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夜夜换美男

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0)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雪漓 本章: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0)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飞机上有浴室吗?我想洗澡。」落樱挣紮着坐起来,她被十几多男人轮奸,身上沾满了污浊,虽然被袁锡城清理过,但刺鼻的气味让她无法忍受。

    袁锡城脸上浮起怜惜,默默无言的把落樱抱进浴室,脱去彼此身上的束缚,坐在浴缸里,打开按摩装置,让周围的水流倾泻在两人身上。

    他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抚摸她满身的淤青,沉俊的面容越发心痛。

    「樱,让你受苦了。」放学後,得知心上人被父亲派去人掳走,他带了枪飞快赶去,进入袁家客厅,看见失去意识的她被一群男人轮奸,他的心割裂般的难受。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无法原谅自己。

    落樱倚在他的怀里,她身体的年龄比他大15岁,灵魂的年龄比他大10岁,此时的她却像小女人一样依附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这个少年给她一种被保护的感觉,有力的臂膀,温柔的怀抱,淡淡的雄性荷尔蒙味道,不像言情小说男主那样霸道十足,压的人透不气来。带着属於袁锡城的独特少年人清朗柔和气息,让人心跳不己。

    被轮奸的伤痛没那麽难过了。

    豪华专机在巴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降落,机舱门打开,落樱提着长裙下了床,本想自己起身走的,袁锡城却是伸手把她打横抱起。

    「锡城,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落樱心里涌起幸福感,用双手搂住少年的脖颈。

    「你身子不舒服,听话。我带你去医院,你需要做个全身的检查。」

    她被那些男人做了那麽就,他担心她的身体出了毛病。

    落樱点点头,她的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两根根生殖器同时插入时候很可能伤到了。幸好他及时救下她,否则一定被那些保镖肏死了。

    任务还没完成,她不舍丢掉这个身体,乍然得到的爱情,她不舍得就这麽快夭折。

    袁锡城吻去落樱眼角的泪痕,横抱着她从机舱出来。

    他的加长型劳斯莱斯在登机的前一刻就用货机运向巴黎,现在停在戴高乐机场的外面,私人司机从驾驶室出来,打开车门让两人进来,然後开着驶向巴黎最大的医院。

    法国医院看病要预约,等候一个两星期都正常,但在袁锡城这里不需要,他把落樱带到急诊室。

    她身上的淤青属於不甚重,过几天就会减轻,阴道有轻微的撕裂,上完药後被医生警告半个月不能合房。

    落樱向医生要了一颗72小时紧急避孕药服下,她担心那场轮奸会带来可怕的後果。

    与华国不同,法国的有钱人都住在乡下。

    袁锡城在巴黎郊外有一座自己名下的别墅,美丽典雅的十八世纪宫廷式建筑,透着贵族气息。楼前有漂亮的园林和喷水池,楼後泳池,处处昭显出地位和尊贵的氛围。

    落樱跟袁锡城在巴黎住下来,他们经常一起乘坐游艇在莱茵河和塞纳河上游览两岸风光,或一起漫步香榭丽舍大道上,或一起游览罗浮宫、艾弗尔铁塔、凯旋门,参加名流聚会……

    别墅後面有一片薰衣草种植区,夏季的一天,落樱穿着一身轻薄的白色长裙子,站在紫色无边的薰衣草花海里,万紫丛中一抹白,远远看去非常美到极点。

    袁锡城乘坐劳斯莱斯从索邦大学回来,坚持未完成的学业,是落樱要求的。沉浸在爱情中的美少年明白想给心上人更优越的生活,拥有更扎实学问是必备条件,他把时间分出三份,一份用来学习,一份用来炒股,一份用来陪她。

    「美人,过来让哥哥亲亲。」袁锡城打发司机把车子开走,独自来到薰衣草田地里,站在及腰的紫色花海中,深情的望着那一抹倾城的白色,呼吸美丽女人身上飘过来的淡雅香味,他嗓子发干,胯下蠢蠢欲动。

    该死,他有想肏她了。

    落樱拂开层层薰衣草,缓步过来,娇柔的躯体投入少年胸膛,半年过去,她的男人从175长到将近180,比她高了好多呢。

    「傻瓜,你应该自称弟弟……我比你大好多呢……唔……唔……」

    「弟弟在这!」袁锡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胯下,圈住她的小细腰,唇跟着迅速落下,舌尖抵开她的樱桃小口,卷住里面的娇嫩小舌。

