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深几许【限】

【冥婚】第二章 春宵(H)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流云 本章:【冥婚】第二章 春宵(H)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这男人怎可能是她的夫君,苏逢安不是死了嘛?

    除非,他是鬼……

    俞婉儿镇定下来,继续跟他周旋道:“我连你的脸都没见过,你拿什么证明你是苏逢安?”

    男人执起她的手,抚上他的面容:“你可以摸摸我的脸。”

    她的指尖顺着额头蜿蜒而下,摸到了狭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形状好看的薄唇。

    看这脸型的轮廓,应当是极俊俏的男人。

    只是他的身体,为何如此冰冷。

    而没有一丝温度的,只能是死人。

    他察觉她的愣神,低低笑出声:“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别浪费了大好时光。”

    陌生男人的气息覆盖了她,她在他怀中犹如被捕获的兔子,将紧绷的身子缩成一团,眸子被一层雾气朦胧,难掩对男女之事未知的畏缩。

    更恐惧的是,不知对方是人是鬼。

    他的玉指那般的凉,在妙曼的曲线细细描摹,犹如对待价值连城的青瓷,待深入少女腿间的幽谷,突地毫不怜惜的,钻进她紧致的穴口,撑开微微的疼痛。

    她像是祈求,糯糯地说道:“不要,疼……”

    他抑制着什么,声音嘶哑:“待会就舒服了。”

    她的花核被拨弄出丝丝痒麻,那份触感极为陌生,不由无措地夹紧花穴。岂料那根指头探入得更深,蛮横地在穴道抽插,体内的花蜜被搅了出来。

    男人沉重的身子更压低了些,一根冰冷的凶器挤在她的腿心,硬硬地抵着柔软的花穴。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用手肘推拒他的胸膛,反被他五指相扣摁在枕头边,凶器猛地冲进她柔软的体内。

    疼、疼、疼……

    疼得犹如肉体撕裂成两半,泪水像决堤一般从眼眶滑落,被男人疼惜地细吻着,凶器仍在流血的甬道里,深深浅浅地抽插。

    他握起她的手摸向腹部,暧昧地低语:“此时此刻,我在你的体内,能感觉得到嘛。”

    她摸到肚皮隆起一条粗长的轮廓,随着男人在黑夜中起起伏伏,在青涩的身体钻进钻出。

    这种感觉分外奇妙,两人的私处紧紧相连,对方还是个陌生男人,生出一抹难言的刺激。

    痛楚在抽插间一点点磨去,流水般的快感灌满她的四肢百骸,突地化为汹涌的浪潮拍了过来。

    那根深埋的凶器狠狠一撞,唯一的感官化烟化雾,消失殆尽。

    接下来的一切,她全然不记得了。

    次日婢女服侍她弄妆梳洗,俞婉儿差点下不了地,腿间的灼痛那般的清晰。

    镜中的少女梳着朝云髻,峨眉深如远黛,面颊绯红如桃瓣,剪水双瞳流光溢彩。微笑抿唇间,一抹春意昂然。

    新婚燕尔,都是如此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色深几许【限】》,方便以后阅读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二章 春宵(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二章 春宵(H)并对春色深几许【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