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夜夜换美男

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9)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雪漓 本章: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9)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肏她,让她发情,让她高潮,我要知道婊子的屄有多麽淫荡,连十五岁少年都敢勾到床上去。」

    袁守义冷漠的声音在落樱的耳旁响起,她心里直喊冤枉,是他把她送到袁锡城身边,现在又凭担了罪名。

    虽说为了系统交给的任务,但她现在一点也不後悔跟袁锡城在一起,那个少年让他看到爱情的真谛,看到人生美好的一面。

    她想反抗,但嘴里捅入一根粗大阳具,深入喉咙,让她无法发出声音。在她的身下是一个肌肉男,她骑在他的胯上,她後面一名保镖,抱住她的屁股猛肏,一股热腾腾的灌满肠道时候,背後男人换了一个,只是这次没有捅入她的菊穴,而是……

    「呜呜……唔唔……不……」落樱用力甩着嘴里的生殖器,身子扭着,希望能阻止後面的男人进入她的阴道,那儿已经有了一根,再加入一根会肏坏的,一定会肏坏的。

    落樱眼里流出泪水,泪滴滑过她的脸颊,与嘴边的浓浊精液一起落在奶子上,已经容纳一根生殖器的花穴,被身後强行捅入……落樱哭泣起来,嘴里的生殖器甩出去,身子拱起,「啊啊……不要……不要……」她刚喊了一句,嘴里被滚烫的肉棒捅入,只是这次换人了,先前的男人被抢口交机会,欲火没处发泄,抓住她的奶子一阵乱揉,疼得她浑身打颤。绝美面颊上的泪水一道道涌出,落在奶子上,再甩到身下男人胸膛上。

    「好美的奶子!」揉她奶子男人眼睛赤红,低头咬住她的奶头吸吮。

    华国的名妓,游走高官和巨富之间,他们这些底下人,平时多看一眼都嫌奢侈,现在能抱在怀中奸淫,男人们激动之余,更加亢奋。

    袁守义坐在三米之外的义大利真皮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女仆递过来的路易十三,意态悠闲的喝着,那女仆退出去时候,朝着被轮奸的女人轻蔑的啐了一口。

    「婊子,被十多个男人肏得爽不爽?」袁守义放下高脚杯,走上前几步,居高临下,淡漠的声音不高不低。

    落樱嘴里含着生殖器,用力摇着头,泪水飙飞。她不知道还能挺多少时间,袁锡城再不来救她,一定被肏死的。

    「先生,少爷回来了,在客厅外面,被两个保镖拦住了。」

    女仆进入客厅,娇滴滴的说着。

    「多拦一会儿。」袁守义声音淡若轻风,脸色越发冷峻。他的儿子竟然为一个婊子这麽积极,他本来想想找个荡妇让儿子开荤,以免走上基佬的道路,结果弄巧成拙,被婊子勾住的心。

    这种女人只可以玩,可以包养,可以当小三,唯独不能付出真心。

    落樱身体和思维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仿佛除了被男人奸淫,再也不剩下什麽,身体的运动已经到了极限,意识渐渐飘忽,袁守义和女仆的对话,她没有听到,此时她只有痛、痛|痛……

    让她歇一会儿吧!

    她这样想着,然後昏了过去,男人们发觉她身子软下去,却没有放弃对她的奸淫,捅入她身体的生殖器仍然保持激烈的力道。

    「放开她!」

    愤怒而凛冽的男音响起,一身白色运动装的美少年走进大厅,手里端了一把自动左轮手枪对准落樱身上的男人。

    「我数到三,有一个不放开她,就等着下地狱吧!」

    少年眼中光芒犀利,神情冷峻得令人颤抖,食指轻轻勾住扳机,他视线落在心爱女人身上,发现她变成了没有生命的木偶,他心里浮起撕裂般的巨痛,如果刚才还是恐吓,现在他想杀人。

    「一!」

    袁锡城开始数数。

    「有出息了,敢反抗你爹了!」袁守义丝毫没把儿子的威胁放在心上,唇角闪过讥诮,眼中寒光一闪即逝。「婊子这种东西玩玩就够了,想要女人,便是首相的千金我也能给你弄来……」

