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夜夜换美男

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8)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雪漓 本章: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8)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袁锡城下午课缺席了,坠入情网的少年,刚得到男女性爱滋味,百做不厌。

    「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耽误学业,锡城!」

    被拉着一起看日本成人片,边看边被少年压住啪啪啪的落樱,刚泄了身子,虚弱着提醒他应该学业为重。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性能力强大的紧,连续做下来,她招架不住。

    「我智商180,是天下少见的天才少年,大学课程半年前就完成,现在攻读硕士,未来的前程似锦,樱放心好了,我能养得起你,能养得起咱们的孩子。」

    袁锡城呼哧呼哧在落樱的体内射出一泡浓精,从她身上下来,却没有去浴室,今天已经来来回回洗了好几回都腻了。

    他用纸巾擦去阴户淌出的大量黏稠,望着水嫩嫩的小屄,他的中指插进去,女性甬道柔滑的不可思议。

    「樱,我觉得你很耐肏。」袁锡城的黑瞳迷离出强烈性欲,刚软下去的粗大性器瞬间坚硬起来,低下头咬住她的一只奶子,嘟哝道,「再让我肏一次好不好。」

    「我没力气了,锡城。」落樱娇喘嘘嘘。自从昨天睁开眼睛,就被袁家父子要了一遍又一遍,算上今天的,到底要了多少次,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不用你出力,樱,敞开双腿,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怎麽自己来,当她没感觉啊!

    落樱抬一只白玉般的小脚踹向饿虎扑食的少年,蹬在少年胸膛上,健硕的肌肉触感很好,她用脚趾摩擦起来。

    少年抓在那只小脚,张嘴叼住珠贝一样脚趾吸吮起来。

    「你有恋足癖吗?」落樱被他吮的很痒,用力拽着脚趾。

    少年却含住她的脚趾不放,仿佛她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舌尖舔抵着肌肤,一点点上移,脚踝、小腿、大腿、一路上滑,然後趴在她的两腿之间含住阴户。

    落樱双腿乱摇,很快淫水津津。那里还有他刚才射的精液和她淌得淫水,就这麽被他吃了,没有一点负担吗?

    少年拉住落樱一只小手握住胯下惊人灼热的肉棒,她套弄几下,那肉棒威风凛凛的昂扬起来,龟头湿淋淋的,马眼儿淌出的黏稠沾在她的手心上。

    「要不要肏屄?」袁锡城粗喘着问。

    「要!」落樱看不到握在手中的生殖器,那滚烫的热度,自己舔过好多次的,它高潮射出的精液被她当过早餐和宵夜来果腹。

    她想起这个东西插进自己小屄,拼命肏弄的情景,立即全身化作水,整个软下来,就等着那东西插进自己下体,做男女的羞耻事情。

    大敞美腿,那花瓣绽开,湿淋淋的小口娇嫩迷人。

    袁锡城看得痴迷,把火烧火燎的肉棒捣进女人的小口,抱住身下她的身子子翻过来,变成他在下面。

    落樱在上面,用观音坐莲的方式跟袁锡城交媾,扭动中两个摇晃的奶子被他抓在手里一阵乱揉。

    等落樱泄了一次身子,袁锡城抱着她下了床,放坐在桌上肏弄,待一大股精液喷进女人的子宫,他抱住亲了好久。

    这个女人,他简直是爱死了。

    作为国内第一高等学府,N大的贵族子弟居住区非常的上档次,每个贵族学员都一套别墅式宿舍,随同的女仆、保镖、厨师……

    住豪宅,穿名牌,戴钻石,被英俊男友全心全意爱着,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公主梦。

    「樱,我给买了一套卡地亚钻石首饰,戴上我们一起去吃麦当劳。」

    「你傻了,戴世界名牌去吃麦当劳?」落樱窘道。她小时候家里穷,以为吃麦当劳很长脸,第一次要求时候,袁锡城就记住了。

    「樱,我为你在意大利高顶了一套晚礼服,穿上我们去天上人间跳舞。」

    「好啊!」

    「樱,明天我朋友过生日,穿上昨天空运来的香奈儿长裙,我们去饭店啦!」

    类似的情况隔三差五就有一次,袁锡城本身不喜欢这种无聊的聚会,但为了落樱玩的开心,便经常带出去玩。

    说来也怪,即使这样疯,一场考试下来,袁锡城学习成绩仍然名列前茅。

    天才都是这样的吗?

