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姐大

第64章 追杀(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孤求剩 本章:第64章 追杀(上)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自从查到鹏爷的下落之后,后来的一个星期,我便一直在盯着鹏爷。*

    鹏爷的确很低调,他住的地方并不是什么豪华别墅区,而是郊区的一栋靠山的普通小洋楼。

    洋楼被一个大院子围着,院子外面是一个约有几亩地的鱼塘。院子里面是一栋三层小洋楼,这种小洋楼在农村现在都很常见,在城郊更是毫不起眼。因为周边还有不少房子比这栋房子好看的多。

    鹏爷一天的生活很简单,他每天早上起来就是围着鱼塘跑跑步,然后吃早餐,吃完早餐后就拿着鱼竿坐在鱼塘边钓一下鱼。下午就坐在院子里看看书,一直看到晚上吃完饭后,就进屋了。

    这一切,我躲在他们家后面的树林里观察了一个星期,几乎没有丝毫改变过。

    鹏爷的家里也没有其他多余的人,甚至连一个保镖都没有,只有他和他老婆以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应该是他家的佣人,我看见每天都是她出去买菜,做饭,伺候鹏爷的起居饮食。

    如果不是我从鹏爷老婆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人就是东陵市大名鼎鼎的鹏爷。

    鹏爷的老婆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很年轻很漂亮,一看就是那种女强人。

    每天早上都会有人开着一辆比较普通的本田商务车来接她。我跟踪过她两次,每次她都是被人接到东陵的一家大公司去了。

    后来我去那家公司找人稍微打听了一下,得知那辆本田商务车每天接的人居然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而这家公司的名字也正好验证了是鹏爷名下的,因为它叫“天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虽然我不知道鹏爷叫什么名字,但我从这家公司带着一个“鹏”字,也能看出那个住在郊区的中年男人绝对不是鹏爷无疑。

    并且根据我的观察和分析,这人正好很附和刘天羽对鹏爷的描述。他说这个鹏爷很低调,很神秘,很多人都只闻其名没见过他的样子。而他整天就躲在这城郊钓鱼,享受安逸的生活,又哪里会让别人看见。

    这才是真正的老狐狸,什么事都让其他人去帮他做了,他只是坐在这里遥控指挥。就算出了什么事,别人也找不到他麻烦。

    不过我一直很好奇的是,他怎么就不怕别人报复他呢,像他这种人应该也有不少仇家,他怎么敢连一个手下都不留。

    我之所以没有对他下手,也就是想弄清楚他家到底有几个人,看看他在周围有没有埋伏保镖。

    只可惜等了一个星期都没发现有任何保镖的迹象。后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想到考虑鹏爷是太低调,也太过自信了。他可能是觉得认识他的人很少,而认识他的那些人又都很清楚他的底细,都不敢动他,因此他才这么放松警惕。再说了,他这么神秘,就算有些人想对付他,别人也不一定知道他住在那里。

    想通这些之后,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给刘天羽打了一个电话。我假装说我看到鹏爷了,然后我就给他描述了一下鹏爷的样子,他说没错,那人就是鹏爷。

    得到了刘天羽的确定,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其实我会这么快下定决心,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方涛。

    因为我把他耽误一个多星期一分钱都没给他。我在鹏爷家的后山树林里连续躲着盯了一个星期,每天他都来给我送两次饭。早上一次,晚上一次。而鹏爷所住的位置离他平时拉客的位置相隔好几十公里,来回得一个多小时。每天跑这么两趟,不说油钱,也耽误他少做了很多生意。

    我知道他是看在我那次冒死把他妹妹救了的份上,才会这么帮我。事实上,他又哪里知道,那只不过是龙倩和刘天羽在我面前演的一场戏罢了。

    虽然我心里很愧疚,不过我还是一直忍着没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毕竟我还没蠢到这种程度。

    这天傍晚,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我知道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在这种天气情况下,就算我在鹏爷家里闹出什么大动静也不会有人听见。

    当时下暴雨的时候,我身上什么遮雨的东西都没有,只能躲在树下硬扛着。此时还才四月份,天气还很凉,不过我只能忍着。因为现在天还没黑,我得等到他们睡觉了再进去。

    本来我都还担心我会扛不到晚上就冻坏了,所幸下了暴雨后没多久,方涛就过来了。他给我带了一套衣服还给我带了一件雨衣。把东西给我之后,他劝我说“兄弟,下这么大的雨,要不还是先回去吧,都守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晚上。”

    “涛哥,要是今晚我没回去,你明天早上就不用再来给我送饭了。”我道。

    “啊……”方涛一声惊呼“今晚准备动手吗?”

    “嗯!”我点了点头。

    “你小心点,祝你一切顺利。不过,你,你真的不会杀人吧?”方涛有些担忧地道。

    “放心吧,我不会杀人的,你叫我杀我也不敢啊!”我笑了笑。我早就给方涛说过,我只不过是想给小兰报仇,把鹏爷揍一顿出口气。

    方涛没再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拿着我换掉的湿衣服回去了。

    接下来我一个人继续站在后山小树林等天黑。雨越下越大,虽然我穿着雨衣并且还是躲在树下的,可没过多久,身上还是湿透了。

    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透的时候,鹏爷家门口突然来了一辆小车。小车是一个女人开来的,因为我看见小车停在院子里后,从车里只下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还没打开车门,鹏爷家的那个小姑娘就撑着雨伞过去接她了。

    我所在的位置比较高,也没看清楚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只能从下半截身子看出是个女人。

    起初看见突然来了一个女人,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因为这段时间鹏爷家里从没来过什么客人,因此我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呆不了多久就会回去。于是我打算等她走了之后再动手。