    袁守义想说服儿子,但他的声音被袁锡城打断。

    「二!」

    袁锡城用手枪对准抱着落樱头颅的口交男人。

    那男人即将射精关头,犹豫了一下,抱住落樱的头颅深深捅入。

    「三!」

    袁锡城声音森寒,眼神涌起杀意。

    「啊!」口交男人突然射了,身子抖着,想着再给只要几秒,就可以射完。

    但这时枪声响了。

    「砰!」

    口交男人胸腔一片殷红,他的脸上涌起惊骇,阳具从落樱的嘴里滑出,带出一股飞起来黏稠,身子直直的向後仰倒。

    这一枪射在心脏部位,一枪毙命。

    其余男人都吓到了,手忙脚乱的从落樱身上跑开,有一个跑得慢了,大腿挨了一枪,伤了大动脉,鲜血狂涌。

    袁锡城从地上捡起落樱的被撕烂的衣服,擦去她身上污浊,从身上脱下白外套把她包上,双手托在她的身下,打横抱起来,眼神扫向一旁的父亲,眼中恨意滔天。

    「你今天若跨出这道门槛,便不是我的儿子。」袁守义威胁道。

    他不允许儿子娶一个下贱的妓女,袁家的继承人不能被荡妇生出来。

    袁锡城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神色如刀,视线落在怀中女人,已经是一片温柔,抬腿出了大厅,来到院子里,上了加成形劳斯莱斯,对司机吩咐道:

    「去机场。」

    ·

    轰隆隆嘈杂降落的声音把落樱吵醒了,身体痛得实在太厉害,每一寸肌肤像要撕裂一样。

    沉重的眼皮缓缓掀起,映入眼睑的是客机的豪华头等舱。朝窗外看去,白云悠悠,竟是在天空上。

    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过来,她被袁守义抓去了,十几个男人对她轮奸,然後她发生了什麽……

    顾不得身体的痛疼,落樱挣扎着想坐起来,耳边传来轻柔声音:「别怕,别怕,没人再能伤害你了,我保证。」

    映入落樱眼帘是袁锡城充满疼惜的眸子。

    「我们去哪?」落樱的嗓间发出嘶哑声,她被男人强迫口交了好久,嗓子痛得要死,说完这句咳嗽起来。

    「马上就到巴黎了,你再忍耐一下。乖啊!下了飞机,我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检查。」袁锡城说着说着,把她搂在怀中安慰,他现在只想离那个恶心的家中越远越好。

    落樱发现整个头等舱只有她跟袁锡城两个人,想问的时候,嗓子痛得已经说不话来。

    「你嗓子肿着呢!」袁锡城轻轻拍着落樱的脊背,他的护照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国家,身上一张黑卡出自美国花旗银行,别说乘坐包专机出国,就是买了这架飞机都可以。

    落樱有些发懵,马上就到巴黎了?她活了二十五年还没出过国门,第一次远行竟然是巴黎,这让她如在梦里。

    袁守义那个恶魔不会跑到巴黎欺负她了吧!

    ————简体————简体————

    「肏她,让她发情,让她高潮,我要知道婊子的屄有多么淫荡,连十五岁少年都敢勾到床上去。」

    袁守义冷漠的声音在落樱的耳旁响起,她心里直喊冤枉,是他把她送到袁锡城身边,现在又凭担了罪名。

    虽说为了系统交给的任务,但她现在一点也不后悔跟袁锡城在一起,那个少年让他看到爱情的真谛,看到人生美好的一面。

    她想反抗,但嘴里捅入一根粗大阳具,深入喉咙,让她无法发出声音。在她的身下是一个肌肉男,她骑在他的胯上,她后面一名保镖,抱住她的屁股猛肏,一股热腾腾的灌满肠道时候,背后男人换了一个,只是这次没有捅入她的菊穴,而是……

    「呜呜……唔唔……不……」落樱用力甩着嘴里的生殖器,身子扭着,希望能阻止后面的男人进入她的阴道,那儿已经有了一根,再加入一根会肏坏的,一定会肏坏的。

    落樱眼里流出泪水,泪滴滑过她的脸颊,与嘴边的浓浊精液一起落在奶子上,已经容纳一根生殖器的花穴,被身后强行捅入……落樱哭泣起来,嘴里的生殖器甩出去,身子拱起,「啊啊……不要……不要……」她刚喊了一句,嘴里被滚烫的肉棒捅入,只是这次换人了,先前的男人被抢口交机会,欲火没处发泄,抓住她的奶子一阵乱揉,疼得她浑身打颤。绝美面颊上的泪水一道道涌出,落在奶子上,再甩到身下男人胸膛上。

    「好美的奶子!」揉她奶子男人眼睛赤红,低头咬住她的奶头吸吮。

    华国的名妓,游走高官和巨富之间,他们这些底下人,平时多看一眼都嫌奢侈,现在能抱在怀中奸淫,男人们激动之余,更加亢奋。

    袁守义坐在三米之外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女仆递过来的路易十三,意态悠闲的喝着,那女仆退出去时候,朝着被轮奸的女人轻蔑的啐了一口。

