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宫妃

第025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施夷光 本章:第025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翊坤宫。

    “啪!”

    “废物,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妍昭容面目狰狞的狠狠的甩了云苓一巴掌,又拂袖将黄花梨圆桌上的物什全部扫落,一只扫飞出去的错金螭兽香炉狠狠打在云苓身上,里面的香灰溅了出来,云苓的衣裳、手上甚至脸上都被粘上还带着热度的灰烬。

    她的左脸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几缕深黑的香灰爬在她清秀的脸上,看起来狼狈不堪。

    “娘娘恕罪,奴婢办事不利,请娘娘降罪。”云苓迅速跪下,鸢肩羔膝,头几乎要垂到地上。

    跟在身后的云芙、云碧忙不迭的跪在云苓身旁,觑见娘娘这么大的火气也不敢多嘴,只学着云苓将头深深的低下头,恨不得钻进地底下。

    云芙偷偷瞥了眼旁边云苓狼狈的样子,心中冷笑,娘娘最器重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像只狗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高兴的时候就逗着玩,不高兴的时候,该迁怒就迁怒。

    半晌后,妍昭容终于恢复了冷静。

    “云碧,去把云莺找来。”

    “喏。”云碧赶忙磕了个头退了出去,暂时逃离了这个风暴漩涡。

    “关雎宫那个人如何?”既没能除去郁华潋,也不能把自己折进去。

    “娘娘放心,小平子是刘贵人的人,和翊坤宫无任何关系。”云苓直起身体,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垂目答道。

    “司舆司的如意是永福宫晴雅的老乡,娘娘放心,如意必会牵出淑妃娘娘。”云苓继续说。

    “起罢。”

    “多谢娘娘恕罪。”

    妍昭容看了看云苓红肿的半边脸,微微蹙眉,罢了,这幅样子出去不是凭白让人起疑,还是让云芙送去罢。

    “云芙,把这个东西交给刘贵人,让她好好想清楚。”妍昭容从书案上的一本书里抽出一张薄丝帕,递给云苓。

    “云苓最近不要出去。”

    “喏。”

    翌日。

    关雎宫迎来了一大批“客人”。

    “淑妃娘娘到。”

    “参见皇上,皇上圣安。”淑妃今日穿得朴素,外罩一件云纹绉纱袍,里面是一件藕色宫缎素雪娟裙,云鬓上只别着几只样式简单的玉簪,虽仍是一副淡然和煦的样子,但微蹙的眉心泄露了她并不如她表现得那么淡然。

    “淑妃娘娘,恕嫔妾无法见礼。”郁华潋懒洋洋的卧在美人榻上,做出一副病人的虚弱样子,看得淑妃牙有些发痒,郁华潋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哪里像个病人。奈何昨日的事牵连到她,她正忙着撇清关系,因此心里发堵也只能含笑道:“昭仪妹妹身子不好,昨日又受到惊吓,不必在意这些虚礼。”

    “行了,既然都到齐了,那就开始罢。”卫珩懒得看这群女人虚与委蛇,蹙眉不耐道。

    啧,女人一多麻烦就跟着来了,使绊子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们自己玩去,这才第几天,就敢使毒计害人?还是下位者暗害上位者,不知所谓!

    他喜欢聪明识趣的美人,而不是自作主张贪心不足的蛇蝎美人,看来是他这两年的纵容让某些人胆子肥了,看不清自己的位置。

    “把人带上来。”

    只见魏德喜领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宫人走了进来,一同进来的还有青菀和安贵。

    那几个宫人一进来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看就是被磋磨得不轻。

    郁华潋朝青菀使了个眼神,青菀颔首,走到众人面前,开始把她昨日审讯的内容汇报出来。

    “回禀皇上,各位娘娘,昨日白猫发狂乃是一张方子引起的。小平子平日与夏荷交好,五日前小平子交给夏荷一个护手方子,其主材料就是细苓香,之后夏荷将方子给了宫中四位二等宫女,袭香每日用这个方子浸手养护,手上沾染了细苓香味,昨日娘娘让袭香为娘娘梳发,娘娘发上沾了细苓香,在御花园又粘上兰花香,细苓香与兰花香的混香极易使牲畜发狂,娘娘回宫之时,恰好遇见了太妃娘娘的猫儿。”

