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的他

第020章 【泉水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所言非言 本章:第020章 【泉水鸡】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r20【泉水鸡】

    吃饭的时候,江河源缺席了。

    时未自告奋勇上楼去叫他,最后灰头土脸的下来了。

    司穹穿着一件白衬衫和黑长裤正在帮忙上菜,忙碌间看见从二楼下来的时未,便抽了等菜的间隙问她:“怎么了?”

    时未瞅了瞅司穹,又吸了吸鼻子,她现在感冒好多了,鼻子很通畅,也不堵了,吸进来的全都是司穹身上淡淡的清香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

    她又低下头去,小声说:“江导说我是叛徒。”

    其实,时未觉得江河源这般骂她也是合情合理的,明明说好的一起虐司穹,结果,她见钱眼开,临时倒戈,配合着司穹将他虐了个底朝天,不仅掏空了他的人,还掏空了他的钱。

    所以江河源蜷缩在床上,一边流着眼泪儿一边指着门口骂她是叛徒的时候,时未直直站着,拉耸着脑袋认真听着,也没敢吭声。

    等到江河源痛痛快快地骂完了,泄了心中输钱又输面儿的愤,她才默不作声的离开。

    司穹轻笑,目光落在她毛茸茸的头顶上,反问她:“你本来就和我是对家,帮着我打赢了牌是天经地义,所以这个叛徒怎么算?”

    时未觉得自己被司穹三言两语绕到了一个出不来的死循环里,怎么回答都是错,难不成要告诉他:嘿,我其实是江河源派过来的卧底。

    可惜是一个最后叛变了的卧底。

    厨房里,老爷子又在吆喝,想来是有一样菜品做好了。司穹见时未一脸为难,也就不打算为难她了,反正她和江河源那点小心思他一早就知道,至于江河源口中说时未临时倒戈,只能怪他自己太傻,光知道时未记忆力好,却不知道这是一个算数不好的孩子,至于时未的牌技……司穹不做评价。

    司穹转身去厨房,临走时对她说:“先去洗手,准备吃饭。”

    “哦。”时未点了点走,慢悠悠的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来,转身往厨房里瞧,刚才司穹的口吻怎么好像真把她当做女儿啊?

    吃完午饭,各自回屋休息,为明天一早出发养精蓄锐。

    上楼的时候,时未特意绕到走廊的另一头,准备再去找一找江河源,手刚放到门上准备敲下去,就听到里面断断续续传出奇怪的声音。

    “斗地主抢地主。”

    “不加倍。”

    “王炸!”

    “快点啊,等的花儿都谢了。”

    ……

    算了。时未摇摇头,这个道歉还是先欠着吧。

    下午时未是被鸡叫声和江河源的尖叫声吓醒的,娇躯一震,身下的床板噶吱噶吱响,她看了看时间,慢慢爬起来出门看,楼下的院子里,江河源正在和一个老母鸡斗智斗勇。

    周围站着一圈人,有笑得直不起腰的陈灯、看热闹的摄影组大哥们、一脸嫌弃恨不得亲自上场的老大爷还有司穹。

    似乎有所察觉,司穹突然抬起头向二楼看来,时未揉了揉眼睛,朝他笑了笑,然后也下去了。

    老奶奶的脚上午擦了药,脚踝处裹上了纱布,此刻正坐在轮椅上,身后老大爷推着轮椅,看着场上的江河源说:“他到底会不会杀鸡啊?”

    老奶奶笑得慈祥:“小伙子想帮忙你就随他去呗。”

    “可是……”老大爷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干着急。

    时未路过淑娴老奶奶,笑着问候了一句,然后走到司穹身边,问他:“怎么回事啊?江导这是在干嘛?”

    司穹双手插在裤兜里,整个人笔直又修长,他说:“奶奶晚上要做泉水鸡,江导自告奋勇要帮忙杀鸡。”

    原本,上午老奶奶去山泉井打水就是用来做泉水鸡的,可是下了雨路滑,不小心摔倒了,做泉水鸡的事情才耽搁了,休息了一下午,老奶奶觉得身体已经无碍了,便说晚上做泉水鸡给大家吃。

    时未点点头,又看向院子里上蹿下跳的江河源,非常诚实地问道:“确定不是帮倒忙?”

    瞧瞧那一院子的鸡毛,翻倒的凳子和受到惊吓躲到桌子底下的大白鹅……简直惨不忍睹。

    陈灯在一旁表示赞同:“江导这是想杀鸡泄愤吧。”

    最后,想杀鸡泄愤的江河源还是没有成功抓住这一只灵活的大肥鸡,还是老大爷看不下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鸡的脖子,然后对江河源说:“年轻人,你的发型乱了。”

    江河源:“……谢谢啊。”这俗话说得好,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为了抓鸡弄得一身脏的江河源,上楼换衣服路过时未和司穹的时候,突然停下来拍了拍两人的肩,然后笑眯眯地走了。

    时未:“江导这是原谅我了?”

