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

第28章 修炼:两人坦诚疗个伤什么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粟殿 本章:第28章 修炼:两人坦诚疗个伤什么的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28修炼::两人坦诚疗个伤什么的

    姜绍逸扶着伏璟,感觉眼下他的情景一点也不像是“无妨”的样子。

    伏璟有些直不起腰,“不用担心,扶我上楼,休息一天就好。”

    “休息一天就能好?”姜绍逸看着怀中透着虚弱的人,分明不信。

    “夜深了,你吃完夜宵,也早些休息,”伏璟索性靠在姜绍逸的身上,然后长长舒了口气,“其他的,明日再说……”

    这是典型想糊弄过去的节奏……

    这十几天,只要姜绍逸修炼,伏璟便每夜都跟着他去伏羲殿。虽然伏璟多半只是在一边镇宅似的旁观,但他全程都会为姜绍逸记录要点,偶尔还会指点一二。毕竟伏璟曾是姜家的守护宅神,也是看着姜绍逸自幼长大成人,对其的优势与短板了解的比姜少爷自己还透彻几分,每每指点之处,都会让姜少爷醍醐灌顶。这大半个月折腾下来,姜绍逸的修为与灵力是精进了不少,但却没有时间为伏璟疗伤。而伏璟自己一心扑在如何让姜绍逸修炼更上一层楼上,白日里与功过门的诸位主管商讨少爷的修习方案,午夜便在一旁冷静观察与记录,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心思为自己的伤势考虑,他全身的旧伤没有恶化就不错了,更别提有任何的改善。

    一瞬间,姜绍逸胸口有些揪心的疼。

    姜绍逸一手扶着伏璟,一手快速的把熬着鸡汤的燃气灶关了,“鸡汤明天喝,先扶你去休息!这几天我的灵力也提高了不少,正好看看你的伤势。”

    伏璟闻之一顿,“我无妨,你……”

    伏璟的话还未说完,姜绍逸就默不吭声的自他背后推入了一股温润的灵力。谁知这股灵力刚进入伏璟的体内,他浑身就猛的一抖。姜绍逸猝不及防,险些没有扶住他。

    伏璟捂着丹田处,身子晃了晃,一头栽倒了下来,长发划过了姜绍逸敞着睡衣的胸口。

    四周静的没有一点声响,时间仿若凝固,伏璟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似乎有千年那么长。四肢百骸都冷的颤抖,伏璟下意识的想把自己蜷缩起来,却发现身体重如千斤,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稍一用力,丹田处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引得一阵更剧烈的晕眩。

    意外的,一股意想不到的暖流从丹田处流入,马上抵消那让人无法忍受的冷,伏璟这才慢慢舒展开了意识,耳畔也传来了一个熟悉而焦虑的声音。

    “伏璟,醒醒,能听见我说话吗?醒醒……”

    待伏璟缓过神来,他已经半躺在床上了。而姜绍逸与他十指相扣,自身后将他牢牢的抱在了怀中。

    “醒了吗?”姜绍逸喜出望外,他腾出一只手,端起床头柜上的药碗,“刚刚热好的,温度正好,慢慢喝……”

    伏璟浑身还有些无力,药碗到了嘴边,他微微皱了皱眉,还是顺从的张开了嘴,将大半碗药汁全部喝了下去。

    “这大半个月你未歇息好,太操劳。从明天开始,你就安心在家里修养,午夜不要再去伏羲殿,我能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担心……”姜绍逸将药碗放到一边,继续搂着怀里的人,蹭着他的脖颈,“今夜还有些时间,我看看你的伤势……”

    伏璟闻言,沉默不语。

    “你的内伤拖的越久,越不利于恢复,伏璟,我……”姜绍逸有些焦急,眼前这个人固执起来太可怕,他似乎早已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独自承担,什么问题都自己独力解决,想完全进入他的内心并不容易。姜绍逸这几日被伽罗宸折腾的团团转,此时此刻,他真的太怕自己先前的努力会功亏一篑。

    或许是姜绍逸的话音太急切,或许是姜绍逸被伏璟晕倒后吓得浑身还有些轻颤,功过门门主这次竟然没有拒绝,他思忖了片刻,竟然点头同意了。

    姜绍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伏璟开口,他才明白伏璟这次是真的同意了。

    “我的内伤已是陈年旧疾,非一时一刻能治愈的,不能心急……”伏璟叹了口气,“我先去不想你为此忧心,是怕耽误了你的修习。但是眼下修习已进展了大半,我也就安心了……只是,我内府处由于……当年伤势太重,气海、关元、中极等几处要穴的经脉已被淤血堵塞至萎缩,若要疗伤,非重新冲破这几处的血脉不可……如此一来,我需要几个月的修养,耗时太多……”

    “不怕耗时!”姜绍逸声音已哽咽,“我只想你早日好起来……”

    姜绍逸说着,默念这几日修习的口诀,在神识内府中催动山河戟,一股充沛的灵力瞬间便涤荡其全身。他掌中灵力气流聚现,一团温润的白色荧光便缓缓跃动其上。姜绍逸托着这团灵力,解开伏璟的睡衣,轻柔的将其沿着伏璟的腹脐推了进去。

