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

第31章 修炼:亲密戏什么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粟殿 本章:第31章 修炼:亲密戏什么的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31修炼:亲密戏什么的

    九宝两只小手捧着小刺猬饺子,窝在伏璟怀里,看看姜少爷,再看看自己亲爹,还是在纠结。

    姜少爷揉揉小九宝的头发,把小家伙一头帅气的短发揉成了鸡窝,“去吧,大人说话,小孩子别偷听……”

    小九宝从沙发上蹦了下来,理理自己的发型,“我才不会偷听,你想说什么我全知道……”

    姜少爷,“……”

    小家伙蹦跶着跑进了厨房,然后拿着一盒冰激凌开开心心跑上楼了。

    姜少爷很满意,接下来的话题估计会有点少儿不宜。

    待九宝跑的不见了踪影,姜绍逸一只脚跪在沙发边缘,一手撑着沙发背,俯下身,给躺在沙发上的伏璟来了一个“沙发咚”。他呼吸间带着酒气的气息,直接扫过了伏璟的面颊。

    伏九爷依旧很淡定。

    从这个角度,伏璟俊美的五官在姜少爷面前简直一览无余。伏璟面部轮廓棱角分明,眉峰高挑,一双凤眸,眼线修长。此时,在姜绍逸直直的注视下,往日的深沉与肃穆都从伏九爷的面容上褪去,只剩下难得一见的柔和与温润。这是姜绍逸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与伏璟面对面互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伏璟,如着了魔一般,忍不住伸手去轻抚近在咫尺人的五官。

    饱满而略显苍白的唇,高挺的鼻梁,漂亮的双眸……

    然而就在姜少爷的手停止半空中,还未碰触到身下的人的时候,九宝奶里奶气的声音却忽然冒了出来……

    小九宝从二楼的楼梯口处探出个脑袋,很大声的说,“爸爸,姜爸爸之前问我,记不记得我妈妈!”

    伏璟头也未抬,“哦?你是怎么回答的?”

    九宝吃一口冰激凌,“我说我没有妈妈……”

    姜绍逸,“……”

    姜少爷在心中泪流满面。骚年,你真是坑得一手好爹,现在装失忆还来得及么……

    伏璟靠在沙发上,看着姜绍逸脸色由白变绿,由绿变青,再由青变红,嘴角弯了弯,眼眸中带着笑意,“还要我打电话吗?”

    姜少爷自暴自弃,说话间已经带了些鼻音,“我就是有点吃醋有点嫉妒,不行吗?这几个月我在功过门里只要有时间就挖空心思旁敲侧击瞎打听,但就没人知道九宝妈妈是谁……九宝就说了一句他没有妈妈,我就思来想去琢磨了大半个月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每天晚上抱着你我满脑子都会想这件事……他们让我直接来问你,我又怕我一旦问了,就更加嫉妒了,但是不问我又忍不住乱想……”

    姜绍逸看着伏璟的瞳色渐深,唇色却愈发苍白,忽然有点不忍心,木着舌头结结巴巴解释道,“我、我其实也不是特别在意,我之前说过,万一九宝妈妈回来了额,我也没有关系,只、只要能一直护着你和九宝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就是……今天不是过新年吗……我这不是喝多了吗……我看着九宝的魂光是白色,所以我想……”

    伏璟很平静的看着他,“九宝没有妈妈。”

    姜绍逸身子僵住了,半响后,他才声音发颤的问,“……没有妈妈……是什么意思……”

    伏璟语气平静,“他不是我与别的女人生的……”

    姜绍逸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血压有点飙升,大脑充血的结果就是有点幻听,“……你、你说什么……”

    伏璟手轻握拳,抵在下巴处轻咳了一声,“九宝,不是我与别人生的,今后也不会有别人搬进这个屋子。”他想想,又正色补充道,“现在局势不定,有些事我还无法与你细说,你务须胡思乱想……”

    “九宝,不是你与别人生的……”姜绍逸呼吸急促,吐字有点艰难,复读机似的的喃喃自语,“不是你与别人生的,不是……生的……”

    伏璟坐起了身,轻轻拍了拍少爷的脸,“少爷,你喝了多少?”

    伏璟的长发滑过脸颊,姜绍逸的身子酥了半边。突然,他抓了伏璟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手,身子猛的向前一倾,两人几乎面贴面,瞬间鼻息相融。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哪有时间去和别人生孩子!”姜少爷激动了,说话语速瞬间提升n个百分点,如机关枪一般,“……你都跟着我跳九州鼎了,怎么可能再跟别人生孩子!董渊说儿子是你太思念我,幻化出来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儿子的魂光是白色的,这就遗传啊!九宝要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魂光怎么可能是白色的?!九宝就是我儿子!我儿子!”

