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养成记

第84章 夫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荼靡满手 本章:第84章 夫妻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裕王和新王妃的新婚之夜,就这样过来了。

    等裕王回到洞房里时,天色已经拂晓了。

    站在洞房门前,裕王有些许的不知所措,毕竟,这件事自己有些理亏,他完全可以去闲云阁探视一下,嘱咐几句,就回来和新人洞房的,这可是父皇给他指婚的妻。

    若是新妇有怨色,有微词,他该怎么说呢?难道说,我一听说初雪有危险,就把什么都忘了?这样说,不是给初雪拉仇恨么?陈若芙可是她的主母!

    推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漆黑闪亮的秀发,陈若芙正在镜前梳妆,人虽然端坐在绣凳上,可是窈窕的身形一览无余。

    裕王轻轻咳嗽了一声。

    陈若芙缓缓转过头来,那是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五官精致明艳,眉宇间有一种温雅的书卷气,这是她的家族给她留下的印记,让人一看之下,就知道眼前之人是个才女。

    一个美丽的才女,看来,父皇这次是真心实意为自己打算的。

    就在裕王这一愣怔的功夫,陈若芙轻轻站起身来,微笑道:“王爷辛苦了,可曾用过早膳”

    “若芙,昨儿晚上,初雪那边的情形很危急,我——有些对不住你了。”裕王呐呐道,明显的心虚理亏。

    陈若芙却轻声道:“王爷这是哪里话,李美人那边是人命关天,急需您做丈夫的守在身边拿主意,您若是不闻不问,一心只想着和臣妾洞房花烛,那臣妾可就真的对您失望了。”

    裕王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她一眼,明艳动人的俏脸上,那双柔和晶莹的眸子没有丝毫虚伪与不悦。

    想想也是,若是他不管小妾孩子的死活,只想着跟新人风流快活,那还算是个人么?

    若芙这话说的十分通情达理,果然是当世大儒的孙女,家教严明,女德这一块,看样子是没得说了,此事若是换了采莲,不闹个人仰马翻鸡犬不宁,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里,若芙早就挽好了发髻,随手插了几只珠花在头上,同时吩咐道:“雨儿,去厨房给王爷传膳食。”

    裕王笑道:“我不饿,不过听说岳母大人心疼你,怕你吃不惯王府厨子烧的菜,几天前就把自幼伺候你的厨子送过府来了,今儿的早点,就是那厨子烧的吧?”

    若芙嗯了一声,又问:“听说李美人生了位小郡主,生得像您还是像她?”

    裕王侧头想了想,微笑道:“像她母亲多些吧,等会用完早点,她们几个会来拜见你,初雪正坐月子,无法给你请安,只有你这个做主母的去探视她们母女一番了。”

    若芙点了点头:“我本该去探望她的,等我见完其余几位姐姐,再过去探她。”

    夫妻二人虽是生平第一次见面,可倒也相敬如宾,说说笑笑地吃完了这顿早膳。

    不一时,就有丫头来禀告:“王爷,王妃,陆侧妃,齐侧妃,杨美人来给王妃请安。”

    若芙立刻道:“请她们进来吧。”

    门帘掀动处,采莲打头,三位姬妾鱼贯而入。

    今天是王妃过门第一天,妻妾正式相见的日子,十分隆重,按照规矩三位小妾全部双膝跪倒在地,齐声给裕王和主母请安,各人身后的丫头都捧了一个托盘,上面各有一杯香茶。

    先是陆采莲,然后是齐侧妃和杨美人,三人陆续敬上若芙一杯茶,裕王夫妻二人笑容满面地接过茶杯,饮了一口,随着茶杯一起放回去的,是三个小巧的檀香盒子,里面装的是若芙给三个小妾的见面礼。

    陆采莲仔细打量着陈若芙,见她温雅美丽,气度出尘,比之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中不由得凉了半截,她原想着,这姓陈的女子就算坐上了正妃之位,可若没有十分的颜色,也难抓牢裕王的心,如今,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如深秋的黄叶,随风而逝了。

    若芙见三人之中,齐侧妃看起来年纪最长,杨美人最是稚嫩,便笑道:“姐姐们今年贵庚”

    杨美人笑答:“回王妃,齐家姐姐今年二十二岁了,陆姐姐二十一,臣妾和陆家姐姐同年,咱们四人之中,只有李美人年纪最小,她今年才十九岁。”

    若芙嗯了一声,冲裕王笑道:“臣妾今年整整二十,看来,以后只能叫李美人妹妹了。”

    齐侧妃忙道:“不敢,王妃年岁虽轻,位分却尊,以后只管叫咱们的名字便是。”

    采莲见齐侧妃如此谄媚,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心中又想:“哼!二十岁的老姑娘,迟迟不出嫁,要么就是有毛病,要么就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一心想着攀高枝儿呢!”

    想着若芙终于还是如愿以偿攀上了全天下最高的那根枝儿,采莲心头一阵猫抓似的难受,她深深后悔,自己当年怎么就耐不住性子同意家里把她嫁给裕王做妾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不给裕王做妾,李香玉就不会死,王妃之位还是轮不到她。

    正自胡思乱想间,就听裕王道:“天色不早了,王妃还要去闲云阁探视初雪母女,你们回去歇着吧,以后有的是聊天的空儿。”

    三人立刻知趣地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杨美人一走出正院,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中那个装着王妃给她的见面礼的小檀香盒子。

    只见盒中是一枚金光灿灿的蓝宝凤钗,不由得又惊又喜,暗想,到底是世家大族的女儿,出手真大方,这一支凤钗,只怕要值两三百两银子吧。

    再看陆采莲和齐侧妃的盒子里,也是一模一样的蓝宝凤钗,便笑道:“她倒真的是一视同仁呢!”

