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

第十三章 变天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天启之光 本章:第十三章 变天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呵今天冷死了。”

    “就是,出了大案前辈们还不让我们去学习,呆在这里有什么用浪费时间。”

    “别这样说,前辈们自有他们的打算。”

    “有什么打算,就是怕我们俩妨碍他们工作吧。”

    “那有什么办法,我们能力不够,只能慢慢学啊。呼”

    原本寒冷刺骨的天气加上空荡荡的刑科室,徐永看着总感到一股凉意从衣袖,脖子间吹进身体。他对着双手猛呼气,一团热腾腾的白雾温暖那么几秒,然后又荡然无存。

    其他老前辈都出去办理一单重大刑事案件,办公室就剩下两名新晋探员。同是新人,也同是大学毕业的高学历人才,徐永和魏灭道却要坚守在刑侦科的办公室内,做着别人认为不符合身份的工作。魏灭道一直在抱怨着,而徐永总像在自言自语般安慰自己。

    “一切皆有缘,不是缘分的缘,是缘由的缘。前辈不让我跟着总有他们的道理,我们理论确实达标,实际办案起来水平的确不够前辈们来。在这里不也挺好的,不用被冷风吹,还能看看前辈们办好的案,学学他们推理的套路。”

    只是呆在局里确实又冷又无聊,没看多少页资料卷宗徐永又打起了瞌睡。

    铃铃铃科室里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你好,这里是刑科。啊司徒师兄对啊,你们落下我和徐永两个人在刑科当然无聊。是是是,恩,徐永那混小子在的,我们第一时间去。喂,徐永走了司徒师兄答应让我们去凶案现场。”

    魏灭道放下电话,去凶案现场像过年一样兴奋。徐永也差不远,一听到这消息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桌面上的物品撞翻了一大半,半杯咖啡洒在他身上,使他那件棕色风衣染上一滩污渍。

    “地点呢命案在哪里发生”

    “解放中路,万荣街120号。”

    徐永低头看了看表,表上指针正指向两点三十分。“时间还早,凶案还没过很长时间,现场的证物师兄他们估计还没搬走。来,跟我来,那里我会去。”

    “那么近,我也会去啧,看你,看你看你看急得像什么样子。”

    “急得像个刑警。”

    徐永笑了,拍拍风衣上湿漉漉的地方,拉着魏灭道就往办公室外赶。

    解放中路距离警察局并不远,不到二十分钟,徐永和魏灭道就赶到凶案发生的公寓。公寓藏在一片民居之间,老旧的外层已经掉落不少石灰,在这水泥森林里毫不出彩。此刻一楼的大门外却有许多市民在围观,推测巡警进出不停的原因。

    “听说死人了,是不是啊”

    “对啊,据说是四楼那个女的。”

    “咦活该呢听说有个奇奇怪怪的男人整天上她家,真肮脏。”

    “不会是被包养了吧”

    “我看八九成是。听说啊,以前她在黑道里混得可香啦,一个女人混黑道你觉得还有什么可能”

    “真恶心”

    “阿姨,让一让,你们都把大门挤死了。还有,不要乱散播谣言,我们有权将你们当作知情人带回局里审问的。”

    “谁啊老娘说什么关你什么事”

    中年妇女不但被推搡了一下,还顺带被训斥一顿,怒气顿时涌上脸。她一看徐永胸前的证件,又像一个做坏事的孩子般闭上嘴,退到一边。徐永从人群当中穿过,与魏灭道一起径直走上四楼。

    案发现场所在的住所已被警戒线封住。稍微检查过证件后,两名守在门口的巡警将徐永两人放进去。走进屋内,迎面就扑来一阵热量向徐永扑来,室内比外面要高上起码几度,但徐永找不到为这件房间供热的电器。