    半个月後的一天。

    袁锡城去上课。

    落樱穿着一条浅紫色裙子,蹲在宿舍前院的花圃边,用剪刀剪下一朵朵盛开的玫瑰,旁边的女仆手里拿花瓶,把她剪下的玫瑰接过来插进花瓶。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袁守义派来的保镖车进入N大学府,朝着贵族子弟的宿舍区开过来。剪玫瑰的落樱见到一辆车朝她的这个目标过来,以为车里是袁锡城的朋友,把剪刀交到女仆手里,正想过去。

    车上下来三个黑衣戴墨镜的男人。

    落樱心里一惊,视线落在保镖车上,上面有袁家标记,她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提着裙子转身就跑,但那三个保镖速度更快,过来把落樱按住。

    到了此时,落樱没有挣紮的意义了,反抗的结果只有吃亏的份,保镖是袁守义派来的,毋庸置疑,就是不知道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二十分钟後。

    落樱双腿叉开跪在袁家大厅里,双手背绳子吊在起来,浑身剥得精光,披头散发,胸部两只奶子由於身子发抖荡起微微的乳波,周围十几个黑衣保镖几时见过这等尤物,看得眼睛发直,胯下鼓鼓囊囊起来。

    「这女人是个见到男人鸡巴就流口水的骚货,是每天都想着被男人肏屄的淫妇,你们要做的,是把她全身的淫洞灌满精液,喂了饱就不能随便勾引男人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是袁守义,落樱惊恐起来。

    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颀长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长款风衣里,185的身高让袁守义在保镖中显得鹤立鸡群,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男人致命的魅力。

    他坚毅的面容如同古老的欧洲贵族,面容讥诮而冰冷,淡漠的注释跪在地上浑身赤裸的女人。

    落樱大大的眼睛溢满惊恐,袁守义这个恶魔,要用什麽手段对付她。

    「婊子,叼住它!」

    袁守义走在落樱面前站定,从裤裆掏出生殖器对准女人的小嘴。

    落樱跪在地上,双手吊起,这个姿势保持了好久,正在难受,一抬眼,看见男人胯间冒着热气的肉棒,她抿着嘴,拒绝给他口交。

    下一秒她的屁股被恶魔抬高,大掌落在上面打了起来,「啪啪啪……」清脆响声从落樱屁股上密集的响起。

    「别打了,我给你口交。」落樱泪水落下,屁股撅着,身子乱扭,屁股疼得要死。

    「婊子不听话,就要打屁股!」袁守义胯下往落樱嘴上捅去,粗大的性器进入女人的口腔,冷声对保镖们下令,「都过来安慰这个淫妇,别让她太寂寞。」

    落樱周围多了十几根男性生殖器,奶子被二十几只大手轮班揉来搓去,这些男人全是身强力壮的武者,手上有粗糙的硬茧,刮得她肌肤升腾,不到一会儿两只奶子布满指痕,又红又肿,奶头充血般的凸起。

    袁守义恶劣的按住落樱的头,让她给自己深喉交媾,将一大泡精液喷到她的胃里,拔出那胯下的肿胀往她脸颊上抽着嘴巴。

    生殖器抽嘴巴,跟皮鞭很类似。

    落樱的脸颊抽出一道道红痕,嘴角的浓精伴着红丝淌出来。

    「干她,肏死她!」

    袁守义离开落樱,冷声向保镖们下令。

    落樱的身子被三四个男人托起来,她的胸部落上一张张大嘴争先恐後吸吮着奶头,大手抢着抢着揉她的奶子,前後穴里捅入生殖器,嘴里也叼了一根,双手被解开,各自握住一根套弄,给他们手淫的动作稍有不妥,屁股就挨上惩罚的一掌。

    这些男人得到的命令,要好好安慰这个女人的身子,动作虽然粗暴,调情的手法却高,让落樱连续的泄着身子。

    淫水伴着浓精淌满两腿大腿,下巴和奶子由於口交,全部挂满白色黏稠。

    被十几个男人强暴,就是铁人也守不住,她全身都痛得好死,大脑昏昏沉沉,无意识的被男人奸淫。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麽,得罪了袁守义这个恶魔,用这种恐怖的方式折磨她。