    司穹:“可能只是想蹭掉身上的鸡毛。”

    ……

    院子里除了不能动手的陈灯被老大爷勒令在旁边待着,剩下的人全部被叫去干活了,摄影组的大哥们负责生火,刷锅;时未和司穹负责清洗香菇和嫩竹笋;老大爷杀鸡拔毛一气呵成,淑娴奶奶则在一旁调配需要的用料。

    这南山上的泉水鸡之所以出名,最独到之处在于泉水两个字,要做好这一道菜,必不可少的就是从南山山顶上流下的天然无污染的泉水。

    泉水要提前四五个小时打好,装进特制的净化桶里静止搁置上三小时,待到泉水中的杂志全部被过滤掉,只剩下清澈纯净甘甜的泉水。然后将泉水舀上三大瓢放进锅中加入生姜煮沸,这时候再把处理干净的的鸡放进窝里煮,煮到水面飘起油花儿,和鸡皮微微开裂即可。

    再将捞出来的整只鸡放到凉的泉水中浸泡二十分钟左右,这一道工序主要是为了让泉水的清香甘甜融入鸡肉里,最后烧制出来的才是名副其实的泉水鸡。

    淑娴奶奶拿出浸泡好的鸡,放在菜板上掏出鸡肚子里面的生姜,老爷子舍不得奶奶动手,接过整只鸡切成了小块,再把小块的鸡放入料酒腌制一下,然后开始热锅。

    锅里放泉水,加入葱姜蒜干辣椒干花椒还有泡姜泡辣椒和早已经洗好的嫩竹笋与鸡腿菇,看似没有章法,一股脑的全部整到锅里炖,其实当中却又大学问,量和火候把握得好,才能烧出好鸡啊。

    熬制大约十来分钟,放入切碎的小块鸡,搅拌均匀盖上锅盖焖上半把个小时,香喷喷黄灿灿的泉水鸡就做好了。

    浓厚的醇香裹着山泉的点点甘甜,入口轻轻吮上一小口,汤汁在口腔中溢出,起初只觉得好吃,后劲儿上来了,才惊觉麻与辣。

    江河源化悲愤为食欲,横扫整个餐桌,根本停不下。

    吃完晚饭,外面已经暮色四合了,陈灯提议去观景台看夜景,随即大家附和,淑娴奶奶笑着摆手,说自己不方便就不和年轻人凑热闹了。

    老大爷将碗一搁,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他看着淑娴奶奶,说:“什么年轻人,你也不老啊,走,我推你去,今天这个热闹啊我们凑定了。”

    南山上的观景台可以俯视整个雾津市。

    夜幕下的雾津市,灯火辉煌,如蛇走龙游,星星点点,好不漂亮。

    有人感慨:“哇,真是小香港啊。”

    江河源头发在风中再次凌乱,他感慨:“美啊。”

    是很美,万家灯火,家家户户都是一段声色往事,时未不禁想到了火锅店的老板娘梨子,她不知道梨子的选择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她无权做任何评价,只是希望,这个曾经大喊梦想未死的姑娘有一天可以真的实现她的梦想。

    “时未,你的梦想是什么?”司穹突然问她。

    时未一愣,睨着清亮的眸子瞧他,心想:司穹会读心术吗?

    司穹也看她,敛着眉眼,微微偏着头,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时未想了想,认真回答道:“赚钱。”

    赚好多好多钱,世研所差什么买什么,然后高价挖墙角,重新将世研所发展成为研究院最强部门!

    时未想一想就觉得好激动,握了握拳,怕司穹没有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赚大钱。”

    司穹表示了自己的支持:“不错,有理想。”

    “司穹就很有钱啊。”光是英国那个庄园,啧啧啧,看着都是钱。

    司穹一计眼神杀看向江河源,好像在说:怎么哪儿都有你!

    江河源选择无视,继续和时未说:“时未,真的,江哥不骗你,司穹很有钱。”

    时未不明所以,反问:“所以呢?司穹有钱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时未是从不会向别人伸手借钱的,司穹更不行了。

    江河源暗道时未真是个傻姑娘,他话都说到门口了,非要他继续把门给踢开她才明白。

    江河源凑上去,小声说:“傻啊你,嫁给司穹,钱不就是你的了吗?”

    司穹眼神继续虐杀江河源,好像在说:江导,我可都听得清清楚楚!

    江河源耸耸肩,表情无所谓:听见了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

    只有时未在认真思考江河源这个无厘头的提议,然后正色道:“江导,我已经决定不结婚了。”

    wtf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难不成还挖出猛料,江河源连忙追问:“为什么?不结婚你要干嘛?去峨眉山继续深造?”

    毕竟时未那后空翻惊为天人啊!

    “不。”时未摇着头,表情决绝,眼神炙热,她说:“我要像师傅一样,为祖国献出自己的青春!”

    好家伙!江河源心中给时未点了一个赞,然后绕到司穹身边,真真切切咬着耳朵对司穹说:“心疼你,要守活寡了。”

    司穹:“……”

    江河源拍了拍司穹的肩膀,继续说:“哎,神之右手的称号就送给你了,加油啊!”

    司穹:“……”

    嗯,下次打牌,一定让你输得连裤衩都不剩。


如果您喜欢,请把《秀色可餐的他》,方便以后阅读秀色可餐的他第020章 【泉水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秀色可餐的他第020章 【泉水鸡】并对秀色可餐的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