    「婊子,被十多个男人肏得爽不爽?」袁守义放下高脚杯,走上前几步,居高临下,淡漠的声音不高不低。

    落樱嘴里含着生殖器,用力摇着头,泪水飙飞。她不知道还能挺多少时间,袁锡城再不来救她,一定被肏死的。

    「先生,少爷回来了,在客厅外面,被两个保镖拦住了。」

    女仆进入客厅,娇滴滴的说着。

    「多拦一会儿。」袁守义声音淡若轻风,脸色越发冷峻。他的儿子竟然为一个婊子这么积极,他本来想想找个荡妇让儿子开荤,以免走上基佬的道路,结果弄巧成拙,被婊子勾住的心。

    这种女人只可以玩,可以包养,可以当小三,唯独不能付出真心。

    落樱身体和思维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仿佛除了被男人奸淫,再也不剩下什么,身体的运动已经到了极限,意识渐渐飘忽,袁守义和女仆的对话,她没有听到,此时她只有痛、痛|痛……

    让她歇一会儿吧!

    她这样想着,然后昏了过去,男人们发觉她身子软下去,却没有放弃对她的奸淫,捅入她身体的生殖器仍然保持激烈的力道。

    「放开她!」

    愤怒而凛冽的男音响起,一身白色运动装的美少年走进大厅,手里端了一把自动左轮手枪对准落樱身上的男人。

    「我数到三,有一个不放开她,就等着下地狱吧!」

    少年眼中光芒犀利,神情冷峻得令人颤抖,食指轻轻勾住扳机,他视线落在心爱女人身上,发现她变成了没有生命的木偶,他心里浮起撕裂般的巨痛,如果刚才还是恐吓,现在他想杀人。

    「一!」

    袁锡城开始数数。

    「有出息了,敢反抗你爹了!」袁守义丝毫没把儿子的威胁放在心上,唇角闪过讥诮,眼中寒光一闪即逝。「婊子这种东西玩玩就够了,想要女人,便是首相的千金我也能给你弄来……」

    袁守义想说服儿子,但他的声音被袁锡城打断。

    「二!」

    袁锡城用手枪对准抱着落樱头颅的口交男人。

    那男人即将射精关头,犹豫了一下,抱住落樱的头颅深深捅入。

    「三!」

    袁锡城声音森寒,眼神涌起杀意。

    「啊!」口交男人突然射了,身子抖着,想着再给只要几秒,就可以射完。

    但这时枪声响了。

    「砰!」

    口交男人胸腔一片殷红,他的脸上涌起惊骇,阳具从落樱的嘴里滑出,带出一股飞起来黏稠,身子直直的向后仰倒。

    这一枪射在心脏部位,一枪毙命。

    其余男人都吓到了,手忙脚乱的从落樱身上跑开,有一个跑得慢了,大腿挨了一枪,伤了大动脉,鲜血狂涌。

    袁锡城从地上捡起落樱的被撕烂的衣服,擦去她身上污浊,从身上脱下白外套把她包上,双手托在她的身下,打横抱起来,眼神扫向一旁的父亲,眼中恨意滔天。

    「你今天若跨出这道门槛,便不是我的儿子。」袁守义威胁道。

    他不允许儿子娶一个下贱的妓女,袁家的继承人不能被荡妇生出来。

    袁锡城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神色如刀,视线落在怀中女人,已经是一片温柔,抬腿出了大厅,来到院子里,上了加成形劳斯莱斯,对司机吩咐道:

    「去机场。」

    ·

    轰隆隆嘈杂降落的声音把落樱吵醒了,身体痛得实在太厉害,每一寸肌肤像要撕裂一样。

    沉重的眼皮缓缓掀起,映入眼睑的是客机的豪华头等舱。朝窗外看去,白云悠悠,竟是在天空上。

    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过来,她被袁守义抓去了,十几个男人对她轮奸,然后她发生了什么……

    顾不得身体的痛疼,落樱挣扎着想坐起来,耳边传来轻柔声音:「别怕,别怕,没人再能伤害你了,我保证。」

    映入落樱眼帘是袁锡城充满疼惜的眸子。

    「我们去哪?」落樱的嗓间发出嘶哑声,她被男人强迫口交了好久,嗓子痛得要死,说完这句咳嗽起来。

    「马上就到巴黎了,你再忍耐一下。乖啊!下了飞机,我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检查。」袁锡城说着说着,把她搂在怀中安慰,他现在只想离那个恶心的家中越远越好。

    落樱发现整个头等舱只有她跟袁锡城两个人,想问的时候,嗓子痛得已经说不话来。

    「你嗓子肿着呢!」袁锡城轻轻拍着落樱的脊背,他的护照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国家,身上一张黑卡出自美国花旗银行,别说乘坐包专机出国,就是买了这架飞机都可以。

    落樱有些发懵,马上就到巴黎了?她活了二十五年还没出过国门,第一次远行竟然是巴黎,这让她如在梦里。

    袁守义那个恶魔不会跑到巴黎欺负她了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夜夜换美男》,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9)并对(快穿)夜夜换美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