    “闹了半天只是一场巧合,看来是昭仪运气不好,凭白惹来一场祸事。”妍昭容捏着帕子娇笑道。

    郁华潋挑眉,没有理会妍昭容,示意青菀继续说。

    “小平子说那方子是刘贵人身边的雪兰给他的,芸香告诉奴婢,昨日她看见刘贵人将尹贵人绊倒了,而娘娘回宫的时辰正好是太妃娘娘养的狮子猫每日去起云台的时辰,另外,娘娘平日用的几件首饰上也被洒了细苓香。”青菀颔首低眉,将疑点娓娓道来。

    “既然芸香昨日看见了为何不说出来?”淑妃的目光扫向站在人群中的刘贵人,掌管宫务这么久,若是连刘贵人背后的人是谁都不清楚,她就可以向皇上交出掌宫大权了。刘贵人看似和谁都不交好,却暗地里投靠了妍昭容,所以这出大戏果然是妍昭容做的,好本事,敢拉她下水,林胧月莫不是以为她真能做到天.衣无缝。

    “奴婢当时以为只是一时看花了眼,毕竟刘贵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去绊尹贵人,直到得知小平子说方子是刘贵人身边的人给的,奴婢这才敢和青菀姑姑说。”芸香走了出来,跪下解释道。

    她穿着二等宫女的碧色宫服,头上也仅仅别着二等宫女规格的几朵绢花,可衣服上不起眼处绣着的精致花纹和碧色宫服衬得愈发白嫩的肌肤,脖颈低垂露出优美的曲线,在一众花枝招展的宫妃前如一股清泉般让人眼前一亮,加上黄鹂般清脆悦耳的声音不卑不亢,确实别有一番味道。

    她倒没留意芸香有一把好嗓子,郁华潋似笑非笑的瞥了眼卫珩,果然长得太招桃花。可惜,不够聪明,她瞥了眼跪在下面的芸香,她还没死呢。当着这么多人勾引皇上这种事她还没做,就被一个小宫女抢先了?

    宫里的妃子谁还看不出这点把戏,城府浅的已经对她怒目而视了,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奴才,胆敢众目睽睽之下勾引皇上?当她们瞎了还是死了?

    不提众宫妃如何恼怒,被勾引的正主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刘贵人。”

    嗓子不错,可是他嘴还是挺挑的。

    从一群低位妃嫔里站出来的刘贵人面色如常,并未因种种指向她的疑点慌乱不已,倒是比昨天镇定,不知是真的心中坦荡还是已经放弃挣扎了。

    “奴妾并不知方子的事,雪兰只是奴妾身边的粗使宫女,奴妾若是要害昭仪娘娘也应该是让身边信得过的贴身宫女去做这件事,为何却指使一个粗使宫女做?”

    刘贵人挺直背脊直视龙颜,她今日穿着一件水红撒花烟罗衫,同心髻只用了一枚白玉簪点缀,少了平日的暮气沉沉,多了几分少女的鲜亮活泼,一双杏眸亮的惊人,似乎要燃尽所有的激.情。

    “不过是一张方子,若是没出这档子事谁会在意一张方子的来历。”坐在一旁的莲妃闲闲开口,她还是一贯仿佛随时要飞升的仙女装束,手中把玩着一块椭圆墨玉,这块墨玉衬着她一双骨节匀称、白皙纤长未染丹蔻的玉手,简直令人移不开眼。

    “那你在芙蕖馆为何要绊尹贵人?”淑妃丹唇勾起一抹冷笑,毁了她的赏花宴不算,还想陷害到她身上,林胧月想得倒是挺美的,可惜她忘了,耍花招还要看别人乐不乐意配合。

    一个是超品国公家的嫡女,一个只是三品将军家的女儿,明眼人都知道会选谁,林胧月太高看自己了。她以为她在皇上心里是特殊的,却不知皇上的心硬起来是怎么教人肝肠寸断的,何况在皇上心里,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意儿。