    伏九爷下意识的避开了姜绍逸急切的目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功过门门主难得露出些许窘迫的表情。

    姜少爷说到热血沸腾处,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冲着楼上大声喊道,“九宝,你是我儿子,我儿子!以后直接叫爸爸……”

    下一刻,姜少爷话音戛然而止,他扑通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伏璟,“……”

    这是灌了自己多少酒……

    九宝从二楼探出小脑袋,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娘亲,今晚的小白兔饺子是不是没有了……”

    伏璟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姜少爷,只觉得心中有百般思绪,一时间都无法言说。

    跨年夜的后半夜,整个城市下起了雪。一开始只是细小的雪花,两三个小时后,就已是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

    二楼的卧房内,伏璟穿着沐浴后的长袍,长发垂腰,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端着一杯热茶,静静看着的夜空中飘落的雪花。

    窗外的月光照进房间内,正对着床上躺着醉酒的姜大少爷。姜绍逸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终于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姜少爷揉揉额头,头有点疼。好容易眼神聚焦了,姜少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在床上?还换了睡衣?

    这里是……伏璟的卧房……

    等等,自己不应该是在客厅吗?刚刚好像发生了什么……

    “醒了?跨年夜准备了一桌子菜,却把自己灌醉,越发长进了……”

    伏璟转过身,长发随身而动,窗外昏暗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如古卷中的翩翩玉公子,美若谪仙。姜绍逸看的发愣,整个就那么愣怔的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伏璟。

    “看什么呢?怎么不开灯?”伏璟走到床边,“可口渴?”

    姜绍逸不错眼珠的盯着眼前人,点点头。

    伏璟将手中的热茶递到姜绍逸的嘴边,“可先饮些茶,醒醒酒。”

    姜绍逸伸出手,却没有接茶杯,而是拽住了伏璟瘦削而略显冰冷的手,然后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

    伏璟吃惊不小,赶忙将茶杯临空推到一旁的柜子上,生怕烫着了还在撒酒疯的人。

    姜绍逸抱住了伏璟,轻轻蹭了蹭他的脖颈,固执的重复,“九宝没有妈妈!九宝是我儿子!”

    伏璟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沐浴后的气息围绕在鼻尖,姜绍逸捏着伏璟的下巴,轻轻的把他转向了自己。

    姜绍逸慢慢凑过去吻住了伏璟的唇,又喃喃说道,“九宝没有妈妈,九宝是我儿子……”

    伏九爷的眸色沉如墨,轻轻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声问道,“就这么想九宝是你儿子?”

    “你儿子,就是我儿子……”姜绍逸似乎有些不满,他吻过伏璟的唇,一路向下,就要脱去怀中人身上碍事的长袍。

    “绍逸,你……”伏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酥麻的由下感觉窜上全身,差点控制不住的有些浑身发软。

    姜绍逸没有说话,他封住了伏璟的唇,左手抱着怀里的人,右手早已摸进了不该摸的地方。拉扯间,姜绍逸的睡衣早已褪下,露出了线条结实的胸膛,腹下完美的肌肉线条也若隐若现。他英俊帅气的面容带着几分醉意,毫不掩饰此时自己的*。

    伏璟的呼吸变得厚重起来,伸手就搂住了姜绍逸的脖颈,吻了上去。

    “……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想抱你……特别是当我看见你受伤的时候……”姜绍逸手上来回套着怀中人的顶端,直到他浑身微颤。

    伏璟靠在姜绍逸的怀里,声音低哑,“少爷,你这可是点火……”

    透过窗外的月光,伏璟苍白的肌肤尽收眼底,姜绍逸舔了舔嘴唇,手上一用力,直接扯掉了伏璟和自己身上的碍事的衣物。姜绍逸喘着气,正要继续,伏璟却一用力,直接把他压在了床上。

    “绍逸,绍逸……”伏璟抚摸着姜绍逸的头发,在他的嘴角和耳畔轻轻的□□,又轻轻的肆咬。

    姜绍逸浑身如过电般抖动了一下,心中的情愫如海潮铺天盖地席卷了过来。他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只觉得这场旖旎自己期待了太久。伏璟的喘息就在耳边,带着体温的肌肤触感好似一把烈火,把姜绍逸仅剩的理智烧得连灰都不剩。他再也按捺不住,抱着身上的人就欺身反压了过去。

    姜绍逸下身紧紧贴着伏璟,当双手撑开伏璟的双腿准备抵上自己的坚硬是,伏九爷浑身一僵硬下。但是下一刻,伏九爷就闭上了漂亮的凤眸,抬起手背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任由身上的人为所欲为……