    他尝到了一股淡淡的女儿香,然後撩拨似的卷起她的舌尖,在她的唇腔里来回搅动,邀她共舞。他的吻已经从最初的青涩变得无比纯熟,两舌交缠,几秒钟就把她吻得娇喘吁吁。

    落樱垫起脚尖,仰着头颅,回应他的吻。

    他的胸膛如钢铁般坚硬、炙热,里面的心脏剧烈跳着,握住他胯下的粗大在轻微的弹跳,隔着布料的尖端已经湿了,她知道这是他发情的徵兆。

    「锡城,我们回别墅……不能在外面做……」她的名声已经够糟了,在薰衣草野地里野合,白日宣淫,要是被人发现,就不要活了。

    名声这东西在开放的西方也同样重要。

    袁锡城仿佛没有听到,刚开始只是温柔的吻,後来慢慢变得激烈,他霸道的舌像要宣誓他的主权般,用舌扫过她空腔所有位置,卷起她的丁香小舌,过渡到自己嘴里,反复吸吮、纠缠。左手圈紧她的细腰,右手撩起她的裙摆,手指探入底裤,拨开层层叠叠的娇嫩花瓣,进入甬道,立即鼓出一股淫水浸了他的手。

    「你发情了……樱……小屄痒吗?想用我的大屌给你止痒吗?」他附在她的耳旁小声说着,热气喷在她的脖颈,「我的大屌用来止痒很舒服的,给你小屄灌进精液还能解饿……宝贝……小屄饿了吗?要喝精液吗?」

    「唔唔……嗯嗯……嘤……不要……这里……这里不行……有人看到……」落樱低低娇啼,小屄被他手指抠得颤栗不已,乱情迷之际听到他撩拨的下流话,本能的反抗。

    「我回不去了……宝贝……我想肏屄……把腿打开……小屄露出来……让我捅进去……哦……大屌想钻进小屄吃淫水……」袁锡城气喘吁吁的说着,手指从她的阴户抽出,从自己的裤裆里掏出男性源头,抵住她女性的源头,随後把她的一条美腿托高,让中间的小口为他绽放。

    落樱只能用一条腿站着,全身无力,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襟,全身的重量依附在他身上。她的面部表情温柔、面色,潮红,眼神妩媚动人,心脏跳的又急又快,浑身着火似的燥热。下面那根硬邦邦的东西从她撩起的裙子,抵在她的两腿之间的小口,他滴答出的黏稠已经把她的大腿跟弄湿了,不……不对,是她淌出的淫水弄湿了自己。

    「樱……我肏到你了……我的小弟弟进入你的子宫了……感觉到了吗?它在你的体内……」袁锡城隔着裙子按住她的软臀,让自己的下身深入她的甬道,这种姿势一般不能肏得太深,但对他二十厘米长度的生殖器来说太容易了,粗大硬器撑开她的细小宫颈,直达子宫,男女交媾的快感,让他心里一阵的恍惚。

    落樱全身挂在他的身上,左腿保持站立,右腿被他托起,下面小口被他的生殖器一次次贯穿,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吟,但她不敢喊得太响,她怕惊动薰衣草地上飞行的鸟儿,怕惊动几十米外公路上行驶的车子。