    屋里显得很乱,桌椅都倒在地上,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大包小包的食物、食材散落一地,放在墙角的冰箱打开着,应该是从这里掉出来的。徐永总感觉这里的布置有些诡异,冰箱、电视机,这些都是高新科技,寻常人家根本买不起,但是除开这两件物品,这个家可谓家徒四壁。

    四五名探员还在侦查,他们将有可能染上指纹的物品都放在客厅唯一一张没有倒下的小椅子上。他们在证物表面撒上一层磁粉,再用特殊的刷子在上面轻轻一刷,附在上面的指纹就能显现出来。这是最简单的收集指纹的方法,也是警察局里目前唯一的方法。

    作为新人他和魏灭道站在一旁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只能看着刑科的师兄们一直在作业,一件又一件。那张放满物品的小凳子上满是补上去钉子,看起来会摇摇欲坠。可是怎么在上面作业都岿然不动,魏新海不由得感叹一句:真是牢固

    等了约莫两分钟,为首的司徒组长终于走到他们面前。司徒远直接交给他们一张小纸条:“你们两来了啊。其实交给你们的工作很简单,去这间学校里找这个名字的学生,问他拿一件有他指纹的物品回来,顺便问一下话就好。”

    “案件呢案件大概是怎样一回事”徐永将小纸条收起便问道。

    “两名死者都死在浴室内,现场如同你们看见,有大量打斗的痕迹。初步判断是互相攻击致死,问题是我们从现场的物品中却采集到五种不同的新近指纹。你们也知道,我们还没有实现全民的指纹库,只能将一个一个嫌疑人找回来对照。我要你们找的就是这家人的儿子,他就在附近育英中学里面上学,去吧。”

    “但是,司徒师兄啊,我们想听这件案件的详细内容。”

    “就是啊老远跑过来结果还是打杂,你服么,徐永反正我是不服,你不把案情详细告诉我们,我们打死都不会走。”魏灭道直勾勾盯着司徒远,脚下硬是一动不动。

    “这是命令走不走再好啦好啦,跟你魏灭道比倔谁能比得过你。那我从接到报案开始讲起吧。那时候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报案人是住在这栋公寓五楼邝永志,也是是附近五金店的老板。看他给我们的口供,当时他是想回家煮一顿午饭,顺便想邀请四楼的女死者周翎欣一同用餐。结果上到四楼这里的时候,发现死者所在的公寓门虚掩着,里面传出很吵杂的声响。他推开门,发现屋里的电视开得很大声,物品散落一地,还有零星的血迹。最后走到浴室门前就发现两名死者已经当场死亡。”

    “那有其他目击者,证人之类的么”

    徐永跟在司徒远身后,沿着大厅一处血迹往内走。大厅至浴室是由一条短短的过道所连接,血迹越往浴室便越多。到了浴室门前便是终点,此时,徐永终于看到两名死者。

    两名死者全身湿透,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至今还按照原位躺在浴室里。地上蔓延着一滩淡淡的血迹,可能被大量的水冲刷过,到了浴室里面,血腥味反而不太重。

    “我们问过隔壁邻居,他们一直呆在屋里,整个上午这边也没有任何异常,到了正午,凶案现场这边突然很吵闹,电视开得很大声。他们说两家关系一直很好,魏家这边向来也很安静,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过来,结果几分钟后就发生这样一件案件。”

    “一切皆有缘,不是缘分的缘,是缘由的缘”

    “徐永,又在碎碎念什么呢。”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么”徐永看着浴室里面两名死者,总感到有想不通的地方。“两名死者应该是打斗互殴致死,那打斗的时候还开电视机,声音还调那么大,不觉得有些奇怪么那当时电视上播的是什么”

    “我记得很清楚,是外文台,叫明珠还是什么着。当时报案人和隔壁邻居都吓得不敢动现场的物件,所以我们来的时候电视还是播得很响。应该是打斗中掀翻遥控器不小心打开的电视。两名死者受教育程度都不高,他们会主动看外文台的几率比较低。”

