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gl)

第十六章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神经不正常 本章:第十六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立足在莹莹冰雪之上,扑面的冷意引得余慕娴微微缩了缩脖子。她倒是没想过屋外会有这般冷。

    “小哥哥!”带着欢喜的声音引得余慕娴回头。

    漫天的雪花,楚玉姝如她所料,正站在不远处候着她。

    见楚玉姝含笑冲她招了招手,余慕娴抬脚慢吞吞朝着楚玉姝方向走。

    如此雪夜,楚玉姝那丫头是寻她来赏雪的么?

    余慕娴一边走,一边望着处在楚玉姝右侧的凉亭。她依稀看到了凉亭里有人。

    察觉到余慕娴在分神,楚玉姝扬唇:“小哥哥——”

    “嗯?”余慕娴闻声一望,却看到一团白影携着风朝她砸了过来。

    “四皇女?”扬手挡过白影,余慕娴正欲开言,却被白影后的雪球砸个正着。

    呵。楚玉姝那丫头竟是一次冲她掷了两个雪球……

    余慕娴含笑俯身捡起方才因躲避雪球而落到地上的斗篷,披到自己手肘上:“四皇女……”

    “今夜又起雪了。”见余慕娴没恼,楚玉姝讨了个没趣。她本是看着余慕娴独身静立才朝她掷了两个雪球。这孩子太像他娘亲了。

    抬眉望着朝自己迈近的余慕娴,楚玉姝硬生生从他身上看到了那人的影子。

    “怎么敢躲?”楚玉姝沉下脸。近些日子她看余慕娴学那人着实是看够了。她不喜欢余慕娴学那人,即便余慕娴是那人的血脉也不成。

    “嗯……”余慕娴一恍惚,俯身从地上捏出一个雪球朝着楚玉姝砸了过去,“四皇女!”

    “嗯?”扬袖挡过雪球,楚玉姝脸沉得更厉害,“余慕娴你是要以下犯上么?”

    “四皇女高估慕娴了……”余慕娴伸手帮着楚玉姝扫尽其袖上沾着的雪粒,抬眉眸中满是关切,“慕娴只是想告诉四皇女,慕娴之所以敢躲的,只是学四皇女。”

    “嗯……”楚玉姝抿唇,面上不置可否,心中却道,余慕娴这个小辈又在用长辈的视线关怀她……虽然余慕娴确实比她年长,但楚国男子不是谨守君臣之道么?若是余慕娴谨守此道,他在遇到自己之时,不该敬且畏么?如何会是此时这种看小孩子的眼神?

    楚玉姝静默了良久后才转身一手捧雪球,一手接从天降下的雪花,她心乱极了。不过是几日相处,她就有些分不出余慕娴与那人有什么大的差别了。一样在大处守礼,小处无礼,一样的引而不发,一样的深谋远虑……

    那人……又教了个好儿子……

    楚玉姝仰头望着漫天的飞雪,喃喃:“小哥哥,你可曾听说过不下雪的地方?”

    就方才那一瞬,她便记起了她决意祭天时,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前世在花朝国为帝时,她从未近过男色。但却从未触及国本。缘由无非是那人的长子主动寻自己自荐了枕席。虽然他们之间并无夫妻之情,也无床榻之欢,却莫名的交了心。至于原因……

    回想着那个温敦的男子在新婚之夜举盏与她言的‘丰雨知陛下待母亲不薄’,楚玉姝唇间浮起冷笑,那人也是心狠的人。若不心狠,怎会一面告诉自己的儿子她花玉奴会成为千古一帝,一面又要自己的儿子,不要在她花玉奴面前提起他的母亲?

    她分明是知晓自己心意的……

    猜测着那人有意对自己视而不见,楚玉姝心底无端地浮起愤懑。

    瞧着距自己约五步的楚玉姝面色发白,余慕娴没犹豫。

    “不曾……”余慕娴跟着楚玉姝仰头看雪。

    “呵呵……”听余慕娴答了不知,楚玉姝嗤笑着将手中的雪球弃掉,踏雪走到余慕娴面前。

    楚玉姝拉着余慕娴朝着凉亭走,她忽然想把那人前世的事说与那人的血脉听,再听听那人血脉的想法。

    “小哥哥既是不曾过,那便让姝儿说些梦境与你听……”楚玉姝踏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瞥了眼落在地上的雪球,余慕娴跟在楚玉姝的身后,心道,今夜的四皇女又有些奇怪了。她原以为四皇女这丫头会在方才被丢雪球时大发雷霆,却没想到四皇女会因那一个雪球生起与自己夜谈的心思。

    真是失策……余慕娴在暗处抿抿唇。她一点也不想知晓四皇女的梦境。一如当年花玉奴梦境中皆是皇家不可外传之言,她余慕娴此世不愿再因听幼童说梦背负一些乱糟糟的恩怨。

    但这些并不能在明面上摆出来。

    余慕娴低眉想了片刻她那小白花弟弟曾与她说过的几个腾云驾雾的梦境,还是冲着楚玉姝一见礼:“四皇女请讲……”

