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光环

第45章 倒V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叶 本章:第45章 倒V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公子,人家已经走远了。”

    白术回头瞪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尾巴,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他们虽是主仆,可是,他从就未把这臭小子当成他的仆人。自然的,还在滔滔不绝的人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逾矩,嘴里还在唠叨着,“公子好大方啊,小九真是佩服死了。一瓶百花丸就这样给了一个一面之缘,甚至不知道姓甚名谁的人……”讲着讲着,慢慢的声音又弱了下去。

    “说啊,继续说。”白术一眨不眨盯着小九。小九立刻成了焉了吧唧的一团,他虽然多嘴,但是也害怕白术。总的来说,白术对他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对于这样的小九,白术倒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他微微叹了口气,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再次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消失背影的方向,才转身朝着反方向离去。

    天空逐渐昏暗,言子鱼本想着先在前边的破庙里歇息一晚再动身。不想。等她赶到那座破庙时,里面却早已被人先占了地方。只好作罢,打算另寻栖身之地。

    “子鱼!”

    言子鱼一顿,蹙眉停下了脚步。在这样的荒郊野外被人叫住,还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她不敢回头去看。

    “几月不见,胆子还是这般小。”糯糯的声音已经到了跟前,要不是心口一直痛疼难耐,言子鱼一定早已跑掉。只是,听着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她一抬头,对上的是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翠……翠儿……”惊呼出声。

    翠儿翻了个白眼,拽过言子鱼直往破庙里走,嘴里还嚷嚷着,“这么晚了子鱼还真胆大。”言子鱼挠挠头,没说话。“要是奴家不出来,你就等着被饿狼叼走好了!”

    “没……没这么严重吧!”言子鱼惊恐。

    翠儿淡淡一笑,又道:“子鱼不知道吗,这一片丛林里可是有很多野兽出没的。比如:狼啊,老虎啊……”

    “你……你别吓唬我,我也不是被吓唬大的。”

    对于还是这样无知的人,翠儿无语的带着她在火堆旁坐下。言子鱼左右观察着这个破庙,最后才把视线放到坐在她身侧的翠儿身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看似不经意,其实,也是试探。

    “你还想有谁在?”翠儿一本正经的望向她,她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场火烧了醉月楼所有,奴家也是巧合之下才躲过了那场灾难。”言子鱼静静听着,这些其实她早就已经知晓。不过,她要把自己装的不知道。几月未见,谁知道,眼前的翠儿还是不是翠儿。

    “那你后来有没有见过姨和鸢姐姐她们?”言子鱼问。

    翠儿摇摇头。

    “那你怎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啊?”要知道,这里离京都可是有一段距离。何况,翠儿一个弱女子,在她眼里还是一个小屁孩。竟然,敢独身在这破庙休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几日前,奴家收到消息。纳兰小姐还活着,并且就在绝情崖之上。”

    世人都说,恋爱里的人智商都是负数。她,言子鱼寻夕心切,自然也变成了这样的人。一听到有关纳兰夕的事情,她完全把别的事抛之脑后,紧紧攥着翠儿的手臂祈求,“明日带着我一起去吧!”

    翠儿点点头,从包裹里拿出几个干馒头递到言子鱼前面,说道:“肚子饿了吧!先吃些干粮填肚子。然后,再睡一觉,明日可是要赶很长的路。”言子鱼也不矫情,接过馒头就啃了起来。养足精神才是要紧事,不然,明日赶路就没力气了!

    夜,越来越深沉。破庙里的火苗微微摇摆,翠儿对着已经睡过去的言子鱼探了探,见没有醒来的迹象,才急匆匆往外边走去。

    “怎么样?”

    黑暗中出现一个浓重似感冒的声音,翠儿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只听她毕恭毕敬的道:“一切都以按你的吩咐准备。”

    “很好。她可有怀疑?”

    “没有。”

    “那就好,回去后小心行事。”

    “是。”

    清晨的阳光异常耀眼,言子鱼是被翠儿摇醒的。她先是一愣,而后才记起来自己身在何处。不好意思的对着翠儿挠挠头。

    “快起吧!”翠儿催促,言子鱼点点头。出门在外也没有那么讲究,她随便用翠儿给她打来的水漱了漱口,又用水洗了洗脸就跟着翠儿出发了。中途心口又难受,她就趁着翠儿不注意,偷偷吃了一颗百花丸。潜意识里,她不想翠儿知道那么多!

