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高照

第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豆豆麻麻 本章:第十七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苏三娘故意沉着脸和刚睡醒的小丫头大眼瞪小眼。

    小姑娘头发睡得毛茸茸的头帘乱飘,鸭蛋青的大眼瞅瞅苏三娘又瞅瞅这屋子,搔了搔脑袋,疑惑道:“我怎么到师傅的屋子来啦?哥哥呢?”

    苏三娘皱眉,语气不悦。

    “我让你去劝哥哥睡觉,哥哥没睡,你自己睡成了一个小猪。”

    “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小姑娘眼睛眨了眨然后一睁,想起来了,就是为了跟师傅赔罪然后去找那个哥哥的,然后自己先一步睡着了?!一轱辘翻身老实盘腿坐好,手规规矩矩的背在身后,仰头看着抱胸的苏三娘,“师傅我错了。”

    认错认得比谁都快,改得比谁都慢!

    苏三娘强装的怒气再也维持不下来,噗嗤一声乐出来,手指摁着小丫头光洁白嫩的脑门,“不仅是个倔丫头还是个迷糊丫头!”顺着苏三娘的力气小姑娘四仰八叉的倒进了床榻,肉呼呼的小手小脚高举,活生生一个小王八!

    小姑娘抿唇有些委屈,敢怒不敢言,爬起来后瞧瞧往床里边挪了挪。

    可怜巴巴的模样彻底取悦了苏三娘,又气又想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让你办事你也没有办好,现在,跟着我学玉雕怎么样,跟我学玉雕我就不生你的气了。”

    苏三娘依旧没放弃这件事。

    虽然小姑娘的好运还有待考据,但自己最擅的是这个,若她好运能长存,岂不是两全其美?璞玉只有最精心的雕琢后才能蜕变为美玉,不然终究是凡物罢了。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屁屁再次往里面挪,大眼东飘西瞅,就是不看苏三娘。

    虽然小红变漂亮会高兴,可是自己怎么能在小红身上动刀子呢!

    好吧,虽然没有回答,就差在脸上写上抗拒二字了,得,徒弟已经收了,好坏都得兜着,指望不上她了。“行了,你不学就不学吧,不过。”顿了顿,认真道:“不学玉雕可以,但你得跟着我学赌石,这个必须要学。”

    如果她的好运一直长存,那她必须要用学识眼力经验来掩盖,若她的好运不能长存,玉铺的事已经定下了,十三那边也送了信,将来她也要有几分真本事站在十三面前才行,不然自己等人若有一朝离去,她一人如何牵制住十三?

    没天赋不要紧,勤学数年,哪怕只一分真本事,再装几分就行了。

    只要不在小红身上动刀子,小姑娘可好说话。

    “学!”

    小姑娘坚定点头,然后顿了顿,“赌石是什么?”

    苏三娘实在没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小丫头运道这样好,她随便找的几块就抵得上旁人一生所求了,结果呢?正主压根就不明白这叫什么!

    不过,说起学东西,小丫头其他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书画这两样可以靠苦练,而棋要等她开悟后才能下手教导,那其他东西呢?

    “琴瑟筝箫你喜欢哪一样?”

    人的精力有限,她既要练字读书画画,再长两年还要学棋,再加上赌石这一项,其他东西她也只能选一样学了,贪多嚼不烂也没那么多精力去研究,还有其他偏门,要等她长大了自己去决定要不要接触。

    小姑娘眼睛更迷茫。

    “那些,是什么?”

    苏三娘:……

    好吧,苏三娘承认自己真没有多少耐心,特别是对懵懂的孩童。伸手将小姑娘奶香的身子捞起来,抱着她洗漱穿衣然后直接去了琴房。琴房位于小筑的最南侧,打开窗户不仅能闻荷香更能遥望岸边的青葱竹林。

    将小姑娘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苏三娘走向摆在窗下的七玄琴。

    整个琴身并没上漆而是最原始的红木色,斑驳的年轮痕迹添了不少古朴大气,苏三娘双手立于蚕丝一般透明的琴弦上,手指轻勾几声琴音就随之飘出,侧头看向因为琴音而睁大眼的小姑娘。

    “这是琴,我奏一曲你听。”

    说罢不再看小姑娘,指尖眼眸都落在琴弦上,指尖轻勾。

    前奏舒缓,琴音轻点如玉落圆盘清脆,而后一声铿锵琴声骤然变急,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高亢,琴声紧紧环绕在耳边心上,抓得心跳也一声比一声急,小姑娘眼睛瞪得溜圆,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一曲终落,苏三娘双手覆在琴弦上,掌心依旧能感受琴弦的颤动。

    回头再看小姑娘,整个小人儿嘴巴打开,像个小傻子般,双颊粉扑扑的。不由笑道:“你虽不明琴音,倒也能感受到氛围,说明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天赋的,我今天弹这一曲,是战曲,名大周鸣金。”

    其实这不是完整的大周鸣金,完整的大周鸣金需战鼓来合,琴音再急也到底少了一分磅礴和大气,激昂的战鼓声最能让人热血沸腾。

    起身,走到还在兴奋的小姑娘面前,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

    “这便是琴,想学么?”

