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姐大

第65章 追杀(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孤求剩 本章:第65章 追杀(下)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眼看着一个高大威武的声音在暴雨中草我飞奔而来,那一刻,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不敢想象我被抓走后,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万一他们虐待我,严刑逼供,我要是忍不住把我为什么对付鹏爷的事情说了出去,一定会害死小兰和龙姐她们。

    想到这里,我再次想起小兰曾经对我说的那些话你为什么还不死?你还想害多少人你才甘心……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把尖刀一样插在我心里,我知道反正我是死定了,我也不要再害她们了。因为我真的没有一点信心在被抓住之后,能忍住不说我为什么要来砍鹏爷。

    我把砍刀朝我脖子上一架,缓缓地说了一句“龙姐,小兰,小丫,你们多保重,我再也不会连累你们了,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姨妈,我来陪你了……”

    说完我一刀朝自己脖子上抹了过去。就在我刚刚拉动砍刀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干嘛,快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下丢在背上钻进了旁边茂密的树林里。

    倾盆暴雨还在稀里哗啦的下着,夜很黑,树林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我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可我从之前的声音就已经听出来他是方涛。

    方涛是农村人,估计从小没少干农活,他的力气很大,一口气就把我从这边山脚下背到了另外一边的山脚下。

    他的车就停在这边山脚下的路边上,他把我丢上车后,开着车很快就消失在暴雨之中。

    直到我们开着车走了很远之后,我那无比激动的心情才逐渐放松。也不知道是自己腿上流血太多,还是我精神过度紧张,后来我只对方涛说了几句话就晕了过去。

    我是第二天下午醒过来的,当时我躺在当初刘天羽受伤后叫我送他来的那家小诊所的病房里。方琳正那本书坐在我旁边看书,看的很专心,我醒了她都没发现我。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腿,腿上缠着很多纱布,我很担心自己以后会变成瘸子,便想试试自己的腿还能不能动。结果我只是稍微用了点力气,便牵动伤口疼得发出了一声惨叫“哎呀……”

    “秦云,你醒了!”方琳急忙放下书一脸紧张地望着我。

    “我的腿怎么了,医生怎么说,我以后还能走路吗?”我一脸担忧地望着方琳。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还想问你又和谁打架了呢!怎么把腿都打成这样了,那些人下手也太狠了,又是那个张英杰吗,他真是太欺负人了。”一直都很温柔的方琳第一次板着脸冲我发火了。

    不过听见他那么一说,我心里安心了不少。

    昨晚我在晕倒之前,只给方涛交代两件事,一是让他开车送我来这里。二是让他千万不要把昨晚的事对任何人说。他很讲义气,对他妹妹都没说。

    前段时间我在开始跟踪张英杰和鹏爷的时候,我们始终瞒着方琳,所以方琳一直都不知道我们这段时间在干嘛。我知道他肯定也怕他妹妹责怪他帮我干这么危险的事情。再说了,方琳要是知道我昨晚去砍黑老大了,胆小的她一定会被吓个半死。

    “嘿嘿……”我挤出一点笑容“没打架,是我不小心摔的。”

    “没打架才怪。”方琳横了我一眼“你不是说你要好好读书的吗,怎么一个多星期都没看见你人了,你可别说你这一个多星期一直在学校。”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在学校,我是觉得天天让你给我做饭,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有些心虚地道。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我这个星期和个野人一样一直趴在山上,她又哪里想得到我这个星期是怎么过来的。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穿着军大衣躲在树林里。我从小就胆子小,而鹏爷家后山的树林里又埋着不少坟。夜晚的寒冷和潮湿我都能忍得住,可那些坟却把我吓得要死。每天晚上我都蜷缩成一团蹲在树下被吓得浑身发抖。可为了让自己扬眉吐气一回,我却一直咬牙坚持了一个星期。

    “才怪,我去你们学校找你几次,都没见到你人。”方琳生气地道。

    听见她那么一说,我再也编不下去了,只好什么也不说了。

    “行了,我也没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个机会好好读书,你现在不努力,以后走上社会了一定会后悔的……”方琳又开始用她三好学生的人生观对我说教。

    我没有反驳,只得假装认真听着。

    其实我心里早就已经想着别的事情去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已经不是鹏爷,而是那个被我捆在床上的女人。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警花李玉婷。

    我怎么都想不通她怎么会睡在鹏爷家里,最要命的是,昨晚我在逃走的时候,手电光照在她脸上时,她当时是睁着眼睛的。虽然我准备的很充分,当时我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可她以前见过我几次,我还是很担心她会从身材和发型等其他方面认出我。

    我实在不敢想象,要是让这个疯婆子知道是我把她绑了,她会怎么对付我。

    因为她当时只穿着一身很薄的真丝睡衣,虽然我没有刻意的去揩油,但我把她按在床上绑她的时候,还是和她有过很多身体接触。

    再说了,就算她不追究我绑她的事情,单凭我把鹏爷砍了,她也不会让我好过。她会睡在鹏爷家里,显然和鹏爷关系非同一般。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提心吊胆的活着,每天连饭都吃不下,觉也睡不好。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我总是做恶梦。不是梦见我被很多人拿着砍刀追,就是梦见我被李玉婷抓去坐牢了。

    事实上,我的担心也是正确的。

    那晚的事情发生之后,东陵一下就炸锅了。

    就连东陵电视新闻都播出了本市著名企业家被人入室行凶的事情。不过倒是没有直接点名是哪家企业的什么人,也没提及李玉婷当时也在现场的事情。

    当然,鹏爷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远不止上一下电视新闻这么简单。

    据说东陵道上现在很多人都在找那个凶手,有人出一百万买那小子的命。现在不仅警察在到处找那个凶手,道上也有很多人在追杀那个凶手。

    我趁方琳不在的时候,问过好几次小诊所的那个姐姐。我问她这里安不安全,她总是笑着说叫我放心。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知道她叫静姐。她和刘天羽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这一点自从我上次送刘天羽过来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

