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高照

第二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豆豆麻麻 本章:第二十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陈家娘子抱着小姑娘在堂屋转了一圈,再去小厨房的时候,小姑娘抱着的小木琴已被放下,手里捧满了零嘴儿,左手拿的是张家婶婶给她做的豌豆角,右手拿的是苟家奶奶做的小云核桃酥,嘴里含的是秀娘子给她的糖裹核桃仁。

    小闺女要上学,要多吃核桃,越吃越聪明咧。前端时间大家都忙,再忙也没忘记小闺女,这不,刚空闲就拿了一堆东西出来。脚腕上还挂了苟家奶奶挑灯给她做的百福带,盼她无病无灾健健康康长大。

    所有菜都上齐了,又有张家父子在前面照应,忙碌了一上午的厨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张妈妈正窝在灶台边锤腿,听到声响回头,见自家姑娘身上的东西,笑道:“姑娘可都喊人了?”小姑娘嘴里含着东西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陈家娘子就笑道:“当然喊了,喜得她们呀,恨不得抱回家去养去!”

    小姑娘嘎嘣几下将嘴里的核桃仁咽下去,伸手。

    “妈妈。”

    “唉,妈妈抱。”

    张妈起身将孩子接了过来。

    伸手碰了碰小姑娘暖呼呼的脸颊,“姑娘饿了没,妈妈给你留了大鸡腿。”就说这句话的功夫,陈家娘子就已经把鸡腿盛在了碗里,“我给你端到屋子里去,你带她到屋子里去吃罢。”张妈疑惑抬头,想去堂屋吃呢,堂屋热闹。

    来这虽然不过短短几个月,但姑娘的性子早已和当日不同了,现在虽还有些拘谨,但见人都会喊了,不像以前那个小闷葫芦了,今天这样热闹,自然要带过去才行。

    陈家娘子凑近小声道:“我瞧着她有些不高兴呢,你单独问问,人多她肯定不说。”

    自家汉子虽然是个浑的又喝了酒,但他不会无缘无故说大话,又有后来小不点的不打自招,小孩子的心事自然只会跟亲近之人说,陈家娘子人爽朗心也细,自然注意到了。

    孩子不高兴了?听到这个,张妈妈也顾不得其他了。

    “那就麻烦娘子照应一下前面了。”

    陈家娘子罢手,“前头的爷们自有人招呼,里面的自己有手有脚呢,哪里需要你照顾?走吧走吧。”

    从小厨房后面穿过直接将孩子带回了里屋,再次谢过陈家娘子后张妈妈也不急着问她,而是先吃东西。这鸡是特特拿钱跟人换的老母鸡,单独小灶给她煨了一晚上,早上等汤凉了又把凝的鸡油给去了再炖,又加了枸杞党参小香菇进去。

    鸡汤锃黄而不腻,鸡肉几乎快化了,拿筷子轻轻一碰肉丝就分开了。

    小姑娘也饿了,满满一碗都进了她的小肚子,吃了一嘴的油光。拿帕子与她擦了嘴儿,张妈妈这才蹲在孩子身边,轻声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跟妈妈说。”

    小姑娘闷了闷,伸手将桌子上的小书包勾过来,将团成一团的纸递给张妈妈。张妈妈将纸团展开,看到了上面满满的墨团,几乎认不出是什么字,小姑娘道:“难写,丑,不认得。”

    张妈妈仔细看了看,前面笔画少的还好,虽软趴趴的没有字形,但也认得出,后面的几乎都不能分辨了。再听小姑娘的说,明白她的意思了,将纸拿在手上,轻声道:“既然不认得,姑娘为什么不问呢?”

    谢君泽走了张妈妈是知晓的,但也问过,说是苏夫人的侄子过来了,正好接手教两个小的认字,张妈妈这段日子忙,没送小姑娘去上学,还没见过,但是想来也是不差的吧?教小人儿又不需要多大的学问。

    小姑娘低头捏着手指头。

    “等谢家哥哥回来问。”

    是对谢君泽的想念,也是对裴凤卿的抗拒。

    张妈妈来流云村几个月了,旁得不知晓,可谢家小子是有大学问这件事是清楚的,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秀才了,这次离开,也是回去认真读书的,骗孩子说过段时间就回来,可张妈妈清楚,怕是不会回来了。

    可姑娘现在因为他厌学不肯请教旁人了,这可如何是好?

    小姑娘以后的路全在她自己手里,浑浑噩噩长大的话将来什么都没有了,不行,绝对不能放任这个思想下去!张妈妈想了想,道:“姑娘是不是很想见谢家哥哥?”

    一提到谢君泽小姑娘就来劲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妈妈,小脑袋使劲点。

    “妈妈能带我去看哥哥吗?”

    “妈妈不能带姑娘过去,只要姑娘认真读书,以后自己也能去找谢家哥哥玩!”

    “谢家哥哥回京城啦,就是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他也在那边住,姑娘认真读书,以后考上了云舒也要回京城的,到时候就能看到谢家哥哥了。”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考上云舒呀?”