    紫色的花海里,一对相爱的情侣紧紧相拥,薰衣草遮挡住他们下半身,即使浪漫的法国人看到了,也只会深深的祝福。

    「我站不住了……」

    被袁锡城连着索要两次,落樱身子又酥又软,她不敢想像这个看起来闷骚的少年,胆子这麽大,敢在野外跟她交媾。

    袁锡城拾起从她身上扒下的小裤衩,擦去她大腿上的一股股黏稠,然後装在衣袋里。心爱女人的小裤衩,他不能留在野地里,被那些乡下的糙汉子捡走。

    「我抱你回去休息……」

    袁锡城抱起心爱的女人,进了别墅,没有走楼梯,进了大厅,直接上了升降机,来到二楼卧室,把她放在宽敞大床上,他躺在旁边搂她入怀。

    「你不吃晚饭吗?」落樱窝在他的怀里问,他从学校回来,还没吃晚饭。

    「我在薰衣草的田里已经吃饱了,你很甜,我吃得很饱。」袁锡城说着,右臂为她当枕头,左手一遍遍玩弄她胸部的一对奶子。

    他对她的奶子格外痴迷,每次触摸,便觉她身上闪耀母爱光辉。

    他从小没有母亲,不懂得母爱是什麽,但在她身上感觉到了。

    「樱,给我生个孩子吧!」

    她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每次带她上街,都有浪漫的法国男人对她痴迷而热烈的观望,他担心她被别的男人追走,只有生下彼此爱的结晶,才有踏实感觉。

    「我想我应该怀上了。」落樱托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这里……可能有了你的孩子……」

    落樱娇媚动人的大眼睛轻轻眨着,樱桃小嘴娇艳若滴,散在雪肩上的黑色发丝凭添诱人的风情,肌肤胜雪,风华绝代。

    袁锡城心头涌起狂喜,狠狠亲着心爱的女人。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华国。

    帝王集团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名秘书。

    「总裁,您让我调查落樱,已经有了眉目。」秘书把一份鼓鼓囊囊的档案放在总裁办公桌上,恭敬着说道。

    袁守义摆手让秘书出去,从办公桌上档案袋取出一叠资料。不知道为什麽,自从见了落樱的,他就有一股熟悉感,随着时间推移,这股感觉越来越让他不安。

    十分钟後,袁守义脸上苍白着放下资料,起身从饮水机倒了一杯水,由於心情激动,杯里的水洒了大半。

    他做梦也想不到,落樱竟然是十五年前跟自己有过一次露水情缘的美丽少女。

    十五年前,在一家商场里,他没有逛商场的习惯,那次是陪同学一起去的。不巧发生了大地震。

    他被困在商场的饮水间,在一起的还有她,他们以为死定了,绝望中,她把第一次给了他,他也把第一次给了她。

    在漆黑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她也看不清她,但他们相约一起到阴间陪伴。

    但双双陷入昏迷後,他们获救了。

    九个月过去,他的家中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的怀中抱一名出生不久的男婴,原来少女在那次性爱後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他追问少女的下落,中年妇女说她的女儿跟他门第相差太过悬殊,她们是农村小百姓,他是华国的大贵族,她不放心把女儿嫁给高贵的他。

    他从中年妇女手中接过男婴,经过DNA基因鉴定,证实男婴是他的孩子。

    袁守义根吸着雪茄,烟雾缭绕中,回忆着十五年的那场情爱。

    一夜过去,他面前的烟灰缸落满了烟头,挑起沉重的眼,伸手拿起一旁的座机电话,拨通一个十分熟悉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下,被接通。

    「有事吗?」袁锡城淡漠的嗓音通过卫星传过来,少年仍然对父亲让人的轮奸心爱的女人有着强烈的不满,「如果你想劝离开落樱,我劝你放下电话,你是白费心思。」

    在他跟落樱去法国的第三天,袁守义冻结了他的银行帐号,但不要紧,他有自己的赚钱方式,他从小就是一名炒股天才,炒股赚的钱足够养活自己的女人。

    「你听着,锡城,她是你的母亲……落樱是你的母亲,是生下你的人,十三年前,她跟有过一次性爱……她……」袁锡城声音沉着,冷静,一字一字的说着,只是心里盛满了无奈,甚至是恨意,

    他恨那个十五年的那个有着一夜情的女孩,她生下他的孩子,却避而不见。恨她人尽可夫,恨她给他戴了一顶顶的绿帽子,恨她在十五年後勾引他的儿子。

    袁锡城呆住了,过了大约半分钟,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愤怒的声音从电话传过来,「袁守义,你在骗我。」

