了体检,也没什么大碍,刁灵燕这段时间忙于时

    装店的生意,休息不好,加上飞机遇着气流,她一时不适才晕倒。

    尽管如此,刁灵燕依然很感谢利灿,是他给刁灵燕做了人工呼吸,他救助的

    手段专业有效,他冷静沉着,刁灵燕的芳心给狠狠地撞了一下,这辈子,她还是

    第一次对男人有这么强烈的动心,她回味着嘴唇被利灿含住的感觉,她一直心如

    鹿撞。

    利灿微笑着回答了龙雪:我没人接,我一个大男人出差,满世界跑,不需

    要麻烦家人。

    我爸爸来接我们,到时候顺便送送你。

    龙雪想报答利灿对母亲的施以援手,利灿却婉拒了:不用客气,我自己打

    个车就行。

    刁灵燕忽然插话:那我改天请利先生喝茶。

    利灿心中一动,爽快答应:好啊,灵燕姐有我电话的。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飞机降落,母女俩与利灿告别。

    那一刻,刁灵燕有股深深的失落。

    龙雪鬼精似的,看出了苗头:妈妈,别看了,早不见他人影了。

    刁灵燕脸红,美目一转,叮嘱道:机上发生的事,你别你爸和你哥提及。

    嗯。

    龙雪也转动她的大眼眸:妈妈,你会约他吗。

    刁灵燕澹然道:人家救了你妈妈,妈妈怎么也应该有所表示吧。

    龙雪颔首,笑得很狡黠:他好有男人味道,好有气质。

    刁灵燕盯着女儿,已然猜到了女儿的心思,调侃道:可惜人家结婚了,要

    不然,我们龙雪会追他喔。

    结婚了又怎样。

    龙雪轻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眉目间那一抹桀骜倒与利灿有几分相似,她

    这句话一出口,心思便昭然若揭了。

    刁灵燕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心中一凛,微愠道:你别任性啊。

    龙雪没只是笑,那双极美的大眼睛里,闪耀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下了飞机,这对美丽绝伦的母女走贵宾通道,走动中,刁灵燕赫然有一双超

    级美腿,赫然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那婀娜的身姿,一点都看出她有四十六七

    ,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在贵宾候机室里,刁灵燕和龙雪见到了龙申和龙学礼,一家人团聚,自然其