    ————简体————简体————

    袁锡城下午课缺席了,坠入情网的少年,刚得到男女性爱滋味,百做不厌。

    「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耽误学业,锡城!」

    被拉着一起看日本成人片,边看边被少年压住啪啪啪的落樱,刚泄了身子,虚弱着提醒他应该学业为重。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性能力强大的紧,连续做下来,她招架不住。

    「我智商180,是天下少见的天才少年,大学课程半年前就完成,现在攻读硕士,未来的前程似锦,樱放心好了,我能养得起你,能养得起咱们的孩子。」

    袁锡城呼哧呼哧在落樱的体内射出一泡浓精,从她身上下来,却没有去浴室,今天已经来来回回洗了好几回都腻了。

    他用纸巾擦去阴户淌出的大量黏稠,望着水嫩嫩的小屄,他的中指插进去,女性甬道柔滑的不可思议。

    「樱,我觉得你很耐肏。」袁锡城的黑瞳迷离出强烈性欲,刚软下去的粗大性器瞬间坚硬起来,低下头咬住她的一只奶子,嘟哝道,「再让我肏一次好不好。」

    「我没力气了,锡城。」落樱娇喘嘘嘘。自从昨天睁开眼睛,就被袁家父子要了一遍又一遍,算上今天的,到底要了多少次,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不用你出力,樱,敞开双腿,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怎么自己来,当她没感觉啊!

    落樱抬一只白玉般的小脚踹向饿虎扑食的少年,蹬在少年胸膛上,健硕的肌肉触感很好,她用脚趾摩擦起来。

    少年抓在那只小脚,张嘴叼住珠贝一样脚趾吸吮起来。

    「你有恋足癖吗?」落樱被他吮的很痒,用力拽着脚趾。

    少年却含住她的脚趾不放,仿佛她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舌尖舔抵着肌肤,一点点上移,脚踝、小腿、大腿、一路上滑,然后趴在她的两腿之间含住阴户。

    落樱双腿乱摇,很快淫水津津。那里还有他刚才射的精液和她淌得淫水,就这么被他吃了,没有一点负担吗?

    少年拉住落樱一只小手握住胯下惊人灼热的肉棒,她套弄几下,那肉棒威风凛凛的昂扬起来,龟头湿淋淋的,马眼儿淌出的黏稠沾在她的手心上。

    「要不要肏屄?」袁锡城粗喘着问。

    「要!」落樱看不到握在手中的生殖器,那滚烫的热度,自己舔过好多次的,它高潮射出的精液被她当过早餐和消夜来果腹。

    她想起这个东西插进自己小屄,拼命肏弄的情景,立即全身化作水,整个软下来,就等着那东西插进自己下体,做男女的羞耻事情。

    大敞美腿,那花瓣绽开,湿淋淋的小口娇嫩迷人。

    袁锡城看得痴迷,把火烧火燎的肉棒捣进女人的小口,抱住身下她的身子子翻过来,变成他在下面。

    落樱在上面,用观音坐莲的方式跟袁锡城交媾,扭动中两个摇晃的奶子被他抓在手里一阵乱揉。

    等落樱泄了一次身子,袁锡城抱着她下了床,放坐在桌上肏弄,待一大股精液喷进女人的子宫,他抱住亲了好久。

    这个女人,他简直是爱死了。

    作为国内第一高等学府,N大的贵族子弟居住区非常的上档次,每个贵族学员都一套别墅式宿舍,随同的女仆、保镖、厨师……

    住豪宅,穿名牌,戴钻石,被英俊男友全心全意爱着,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公主梦。

    「樱,我给买了一套卡地亚钻石首饰,戴上我们一起去吃麦当劳。」

    「你傻了,戴世界名牌去吃麦当劳?」落樱窘道。她小时候家里穷,以为吃麦当劳很长脸,第一次要求时候,袁锡城就记住了。

    「樱,我为你在意大利高顶了一套晚礼服,穿上我们去天上人间跳舞。」

    「好啊!」

    「樱,明天我朋友过生日,穿上昨天空运来的香奈儿长裙,我们去饭店啦!」

    类似的情况隔三差五就有一次,袁锡城本身不喜欢这种无聊的聚会,但为了落樱玩的开心,便经常带出去玩。

    说来也怪,即使这样疯,一场考试下来,袁锡城学习成绩仍然名列前茅。

    天才都是这样的吗?