    「你可以去医院做DNA检测。」袁守义沉声道。

    「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啪!电话挂断。

    袁守义擎着话筒,一双黑瞳闪烁出无边的怒火,一把将桌上的笔记本、座机电话、办公用品扫到地上,抬起脚疯狂踹着它们,嘴里发出一阵狂怒喊声,「臭婊子!臭婊子!臭婊子!」

    _______简体_______________

    「飞机上有浴室吗?我想洗澡。」落樱挣扎着坐起来,她被十几多男人轮奸,身上沾满了污浊,虽然被袁锡城清理过,但刺鼻的气味让她无法忍受。

    袁锡城脸上浮起怜惜,默默无言的把落樱抱进浴室,脱去彼此身上的束缚,坐在浴缸里,打开按摩装置,让周围的水流倾泻在两人身上。

    他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抚摸她满身的淤青,沉俊的面容越发心痛。

    「樱,让你受苦了。」放学后,得知心上人被父亲派去人掳走,他带了枪飞快赶去,进入袁家客厅,看见失去意识的她被一群男人轮奸,他的心割裂般的难受。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无法原谅自己。

    落樱倚在他的怀里,她身体的年龄比他大15岁,灵魂的年龄比他大10岁,此时的她却像小女人一样依附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这个少年给她一种被保护的感觉,有力的臂膀,温柔的怀抱,淡淡的雄性荷尔蒙味道,不像言情小说男主那样霸道十足,压的人透不气来。带着属于袁锡城的独特少年人清朗柔和气息,让人心跳不己。

    被轮奸的伤痛没那么难过了。

    豪华专机在巴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降落,机舱门打开,落樱提着长裙下了床,本想自己起身走的,袁锡城却是伸手把她打横抱起。

    「锡城,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落樱心里涌起幸福感,用双手搂住少年的脖颈。

    「你身子不舒服,听话。我带你去医院,你需要做个全身的检查。」

    她被那些男人做了那么就,他担心她的身体出了毛病。

    落樱点点头,她的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两根根生殖器同时插入时候很可能伤到了。幸好他及时救下她,否则一定被那些保镖肏死了。

    任务还没完成,她不舍丢掉这个身体,乍然得到的爱情,她不舍得就这么快夭折。

    袁锡城吻去落樱眼角的泪痕,横抱着她从机舱出来。

    他的加长型劳斯莱斯在登机的前一刻就用货机运向巴黎,现在停在戴高乐机场的外面,私人司机从驾驶室出来,打开车门让两人进来,然后开着驶向巴黎最大的医院。

    法国医院看病要预约,等候一个两星期都正常,但在袁锡城这里不需要,他把落樱带到急诊室。

    她身上的淤青属于不甚重,过几天就会减轻,阴道有轻微的撕裂,上完药后被医生警告半个月不能合房。

    落樱向医生要了一颗72小时紧急避孕药服下,她担心那场轮奸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与华国不同,法国的有钱人都住在乡下。

    袁锡城在巴黎郊外有一座自己名下的别墅,美丽典雅的十八世纪宫廷式建筑,透着贵族气息。楼前有漂亮的园林和喷水池,楼后泳池,处处昭显出地位和尊贵的氛围。

    落樱跟袁锡城在巴黎住下来,他们经常一起乘坐游艇在莱茵河和塞纳河上游览两岸风光,或一起漫步香榭丽舍大道上,或一起游览罗浮宫、艾弗尔铁塔、凯旋门,参加名流聚会……

    别墅后面有一片薰衣草种植区,夏季的一天,落樱穿着一身轻薄的白色长裙子,站在紫色无边的薰衣草花海里,万紫丛中一抹白,远远看去非常美到极点。

    袁锡城乘坐劳斯莱斯从索邦大学回来,坚持未完成的学业,是落樱要求的。沉浸在爱情中的美少年明白想给心上人更优越的生活,拥有更扎实学问是必备条件,他把时间分出三份,一份用来学习,一份用来炒股,一份用来陪她。

    「美人,过来让哥哥亲亲。」袁锡城打发司机把车子开走,独自来到薰衣草田地里,站在及腰的紫色花海中,深情的望着那一抹倾城的白色,呼吸美丽女人身上飘过来的淡雅香味,他嗓子发干,胯下蠢蠢欲动。

    该死,他有想肏她了。

    落樱拂开层层薰衣草,缓步过来,娇柔的躯体投入少年胸膛,半年过去,她的男人从175长到将近180,比她高了好多呢。

    「傻瓜,你应该自称弟弟……我比你大好多呢……唔……唔……」

    「弟弟在这!」袁锡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胯下,圈住她的小细腰,唇跟着迅速落下,舌尖抵开她的樱桃小口,卷住里面的娇嫩小舌。

