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gl)

第十九章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神经不正常 本章:第十九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嗯……”听罢余慕娴解说安南郡,楚玉姝顿了片刻,才道:“小哥哥既是决定了,便夜里走吧。”

    “嗯?”闻楚玉姝要自己夜里走,余慕娴抬头望向楚玉姝背影,半晌未言。

    楚玉姝如是便允了,委实难让她安心离去。

    见余慕娴没有应声,楚玉姝转面朝着余慕娴,低声道:“小哥哥想必也发现近些日子窦府不太平。这是由于邺城动乱的缘故。月前,父皇崩的突然,而太子哥哥逆常理,撇下众臣夜奔,为的是聚兵围城。”

    “太子败了?”余慕娴蹙眉。

    “是。”楚玉姝打量着余慕娴的脸色,“且二哥哥昨日战死于邺城护城河畔。”

    “那太子呢?”余慕娴追问。二皇子从来不是她余慕娴在意的人物。

    “已是仓皇逃窜了。”楚玉姝一边答,一边挥手让立在珠帘外的婢子入珠帘内来布菜。

    端详着楚玉姝命人布在案上的膳食,余慕娴压低声音:“那四皇女您为何不走呢?”

    四皇女为什么不走?

    这是余慕娴最想知道的问题,也是楚玉姝最不想答的问题。

    横眉示意布菜的婢子退下,楚玉姝冷笑:“小哥哥猜猜太子哥哥为何会败?”

    “慕娴不知……”余慕娴静静立在一侧,等着楚玉姝将答案告诉她。

    “呵……”楚玉姝入席,拿起玉著,“小□□日看地图,小哥哥可知这楚国的北边有羊舌国?”

    “嗯……”跟着楚玉姝入席,余慕娴在记忆里搜刮与羊舌国相关的事后,抬眸望向楚玉姝,“慕娴只知羊舌国是处在邺城之北。”

    “小哥哥既是知晓羊舌国。那一切便就好说了。”楚玉姝旁若无人地用帕子擦着玉著,“姝儿告诉你,羊舌国国主羊舌永年不日就将亲临邺城。而其四子羊舌不苦,今晨戮罗成于城楼。”

    什么?罗成已经死了?想着那日从井底水道逃出时,那个给了她一箭的男人,余慕娴握紧手中的竹筷。

    她记得,不久前,三皇子还在招揽那个人。

    “三殿下可好?”余慕娴放下竹筷,正正地望向楚玉姝。

    抬目迎上余慕娴的视线,楚玉姝举筷夹了一筷芹菜与余慕娴,慢条斯理道:“不知。”

    “那……”余慕娴无暇顾及碟中的膳食,她有些忧心眼前这丫头的安危。虽然依她看,四皇女楚玉姝与三皇子楚宏儒并不是一路人,但在外人看来,她们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余慕娴正襟危坐:“不知四殿下逢此作何打算?”

    见余慕娴突然关心起她的行程,楚玉姝嘴角一扬,笑道:“小哥哥既是不愿跟着姝儿,又何必在此时与姝儿说些客套言语。”

    “若是四殿下不嫌弃,慕娴愿与四殿下为友……”余慕娴抬目望着楚玉姝,欲言又止。她期许楚玉姝这丫头愿意在此时把实情说与她听,不要耍性子。她与这丫头毕竟是一同度过生死的人。

    瞧出余慕娴眼底的深意,楚玉姝端坐在余慕娴面前,一脸肃杀。她楚玉姝都吃亏,唤了这小子这般久的“小哥哥”,这小子却在临行之前,忽然改口跟着窦方唤自己“四殿下”……

    “既是唤了姝儿‘四殿下’,小哥哥就该知晓,你我不能为友。”楚玉姝按捺着心头的不悦,又夹了一筷子芹菜与余慕娴。那人不喜芹菜,那这小子在家中定然也少见芹菜。她既是懒得在出行上难为这小子,那便让他在食桌上吃吃苦头,平平她心底的怨气。

    嗯?被楚玉姝抓着称呼不放,余慕娴一时失笑。她原称呼楚玉姝为“四皇女”,只是按照旧制,此刻换“四殿下”这敬称,是为了提醒这丫头,她身份不俗,万事得细思,谁料这丫头竟然不乐意……

    蹙眉瞥着碟中愈来愈多的芹菜,余慕娴轻叹起身,冲着楚玉姝一拜:“请四殿下明鉴!慕娴并不愿与殿下为敌。”

    “那……你与太子哥哥……”楚玉姝把玉著放下,静坐等余慕娴解释。

    知晓楚玉姝此言是在试她,余慕娴抬目多看了楚玉姝一眼。余文正与太子有牵扯,自是摆在明面上的。但她确实没有仰仗到父辈的荫蔽。余文正走的太是时候,以至于她靠不到大树。她能靠的,唯有自己。

    当然,若是愿意供人驱使,那余家远亲,或是可以依靠,但其间要受多少白眼,又难以估量。

    是故,还是老话。求人不如求己。

    低眉将楚玉姝的话思索片刻,余慕娴抬眸盯着楚玉姝,一字一顿道,“四殿下多虑了……慕娴一心奉楚帝,不论楚帝为何人……”

    余慕娴话音一落,楚玉姝即与她四目相对。

    楚玉姝凝眉看着余慕娴。

    那小子方才的意思是只要她为帝,他便会为她所用么?