    呵,又是一个看不清自己位置的可怜虫。

    “奴妾不知是否不慎绊倒了尹贵人,昨日有些混乱,奴妾记不清了,奴妾想问昭仪娘娘的这位宫女,是否真的看清了是奴妾故意绊倒的尹贵人,你有何证据?若是没有,诽谤宫妃的罪名不知你可担得起?”刘贵人神色从容的提出反驳。

    “奴婢,奴婢确实看见贵人绊倒了尹贵人。”芸香被刘贵人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得有些缓不过神,迟疑了片刻,呐呐道。

    卫珩扬眉,他仿佛第一次见到刘贵人一般,认认真真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眼瞥了眼魏德喜,魏德喜会意,使了个眼神让一个穿着烟青内侍服的小太监走出来。

    “参见皇上,参见各位娘娘。”小太监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才道:“奴才是芙蕖馆当差的小辉子,昨日正好是奴才当值,奴才也看见刘贵人悄悄伸出脚绊倒了尹贵人。”

    假扮成太监的暗卫内心有些复杂,刚从训练营出来执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扮成太监指证宫妃,这让他怎么面对一起出来的同僚。

    “你们还有什么要交代就快交代罢。”郁华潋淡淡一笑,妍昭容想推出刘贵人帮她顶罪,想得倒是挺美。

    昨天她把所有细节串了一遍,排除了淑妃和嫔等人,最后把嫌疑锁定在妍昭容身上,还要感谢她不经意的几个小动作,不然她还不敢确定是她。

    不过想想也对,她才刚入宫,若说谁对她敌意最大,必是这位小肚鸡肠的“宠妃”了。

    “奴婢交代,奴婢交代,正是小主身边的紫欣把方子交给奴婢,让奴婢给关雎宫的小平子的。”跪在地上的雪兰似乎顶不住压力,把紫欣供了出来。

    “刘贵人,凭你的能力,应该设计不出这么精细的计谋,还不把你背后的人交代出来。”淑妃徐徐善诱,试图让刘贵人把妍昭容供出来。

    “淑妃娘娘的话嫔妾无法苟同,只要掐准了时机,这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妍昭容插话,捏着块素白丝帕抚唇轻笑。

    刘贵人看着妍昭容手中的帕子,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奴妾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此事是奴妾一人所为,和旁人无关。”

    “刘贵人你可要想清楚,不是自己的事不要强担着,谋害昭仪的大罪可是要祸及家人的,现在皇上也在这儿,有什么不得已的事还可以求求皇上。”淑妃蹙眉,刘贵人有什么把柄在林胧月手里?

    “说罢。”卫珩支起下颚,来了几分兴致,看情况,刘贵人是不打算招出妍昭容?

    “此事乃奴妾一人所为,与旁人无关,更没有什么人指使奴妾。”刘贵人说到此,仿佛像松了口气般,整个人松懈下来。

    “可你与淳昭仪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淑妃冷下脸,到底是什么把柄,让刘贵人连家人都不顾。

    “奴妾嫉妒昭仪娘娘,所以不想她活在这个世上。”刘贵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郁华潋,说出了一个并不如何能站稳脚跟的答案。

    郁华潋看着一脸“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刘贵人,看了看妍昭容,又忍不住瞧了瞧卫珩。

    到底是为了什么人,刘贵人可以连自己的命和家人的命都不要,把所有罪行都揽到自己身上。

    妍昭容两次说话都特意拿起的帕子有什么特殊含义?恕她见识少,世界上只有一种感情能让刘贵人不顾自己和家人这么拼命掩护妍昭容,这种感情有两种可能,一是刘贵人深爱着妍昭容,为了她什么都可以牺牲;二是为了情郎,她和情郎的把柄落在妍昭容身上,所以只能替妍昭容顶锅。

    不管是什么情况,皇上,似乎都带了一顶绿帽子。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响起一首歌:“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绿光在哪里。”

    好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啊,郁华潋看向卫珩的目光带着几丝不自觉的怜悯。


如果您喜欢,请把《系统之宫妃》,方便以后阅读系统之宫妃第02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系统之宫妃第025章并对系统之宫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