    伏璟双眉紧闭,长长的睫毛忍不住轻颤了一下。他只觉得一股如山间清泉般的灵力顷刻间流转了全身大周天的经脉。这股清流如春日和煦阳光下的清风,温暖而充满了生命力。伏璟不由的就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姜绍逸一手仍搂着伏璟,在他耳边低声安慰道。

    要冲破堵塞经脉的淤血,需要将伤处重新撕裂开来,而后排除淤血,再灌入灵力,愈合脉络。其间无论灵力多么轻柔,动作多么轻缓,都是一番酷刑。姜绍逸咬着唇,心痛的滋味一点都不比给经脉疗伤轻松。

    伏璟嘴角微弯,双手楼上了姜绍逸的腰身,将头枕在了他的肩膀上,“只要我不说停,你即可继续,无需担忧,只是,切莫伤了自己的元气……”

    姜绍逸正色的点头,继续将灵力与真气自内府调出,然后源源不断输入伏璟的体内。同时,他也将自身的神识放出,将屋外草木间的木属灵力悉数聚集,再将这些灵力引入自己的丹田。经过一番周转与精炼,这股木属灵力更为温和纯粹,姜绍逸再将其沿掌心渡入伏璟的体内。

    先进入伏璟体内的灵力,就像清泉遇上了干涸许久的土地,几乎瞬间就被伏璟大小周天内近乎干涸的经脉吸收殆尽。姜绍逸也不着急,他加大了吸取方圆内木属灵力的程度,同时,又将神识向更远处拓展,在旁人毫无觉察之下,调动不远处地底河脉的水属灵力。两股灵力在姜绍逸的体内交汇于一处,他毫不吝惜的全部输入了伏璟的体内。

    待伏璟体内的灵力充盈,那些周转不畅的经脉就渐渐露出了原形。这些经脉处有许多撕裂的细小伤口,每处伤口内或多或少有堵塞的淤血。有几处的经脉已断裂,要想重新将断口接通,也唯有再次使断口破裂,然后重接这一条方法可行。

    此时伏璟浑身已有些轻抖,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他的脸色苍白如雪,头已埋在姜绍逸的胸口,双手紧搂着他的腰,始终一声未吭。

    姜绍逸的脸色并不比伏璟好到哪里去,他手上的动作虽依旧稳当,但是几乎快把自己的唇咬破了。

    在姜绍逸的控制下,一波又一波的灵力与真气不停的冲击着伏璟内丹处堵塞的经脉。伏璟的身体抖的愈来愈厉害,姜绍逸几乎抱不住他。

    “忍不住就说,我们可以停一会……”姜绍逸心口疼的快要窒息。

    伏璟眼前阵阵发黑,他已说不出话。小腹中的疼痛似千刀万剐,如果不是有着坚如磐石的意志力,只怕早就痛的晕死过去了。

    “绍逸,绍逸……”伏璟没有回答姜绍逸的问题,却只是反复的念着他的名字。

    长痛不如短痛,姜绍逸明白伏璟的意思。他一咬牙,一狠心,一股更为强大的灵力流便再次被推进了伏璟的腹内。

    伏璟的身体猛然一抖,但他生生将呻-吟咬碎在了嘴里,还是一声未吭。伏璟的脸色已透着惨白,背后的冷汗连身下的床单都浸湿了。他的双手揪着姜绍逸身后的衣服,几乎将他的衣服撕碎。

    忽然,屋内的空气间弥漫起了一股极重的血腥气。

    姜绍逸慌忙低下头,掀开伏璟的锦被一看,立刻骇住了。

    伏璟的身下,一团黑红的血迹缓慢溢出。他的睡衣与身下的床单,瞬间被浸透。

    姜绍逸的胸口像遭受了一记重锤,疼的他窒息。

    “淤血而已……”伏璟浑身软的不像话,声音低不可闻,“继续……不然,前功尽弃……”

    姜绍逸被伏璟身下漫延的血迹刺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一阵眩晕,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想过为伏璟疗伤的过程会非常艰辛,但是他从未想过待他亲眼见到伏璟的伤势后,会是如此的……痛不欲生……

    不能慌,不能乱!要继续!必须要继续!

    姜绍逸强撑着拉回自己的神智。片刻之后,已经从他脸上找不到任何失措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眼眸中坚毅的神情。姜绍逸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一个念诀,他浑身白光一闪,便散出了自身的灵光,同时更为聚精会神的为伏璟调动在他体内周转疗伤的灵力。

    伏璟的头无力的歪在了一侧,他身下的血迹先是浓的发黑,约莫一个小时后,黑红的颜色开始逐渐变淡。伏璟紧紧咬着一缕发丝,待姜绍逸察觉时,他已晕过去了多时……


如果您喜欢,请把《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方便以后阅读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28章 修炼:两人坦诚疗个伤什么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28章 修炼:两人坦诚疗个伤什么的并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