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宫妃

第02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施夷光 本章:第024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关雎宫外殿。

    “玉簟,把所有人召集过来。”

    “系统,把芙蕖馆的监控调出了。”一回到自己的地盘,郁华潋就绷着一张脸端坐在主位铺了软垫的太师椅上召集众人。周遭气氛压抑,进来的宫人们皆习得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虽不知发生了何时,仍乖觉的垂首低眉的站着,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唯恐被主子迁怒。

    系统调出监控,画面中众宫妃面对“意外”大部分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生怕宫人摔到自己身上。其中,淑妃和莲妃因为离得远并未波及,妍昭容看似惊讶,匆忙起身退到一旁,可是时机太巧了,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出变故,完美的避开了摔在她裙摆旁的盆栽。

    坐在她旁边的连楚徽沈韵之等人脸上的惊慌不似作假,不过也正常,刚进宫的新人连皇宫都还没熟悉,哪来的功夫谋害其他人,能把时间把握得这么精细的,只可能是宫里的老人!

    值得一提的是,苏湄脸上也流露出一闪而逝的惊异,仿佛这件事出乎她的意料。最有趣的是和嫔,她第一时间护着小腹,看情形是下意识的举动。

    她好像不小心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和嫔有孕?宫里现在只有一位公主,其母是个不得宠的小媛,和嫔尚算得宠,不然也不可能出现在殿选里,若是她这一胎能够保住,还有幸生下皇子,可就是长子了!“皇长子之母”,多么诱人的称谓啊。

    不过和嫔为了隐瞒消息也是蛮拼的,这么多宫妃在的场合也敢来,若是消息走漏让人趁乱害她小产,她连哭都没地方哭去。宫里没有秘密可言,稍加注意就有可能发现她的异常,何况宫里还有一个知悉“剧情”的苏湄。这个时候,说不定苏湄已经与和嫔勾搭上了,郁华潋想起昨天系统说的话,苏湄的贴身宫女去了毓秀宫?

    “倒回去一点。”郁华潋又重复仔细看了一遍,注意到一个细节,尹贵人摔倒的姿势有点怪,像是有人刻意把她绊倒扑到捧着盆栽的宫人身上。

    “慢放,停!就停在这儿。”

    刘贵人?是她悄悄绊倒了尹贵人?

    怪不得她后来一直脸色苍白,原来不是受到惊吓,而是修炼不到家,做贼心虚,唯恐别人发现是她做的小动作。

    第一个帮凶找到了。

    【查看他人监控视频,诚惠10积分,谢谢!(≧w≦)/】

    “周扒皮,拿着积分滚!”

    【宿主你怎么能这么凶,人家还给你打折了呢嘤嘤嘤~\(*t▽t*)/】

    “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玉簟,袭香何在?”郁华潋启唇,说了回宫第二句话,宫里的气氛再度凝固起来。

    “奴婢方才派她去尚服局取娘娘的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想必已经快回来了。”玉簟今日守在关雎宫,不清楚主子在外发生的事,不过看回来的人个个面色冷凝,抬撵的四个小太监还受伤了,就知道必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娘娘,袭香回来了。”守在门口的玉筝手捧托盘步入殿内,后面跟着不明所以但被气氛惊得瑟瑟发抖的袭香。

    玉箬走过去握着袭香的手凑在鼻尖闻了闻,蹙眉对郁华潋点点头:“娘娘,是细苓香的气息。”

    “袭香,你可知罪?”回宫途中玉箬发觉她头发上有细苓香的味道,细苓香沾了兰花香产生的香味极易引起牲畜狂躁不安,而那声突兀的鸟鸣就是操控白猫的钥匙,让它变得极具攻击性,香源就在她头上,白猫攻击的目标当然集中在她脸上。

    如果设计的对象不是她,她一定忍不住夸一句:干得漂亮!不仅要保证她头发上沾了细苓香,赏花宴上有兰花,还要保证她出去的时候刚好碰见翡翠。最后,不管她有没有被抓伤,上步撵那一刻定是她防备心最低的时候,玉筝告诉她,那块三根铁钉露在外面的木料位置就隐藏在坐垫旁边。

    众所周知,文国公府家的郁九身体孱弱,步撵一散,再被那几根锋利的钉子扎到要害,不死亦不远矣。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奴婢惶恐,……不知,不知奴婢所犯何事?”袭香跪在地上,脸色刷白,还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玉筝,你告诉她,发生了何事。”郁华潋接过玉箬递过来的茶盏,揭开茶盖,轻呷一口,压下胸中浓烈的战意,要想害她,除非直接把她搞死,不然她会让对方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看情况,袭香不是被推出了送死的炮灰就是被人利用了,不过世人都惜命,后一种猜测比较有可能。

    玉筝把路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在说到玉箬讲起起细苓香和兰花香产生的功效时,众人看向袭香的目光就不一样了。

    没想到袭香竟然吃里扒外,谋害娘娘!