    读懂楚玉姝视线中的意思,余慕娴微微点了点头,回应她确有此意。

    见余慕娴点了头,楚玉姝随即亲手将余慕娴面前的菜碟撤掉,又使眼色让立在珠帘外的婢子为余慕娴换了一套餐具。既是余慕娴这般说,她也无惧日后因着小子犯难。

    她原是个多疑的人。但此刻她愿意相信余慕娴这小子!至于如此轻易相信一个黄口小儿的原因,无非这小子与那人相关。想到那人,楚玉姝不禁扬唇轻笑,楚玉姝啊,楚玉姝,你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彻底与那人撇清关联。

    念着那人当年一身风华的姿容,楚玉姝重新拿起玉著,冲余慕娴柔声道:“小哥哥的话,姝儿懂了。如是,便用膳吧。”

    “谢四殿下。”应声坐回到席中,余慕娴拿着竹筷,空坐了半晌。

    她不太敢夹菜。

    楚玉姝这丫头夹菜的动作实在太缓慢了,慢到余慕娴都不忍心动筷子。

    想着自己一筷用尽,而楚玉姝的玉著还未出碟的场景,余慕娴出言询问:“四殿下用膳何故如此缓慢……”

    明明之前还是很快的。

    “嗯……”见余慕娴竟是发觉了自己用膳速度变缓,楚玉姝挑眉看了余慕娴一眼。这小子想听什么答复呢?

    楚玉姝坏心地将案上最后一筷子芹菜夹到余慕娴碟中。

    余慕娴皱眉,心道,楚玉姝这丫头今日是中邪了么?竟是一连夹了四次芹菜给她……她可有在楚玉姝这丫头面前表示过她爱吃芹菜?

    “四殿下……”余慕娴瞥过一眼碟中的芹菜,抬眉望着楚玉姝,眸中隐约困惑。

    见余慕娴捏着筷子不动,楚玉姝弯眉敦促道:“小哥哥且动筷吧……”

    “四皇女为何频频要敦促慕娴用膳呢?”余慕娴把筷子放到案上,楚玉姝这丫头催她吃芹菜可不是一日两日了。自她来府上,似乎每餐都不离带芹菜的膳食。别提什么凉拌芹菜,肉丝芹菜……连白果炒芹菜,她也见过数次了。莫不是这丫头知晓自己不喜芹菜?

    余慕娴狐疑地打量了楚玉姝一眼。

    接到余慕娴质疑的目光,楚玉姝也是一阵尴尬。

    这般快被识破委实有些难堪。她原还想着拿那芹菜逗弄这小子一番呢……

    “这不是小哥哥要走了……”楚玉姝佯装委屈。

    “嗯……”余慕娴忍笑,僵脸,摆出一副追问的模样。

    瞧出余慕娴那小子一门心思求答案,又念及自己不愿在那小子面前提那人,楚玉姝轻叹一声,错开话题:“小哥哥莫要怨姝儿在膳食上作弄于你……在晨时从顺子身上搜出玉佩时,姝儿就在想,小哥哥要走了……小哥哥若是今晚走,那用过这一膳,姝儿便不知何时才会遇到下一个,姝儿愿与同案用膳的人……”

    楚玉姝话音未落,余慕娴便举手开始夹碟中的芹菜。

    “小哥哥……”

    视线触及余慕娴竹筷中的碧绿,楚玉姝无端由地心头一酸。她方才之所以不愿在余慕娴面前提起那人,实在是忧心她在提过那人之后,舍不得放这小子离开。谁料余慕娴竟会选择做这种行径的事来逗自己欢欣……

    逗自己欢欣原是好的……但……如此,她便更不想放这小子走了。

    这小子与那人是那般像……那人当年也会在与自己同案用膳时,拘礼用尽那碟中不喜的膳食……

    细细用视线描摹着余慕娴的轮廓,楚玉姝的思绪飘得老远。远到她记起了几十年前,那人拉着她一步一步走向高台,接受百官拜祭。远到那人用竹板打着她的手心,要她熟记百家之言……

    “待用完膳食,姝儿是会吩咐窦方为你与那家奴备盘缠……”睁眼忍住盈眶的泪,楚玉姝开始夹菜。

    “……”瞥着要哭的楚玉姝,余慕娴静默了片刻。她此刻着实拿捏不准楚玉姝的心思。这一膳,她明明没说什么话,楚玉姝也没提什么事……

    除了她要走了。

    楚玉姝这丫头是因为自己走才哭的?

    余慕娴伸手给楚玉姝一方帕子,起身冲着楚玉姝一拜:“四殿下如此厚遇……慕娴没齿难忘……”

    “嗯……”低眉用帕子沾过眼中的泪,楚玉姝抬目又是一副欢喜的模样。

    但她欢喜后说出的话,却一点都不讨喜。

    楚玉姝漫不经心地将沾了泪的帕子握成一团,捏在手心:“既是小哥哥这般说来!那姝儿也不和你客气……小哥哥可记好了……你需将姝儿待你的好通通记在心头。待发达了,再一一报与姝儿!”

    听完楚玉姝的要求,佐之窥探到楚玉姝的小动作,余慕娴既好气又好笑。

    好贪心的小丫头!竟是连客套的话都不放过……

    但,她似乎也不太舍得拒绝这丫头呢。

    罢……就让这丫头开心一阵吧。

    拿定主意,余慕娴扬唇一笑,低声允诺:“谨四皇女命……慕娴会将四皇女待慕娴的好,铭记于心……”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相(gl)》,方便以后阅读女相(gl)第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相(gl)第十九章并对女相(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