    他尝到了一股淡淡的女儿香,然后撩拨似的卷起她的舌尖,在她的唇腔里来回搅动,邀她共舞。他的吻已经从最初的青涩变得无比纯熟,两舌交缠,几秒钟就把她吻得娇喘吁吁。

    落樱垫起脚尖,仰着头颅,回应他的吻。

    他的胸膛如钢铁般坚硬、炙热,里面的心脏剧烈跳着,握住他胯下的粗大在轻微的弹跳,隔着布料的尖端已经湿了,她知道这是他发情的征兆。

    「锡城,我们回别墅……不能在外面做……」她的名声已经够糟了,在薰衣草野地里野合,白日宣淫,要是被人发现,就不要活了。

    名声这东西在开放的西方也同样重要。

    袁锡城仿佛没有听到,刚开始只是温柔的吻,后来慢慢变得激烈,他霸道的舌像要宣誓他的主权般,用舌扫过她空腔所有位置,卷起她的丁香小舌,过渡到自己嘴里,反复吸吮、纠缠。左手圈紧她的细腰,右手撩起她的裙摆,手指探入底裤,拨开层层叠叠的娇嫩花瓣,进入甬道,立即鼓出一股淫水浸了他的手。

    「你发情了……樱……小屄痒吗?想用我的大屌给你止痒吗?」他附在她的耳旁小声说着,热气喷在她的脖颈,「我的大屌用来止痒很舒服的,给你小屄灌进精液还能解饿……宝贝……小屄饿了吗?要喝精液吗?」

    「唔唔……嗯嗯……嘤……不要……这里……这里不行……有人看到……」落樱低低娇啼,小屄被他手指抠得颤栗不已,乱情迷之际听到他撩拨的下流话,本能的反抗。

    「我回不去了……宝贝……我想肏屄……把腿打开……小屄露出来……让我捅进去……哦……大屌想钻进小屄吃淫水……」袁锡城气喘吁吁的说着,手指从她的阴户抽出,从自己的裤裆里掏出男性源头,抵住她女性的源头,随后把她的一条美腿托高,让中间的小口为他绽放。

    落樱只能用一条腿站着,全身无力,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襟,全身的重量依附在他身上。她的面部表情温柔、面色,潮红,眼神妩媚动人,心脏跳的又急又快,浑身着火似的燥热。下面那根硬邦邦的东西从她撩起的裙子,抵在她的两腿之间的小口,他滴答出的黏稠已经把她的大腿跟弄湿了,不……不对,是她淌出的淫水弄湿了自己。

    「樱……我肏到你了……我的小弟弟进入你的子宫了……感觉到了吗?它在你的体内……」袁锡城隔着裙子按住她的软臀,让自己的下身深入她的甬道,这种姿势一般不能肏得太深,但对他二十厘米长度的生殖器来说太容易了,粗大硬器撑开她的细小宫颈,直达子宫,男女交媾的快感,让他心里一阵的恍惚。

    落樱全身挂在他的身上,左腿保持站立,右腿被他托起,下面小口被他的生殖器一次次贯穿,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吟,但她不敢喊得太响,她怕惊动薰衣草地上飞行的鸟儿,怕惊动几十米外公路上行驶的车子。