    “翠儿,还有多久才能到啊?”言子鱼问。

    翠儿好笑,指着前面隐约看得到的一个房顶,“看到了吧!那里就是了。”

    “还有这么远啊!”言子鱼嘀咕。不过,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纳兰夕,她就浑身充满力量。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觉得无聊便和翠儿聊起了天,“翠儿,你怎么会认识这绝情崖的啊?”

    “因为,奴家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

    “这是翠儿的家乡啊!”言子鱼笑了起来,“到时候翠儿可以回家看看家中的爹娘呢!”

    “奴家没有爹娘。”翠儿大喊一声。气氛一下沉重,言子鱼张了张嘴没说出任何话语。好一会儿,还是翠儿先开口,“对不起,刚才失态了。”

    “没事。”言子鱼摆摆手。

    “奴家给你讲个故事吧!”

    言子鱼点点头。

    “数年前,绝情崖其实并不唤绝情崖。在那会,它也只是一座平凡的山谷。可是,自从那里来了一个女子之后,那里就变了。女子长的很美,就如天边的星辰一样耀眼。她独身在那里住了下来,从不与外界的人接触。每天,她要做的事情就是种花,弹琴。漫山遍野的花朵都是她种的,真得很美很美。

    日复一日,所有人都不了解这位美丽的女子。只是大家都在猜测着,是不是在等待她喜欢的儿郎。就在好心的村民打算去给她她些关怀的时候,就在那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她不见了。在她居住的屋内,只寻到了一张字条:不问生死相许为情为缘来相守。

    就在村民为这位女子的离去而悲痛的时候,又来了一位男子。在男子见到那张纸上得字条后,他跌跌撞撞的跑去崖顶,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整个谷底都回荡着他哀伤的声音。村民为了纪念这一对有情人,给山谷取了一个悲情的名字——绝情崖。”

    久久沉静在悲伤的气氛里,言子鱼埋头沉默。还是翠儿先恢复了正常的情绪。出声拉回言子鱼,“你看,马上就到了。”

    小屋还有满山艳丽的花朵,言子鱼一步步往前走,犹如感同身受。翠儿站在花间,就这样望着远方。

    是绝情还是有情?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的狂风骤起。

    “小鱼儿。”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一个温热的躯体。

    “鸢——姐姐!”言子鱼顿顿开口。熟悉的味道回来,眼眶瞬间红了一圈,原本垂着的两条手臂也紧紧箍住怀里的人。

    “哈哈……好一对情深似海的有情人!”

    言子鱼抬眸就见到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大批人,每个人都手拿佩剑,就如电视里播放的锦衣卫。那么,中间那个站着说话的人,不就是……想到什么似的,看向翠儿。

    “哈哈,翠儿做的不错。”

    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已经冷漠且面无表情的人,言子鱼一下松开冷鸢,后退了几步,嘴角也溢出了血迹。

    “小鱼儿……”冷鸢眉头紧皱。言子鱼笑着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百花丸,颤抖的好几次也没打开瓶塞。冷鸢忍住眼泪,按住那颤抖的双手。默默地从里边倒出药丸,喂进言子鱼嘴里。

    “我的解药。”翠儿冷冷的道。

    ‘嗖’一下,一个瓶子飞过。男子冷哼一声,翠儿来不及说任何话就直直倒地……

    这残酷冷血的场景,言子鱼胃里开始翻江倒海,一阵干呕。

    “哈哈……哈哈……”男子大笑,而后,又恶狠狠地指着言子鱼,“你们都得死,这天下是朕的。”

    原来这就是伤害夕儿的罪魁祸首,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个恶魔。堂堂大和君王,竟然是这等摸样。言子鱼在冷鸢的扶持下慢慢起身,不屑的瞪着那个她恨不得碎尸万段的人。

    “来人,把她们格杀勿论。谁要是斩了她们的首级,朕赏黄金万两!”

    “诺。”

    一时间,所有的带刀侍卫全都围住了中间的两人。言子鱼扯起嘴角冷笑,轻声问道:“鸢姐姐,你怕么?”

    “小鱼儿可是害怕?”冷鸢反问。

    相视一笑,所有的言语都已经化成丝丝柔情。

    “要打架也不带上姨,你们两个小鬼,是觉得姨老了么!”才听到声音,言子鱼只觉眼前一闪,花姨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眼眶一下又红了起来。

    “怎么还这样爱哭。”花姨好笑。言子鱼边擦着眼里的泪珠,边迟疑的开口,“姨的头发?”