    “想!”

    小姑娘忙不迭的点头。

    苏三娘却又不应了,“我先找人帮你做一架小木琴,你这两月没事就天天乱弹着玩,两月以后你若还喜欢,我便正式教你。”

    学任何东西都是苦差事都需要持之以恒,而琴更需要每日苦练,若她只是一时兴起不能坚持,硬逼也没多大作为,要她自己真心喜欢才好,若两月后她已经兴致寥寥,再试其他的。

    “学学学!”

    小丫头被琴音震撼了,迫不及待的抓着苏三娘的手。

    苏三娘伸手直接捏着小姑娘粉扑扑的脸蛋儿,好笑道:“今天师傅有事呢,小木琴明天就有了,到时候你自己弹着玩儿。”小姑娘撇嘴不高兴,苏三娘又道:“你去找谢家哥哥玩,哥哥在想你,你去找他好不好?”

    “哥哥在想我?”

    小姑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琴,好吧,琴重要,哥哥也重要,吧嗒一声跳下椅子,伸手,“打勾勾,师傅你明天要给我小木琴。”孩子气的执着苏三娘并不觉得好笑,她是真心喜欢才会如此,只盼她会一直喜欢。

    伸出小拇指和小姑娘对接。

    “打勾勾,说谎的是小狗。”

    得到承诺小姑娘心满意足,抓着苏三娘的手让她蹲下垫着脚尖在苏三娘脸上啵了一个。

    “师傅最好了!”

    说完就害羞的跑出去了。

    苏三娘手抚脸,诧异的看着小姑娘跑远,良久后失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小孩子了,他们亲近贴心时真没人能抵挡,恩,讨人嫌的时候也是真的讨人嫌!

    这几个月小姑娘一直和小不点来这里,早就把路摸熟了,出了湖边小筑就径直往右边跑,君泽哥哥住在右边的竹楼里!迈开小腿冲,“哎哟!”拐角就不知道撞上了什么,眼睛直冒金星往后仰。

    “冒冒失失往哪去呢?”

    软乎乎的小身子也被人直接抱了起来。

    “哥哥!”

    小姑娘惊喜,撞上的人不是谢君泽是谁?

    欢喜的抱着谢君泽的脖子,笑眯眯道:“哥哥是在这等我吗?”

    小姑娘现在精神头非常好,双眸写满了灵动声音更是喜人,谢君泽只觉心中的烦躁都随着她的欢喜散去了,笑问道:“你怎么会觉得我在等你呢?”小姑娘笃定点头,“师傅说哥哥在想我,让我找哥哥玩,所以哥哥一定在等我!”

    上扬的嘴角还没来得及弯成幅度就僵住了。

    都猜到自己要走了吗?

    谢君泽突然不敢看小姑娘亮晶晶的双眼。

    本以为至少可以陪你到懂事的……

    在流云村呆了一年,虽知道这里有长公主也知道村民都不凡,有过很多猜测,但真的没想过是在这等裴凤卿,院以为爷爷是让自己在这静心沉淀,也算好了时间,还有两年才有秋闱,那时候小丫头也懂事了,也能记得自己。

    可是裴凤卿来了,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谢家已经大不如从前,若再不奋起,数年后怕是都得从京中搬离了,爷爷信他,可自己不信他,谢家的门楣谢家的脊梁不需要靠别人撑!

    不忍看小姑娘信任依赖的双眼,谢君泽将她轻轻按在了自己的怀里。小姑娘突然被摁在胸口,不知道谢君泽为什么突然这样,小身子挣扎,闷声闷气,“哥哥你干什么呀!”

    好一会后禁锢住小姑娘的力量才放开,小姑娘气鼓鼓的抬头怒瞪,小嘴噘得都能挂葫芦了,谢君泽轻红微湿的双眼泛起最温暖的笑意,“哥哥错了,我们出去玩,玩一整天好不好?”小姑娘气性来得快散得更快,听到玩马上就笑了。

    “玩!”

    谢君泽将她稳稳抱在怀里,一边低声和她说话一边坚定前行。

    我很抱歉,不能陪你长大。

    我一定会撑起谢家,将来也会为你撑下一片天,若他出事,我一定保你安然无恙。


如果您喜欢,请把《福星高照》,方便以后阅读福星高照第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福星高照第十七章并对福星高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