    紫色的花海里,一对相爱的情侣紧紧相拥,薰衣草遮挡住他们下半身,即使浪漫的法国人看到了,也只会深深的祝福。

    「我站不住了……」

    被袁锡城连着索要两次,落樱身子又酥又软,她不敢想象这个看起来闷骚的少年,胆子这么大,敢在野外跟她交媾。

    袁锡城拾起从她身上扒下的小裤衩,擦去她大腿上的一股股黏稠,然后装在衣袋里。心爱女人的小裤衩,他不能留在野地里,被那些乡下的糙汉子捡走。

    「我抱你回去休息……」

    袁锡城抱起心爱的女人,进了别墅,没有走楼梯,进了大厅,直接上了升降机,来到二楼卧室,把她放在宽敞大床上,他躺在旁边搂她入怀。

    「你不吃晚饭吗?」落樱窝在他的怀里问,他从学校回来,还没吃晚饭。

    「我在薰衣草的田里已经吃饱了,你很甜,我吃得很饱。」袁锡城说着,右臂为她当枕头,左手一遍遍玩弄她胸部的一对奶子。

    他对她的奶子格外痴迷,每次触摸,便觉她身上闪耀母爱光辉。

    他从小没有母亲,不懂得母爱是什么,但在她身上感觉到了。

    「樱,给我生个孩子吧!」

    她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每次带她上街,都有浪漫的法国男人对她痴迷而热烈的观望,他担心她被别的男人追走,只有生下彼此爱的结晶,才有踏实感觉。

    「我想我应该怀上了。」落樱托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这里……可能有了你的孩子……」

    落樱娇媚动人的大眼睛轻轻眨着,樱桃小嘴娇艳若滴,散在雪肩上的黑色发丝凭添诱人的风情,肌肤胜雪,风华绝代。

    袁锡城心头涌起狂喜,狠狠亲着心爱的女人。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华国。

    帝王集团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名秘书。

    「总裁,您让我调查落樱,已经有了眉目。」秘书把一份鼓鼓囊囊的档案放在总裁办公桌上,恭敬着说道。

    袁守义摆手让秘书出去,从办公桌上档案袋取出一叠资料。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了落樱的,他就有一股熟悉感,随着时间推移,这股感觉越来越让他不安。

    十分钟后,袁守义脸上苍白着放下资料,起身从饮水机倒了一杯水,由于心情激动,杯里的水洒了大半。

    他做梦也想不到,落樱竟然是十五年前跟自己有过一次露水情缘的美丽少女。

    十五年前,在一家商场里,他没有逛商场的习惯,那次是陪同学一起去的。不巧发生了大地震。

    他被困在商场的饮水间,在一起的还有她,他们以为死定了,绝望中,她把第一次给了他,他也把第一次给了她。

    在漆黑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她也看不清她,但他们相约一起到阴间陪伴。

    但双双陷入昏迷后,他们获救了。

    九个月过去,他的家中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的怀中抱一名出生不久的男婴,原来少女在那次性爱后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他追问少女的下落,中年妇女说她的女儿跟他门第相差太过悬殊,她们是农村小百姓,他是华国的大贵族,她不放心把女儿嫁给高贵的他。

    他从中年妇女手中接过男婴,经过DNA基因鉴定,证实男婴是他的孩子。

    袁守义根吸着雪茄,烟雾缭绕中,回忆着十五年的那场情爱。

    一夜过去,他面前的烟灰缸落满了烟头,挑起沉重的眼,伸手拿起一旁的座机电话,拨通一个十分熟悉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下,被接通。

    「有事吗?」袁锡城淡漠的嗓音通过卫星传过来,少年仍然对父亲让人的轮奸心爱的女人有着强烈的不满,「如果你想劝离开落樱,我劝你放下电话,你是白费心思。」

    在他跟落樱去法国的第三天,袁守义冻结了他的银行账号,但不要紧,他有自己的赚钱方式,他从小就是一名炒股天才,炒股赚的钱足够养活自己的女人。

    「你听着,锡城,她是你的母亲……落樱是你的母亲,是生下你的人,十三年前,她跟有过一次性爱……她……」袁锡城声音沉着,冷静,一字一字的说着,只是心里盛满了无奈,甚至是恨意,

    他恨那个十五年的那个有着一夜情的女孩,她生下他的孩子,却避而不见。恨她人尽可夫,恨她给他戴了一顶顶的绿帽子,恨她在十五年后勾引他的儿子。

    袁锡城呆住了,过了大约半分钟,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愤怒的声音从电话传过来,「袁守义,你在骗我。」

    「你可以去医院做DNA检测。」袁守义沉声道。

    「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啪!电话挂断。

    袁守义擎着话筒,一双黑瞳闪烁出无边的怒火,一把将桌上的笔记本、座机电话、办公用品扫到地上,抬起脚疯狂踹着它们,嘴里发出一阵狂怒喊声,「臭婊子!臭婊子!臭婊子……」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夜夜换美男》,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夜夜换美男一、 女明星VS丈夫+儿子(10)并对(快穿)夜夜换美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