    刘天羽来这里住院是住在她卧室的,我来这里住院,却只能住一间很破烂的小病房。不过她看在刘天羽的面子上,对我的服务态度还是很不错的。她很关心我,每天都要来看我好几次,还亲自给我煲了几次营养汤。

    她从来不问我枪伤的事情,也没问过我的枪伤是怎么来的。她只是给我提过一句,说我运气很好,子弹是贴着小腿骨穿过去的。要是再偏一点直接打中腿骨,我这条腿就肯定废了。

    我在小诊所住了一个星期都没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直到一星期后的一天下午,方琳说有点事情出去一下,后来没过多久她就把黄小丫和小兰带来了。

    说真的,当我看见黄小丫和小兰出现在我病房门口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好激动。

    这段时间,我在树林里受了那么多的苦,完全是为了她们两个。

    我并不奢望我还能和小兰回到从前,但我心里却一直都很希望黄小丫能对我回心转意。

    因此,当我一看见黄小丫和小兰,我激动差点没忍住把我砍了鹏爷的事情马上告诉她们。不过由于当时小兰桑拿中心的那个叫雷哥的经理也在,我就忍着没说。

    这个雷经理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高大威武,看起来很成熟稳重。估计比较受小兰看重,不然她不会带着他来这里。

    小兰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走进病房就冷笑着看了看我的腿“哼哼……怎么别人只打断你一条腿啊,干嘛不把你直接打死算了。”

    “小兰姐,你别这样……”方琳小声说道“我叫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来关心一下他的,你没看见秦云这段时间瘦了很多吗。他每顿都只吃一点点饭,而且还经常做恶梦,问他到底怎么了,他也不说……”

    “哼,这能怨别人吗,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窝囊了。这下被人打怕了吧,不仅打断了腿,还被吓得每天都做恶梦,活该!”小兰一脸的幸灾乐祸。

    黄小丫倒是还好,见小兰那么说我,她轻轻地拉了一下小兰的衣角,然后走到我跟前问我“秦云,你的腿怎么样了,没事吧?”

    “瘸了更好!”小兰又补了一句。

    “小兰姐,你就少说两句不行吗?”黄小丫板着脸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她是从何时开始改口叫“小兰姐”的,总之第一次听见她叫“小兰姐”是那次在疗养院看龙姐的时候。

    “我为什么不说,像她这种人就应该去死,活在世上也是害人。”小兰一脸愤怒地道“你看看,这段时间没有害我们,这下又把方琳给害了吧。方琳在这里服侍了他一个星期,不知道又落下了多少课没上。”

    “小兰姐,我没事,我自己全都自习了,有什么不懂的我等回去找同学或老师再问问就可以了。”方琳道。

    “虽然你觉得没事,可这一切不都是他害的吗?我早就说了,他是天煞孤星命,谁靠近他谁倒霉,不信你们找个算命的给他算算。真的,我不骗你们……”小兰阴阳怪气地道。

    “小兰姐,你也别太过分了,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外人在……”

    黄小丫话音未落,就被小兰打断了“雷经理不是外人,她是我们自己人。”小兰稍微顿了一下,而后突然很得意地道“我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次鹏爷出的事就是雷哥为了帮我出头一个人去偷偷做的。”

    “啊?”黄小丫一声惊呼,突然一脸崇拜地看向一旁的雷经理“是雷哥去找鹏爷帮你报仇了?”

    雷经理一脸担忧之色地望着小兰“兰总,我不是叫你不要把这事说出来的吗,万一……”

    “放心,这里没有外人,这小子虽然怂了一点,但还不至于出卖我们。”小兰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雷哥,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为了兰总,我雷冲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兰总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雷经理一本正经地道。

    一看见他这逼样,我一下火了。我不由地一声大骂“草泥马的,鹏爷被砍是你干的?”

    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我的骂声未落,小兰对着我脸上就是一巴掌“啪……你骂谁呢,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我被小兰一巴掌抽蒙了,我怎么都没想到她有天会为了一个别的男人而打我。

    然而,那个叫雷冲的混蛋居然还在假装老好人,只见他很大度地拉开了小兰“兰总,你打他干嘛呀。小孩子嘛,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不过我说你小子也真是的,兰总已经够烦的了,你就不能让我们兰总省点心吗?”

    “你看看别人多关心我,在我受伤之后,别人不仅帮我把公司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理,还一声不响地就跑去帮我报了仇。而你呢,你除了给我添麻烦,你还能干什么?”小兰指着我一阵破口大骂。

    望着在他身旁一直假惺惺劝她的雷冲,我突然把心一横,准备把真相说出来。

    可就在这时,黄小丫可能是为了转移话题,不让小兰继续骂我,她突然对我说了一句“秦云,这几天玉婷姐老是打电话问我你去干嘛了,你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我看她问你的口气好像挺生气的。”

    听见黄小丫那么一说,我当时一下就傻眼了。我呆呆地望着黄小丫,紧张的双手都有些发抖。

    我知道完了,李玉婷肯定认出我了,不让她不可能找我,毕竟我和她又没有任何交情。

    本来我是打算说出真相的,这下我再也没有勇气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把目光转向了雷冲。

    狗日滴,你不是说鹏爷是你砍的吗,行,老子就成全你。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大姐大》,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大姐大第65章 追杀(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大姐大第65章 追杀(下)并对我的大姐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