    采莲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怎么?有了个大方的主母,开心了?”

    杨美人心头一凛,低了头匆匆赶路,再不说话了。

    正房里,若芙对裕王道:“臣妾带些礼物,去看李美人和小郡主,王爷一夜未睡,不如就好好歇息一番吧。”

    裕王面上露出倦色,点了点头:“我确是累得狠了,”

    这时,若芙的乳母董嬷嬷提醒道:“小姐,您不如把预备送给大哥儿的礼物一起带去,探过李美人,再去杨美人那里看看大哥儿。”

    若芙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见五福走了进来,躬身道:“禀王爷王妃,宫里太后娘娘口谕,让您二位现在就入宫。”

    裕王无奈地笑了笑,昨天是新婚当天,他和若芙是上午就进宫拜见了各位高堂和庶母,下午才拜堂的,可皇祖母对这个孙媳妇异常喜欢,居然又召她进宫了,没办法,总不能拂了皇祖母的心意。

    于是夫妻二人换了礼服,坐了车进宫,到了宫里,陪着蒋太后吃饭看戏,热闹了一个上午,蒋太后又留着吃了午饭,晌午时分才放他们回来。

    此时裕王已经疲累不堪,回到正院,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若芙本想今天去探视初雪母子,可是又想着没有下午去带礼物探望人的道理,便独自呆在书房里,整理自己从陈府带过来的书籍字画。

    裕王黑甜一觉,睁开眼睛时,房中已经亮起了明亮的烛火。

    守在房中的雨儿见裕王醒了,忙道:“王爷醒了,奴婢伺候您穿衣吧。”

    裕王点了点头,自让雨儿服侍着穿衣,此时,早有小丫头去书房,将裕王醒来的消息禀告了若芙。

    若芙放下手中的书卷,缓缓回到卧房,见雨儿正手忙脚乱地给裕王系腰带,便道:“雨儿,你笨手笨脚,不会伺候人,还是风儿伶俐些,以后就让她伺候王爷穿衣吧。”

    她话音刚落,房外就有一个身材高挑的丫头走了进来,低声道:“奴婢风儿,伺候王爷穿衣。”

    裕王讶然看了若芙一眼,心底突然泛起一丝不快。

    以往,香玉在时,每次他在正院里过夜,都是香玉亲手给他穿衣服,给他梳头,从不肯假手于奴婢。

    且不说香玉,就说这世上任何一对夫妻,不管是富贵还是贫贱,只要丈夫在妻子房中,都是由妻子伺候着穿衣,绝少自己站在一边不动,冷眼瞧着丫头贴身伺候丈夫的。

    若芙今天这般表现,也许是两人还没有真正的洞房花烛的缘故。

    在没有肌肤之亲的情况下,一个黄花大闺女,多半出于羞赧,不肯接触丈夫的身体吧。

    想到这一层,裕王又有些释然了,他想,昨晚之事颇有点对不住她,今晚一定要打起精神,好好跟她洞房花烛。

    梳洗完毕,董嬷嬷早已带人在厅中摆好了一桌丰盛的晚膳。

    裕王坐下一看,皆是精巧新奇的菜式,想必是陈家陪嫁过来的厨子所做,逐一品尝一番,果然别具风味,于是开怀吃了不少。

    饭后,他对若芙道:“我去青云阁将父皇前日交代的紧急功夫做一下,你晚上等我回来。”

    见若芙点头,他便扭头而去。

    在青云阁里待了个把时辰,裕王又回到正院。

    此时卧房里只有董嬷嬷一人坐在床边的绣凳上,陪着若芙下围棋,见裕王回来了,董嬷嬷忙道:“王爷王妃请安歇,老奴告退。”

    董嬷嬷退下后,裕王来到若芙身边,伸手握住了她柔软滑腻的小手,温言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上床安歇吧。”

    若芙身子轻轻一颤,眼睛直盯着棋盘,手中紧握着棋子,一丝也不放松。

    裕王奇道:“怎么了若芙?你还没下够,想叫我陪你下几盘?”

    若芙摇了摇头,沉吟了一番,垂下眼睑低声道:“王爷恕罪,今天,臣妾怕是——不能给您侍寝了。”

    裕王更奇,便问:“你究竟是怎么了?莫非还在生昨夜的气?”

    “那倒不是,只是,咱们大婚的日子选得不是时候,我那个——天葵——”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裕王这才恍然大悟,他是有过五六个女人的人了,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傻丫头,你干嘛不早说,我今晚便去青云阁歇息,过几日再来过夜,说完,又安慰了几句,方出了正院。”

    见他去得远了,董嬷嬷便推门而入,见若芙正对着棋盘怔怔发呆,便来到她身边,轻抚着她的肩膀,深深叹了口气:“小姐,你的借口编得好荒唐,万一过几日,你的天葵真来了,可该怎么办?”

    若芙用牙齿轻轻咬住下唇,一声不吭。

    董嬷嬷又沉声道:“躲得了一时,您躲得过一世么?人既然嫁过来了,不乐天知命,余下的日子,可该怎么活?再说,表少爷他——”

    “嬷嬷,别说了!”

    听到表少爷三字,若芙似是被火烫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过了半晌,董嬷嬷看见几滴透明的泪珠砸到了棋盘上散乱的黑白棋子上,在静谧的房间里,发出了极轻极微的滴答声。


如果您喜欢,请把《贵妃养成记》,方便以后阅读贵妃养成记第84章 夫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贵妃养成记第84章 夫妻并对贵妃养成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