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狐狸精遇上跳大神的

第24章 摸个骨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奶声奶气 本章:第24章 摸个骨呗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小白面色并不好,狐疑的看了看图娇娇,又打量了一下胡莱,眼眸里有些许轻蔑:“哦”。

    胡莱瞬间就有些不爽了,可是这事本就是自己胡掐的,哪里敢发作,只好自作自受咽了回去,可是心里又惦记着小琪,姿态不禁摆低了一些:“那女孩和猫怎么样了?”

    “你这么关注做什么?有什么企图?”

    “我……我就想知道啊,那只……那女孩是我的朋友”胡莱脑瓜子也转的快,只是顿了顿,立刻就改口了。

    “那你去问师傅”

    “师傅?”胡莱挑了挑眉,望着小白,又望了望图娇娇,语气有一丝不确定。

    小白冷笑一声:“怎么,连她有个徒弟都不知道?”

    胡莱只觉得血气倏然上涌,两颊处分外燥热,这就有些尴尬了,还以为是情敌,没想到是师徒,话说,现在师徒也算是禁忌关系吧,唔,还是要盯紧一点。

    “那个……现在不是知道了”

    “嘁,最好别打我师傅的主意,不然要你好看”小白眯着眼睛面露不善的看着胡莱。

    胡莱毫不畏惧的回瞪过去:“小屁孩,你还是少管大人的事,到时候叫我师母的时候,可千万别气的晕过去了。”

    “我呸,我师傅绝对不会喜欢你的,哼,那么多人追我师傅,我师傅也没有心动,就凭你?”小白分外轻蔑的从上由下的打量了一下胡莱,最后眼光轻飘飘的落在胡莱那还没来得及开始发育的胸口,有些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胡莱瞬间就急了,说话归说话,这个眼神是几个意思,这分明是不屑,没错自己现在是小了一点,但是自己还在发育期,胡莱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胸口的熊熊怒火,咬牙切齿的道:“小白是吧,很好,我算是记住你了,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让你跪下斟茶认了我这个师母。”

    小白翻了个白眼,一点也没有搭话的打算,转身利落的离开了。

    胡莱气的跺了跺脚,见着小白去招呼客人了,不禁气呼呼的坐下来,偏头看见了正在调酒的图娇娇,唔,确实好看,追她的人很多吗?

    想着小白的话,胡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哎,资本还不够雄厚啊。

    “嘿,又是你,怎么着,专程过来喝特调的?”浑厚的男声传过来,胡莱抬头一看,是上次请自己喝特调的人,那人也不啰嗦,拉开胡莱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来着很久了吗?”胡莱有些好奇。

    男人点了点头:“是啊,快一年了。”

    胡莱眼珠一转:“那,你喜欢老板吗?”

    男人一脸惊奇的看了看胡莱,打趣道:“怎么着,听你语气可不是像要给我介绍的样子,不会是你自己喜欢上了吧?”

    见着胡莱瞬间娇羞的模样,男人有瞬间失神,苦笑几声道:“我劝你最好打消非分之想。”

    胡莱瞬间来了兴致:“为什么?”

    男人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人注意这里,这才偷偷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这个城市虽然不大,但是来这里喝特调的人,每个人身份背景都不容小觑,这里甚至有首都的大人物,你以为没有背景的人,能平平安安的开店到现在吗?就我所知,就已经有三位来头不小的人追过老板,每一个都无功而返。

    这三位可都是能够对我们这个小城市产生影响的人,就这样的人都搞不定老板,普通人哪里能追得到,更何况,你还是个女的。”

    “我女的怎么啦”胡莱有几分不满,自己不光是女的,还是妖怪呢。

    “我不是对你有偏见,呃,说不定你还真有几分机会”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拍了拍脑袋,语气有些兴奋。

    “怎么?”连带着胡莱都有几分激动起来。

    “那么多追求者中,有一个女人,而且老板谁都拒绝的果断,就这个女人还三不五时的会过来纠缠老板,老板拿她没办法。”

    “天,她不会也喜欢女人吧!”胡莱有些兴奋,如果真这样自己的机会又多了一些。

    男人愣了愣,有些不确定:“不知道,不过男追求者都被她拒绝了,哎,你说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不喜欢男人呢,可惜了。”

    胡莱一手拖着腮帮子,一手无意识的敲了敲桌子:“哎,那女人叫什么?”