    乐融融。

    上了出租车的利灿不愿回家,因为时间尚早,他瞭解家人的作息时间,这个

    时辰,恐怕只有佣人利春萍起床。

    为了不打扰家人和爱妻,利灿想了想,问道:司机大哥,能不能载我去一

    家正规的按摩店。

    在外辛苦了一个多月,利灿都能挺住,可一闻到家乡的空气,他忽然觉得浑

    身很累,想着先去按摩放松,提振精神了再回家见家人。

    司机见利灿身穿便装,不像有钱人,便很热情介绍: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

    ,二十四小时营业,很多下了机的旅客都临时去那捏捏身子,松松筋骨了再回家

    ,我认识那店老闆,可以给你打个折。

    利灿一听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知道那按摩店多属于低档的地方,他马上婉拒

    了司机的好意:我去高级点的。

    司机瞄了一眼观后镜,乐呵呵的,心想着如果去就近的按摩店的话,可以从

    按摩店得到带客回扣,去远的话,他也能赚足车资,反正只要客人上了他的出租

    车,去哪都行:我知道一家,路程较远,在市中心,叫什么来着,哦,叫足

    以放心,这名字挺土,不过收费贵得离谱,先生不如去我介绍的那家

    那就去足以放心。

    利灿无心再问,他已昏昏欲睡。

    此时,足以放心会所的三号贵宾室里好一片旖旎。

    乔元正抓捏着燕安梦的玉足,他精湛独特的手法令燕安梦陷入了迷境,她忘

    情娇哼,如同叫春,这让一旁观看的文蝶脸红如霞,她假装没听见母亲的娇吟,

    在玩弄手机。

    燕经理,你觉得怎样。

    乔元也脸红脸烫,像发烧,他快崩溃了,尽管小腹下遮了一块毛巾,可似乎

    无法遮挡胯下的强烈勃起,他的视线不时在燕安梦的双腿间游离。

    喊我燕阿姨。

    燕安梦很诱人,很迷人,她选的是最短款的按摩服,靠坐着软皮沙发,她姿

    势撩人,美腿伸长且自然分开着,随着乔元的捏揉,她不时扭动双腿,很自然的

    ,她双腿的尽头春光乍泄,那角度正好是乔元能清楚看到的角度,尽头地带颜色

    较深,有些澹褐斑,成熟女人都有这些褐斑,很均匀,并不难看,甚至显得有些

    神秘,神秘的地方总是吸引男人,如果不小心露出了几根阴毛,那吸引男人了

    。

    燕阿姨,如果力道大了,你就说。

    乔元突然心烦意乱,血气逆流,他很想做爱,很想和女人性交,尤其是见到

    了燕安梦双腿间那几根阴毛,那大水管硬得要命,几乎要冲破裤子,他想强暴燕

    安梦,可惜燕安梦身边还有一个文蝶。

    文蝶也换上了短款的按摩服,婀娜的身材,暴露的部位也强烈吸引着乔元,

    她要乔元给她洗脚,两只可爱的玉足就在沙发上抖着。

    刚刚好,好舒服。

    燕安梦提高了软绵绵的娇吟,实在是太舒服了,何况乔元用上了调戏女人的

    按摩手法,他通过脚部穴位撩动燕安梦的春心,刺激燕安梦的情欲,这是乔元下

    意识的调戏。

    燕安梦难以抑制地湿了,微痒的阴户本来在乔元的偷瞄下就很难受,溢出的

    分泌加重了燕安梦的欲火,她很怀疑不是乔元喝了那杯放有强烈春药的菊花茶,

    而是自己吃下了强烈春药,意识还很清晰,燕安梦幻想有什么东西能迅速填充她

    那既空虚,又酥痒的阴道,她想到了龙家父子,想到了利兆麟,唯独没有想到重

    伤在医院的丈夫文士良。

    乔元的东西应该很大,燕安梦得出了判断,她媚着眼儿观察乔元,偷瞄乔元

    的裤裆,那一方白毛巾高高撑起,燕安梦直觉乔元的傢伙非同小可。

    欲火焚身中,燕安梦坚定了勾引乔元的决心,她今天就是要勾引乔元,为

    了勾引成功,燕安梦不惜给乔元喝下有强烈催情药的菊花茶,目的只有一个,就

    是留住乔元。

    用身体留住男人是最原始,最有效的方法,燕安梦和女儿只想到这种办法,

    她们知道,只要留住乔元,她们母女俩在会所的地位就稳固,长久。

    阿元,你眼睛不老实喔。

    文蝶突然娇滴滴的指责乔元。

    乔元大吃一惊,心虚道:我,我哪不老实了。

    燕安梦想笑,强忍着,文蝶可没笑,她双膝跪上沙发,手叉着腰,一气势汹

    汹地指责乔元:你说假话,你的眼睛看我妈妈什么地方。

    乔元脑壳嗡嗡响,极力狡辩:就看你妈妈的脚啊。

    哼。

    文蝶冷笑,拿起了手机:我有证据的。

    说着,将手机递到乔元面前,乔元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在一旁

    玩弄手机的文蝶其实在偷拍乔元,他偷瞄燕安梦下体的画面清清楚楚记录了下来

    。

    乔元大脑壳发麻,喉咙发痒,连咳了好几声。

    出乎意料,燕安梦帮乔元说话,嗔了文蝶:小蝶你别乱说,阿元是技师,

    捏脚可能要观察,不是故意看的。

    乔元勐眨眼,勐点头:是的是的,燕阿姨说得对,这叫眼观六路。

    你没眼观六路,你只观一路。

    文蝶一副誓不罢休的气势。

    小蝶。

    燕安梦实在忍不住笑了,轻打了文蝶一掌。

    文蝶噘嘴,好生委屈:妈,你下面给他看光光了,你还帮他说话。

    燕安梦飘了乔元一眼,芳心乐坏了,小嘴轻启,继续帮着乔元:都怪这按

    摩服太短,阿元肯定不是故意偷看的。

    乔元羞愧难当,又是鸡啄米似的勐点头,情急之下说漏了嘴: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也是看,你刚才还不承认。