    花姨一顿,笑出了声,“只不过是白了头,子鱼就不认姨了么?”言子鱼摇摇头,“那不就的了。子鱼不觉得白发更适合姨,不觉得这样很有气势么?”

    言子鱼刚想再说些什么,男子却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景,你死到临头了还这样猖狂。”花姨冷哼。男子却不以为然,只一个挥手,所有他带来的人全都冲着言子鱼去。

    一时间,狂沙乱起。言子鱼第一次见到花姨和冷鸢全身杀气的样子,她捂着心口瘫坐在地上,视线追寻着随风飞舞的两人。突然,不知从哪冲出一个人。言子鱼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就那样挡住了冷鸢,冰冷的长剑没入身体。

    “小鱼儿……小鱼儿……”

    “呕~”言子鱼睁着双眼,嘴里喷出的血迹化成淡淡的花朵。花姨一个抽身,一拨人全都击毙,仅剩下的几个全都吓得退回原地。慕容景不以为意,只见他两手拍了拍,上来更多的人。丑陋的嘴脸,言子鱼永远都记得。

    “哈哈哈……你们是逃不掉的,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言子鱼一点也不害怕死这个时刻,她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这样对她们。虚弱的靠着冷鸢,她认真的问对面的男人,“你为何要这么残忍的杀害这群弱女子?”

    慕容景眼里如火的目光直射言子鱼,恶狠狠的道:“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朕何必筹划这么久。得天外来客者得天下,这天下是朕的,你凭什么?朕要你死,只有你死了,朕的江山才能千秋万代!”

    “原来都是你!”言子鱼苦笑,顿了顿,又道:“是不是我死了,你就能放过所有人?”

    “对。只要你死了,朕可以放了所有人。”慕容景激动道。

    “小鱼儿不要听他的,他是个大骗子。”冷鸢眼里的泪水落在言子鱼口中,苦涩的味道蔓延开。言子鱼双手箍住冷鸢脖颈,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脖颈后打晕了冷鸢。

    “小鱼儿……”花姨一顿。

    “哥哥。”

    言子鱼顺着声音望去,南宫雪牵着玉儿站在不远处。她已经看不清她们是怎样的表情,眼睛越来越模糊。白术说,不可以情绪激动,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无声地笑了出来,她能感觉到死忙在向她招手。

    “哥哥。”

    言子鱼扬起笑容,自己挣扎着站起了身。对着那个男人,她要站起来才行。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飞雪,言子鱼明媚的笑容深深刻在每一个人心中。她一步一步缓缓上前,冲着慕容景定定的道:“要我死可以,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还敢和朕讨价还价,不过,说来听听也无妨。”

    “我要你放了夕儿的娘亲,用我的命换她们的命。如何?”

    “不可以。”

    “不行。”

    异口同声的声音,言子鱼冷笑。突然,转身对着南宫雪和玉儿,眼里出现厌恶的神色,“你们有什么资格?”她只是想为夕儿做完最后一件事而已,“你们都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俩。”

    “哥哥,你不疼玉儿了吗?呜呜……”

    言子鱼冷眸直射南宫雪,淡淡开口,“你不带她走,是想留下看我的笑话?”

    “我……”

    “你想要的东西不是已经得到了吗?所以,不必在这里再假惺惺的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转身,一个跌撞摔进花姨怀里。

    “小鱼儿你累了!”

    “还是姨懂我。”言子鱼笑,攥紧花姨的手臂,恳求道:“要是我不在了,帮我照顾好夕儿。”

    “好。”

    心里不放心的都已经交代好,深深看了眼昏睡过去的人儿。言子鱼才慢慢的往崖边走去,站在边沿,望着那个已经平静了得男人,她再一次强调,“你让我做的,我会做到。我让你做的,你要是做不到,我即使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她决然的纵身跳了下去。她好像能体会到,翠儿讲的那个故事。不问生死相许为情为缘来相守!

    纳兰夕刚奔赴到这里,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她疯了一样要跟着言子鱼一起跳下去,却被花姨拦住。“啊……”空中久久回荡着悲伤,她如冰的眸子射向慕容景,一字一句的道:“今日,你这般对她。往日,我会向你讨要十倍!”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主角光环》,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主角光环第45章 倒V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主角光环第45章 倒V并对穿越之主角光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