    魏灭道觉得徐永磨磨蹭蹭地有些不耐烦,插嘴说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要听死因还有疑点,普通凶杀案你也不会忙到要我们过来,对不对”

    “啧,你这小子,有点料哦。没错,你们过来,仔细看看两名死者。”

    徐永凑近仔细观察了一下,女死者周翎欣的尸体靠在墙角边,至今依旧保持着坐姿。她的头部垂下,看不清楚模样,身上的白色毛衣被划开数道口子,血液染红了她将近半个身体。她左手里还握着一把看起来很轻盈的小锤子。整把锤子都是不锈钢材质,表面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泽,看上去不像是便宜货。锤柄上还贴心地包着一块绿色的塑料手垫,与平常那种生铁黄木柄大铁锤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另一名男性死者则平躺在周翎欣的身边,乍眼一看是个普普通通高大强壮的男子,事实上他的脸部有严重烧伤留下的老旧疤痕,半张脸都是疙瘩,原本的容貌已经看不清楚。他身穿黑色皮夹克,后脑处涌出的血液已在地上形成一小团血块,身体其他部位并没有明显的外伤。男性死者手中的匕首还染着小量血液。

    “光从现场初步判断,很显然是女死者周翎欣被男死者用匕首袭击,在倒下之前用锤子击打男性死者至其死亡。疑点到底在哪里”徐永不解地问道。

    “问题在男死者的伤口,他后脑勺的伤口有几处,致命伤面积很大,我们凭经验判断,这应该不是女死者手中的小锤子所能做到的。当然,这要验尸官再次确认才能成为线索。”

    “多次打击也能造成这样的创伤面吧”

    “对,你说得没错,但是你得承认精准地往这一块击打数次难度特别大吧这个并不算太重点,重点还在后头。男死者叫魏嘉雄,人称“雄哥”,是一名逃犯。在几年前,他还是一名社团小头目,在一次街头群殴事件里面用匕首捅死了另一个社团的头目,他本人也被用镪水泼脸,弄成这个模样。我们警方一直沿用着他的旧照片,所以至今一直都没捉到他。说实话,其实我觉得他还挺惨的。一夜之间钱权全无,还被黑白两道通缉,东躲西藏那么多年,最后还是死在自己妻子的手上。

    嘿,瞧你们那小眼神。没错,女死者周翎欣就是他的妻子,现在这个家搞成这么破落,估计大半都出自魏嘉雄之手吧。现在魏嘉雄死在这里,他和周翎欣互相杀死对方的机会其实是相当的大。不过,我们刑警要考虑所有的可能性。从现场看,我们还搜集其他人的指纹,物品摆放也有些不太自然。不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我们很有理由怀疑现场搜集到的指纹当中会暗藏着真正的凶手。

    要是其他人犯的案,我推测会是黑道人员对魏嘉雄的报复,并将现场布置成这样迷惑我们警方破案。来,案件就讲完了,你们肯去破案了吧”

    “好好好。”魏灭道搓着自己刚捂暖的手。“不过这房里真是暖啊,真有点不想走了。”

    “那当然,从报案到我们来到这里,这个热水器一直都开着,浴室里热水漫天飞,弄得整个屋里都很暖和,都不知道开了多久了呢。”

    “走啦,别死皮赖脸呆在这,还要去问死者的儿子呢。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父母双亡这么大一个噩耗,一个小孩子怎么顶得住。”

    徐永一脚踢在魏灭道小腿上,驱赶着他往屋外走。身后还传来司徒远调侃的声音。

    “对啊,不然我怎么会喊你们来到这里呢这么难的事当然交给你们两名警队未来之星。我相信你们俩能很好地完成任务”

    “呸你个坏人”走前魏灭道还不忘反骂一句。

    “在不同情绪的人口中套出线索可是当好刑警的第一步。学学吧,你们两个小毛孩。”司徒远在浴室里喊道。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方便以后阅读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三章 变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三章 变天并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