    男子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

    “叫清晨,若是说我想要师母,我觉得清晨姐姐挺好的!”小白站在胡莱身后笑的开怀。

    胡莱一惊,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语气不善:“你怎么偷听人家讲话啊!”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你在公共场所说悄悄话,还怪人听去了,真是搞笑”小白嗤笑一声,又高声叫道:“特调开售。”

    原本正襟危坐的男子,瞬间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冲到了前台,排入队伍里,小白不屑的看了看胡莱,也朝着吧台处走去。

    清晨姐姐,哼,这名字起的还真够随便的,不知道这人究竟什么模样,居然敢纠缠图娇娇,不是说这女人三不五时就会过来纠缠图娇娇吗?上一次没来,这一次怎么还没……

    等等,有些不对劲,自己上次化形的时候,是五月份,现在是六月份,虽然说时隔一个月自己才来酒吧,可是自己是不是忘记了,这酒吧,可是逢五号、十五、二十五的时候都会开业。

    好像是有那么两次图娇娇凌晨出门,自己顾着修炼,都忘记还有酒吧开业这事了,真是失策,不过酒吧白天也会开业,怎么上个月,图娇娇除了相风水之后,就没怎么接过生意了?

    特调很快就一抢而空,胡莱乖乖的跟着图娇娇身后回家,不过胡莱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有什么也是直接就说出来了。

    “姐姐,清晨是谁?”

    “谁告诉你的?”图娇娇的语气随意,看起来并不像是很在意这个人的样子。

    “听小白讲的,说想要清晨做师母”,胡莱乖巧的坐在副驾驶上,眼巴巴的看着图娇娇。

    图娇娇闷笑一声,摇头道:“这孩子什么话都敢往外讲。”

    “你也喜欢清晨吗?”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我……我喜欢你”胡莱鼓起勇气。

    车子突然快了几分,很快又恢复了匀速,图娇娇望着前方半响也没有出声,胡莱有些着急,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她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对方的想法。

    图娇娇实在有些受不了胡莱灼热的目光,只是淡淡的开口道:“知道了”。

    这就完了?胡莱有些傻眼,这和自己预期的有些不一样啊,不应该是要么答应,然后自己和图娇娇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要么拒绝,自己则死皮赖脸成功追到图娇娇,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这个回答,自己应该怎么往下接?

    最怕气氛突然凝固,胡莱只觉得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熬到了家,图娇娇拿了衣衫就进了浴室,留胡莱一个人在客厅。

    胡莱拿起好久不用的手机,冲着电,开机,万事问百度,点开搜索器,输入:表白失败该怎么办?

    大多数答案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总有一天能感动到她。

    胡莱默默的点了点头,删了问题,又重新输入:如何让对方爱上你。

    这个答案就有些千奇百怪了,看的胡莱心都乱了,也没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

    胡莱深吸一口气,再次删了问题,重新输入:如何增进双方之间的感情?

    答案:床上交流。

    咦~简短而不浮夸,胡莱不是小孩子,虽然刚成年,但是有网络的社会,谁还不早熟一点,没有经历,不代表不知道。

    胡莱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停了,连忙一溜烟的窜到卧室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一手拿着浴巾,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图娇娇进了门,视线在自己脸上停留了一秒钟,接着就将自己视为空气了。

    胡莱有些委屈,低头看了看胸口,泄气的拖着浴巾进了浴室,好久没这么利索的洗澡了,胡莱哼着小曲,将自己搓洗的干干净净,包着浴巾就出去了。

    等胡莱进卧室的时候,图娇娇已经侧躺在床上,看样子似乎睡着了,胡莱不禁放缓了脚步,偷偷摸摸的掀开被子,然后钻了进去。

    身体有些僵硬,胡莱看着自己和图娇娇中间隔着一尺远的距离,咽了咽口水,悄悄的往图娇娇身边挪了挪,见对方没有反应,又装作熟睡的样子,假意的闭上眼睛,然后伸手搭在图娇娇的腰间。

    见图娇娇依然没有反应,胡莱心中一阵窃喜,正准备得寸进尺的将大腿也撩上去,不料耳边突然传来了图娇娇的声音:“穿好衣服再睡。”

    胡莱小声的反驳道:“我喜欢果睡。”

    “别让我说第二遍”

    胡莱瘪了瘪嘴,有些沮丧,磨磨蹭蹭的起床,跑到衣柜旁,却发现里面没有自己的睡衣,看着衣柜里的吊带睡裙,胡莱不禁暗喜,这和没穿也没什么两样,伸手取了吊带短群往身上套,然后深怕图娇娇会反悔一般,冲上床就手脚并用的将图娇娇给抱了个满怀。

    图娇娇有些不悦,她不太喜欢这样的身体接触,只是,刚刚在车上,胡莱好像说喜欢自己,喜欢吗?图娇娇垂下眼眸遮住了一闪而过的光芒。

    胡莱本以为图娇娇会推开自己,没想到怀里的人居然没有半分挣扎,不由有些愣住了,下意识的去看图娇娇,就见着对方也盯着自己。

    “抱够了吗?”