    对家,小姑娘其实没多少印象了,但对云舒,小姑娘是记得的。因为从她上学以来,张妈妈每晚都对她说,一定要认真读书认真学艺,将来要考云舒。云舒意味着什么,小姑娘不清楚,但张妈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小姑娘已经记住这个名字了。

    云舒女学对孩子年纪没要求,但都默认十五岁以下,若已过了十五岁,女孩子都要开始相看定亲了,哪里还能认真学习?不过,迄今为止,考上云舒的姑娘,最小的好像是十岁。

    张妈妈歪头想了想,站起来,比了比自己肩膀的位置。

    “等姑娘长这么高,字都认完了,就可以考云舒啦。”

    这边张妈妈在开导小姑娘,湖边小筑这边苏三娘和裴凤卿也在用膳。姑侄两都爱素淡,菜色也简单,苏三娘夹了一筷子素炒豆芽,边道:“礼部那边的人事,我也早就不关注了,已派了人去查,你还有其他什么要问的?”

    裴凤卿放下手里的碗筷,细想一番,摇头。

    “先从礼部着手,其他知道再多也是无益。”

    苏三娘细想也是这个理儿,知道再多,没人没权没路子,还不如不知道,点头,现在小六该做的是认真跟着谢家老头子做学问,其他都得靠后。“也好,你现在该做的是充实你自己,谢老爷子人虽有些软,但学识阅历都是一等一的。”

    谢老爷子一生都奉献给了教书,当世有名的大儒。

    裴凤卿点头,“这是自然。”

    正事说完,苏三娘也起了别的兴头,似笑非笑道:“我恍惚听说,某人连个孩子都没有搞定?先遇到她的,可是你呀。”

    裴凤卿握筷的手指一僵,想到上午时小姑娘对自己的抗拒,心中也有些酸涩,脸色却是波澜不惊,

    “我先遇到她没错,但我并未和她相处太久,谢君泽真心待她,她自然会想着他。”

    眉眼依旧含笑,口气也是不急不缓,瞧着是不在乎的?苏三娘正要再问,却忽然听得外面一阵吵闹,好像是一堆孩子过来了?不待她问,苏妈妈自打开帘子去外面了,苏妈妈回来的很快,面色带笑。

    “是村里的娃子们来了,说卫东他们欺负了小小姐,要找他们算账呢。”

    小不点是真不知道妹妹为何不高兴了,只好将中午的对话重复了一遍,然后所有人默认是卫东顾云顾昊欺负了妹妹,这不,找场子来了!他们人又小,又只会一些简单的拳脚,如何比得过卫东顾云顾昊?

    三人就只当陪孩子玩游戏了。

    苏三娘斜眼睨着裴凤卿。

    “瞧瞧,你不稀罕可有的是人稀罕,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说完苏三娘也不吃饭了,起身去外面看热闹顺带消食了,裴凤卿一人独坐,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手指在桌子轻敲若有所失,半响后也起身回了屋子。

    谢君泽走了,小不点现在只是上午跟着读书,下午就不来了。小姑娘午睡后再过来,周围空荡荡的,娃子们早已被镇压灰溜溜的回去了。裴凤卿已在书房看书,小姑娘走进去,裴凤卿依旧垂首认真,似没发现小姑娘过来了。

    小姑娘站在门口扭捏半响,拿在手中的纸又被她揉成了一团。

    裴凤卿虽没抬首,可听到她揉纸的声响就知道小姑娘紧张成什么样子了,张妈妈的开导这样有效?忍笑静等,好一会后眼底才出现了一双粉蓝色的小鞋子,小姑娘双脸红彤彤的,皱巴巴的纸呈上。

    “这上面的字我都不认得,你能教我吗?”

    苏三娘正低头专心勾勒,苏妈妈无声走进来站在一侧,等她手中的刻刀停了才将手里的甜汤放了下去,“小姐歇一回罢,仔细脖子疼。”苏三娘揉着泛酸的脖子侧头看向外面,日头暖洋洋的高挂树枝。

    一边端起甜汤,一边道:“书房那边怎么样了,小丫头还不肯和他亲近?”

    苏妈妈摇头,“公子正在教小小姐画画呢。”

    “画画?”

    苏三娘喝汤的动作一顿,“我还没准备给小丫头准备画具呢,他自己的东西?”小丫头刚认字,画画这项还没开始呢,本是打算等她学完了百家姓再开始着手画画的。

    苏妈妈点头,“是公子自己的东西。”

    怎么会突然就开始教画画了?苏三娘一边喝汤一边沉思,总觉得这事不简单。苏妈妈以为苏三娘还在担心孩子不愿意亲近公子的事,又道:“小姐放心,我刚去窗下看了一会,两人靠在一起,可亲近了,公子手把手教小小姐画画呢。”

    “手把手?”

    苏三娘一顿,然后彻底乐开了。

    面上还装作不在意,心里怕是早就嫉妒了吧?不然为什么跳开谢家小子教的字,而他来开始教作画?小丫头心里念着谢家小子不肯问他认字,他就直接丢开,教画画了!谢家小子还没来得及教小丫头画画,第一次接触又新奇,自然会跟他亲近了。

    “口是心非的家伙。”


如果您喜欢,请把《福星高照》,方便以后阅读福星高照第二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福星高照第二十章并对福星高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