    “嗯……”见余慕娴没有拒绝自己的打算,楚玉姝心情好了稍许。余慕娴终于不像那人了。她记得年幼时,她借梦要那人惩治了几个与那人私交甚好的酷吏。其实从细处纠,那些人也没什么大错。她们错的,不过是与那人私交甚好。好在那人从未因此事与她红过脸。

    楚玉姝引着余慕娴去了院中的凉亭。就方才拦着顺子的功夫,她已命人在凉亭中设了宴席。

    “小哥哥这边坐……”楚玉姝指了指靠右的位置给余慕娴。

    待余慕娴入席后,楚玉姝端坐在席前,把玩着盛酒用的酒具,娓娓道来:“姝儿从记事起,母妃便屡屡托梦与姝儿,道她前尘未了,要姝儿此世替她寻一个人……母妃说她前尘在一个没有雪的地方……那人无亲无故,无名无字,唯一能让人把她区分开的,便是她曾经说过一句‘黑白玄机参透未?纵横当在善知官’。”

    前尘未了……寻人……无雪?

    黑白玄机参透未……纵横当在善知官?

    余慕娴被楚玉姝口中的言论震得半晌无心听楚玉姝后面的言语。

    原来四皇女这般粘自己,是为了找自己虚构出的那个娘亲?

    余慕娴后知后觉。

    蹙眉思索着楚玉姝话中透露的东西,余慕娴一身冷汗。她原以为花朝国只有她一人转世,却不想还有其他人。是她太大意了。楚玉姝的母妃前世听过人言‘黑白玄机参透未?纵横当在善知官’,而楚玉姝要找她余慕娴的娘亲,是因为楚玉姝的母妃要寻一个前世认识的人……

    这些点连至一处,无疑昭示着花朝国有人来楚国寻她……

    谁会来寻她呢?

    想到自己前世寿终正寝前,匆匆赶到自己榻前的花玉奴,余慕娴心头一颤,刹那懂了她与眼前这个小丫头的渊源。

    原来眼前这小丫头是玉奴的血脉。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她看到这丫头便莫名地感觉亲近。

    念着眼前这丫头是前世那丫头的血脉,余慕娴稳住心神。她想听花玉奴那丫头在楚国过得如何。

    ……

    听着楚玉姝断断续续地讲完了前世自己与花玉奴那丫头的过往,余慕娴唏嘘不已。她前世的时候没想过,女帝竟是把些许小事记得那么清楚。什么“子时带了一块桂花糕进宫”,什么“偏爱用木制的发簪”……这些似乎都是无意之举啊。

    余慕娴一面观雪,一面觉得眼前这丫头和她娘亲像得紧。不仅性子像,处事也像……思及楚玉姝与花玉奴像,余慕娴又庆幸自己方才没有拒绝跟着楚玉姝来凉亭,否则,她今夜怕是没得安宁了。

    捂住刚注热茶的茶杯,余慕娴任着雾气在眼前氤氲:“四皇女的母妃便是因为育子伤了根本才离世的?”

    她没想过花玉奴那丫头会先她来到楚国,也没想过花玉奴那丫头会以嫔妃的身份死在楚宫中,还留下了一双儿女。前世那丫头于婚事可是倔得很,余慕娴依稀记得,截至到她断气前,那丫头的后宫里也只有她那不成器的儿子占着后位……

    花玉奴……花玉奴……

    默念着前世不能念的三个字,余慕娴生出了几分愁绪。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前世纵为丞相,也只是在年过半百之时,才遇到一个真正待她有意的小丫头。可惜那时她早已是行将就木之人……

    想着前世那一往情深的女帝,余慕娴唇间含笑。她与女帝之间,发乎情,止乎礼,有师徒之情,有君臣之义,独无半点旖旎的心思,也算是一段奇缘……

    余慕娴这厢想着花玉奴,楚玉姝却记挂上了余慕娴追问她母妃的死因。

    “斯人已逝,何必多言呢?”见余慕娴对母妃的死因起了兴致,楚玉姝不悦。转而推掉余慕娴手中的茶杯,楚玉姝起身与余慕娴把盏。

    见楚玉姝出手为她把盏时,余慕娴发觉此景过于熟捻。当年她在花朝国众臣前,受花玉奴的拜师礼,也消受过花玉奴把盏……

    目光流转,余慕娴伸手止住楚玉姝的动作,心道,既是记挂她的花玉奴转世已逝,那四皇女便也没必要再寻她余慕娴了。她一个外臣之子嗣,无论如何也进不的皇陵拜祭。

    经一番推敲,余慕娴决意借棋打消楚玉姝寻人的念头:“慕娴曾听先父说过棋中的玄机。所谓棋者,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王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览其得失,古今略备。”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相(gl)》,方便以后阅读女相(gl)第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相(gl)第十六章并对女相(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