    随着姜绍逸在他身上缓慢而有力的律动,伏璟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似乎喘不过气来。姜绍逸也无法自控的开始短促的喘息。每当撞到伏璟体内的一点,他的浑身就会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引得姜绍逸也是一阵战栗。

    “看着我……看着我……”姜绍逸将伏璟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上,就要拿开伏璟挡住眼睛的手臂。

    “绍、绍逸……”伏璟浑身痉挛的几乎语不成句。

    夜色下,伏璟的呼吸已经不受控,他只好紧紧的抓住身上人的肩膀,努力与他贴得更近……任由他将自己穿透……

    姜绍逸在这番纠缠中,仿佛已被刻入灵魂的激情所蛊惑,不断的沉沦,再沉沦……

    冬季的夜晚总是不经意间就降临了。

    瑟瑟的寒风中,行人都在匆匆往家赶,巫欣国却仍在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这几日九爷与姜少爷都在养伤,十七局中没有大的案子,难得清闲,功过门中的几位主管本可以在家休息,巫欣国却并不想在家休息。

    不一会,夜空中的雪就大了起来,冷风夹着雪花,刮在脸上生疼。

    巫欣国竖起了衣领,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对着空气吐出了一个烟圈。几口下去,一支烟就抽完了。巫欣国把烟蒂往街边垃圾桶一扔,转身就进了转角的一个酒吧。

    酒吧里灯光昏暗而暧昧,音乐低缓,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喝酒谈笑。

    巫欣国直接走到吧台前,酒保一见是他,马上靠了过来,“欣哥,好久没见您了!”

    巫欣国点头回应,然后拿出钱夹,掏出三张红票放在吧台上,“老样子……”

    “欣哥您稍等!”酒吧收了钱,也不找零,就开始调酒。

    伏特加,龙舌兰,朗姆酒,再加白兰地威士忌,还有少量高度白酒,混合均匀,加上冰块,酒保就给巫欣国倒了一满杯。

    巫欣国接过酒杯一口干尽,酒吧就又麻利的倒了第二杯。

    “欣哥,您酒量真不是盖的!一般人这一杯酒下去,再睁开眼,那就是第二天了……”

    巫欣国自嘲的笑了一声,“你们这酒如果真有那么神,我就天天来……”说着,第二杯也下肚。这一下,巫欣国才有点感觉了。

    酒吧里人逐渐多起来,音乐声也越来也吵。

    巫欣国看着在周围的红男绿女,又让酒保倒上第三杯……

    眼前的景物慢慢开始旋转,音乐声也渐渐模糊……

    突然,眼前多了一杯水,巫欣国不解,酒保用下巴指指旁边,“那边的那位美女觉得你喝的太多了,应该多喝点水……”

    说完,酒吧还冲巫欣国使了个眼色,“那个美女之前打听您很多次了,可惜您前段时间一直没来……”

    巫欣国微微一笑,随便又从皮夹里又抽了几张拍在吧台上,就直接向那位美女走过去。

    街道上,斜风吹着雨,已经密集的下了起来,行人纷纷打起了伞,行色更加匆忙。

    巫欣国搂着美女的腰,摇摇晃晃的就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还想去哪儿?附近的酒店随你选……”巫欣国对着美女就亲了一口,也不理会旁人异样的眼光。

    美女脸红了,娇羞的推了他一下。

    巫欣国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他笑着正要反击,眼前却好像飘过一个人影……

    白衣,长长的黑发……

    一瞬间,人影与记忆中的那个人的样子重叠起来,巫欣国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子虞?子虞……”巫欣国就要失神的就要去追,却被美女一下拉住了。

    “哪有人啊?你喝多了吧!”美女笑着就挽住了他的胳膊,“不如到我家去,我给你醒醒酒……”

    “放开!”冷风一吹,巫欣国酒醒了大半,平时在异性面前翩翩君子的风度却荡然无存。

    “什么?”美女没有反应过来,气氛转的太快,她有些懵了。

    巫欣国似乎强忍着忍着怒火,从美女怀中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扔下了句“抱歉”,就匆匆离开了。

    原本以为自己已把往日的一切都尘封,但是只看了一眼与他有几分相似的人影,那道堤坝就决了口,往日的思绪如洪水般涌了出来……

    巫欣国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没想到过去了那么多年,那个人还能如此容易的左右自己的心情,实在是太可恨……

    巫欣国在街上越走越快,最后索性狂奔起来,也不管旁人是否注意到,身形在夜色中一闪,人就原地消失了……

    大雪中,新年如期而至……


如果您喜欢,请把《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方便以后阅读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31章 修炼:亲密戏什么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31章 修炼:亲密戏什么的并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