    “娘娘明察,奴婢,奴婢冤枉啊……那细苓香,那细苓香是夏荷给奴婢的,奴婢并不知道细苓香还有那等功效……娘娘,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谋害娘娘啊……娘娘明察……”

    兴许是知道这是她最后解释的机会,袭香此时反倒冷静下来,一边拼命搜刮词语为自己辩解一边不断磕头,她磕得十分用力,眨眼间额头就磕破了皮,青紫淤青加上不断流出的鲜血,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夏荷?”郁华潋挑眉,看向旁边站成一排的三等宫女,只见一个小宫女颤颤巍巍的站出来,跪在郁华潋面前。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娘娘恕罪……”比起袭香这个二等宫女,夏荷的心理素质明显就不行了,她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不断磕头,也不懂为自己辩解,似乎已经默认了此事与她有关。

    “奴婢管教不利,请娘娘降罪。”一旁的青菀姑姑跪下来行了个大礼,眉眼冷凝。

    “娘娘恕罪。”首领太监安贵领着一众小太监跪在地上,其他站着的宫人见此全部跪了下来,高呼“娘娘恕罪。”

    “行了,都起罢,把袭香和夏荷先压下去审问,希望你们二位不要让本嫔失望。”郁华潋看着跪在最前面的青菀和安贵,嘴角勾勒出一抹和煦的笑容,却看得两人背脊发凉。

    “奴婢/奴才必不负娘娘所望。”

    “都下去罢。”

    “玉筝,是谁告诉你袭香梳髻手艺好的。”换了简单的白色罗裙,郁华潋躺在铺着水貂皮的榻上,有些疲倦的按了按眉心,太久没动脑子,才这一会儿脑子就有些发昏。

    “回禀娘娘,是芸香告诉奴婢的。”玉筝皱眉,难道这个芸香也有问题。

    “盯着她。”按理来说,芸香和袭香应该算是竞争对手,她告诉玉筝的消息就相当于告诉她,如果没有猫腻,她怎么可能帮助竞争对手?

    “娘娘,这几件东西上都有细苓香的气息。”玉箬手捧着一个托盘走到郁华潋面前,托盘里都是郁华潋平常喜爱佩戴的首饰。

    “奴婢该死,请娘娘责罚。”玉簟跪在地上,她平时负责掌管主子的衣饰,没想到竟让人钻了空子。

    “玉簟起来罢,只有千日做贼,没有终日防贼的道理,不过这次是你疏忽了,我便罚你三个月的俸禄,你可有异议。”玉簟她们是她从家里带来的人,作为世代侍奉郁家的奴仆,郁家管理世仆的那套体系已经融入到她们骨髓里,有错必罚是最基本的准则,若是郁华潋今日不处罚她,反倒让她寝食难安。

    “多谢娘娘恕罪。”玉簟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能当上郁华潋身边的贴身侍女,必是从小训练有素,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厮杀过来的,从她在主子身边起,就不曾犯过这么大的错漏,没想到刚一进宫就栽了个大跟头,还险些让主子遭难,若是被她知道是谁在背后做的好事,她必要让他好看!

    “玉笺去请皇上过来,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郁华潋捂着发闷的胸口,嘴唇有些泛白,一上午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有费脑子排查是谁在背后害她,她的身体已经在向她抗议了。

    “娘娘平心静气,切勿再费心思虑!”玉箬看见主子的脸色暗道不好,急忙取了暗格里的药丸喂主子吃下。

    “咳咳咳,不费心,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郁华潋缓了缓气,心里直骂系统,既然要她进宫,就不能治好她这个林妹妹的身体吗?一用脑子就抗议,这是“宫斗”模式又不是“傻白甜”甜宠系列?!玩病娇?现在她还没到那步,不过如果继续下去,说不定哪天她就走上那条不归路了。

    “爱嫔今日好威风。”话音刚落就见卫珩闲庭信步踏进内寝,他穿着一件月白暗纹绣龙纹常服,身形修长,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矜傲不羁的气质,嘴角噙着一抹令人脸红心跳的迷人微笑。

    皇上,你骚得太明显了,低调点好吗?姑奶奶我刚刚遇险了!遇险了懂不懂,就是差点你就看不到我了!

    “皇上过来是为程良娣讨公道来的?”郁华潋支起身子,又不适的咳了咳,脸上因为咳嗽染出两朵不正常的红晕。

    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只见美人榻上的白衣美人拿着帕子捂着嘴轻咳,一双潋滟的眸子氤氲起一层水汽,两朵红晕浅浅晕染在白皙细嫩的小脸上,给人一种用言语描摹不出的惊艳之感,整个人有一种弱不胜衣的脆弱凄美。

    “朕自是来为漪漪讨公道的。”卫珩凑近郁华潋,半蹲着握着她的手,语气亲昵,态度诚恳,仿佛对眼前的女子情根深种。

    宫里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在事情发生不到半柱香时间,他便已知晓后宫发生的事了,甚至此时他已经差不多知道谁是幕后主使了。

    (小天使们注意作者有话说哦)


如果您喜欢,请把《系统之宫妃》,方便以后阅读系统之宫妃第02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系统之宫妃第024章并对系统之宫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