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17章 峰回路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17章 峰回路转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就在张暮胡思乱想之际,江沐尘开口问道:“关姑娘口中的证人张暮已带上堂,他与本案有何关系?”

    关欣怡看了眼五花大绑眼睛又蒙住的大土匪,强忍住笑意道:“回大人,此人正是木围坡里的土……百姓,当日舍妹就是被歹人饿至只剩一口气时扔至山下,最后被木围坡一干人众所救,此人能作证!”

    “对对,爷……我能作证!关姑娘妹妹被寨中兄弟们抬上山时已经危在旦夕,是我们好心喂药喂饭救活她的!她脖子上有伤手脚有捆绑的痕迹,被扔至寨下是有人想其又饿又病至死好诬陷我木围坡!结果老天有眼,奄奄一息的被告被我寨中兄弟发现带至山上救治还好心送回,我们不但没有害被告反到将其救活,这都是寨中大当家二当家英明神武领导有方,别看我们是土匪,我们其实是一群好土匪!”张暮眼睛一被蒙住,脑子瞬间变灵活了,知道自己上堂是干什么来的。

    牛状师闻言轻笑出声:“真是可笑!谁不知木围坡是最凶残最棘手的一群土匪,只听说你们抢人财物伤人性命,却从未听说过你们好心救过人!你说被告被你们所救,请问可有人看到?”

    “呸,别以为你是状师就可以在公堂上乱说话!”张暮怒了,若非手脚不自由他早一脚踹上去了,大声斥道,“老子做过就做过,没做过就没做过,从来不说谎!被告就是被我们所救!诬陷我们的那帮孙子想看笑话,结果我们没害人,他们想借刀杀人并且诬陷我寨的愿望破灭了!我已经查明,当日将被告抬至木围坡的是啸风寨那帮孙子!这帮□□的没少做坏事诬陷给我们木围坡,老子教训过他们一次老实了两年,结果不长记性又玩起陷害的把戏!大人,将被告送去木围坡的那厮我已逮到,目前就在堂外,大人尽管审问他!”

    江沐尘冷声警告:“公堂之上不得口出污言,鉴于你为维护自己山寨名誉,事出有因,本官暂且饶过你,再有下次直接打三十大板!”

    张暮挺不服气的,但识实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他懂,愤愤不平地道了句:“我知道了。”

    一般没有功名没有身份的普通人见到县太爷都会自称草民,但张暮土匪头子当久了根本不将区区县太爷放在眼里,是以从来不以草民自称,按他的话来讲,自称从“爷”改成“我”已经很给两次将自己打败的县太爷面子了!

    “传啸风寨相关人证!”江沐尘命令道。

    几乎是立刻,同是五花大绑的长得瘦小的土匪被带上堂,他武力值低,只绑了上半身,两腿还是自由的可以走路。

    “草民王山拜见大人。”相比牛气冲天的张暮,这个土匪简直相当有礼貌,确切地说应该是害怕,他脸上有伤,上堂时走路有些不稳,腿上也有伤,一般情况下匪见官都会怕,何况是受了伤的匪。

    这时,一直缩着头尽量当自己不存在的关欣桐闻言惊呼:“这人的声音、声音是……”

    关欣怡问:“是什么?他可是那几日关押你饿着你的那人?”

    “是!”关欣桐看向跪在身边的土匪,怕得猛打一哆嗦,颤着声音道,“就是他关着我,一直在我耳边说‘安家表少爷被你杀死了’,最后我又惊又饿以为自己要死了时,迷迷糊糊中听他说什么要将我送去吃人不吐骨头的土匪窝去!”

    这是她自上堂以来所说话最多的一次,这人一出现,离自己洗脱杀人嫌疑又近了一步,她怎能不激动?一激动胆子难得大了一回。

    王山下意识想反驳,刚要开口突然听到张暮拳头握得咯吱吱响的声音,吓得头皮一麻,下意识捂住青肿的脸颊紧紧闭上嘴。

    “王山,被告所说可否属实?”江沐尘重重拍了下惊堂木冷声问。

    “是、是草民将她送去木围坡的。”王山早已被收拾得骨头都软了,哪里还敢硬扛?直接说实话。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打了牛状师一个措手不及,他今日上堂的任务是逼得被告承认杀人一事,哪怕不承认也得逼得被告一方洗不清杀人嫌疑,结果这个叫王山的是怎么回事?安家没与他说这些啊!

    案件有了新的进展,关欣怡精神大震,大声质问王山:“你是受了何人指使一路关押被告?又是受何人所托将其送去木围坡?还是说……安家表少爷周明其实是你杀死的!”

    “不、不是我杀的!”王山死命摇头,辩驳道,“是小木子委托我做这些事的!”

    小木子,这名字很耳熟啊,关欣怡刚一拧眉立刻便想起是谁了,安家大小姐院中那名高手!

    安家人听到小木子这个名字脸色均变了变。

    “小木子是谁?”关欣怡追问。

    “是寨中近来很得大当家欢心的一员,他功夫很好,近来几次大事都办得漂亮,很受上头重视,寨中拍他马屁的人很多,我、我也不例外,他找我帮忙,我立刻就应了。”这些事只是小木子个人所托,而非啸风寨,他将实情揭发开来最后得罪的只是小木子,而非背叛寨里,是以王山这一番话说的只是担心事后遭到小木子报复,而非被山寨除名。

    小木子当时被江沐尘引出安家,此人应该在县衙,关欣怡看向江沐尘。

    江沐尘冲其轻轻一点头,扬声道:“将嫌犯小木子压上堂来!”