    “不够”胡莱头摇的似拨浪鼓一般。

    “那你要睡觉了吗?”

    “不睡”

    “可是我要睡了”

    “哦”胡莱松开手,又想起什么似的,低头就想在图娇娇嘴上啄一下,没想到图娇娇倒是警惕,明明是瞄准了,最后也只是落在了脸颊上,但,就这一下,也够胡莱开心的了。

    “晚安”胡莱兴奋的看了看图娇娇,心脏飞速的跳动着,血液加快流动,导致胡莱全身都有些发烫,亲完后到是有几分不敢注视对方了,胡莱转过身,偷偷的捂着嘴无声的笑着,果然感情还是要在床上交流比较。

    图娇娇神色有些复杂,伸手摸了摸还带着些许异样触觉的脸颊,心里翻起了不小的波澜,只是一想到自己时日不多,这些波澜又慢慢的消失不见,原本有些歉意的眼眸也逐渐变得幽深,看不见任何的情绪。

    第二日,图娇娇又起身驱车前往酒吧,胡莱也自然的跟在身后,进店的时候,还冲着小白挑衅的皱了皱鼻子。

    小白翻了个白眼,伸手看了看时间,招呼过来第一位客人。

    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打扮都很正式,如果不看那有些谢顶的地中海发型,长相也还是过得去的,看来这人呐,颜值是印象分,发型就是加分项了。

    “我想做阳宅风水”

    “恩,想求什么?”

    “我想化解一些东西,几年前我买了一块地,修建了一栋商厦,但是商厦建成之后,生意总是很难开展,不单单是这样,商厦里还经常出现人事纠纷,高层留不住,我怀疑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又或者是有仇家给我下了绊子,不知道图师傅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商厦大门朝向?”

    “正西方,当时做大厦的时候,我还特意找人指点过,向星七赤,当运当旺,按理说应该是很好的,可是就是做不起来,我后来也找过指点的人,他也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知道了,定金十万,来去食宿你承担,具体收费和出行的日子,小白会和你协商好!”

    “谢谢图师傅”男人心满意足的去和小白结账了。

    第二位客人是一个女人,穿着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整个人保养的也非常精致,见了图娇娇浅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看个面相吧,相婚姻!”

    图娇娇点头,盯着女子细细的瞧了一番,轻声道:“官星不弱,面带食伤,你既然已经结婚了,而且官星显示你丈夫最近走鸿运,应该会掌权,你来是想和还是离?”

    “他一向都靠我,如今有了一些资本就开始作妖,我若是希望他能继续听话,是和好,还是离好?”

    “他的八字有吗?”

    女人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图娇娇。

    图娇娇伸手开始掐算,庚金弱命乙,这是一个财多身弱的格局,庚金生于亥水月,金寒水冷,以调侯为急,年支午火可以起一点作用,看女人面相颧骨较高,眼神犀利,应该是妻强,财多身弱对应的就是妻强,从女人的官星上来看,丈夫应该是年初走上好运。

    乙是庚金的正财,甲是偏财,男命以财才为妻妾,一眼望去,庚金不就是在脂粉从中,只是财多身弱。

    图娇娇松手,看着女人轻声道:“男方大运会到53岁,在此之间都只会心有余而力不足,53岁星宫会出现桃花,你自己取舍吧!”

    女人面色一变,眉心缓缓松开,笑着道:“都53岁了,怕是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

    “30万,小白,收钱!”

    女人爽快的付了钱转身离开。

    第三位依然是一个男士,不过这个男士很年轻,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的样子,穿着打扮偏向休闲风,见着图娇娇也是恭恭敬敬的道:“寻龙。”

    “没空,不接。”

    男士脸色一变,阴着一张脸看着图娇娇又道:“那……能点穴?”

    “可以,定金二十万,来去食宿你承担,具体收费和出行的日子,小白会和你协商好!”

    图娇娇的爽快让男士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快步到一边和小白结账了。

    第四位来客是一位女人,看年纪估摸二十五六岁,白白净净的长得分外清秀,脸上不施粉黛,肌肤依然好的让人羡慕,穿着一条简简单单的长裙,外面套着一件修身的西装外套,坐在吧台上,将手伸了出来:“看个手相吧,我想看看最近有没有桃花!”

    图娇娇望着吧台前的女人,嘴角一抽,又来了。

    “咦,不看吗?那就摸摸骨好了,正好,我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发育的空间!”女人伸手抓着图娇娇的手就往自己胸口上放。


如果您喜欢,请把《当狐狸精遇上跳大神的》,方便以后阅读当狐狸精遇上跳大神的第24章 摸个骨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狐狸精遇上跳大神的第24章 摸个骨呗并对当狐狸精遇上跳大神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