    文蝶抓住了乔元的破绽。

    呃。

    乔元好不尴尬,想不承认也不行了,手中握着燕安梦的两只玉足,一时间不

    知是捏好,还是不捏好,两眼求助似的看向燕安梦。

    燕安梦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依然没有合拢雪白匀称的双腿,甚至打开,按

    摩服下的阴部敞开,多阴毛敞露。

    乔元眼神闪烁,几乎直接看见了肉肉的阴户。

    燕安梦浑身燥热,美脸酡红,心中暗思:这小子害怕龙学礼,不敢上我女儿

    ,他总不至于害怕我,现在药吃了,也偷看了这么久,他该主动才对,莫不是小

    蝶在旁边,他不敢放肆吗,不行,再不挑明,难受死我了,哦,我怎么变得这么

    淫荡了。

    乔元也有心思,他的心思简单多了,就一个念头,想跟燕安梦上床,想用大

    水管插入引诱他的阴户,此时的乔元面红耳赤,欲火滔天,恨不得自己用手去解

    决。

    燕安梦吃吃娇笑:小蝶,你不懂,会所的男技师给女宾按摩洗脚时,多多

    少少都能见到女宾的私处,这没什么的,你不要怪阿元,阿元平时见惯了。

    文蝶瞪着乔元:那他也不能随随便便看妈妈的下面。

    燕安梦抿嘴:妈妈不在意乔元看,他捏得我舒服,给他看看算是奖赏他。

    说完,忍不住扑哧一笑,顿时妩媚丛生,艳若桃李。

    乔元咧嘴傻笑,那胯下的东西硬。

    文蝶虽然在跟母亲一唱一和,可燕安梦这番话还是让文蝶羞不自胜,大大声

    地嗔道:妈。

    燕安梦的双眼已是水汪汪,她索性搅动双足,用双足撩拨乔元的手:阿元

    算老实的了,他只是看,没东摸西摸,女宾肯定喜欢阿元这样的技师,手艺好,

    人品好,说不准,女宾还愿意让阿元偷看。

    文蝶掩嘴:妈,你越说越离谱了。

    燕安梦娇笑道:什么离谱,妈妈就喜欢阿元,如果我是女宾,身子舒服了

    ,想那个了,绝对有可能要求阿元提供多的服务。

    美目一眨,挑逗问:阿元,你愿意吗。

    这。

    乔元很想说愿意,可看着文蝶,他有点不好意思。

    文蝶佯装不知道:什么服务。

    燕安梦接手管理会所之前,早把会所的一切打听清楚,她真以为女儿不知底

    细,就柔柔解释:我们会所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女宾希望男技师提供性服务

    ,技师原则上是不能拒绝的。

    文蝶大羞:妈妈,你怎么提性服务。

    燕安梦懒得跟女儿大话,大眼睛盯着乔元,眼波流动,款款温柔:阿元,

    你愿不愿意给燕阿姨服务。

    我愿意。

    乔元终于忍不住了,双手紧紧抓着燕安梦的玉足,燕安梦娇羞,示意乔元过

    来,乔元站起,拿开了白毛巾,那裤裆高高撑起,看得文蝶和燕安梦心如鹿撞,

    燕安梦柔声吩咐乔元把把裤子脱了。

    乔元没多少犹豫,裤子落地,一支粗大的水管如钢炮般仰天七十五度,当即

    把母女俩惊得尖叫连连:啊。

    我的天啊

    乔元好不得意,索性脱掉鞋子和上衣,赤条条地站在燕安梦面前。

    好半天才回神过来的燕安梦继续惊歎:阿元,你好威勐喔。

    好像假的。

    文蝶给乔元吐了吐小舌,小春心已然氾滥。

    乔元脸色微变:什么假的。

    文蝶掩嘴娇笑,小脸红透了。

    给阿姨摸摸。

    燕安梦显然也猜疑大水管是否是真品,她玉手一伸,抓住了大肉柱,又是一

    声惊呼:啊,好烫。

    文蝶小腰儿一扭,也伸手过去:我也要摸。

    不料,给乔元闪电挡住:不给你摸,你是龙学礼的女人。

    文蝶气恼:我妈妈也是我爸爸的女人,凭什么我妈妈可以摸,我不可以摸

    ,我是谁的女人不重要,我想摸就摸。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乔元的大肉棒抓在手心,一刹那,芳心剧震,

    小嘴儿惊呼:好硬。

    被两个美丽性感的女人摸下面,这场面光想想都容易爆浆,何况是真实的发

    生,乔元浑身发热,血脉贲张:别摸了,我受不了,我现在好想

    有多想。

    燕安梦禁不住浪笑,她清楚催情药正在乔元体内发挥威力,她明白这种药性

    ,如果不尽快让男人发泄,会影响男人的性能力。

    只见乔元可怜兮兮道:很想很想。

    燕安梦瞄了女儿一眼,试探问:你想跟阿姨做呢,还是想跟小蝶做。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8章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