    如果张暮能看见此时小木子的样子的话就不会再不平自己被绑全身且蒙眼的待遇了,小木子的样子才是真凄惨,被绑不说还被点了穴,衣衫脏污头发凌乱,一看就是吃了多日牢饭的样子。

    “小木子!你失踪这么久原来、原来……”王山见到对方惊得差点跳起来,目光在县太爷和小木子身上转了两圈,眼中闪过了悟,适时闭了嘴。

    原来这人就是小木子,看着还很年轻,只是脸大半被头发盖住,看不清具体样子,关欣怡看着他开口问:“据张山所言,是你要求他将被告一路关押最后送至木围坡的?你为何这么做?你与幕后杀人犯究竟有何干系!”

    小木子闻言冷哼了声,一句话都不说,抬眼看向关欣怡时眼中流露出几分“随你如何问我就是不说”的嘲讽。

    “大人,事已至此已经可以确定周明的死与被告无关!”关欣怡没得到答案也没继续问,抱拳看向台上正色道,“如果死者是被告所杀,那么她又怎会落入被人关押最后差点饿死的窘境?”

    一旁的牛状师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就凭土匪王山几句话就判断令妹非杀人凶手未免过于武断!焉知被告不是杀完人逃走之时被人发现并且捉住?”

    这话一问完牛状师都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不是上赶着递台阶给对方走吗?都怪自己被新几个土匪搅和得乱了心神,不然又岂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关欣怡闻言俏脸上荡起笑意,双手负于身后,半侧过身拿好笑的目光看着窘迫不已的牛状师:“牛状师这话问得好生奇怪,如果真是被告杀了人被抓,那抓他之人不该直接将其送入官府?他们自己抓住人将其耗至只剩一口气又送去木围坡栽脏又是何意?”

    说完后她转过身问衙门口关审的百姓们:“各位大叔大婶兄弟姐妹,如果你们发现有人杀人企图逃跑,你们抓住他后会怎么做?”

    “当然押去送官!”

    “对,送官!”

    “必须送官!”

    在一群送官的话语中居然出现了一道很不和谐的答案,有人说可以勒索杀人者财物,这人说完便迎来周遭所有人的鄙夷目光。

    关欣怡问完后转回身面向江沐尘,美眸满是神采,抱拳道:“大人,方才大家都给了答案是说报官,唯一不报官的也是想要勒索财物,而假若牛状师假设成立,被告杀了人后被小木子等人所抓,等待她的不该是送官或遭受勒索吗?事实是两样都没有!于是民女可以确定周明并非被告所杀,而是关押虐待被告之人或其背后之人所杀!”

    “你胡说!”安乔脱口反驳。

    “真奇怪,我又没说杀人者是你安家人,安大少爷何以这般激动?”关欣怡一脸莫名地看着气急败坏的人,俏脸上写满了疑惑,那“无辜”模样差点没将安乔气死。

    江沐尘看着关欣怡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唇角微微扬起,左下侧突然传来杨少白的咳嗽声,心一突,他忙将上扬的唇角拉直,快速扫了眼杨少白。

    抬眸对上好友目光的杨少白以为他在关心自己,对其露出一道感激的笑意,指了指自己嗓子表示嗓子不舒服,刚笔划完嗓子一痒又咳嗽了一声。

    江沐尘俊脸黑了黑,白了不明所以的杨少白一眼,调整好脸色正襟危坐,拍了下惊堂木道:“关姑娘所言有理有据,以目前的口供来判断,杀害周明者并非关二小姐,而是另有其人!”

    县太爷亲口说了杀害周明者另有其人,那么关欣桐的杀人罪名便洗清了,堂外的关大夫人喜极而泣。

    “大人英明!”关欣怡高兴地拍了句马屁。

    “大人英明!”狂喜中的关欣桐紧跟着也说了句发自肺腑的话。

    关欣桐的罪名被摘清了,那周明的死找谁?安乔急道:“大人说被告并非杀人者,那我表弟周明是死于谁之手?”

    江沐尘修长好看的手指在案上敲了敲,凝神假意思索了下后突然反问:“还记得上一场堂审最后的事吗?关姑娘建议王大夫诊安家丫环倩倩的脉象以判断当日所诊生病之人是否是安大小姐本人,结果被告知那丫环回了老家,今日案情有了新进展,任何与本案有关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安乔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

    “既然倩倩不在,那便劳烦安大小姐亲自上堂让王大夫诊一诊脉,若脉象与当日王大夫所诊一致,那么安大小姐自然洗清了嫌疑。安大少爷,你觉得本官所言可有道理?”江沐尘和颜悦色地望向堂下脸色变了几变的安乔,虽语气很是温和,但在场人都听得出来其话语中的强势。

    就在安乔进退两难之时,关欣怡眼尖地发现一直神情不屑仿佛对所有事都满不在意的小木子身体突然僵住,他抬眼望向江沐尘时眼中闪过浓浓的愤怒。

    他为何反应比安乔还大?关欣怡敛眸沉思起来。

    被蒙着眼看不了美人的张暮只能靠耳朵听,越听越觉得关家妹子脑子好使嘴皮子也利索,这样的女人简直像是为自己而生的一样,太适合作土匪婆替他管山上那群土匪们了!

    只是不知是否是他多想,怎么老感觉这县太爷在与关妹妹说话时声音会温和那么一点点,然后她提什么要求他会很痛快地就答应?

    张暮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危机感下已经暗暗地将小白脸县太爷当成情敌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17章 峰回路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17章 峰回路转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