    半个月后的一天。

    袁锡城去上课。

    落樱穿着一条浅紫色裙子,蹲在宿舍前院的花圃边,用剪刀剪下一朵朵盛开的玫瑰,旁边的女仆手里拿花瓶,把她剪下的玫瑰接过来插进花瓶。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袁守义派来的保镖车进入N大学府,朝着贵族子弟的宿舍区开过来。剪玫瑰的落樱见到一辆车朝她的这个目标过来,以为车里是袁锡城的朋友,把剪刀交到女仆手里,正想过去。

    车上下来三个黑衣戴墨镜的男人。

    落樱心里一惊,视线落在保镖车上,上面有袁家标记,她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提着裙子转身就跑,但那三个保镖速度更快,过来把落樱按住。

    到了此时,落樱没有挣扎的意义了,反抗的结果只有吃亏的份,保镖是袁守义派来的,毋庸置疑,就是不知道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二十分钟后。

    落樱双腿叉开跪在袁家大厅里,双手背绳子吊在起来,浑身剥得精光,披头散发,胸部两只奶子由于身子发抖荡起微微的乳波,周围十几个黑衣保镖几时见过这等尤物,看得眼睛发直,胯下鼓鼓囊囊起来。

    「这女人是个见到男人鸡巴就流口水的骚货,是每天都想着被男人肏屄的淫妇,你们要做的,是把她全身的淫洞灌满精液,喂了饱就不能随便勾引男人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是袁守义,落樱惊恐起来。

    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颀长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长款风衣里,185的身高让袁守义在保镖中显得鹤立鸡群,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男人致命的魅力。

    他坚毅的面容如同古老的欧洲贵族,面容讥诮而冰冷,淡漠的注释跪在地上浑身赤裸的女人。

    落樱大大的眼睛溢满惊恐,袁守义这个恶魔,要用什么手段对付她。

    「婊子,叼住它!」

    袁守义走在落樱面前站定,从裤裆掏出生殖器对准女人的小嘴。

    落樱跪在地上,双手吊起,这个姿势保持了好久,正在难受,一抬眼,看见男人胯间冒着热气的肉棒,她抿着嘴,拒绝给他口交。

    下一秒她的屁股被恶魔抬高,大掌落在上面打了起来,「啪啪啪……」清脆响声从落樱屁股上密集的响起。

    「别打了,我给你口交。」落樱泪水落下,屁股撅着,身子乱扭,屁股疼得要死。

    「婊子不听话,就要打屁股!」袁守义胯下往落樱嘴上捅去,粗大的性器进入女人的口腔,冷声对保镖们下令,「都过来安慰这个淫妇,别让她太寂寞。」

    落樱周围多了十几根男性生殖器,奶子被二十几只大手轮班揉来搓去,这些男人全是身强力壮的武者,手上有粗糙的硬茧,刮得她肌肤升腾,不到一会儿两只奶子布满指痕,又红又肿,奶头充血般的凸起。

    袁守义恶劣的按住落樱的头,让她给自己深喉交媾,将一大泡精液喷到她的胃里,拔出那胯下的肿胀往她脸颊上抽着嘴巴。

    生殖器抽嘴巴,跟皮鞭很类似。

    落樱的脸颊抽出一道道红痕,嘴角的浓精伴着红丝淌出来。

    「干她,肏死她!」

    袁守义离开落樱,冷声向保镖们下令。

    落樱的身子被三四个男人托起来,她的胸部落上一张张大嘴争先恐后吸吮着奶头,大手抢着抢着揉她的奶子,前后穴里捅入生殖器,嘴里也叼了一根,双手被解开,各自握住一根套弄,给他们手淫的动作稍有不妥,屁股就挨上惩罚的一掌。

    这些男人得到的命令,要好好安慰这个女人的身子,动作虽然粗暴,调情的手法却高,让落樱连续的泄着身子。

    淫水伴着浓精淌满两腿大腿,下巴和奶子由于口交,全部挂满白色黏稠。

    被十几个男人强暴,就是铁人也守不住,她全身都痛得好死,大脑昏昏沉沉,无意识的被男人奸淫。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得罪了袁守义这个恶魔,用这种恐怖的方式折磨她。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夜夜换美男》,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8)并对(快穿)夜夜换美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