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深几许【限】

【冥婚】第三章 恩怨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流云 本章:【冥婚】第三章 恩怨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新婚的第二日,媳妇本该拜见公婆,可嫡母秦氏足不出户,终日念经诵佛,这习俗只能免掉了。

    整个苏府仿佛被浓雾笼罩,灰蒙蒙沉甸甸的,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府里的奴才都埋着头,匆匆地做好分内劳务。当俞婉儿问及苏逢安的死因,他们无不脸色微变,慌乱地道了声不知情,绕开她逃也似的离开。

    “嫂嫂,新婚燕尔啊。”

    这恭喜的话在俞婉儿听来,带有一丝讽刺之意,来者正是嫡子苏静轩。

    此时刚立冬至,寒风兮兮,零丁的飘下雪花。

    他披了身雪狐裘衣,肩头的白色绒毛轻轻拂动,衬得格外清俊孺秀,细长的眉眼轻佻地敛起,满脸堆笑看向俞婉儿。

    苏静轩的浮夸可谓是盛名在外,以至于俞婉儿并不待见他,随口应了声便转身离开,结果被他臂膀一伸拦了下来。

    “嫂嫂走的那么急作甚,我方才听到你打听我大哥的事,你难道不想从我口中得知嘛?”

    俞婉儿只是一言不发的,听他絮絮道来。

    苏家独揽了郦州所有的布匹,在方圆百里可说是有权有势。苏逢安虽是地位卑微的庶子,为人却老成持重,在经商方面极有头脑,颇得父亲苏墰器重。不想前个月苏逢安运十几车布匹,赶往御州途径深山小道,遇上一群行事凶残的盗匪,在争斗间被砍得身首异处。

    他说着说着,意味不明的一笑:“娶你过门,还是我提出的。”

    原来害她守寡的是他,她嗔怒着正要发作,突地后院传来吆喝声。

    “溺死人,快来人啊,有人投井了……”

    “走,去看看。”苏静轩自然而然地拉着俞婉儿,朝后院的水井跑了过去。

    顾在叔嫂之礼怕人非议,她到了人多的地方,怎么都抽不出手,幸好他的袖口极宽,遮住两人紧握的手。

    寒气逼人的天,他的大手紧紧地包裹着她,令俞婉儿略微有些恍惚,不由想起昨晚的一夜春宵。他们毕竟是俩兄弟,听说长相还有几分相似,给人的感觉也会有点像吧。

    然而与鬼魂的苏逢安不同的是,他的手掌有着常人的温热。

    几个大汉将一具女尸,从狭小的井口捞了出来,这女尸穿着婢女的青衣,皮肤被井水浸泡,只是有些皱起,看似刚死没多久。

    “冤鬼,又是冤鬼作祟。”

    “嘘,别说了,小心报应到你的头上。”

    俞婉儿小声问身边的苏静轩,为何那些仆人会说是冤鬼所害。

    苏静轩沉着一张俊脸不答,待那些仆人散去后,叹息一声:“仆人说的冤鬼是我哥苏逢安,他死不瞑目怨气难消,着急将你娶进门其实是为了冲喜。”

    俞婉儿诧异地问道,苏逢安是被山贼所害,怎么会把怨气报复在家人身上。

    苏静轩回道,苏逢安虽得苏墰的器重,秦氏却不怎么待见他的。而且所谓的器重,也不过是利用而已,继承家业的必须是嫡子。苏逢安生前对家人有怨,枉死后苏府内便满是他的怨气。

    在苏逢安的头七之夜,那天晚上苏墰找小妾缠绵,秦氏独身在卧房休息,半夜突然听到野猫凄厉的叫声,一个黑影在纸窗外不停的晃动,隐约传来怨魂幽幽的索命声。

    第二天她推门而出,见到外头的一道白影,吓得当场昏眩过去。

    只见垂挂在房檐下吊死的女人,正是秦氏最宠爱的贴身婢女。

    守灵的家丁还说亲眼听见,一只黑猫跳到棺盖上厉声喵叫,而后棺材里传来砰砰的敲打声。

    之后也发生不少离奇的怪事,请来驱鬼的道士与和尚,没几日就被吓得逃离苏府。

    俞婉儿问道:“如果只是平日夙愿而已,为什么她听到的是索命声?”

    苏静轩微微一愣,忽而干笑一声:“居然被你发现了,其实我哥索要的是他生母的债。”

    原来苏逢安的生母是名青楼名妓,被苏墰花重金买下来做妾。秦氏嫉妒她的美貌年轻,在她怀孕八个月的安胎药里,放了一点红花,本来只想让她流产,没想到让苏逢安早产出世,而他的生母因这次孕产身体虚弱,没几日就病亡了。

    俞婉儿听到这些旧事,只是一阵沉默。

    离开前,苏静轩忽然说道:“我哥几年前是见过你的。”

    俞婉儿脚步一顿:“然后呢?”

    “娶你是他的夙愿,若是他魂魄真在府中,也该如愿以偿了。”

    “是嘛……”

    她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

    当夜,苏逢安又找了她,冰冷的唇吻着她的额头,一下子冻醒了她。

    “娘子,那里还疼不疼?”

    他轻揉着她的腿间幽谷,激起她夹紧双腿微微战栗。

    她问道:“你是苏逢安?”

    他应了声:“我是。”

    “是你害死了井里的女人?”

    “对,她非死不可。”

    “为什么,你应该忘却怨恨,早日轮回转世,不要再眷恋人间了。”

    “你说的太简单了,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可是……”

    “没有可是。”他微凉的指尖点上她的唇,堵住接下来的话,另一只手抚上她柔软的酥胸,“娘子说的有点多了,该不该给你点小责罚?”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开始到现在,popo突发性抽风了。

    微博有个妹纸安利了一个软件:VPN快车。在popo抽风时,安装后点开可以进来,群里和微博的几个妹纸安装了,都说很有用,流云也来安利给你们!~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色深几许【限】》,方便以后阅读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三章 恩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色深几许【限】【冥婚】第三章 恩怨并对春色深几许【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