    可这一等就是五六个小时,眼看着已经到晚上十点了,那个女人还是没走。最要命的是,房子里面的灯也全熄了。我知道这个女人估计是因为下雨今晚没回去了。

    在雨里站了整整七八个小时,我实在冷的受不了啦,最终我决定不管那女人是谁,我都不能再等了,万一把她惊醒了,只能将她一锅端了。

    于是我又等了两个小时,见屋子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才偷偷朝山下摸去。

    大雨还在稀里哗啦的下着,之前我很讨厌这场雨,不过在我开始行动的时候却很感激它。在这种暴雨的掩护下,我根本就不用去担心会有人听到我的脚步声。

    早在几天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行动计划。并且也曾晚上偷偷下山去踩过点,早就规划好了自己的行动路线。

    我按照自己的预定计划,来到一处拐角位置,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军大衣丢上围墙。因为围墙上面有玻璃渣,可要是把军大衣垫着,玻璃渣对我就没什么威胁了。这军大衣在树林里陪了我几天几夜,其实最大的用处还是现在。

    我翻过围墙之后,也没去拿掉那件军大衣,然后直接顺着房子一楼的一扇铝合金防盗窗爬上了二楼。

    从二楼客厅的空调机上来到一间卧室外面,轻轻地推了推窗户,却发现窗户全都锁死了。这下我不淡定了,因为这个房间就是鹏爷所在的卧室,本来我是想直接摸进去把鹏爷砍几刀就走的,这下可得改变计划了。

    于是我又顺着防盗窗爬下去,然后从另几扇防盗窗爬向几间这几天我看见没有人睡的房间。只可惜这几个房间没人睡,窗户都关的很紧,全都从里面锁死了,根本推不开。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爬到另外一间卧室的窗户外面。之前我看见这间卧室亮过灯,我估计八成是之前来的那个女人所睡的房间。

    我再次轻轻地推了一下窗户,还好这最后一个房间的窗户总算推开了。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慢慢翻进窗户,在暴雨声的掩护下,我很快走到那个女人床前。当时我啥也没想,扑上去勒住那个女人的脖子,对着他后颈就是狠狠几拳,很快她就晕过去了。

    紧接着,我把早就准备好的大扎带拿出来,将那个女人的双手双脚全都各用两根大杂带捆好。然后又在她嘴里塞了一条毛巾,之后我把她丢在床上就没管她了。

    屋子里很黑,这一切都是我摸黑完成的。虽然我带着有强光手电,但我担心那女人会突然醒过来看到我的样子,所以我就没敢开手电。

    把这女人摆平之后,我才拔出插在后腰的砍刀,然后轻轻打开房门,朝隔壁的主卧室摸去。

    我一手拿着强光手电,一手提着砍刀,走到主卧室门口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嘭”地一脚踹开房门。我用手电朝床上一照,看见鹏爷和他老婆正好一脸惊恐地从床上坐起来。我把手电照在鹏爷和他老婆脸上,对着鹏爷就是一阵乱砍。

    “啊……”鹏爷的老婆坐在旁边发出了一阵连绵不绝的尖叫声。看见她叫的那么烦,我对着她肩膀也来了一刀。这种跟着黑老大的女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也没少害人。

    我把鹏爷上半身一共砍了七八刀,这才提刀转身往外跑。

    此时我心里太紧张了,我不敢直接从鹏爷卧室翻窗户下楼,所以我转身冲进了之前进来的那个房间。我冲进去后把手电朝嘴里一含,看也没看床上的那个女人一眼,就直接翻出了窗户。不过我在翻出窗户的时候,含在嘴里的手电光无意中照在了床上的那个女人的脸上。

    当我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时,我吓得差点没直接从二楼摔下去。

    “怎么是她,她怎么在这里?”

    本来就因为刚刚砍了人,心里特别紧张特别激动,这下我更加激动了。

    但此时我已经来不及想太多了,我赶紧顺着空调外机往下爬。

    更加悲哀的是,当我顺着防盗窗下到一楼的时候,突然听到鹏爷楼上传来一声惊天怒吼“鹏爷,鹏爷,你没事吧!草泥马的,这是谁干的!”

    “卧槽,怎么还有别的男人……”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鹏爷有气无力地怒吼道。

    “我草泥马的……”我心里暗骂一声,撒腿就跑。

    我一手提着砍刀,一手拿着强光手电,拼命地冲到之前自己翻墙进来的位置。

    就在我刚刚翻到铺着军大衣的围墙上时,身后传来一阵连绵不绝的枪声“嘭,嘭,嘭,嘭……”

    还好枪声响起的瞬间我已经从围墙上翻下去了,如果我当时还在围墙里面,我一定会被吓得跳不上围墙。

    当时我跳下围墙之后,先是吓得连喘了几口大气,然后我把我的军大衣从墙上拉下来丢在地上,紧接着赶紧朝山上猛跑。

    然而我只跑了几步路,突然一下摔在地上。因为我左腿猛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低头用强光手电一照,那里有个血窟窿正在往外面翻着鲜血。

    很明显,我中枪了。

    我想挣扎着站起来,可却发现自己左腿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与此同时腿上也传来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灼热感。就好像烫伤了一样,火辣辣的,钻心的疼……

    我知道完了,这回死定了。要是被他们抓回去,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也是此时我才意识到鹏爷并不是没有保镖,而是他的保镖一直躲在他家里从来没出过门,估计外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家里还有个贴身保镖。

    “草泥马的,站住……”十多秒钟之后,之前的吼声从鹏爷房子的大门口传了过来,并且离我越来越近。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大姐大》,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大姐大第64章 追杀(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大姐大第64章 追杀(上)并对我的大姐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