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小夫人

第六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雨凭栏 本章:第六十七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不到半载两帝先后驾崩,纵然上皇花甲之年,且身体不算康健,属于正常,但皇帝壮年而逝,京中到底人心浮动,私底下流传皇家失德,方有此祸的言论,不知怎么的有愈演愈烈之势。下面的人不敢瞒着,立时就往上报,一路送到了年幼的新君面前。太子,现在的皇帝徒明珏面对这样的事情自然没有办法。“明王叔如何看?”年幼的新君问着一旁的徒元睿。

    文渊阁内内阁大人皆在,上首做得是新君,略低一些与新君并排的是摄政明王。这个座次自然没有问题,在之前就是如此。但是文渊阁内没有蠢人,比起之前,新君对明王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变化是为着什么谁也不好说。但新君年幼,离亲政还有七八年的时间,这中间该如何,他们这些内阁也要有所权衡。

    “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贼子,祸乱人心,陛下请放心,此事交由臣处理,不需几日谣言尽散。”徒元睿眉目之间带有些冷意,虽是淡笑的出口,但众人只觉心内发寒。苏逊皱眉“人言可畏,若是用重法,只怕适得其反。”

    “苏大人多虑了,本王何曾说过要用重法!”

    “殿下,不是…”苏逊一愣,忙转了口笑道“下官想差了,还请殿下恕罪。”说着对徒元睿拱手一礼致歉。他是内阁首辅就是皇帝也要给几分薄面,徒元睿受了他的礼,对着新君含笑道“苏大人行事稳重,最为先帝倚重,此次也是过于担忧,陛下不需在意。”

    新君笑看了苏逊一眼才道“王叔的话,朕记下了。”

    文渊阁的事情外人不知道,苏逊离宫之后脸色不算好,若非皇帝大行,只怕他会称病不朝。但是现在先帝还在停灵,他很清楚,倘若他敢这个时候称病不出,只怕家族也要受自己连累。想到离宫之时明王淡笑提起柳安然的口气,苏逊身子一颤,打发了下人从书房的暗格中取出一本折子,毫不犹豫的丢进火盆里,眼看火光燃气,抚着胸口,心下安定。

    苏逊没有注意到的是屋顶上的一道影子在火光熄灭之后飞身离开。徒元睿收到消息之后嘴角微微勾起,不愧是两朝首辅,上皇用他,先帝也用他。这样也好,省了他的事。

    秋风吹起阵阵的凉意,一乘轿子行走在僻静的巷子里,转了几个弯进了一处宅院,轿子停在了院子里。迎出来的却是本该在宫中哭祭的穆欣。

    见徒元睿从轿子里出来,挑眉询问“这个时候离宫,你也不怕!”新君虽然年幼,但是也不会死的。

    徒元睿淡淡道:“再过一个时辰哭祭就结束了,你先回去。”

    穆欣初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意识到,哭祭结束,也就是众人可以分散休息。穆欣咬牙,有夫人了不起,她还有未婚夫!虽然徒元珺还没应,但重要吗?徒元睿已经把弟弟抵给她了。

    “反正你如今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你说了算。”丢下这句话,穆欣就坐进了徒元睿之前的轿子里。若是能赶回去正好,不然母妃也要念叨她许久。

    穆欣离开,徒元睿进了屋子里,屋子里很暗,四周的窗户都钉死了只隐隐有一丝光亮透进来,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头转向门口正看着徒元睿,什么木然。眼中什么也没有,徒元睿几步走过去“说出秘令在哪,本王可以饶你一命。”

    可惜床上之人没有半点反应,徒元睿也不急,伸手抓住那人的下巴一个动作,将其接上,痛意之下那人只是微微皱眉。“暗卫已经在王爷手中,又何必问秘令所在。”白岚平静的道,好似眼前之人不是挑动他手筋脚筋的仇人。

    “暗卫虽在,但还有死卫,白统领当真不知?”徒元睿没再动手,对于暗卫出身之人刑讯逼供自然没用,挑断他手筋脚筋不过是不想他跑了。

    白岚眼中闪过挣扎之意,“明王是什么时候发现在下的身份?”他是暗卫统领,但从来没有现身过,从了那一次,但不应该的。

    “白统领既然想知道,本王就告诉你,一开始本王就知道。”徒元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白岚沉默,许久才道:“秘令在柳安然手中。”时至今日他不说又能如何,柳安然活不了,秘令有没有都不重要。得到了答案,徒元睿满意的离开。

    “王爷!”

    白岚叫道“陛下从来没有要王爷的命,请王爷看在这个份上,不要辜负陛下的信任!”

    徒元睿的脚步没有停顿,出了屋子对守在外头的人吩咐道:“看好他,若是他要死就随他。”他向来守信,白岚既然招了,他自然留他一命,但是若他自己寻死,却与他无干。抬头看了看天色,徒元睿皱眉,时辰不早了,也罢,还是先回宫,倘若玉儿回来看不到他,大抵又该担心了。徒元睿笑了笑却是直接回了宫,不过也没忘派人去寻秘令。

    “主子,白岚是暗卫统领,虽然我们现在掌握了暗卫,但能把收用岂不是更好。”随着徒元睿身边的心腹小心的建议道。毕竟白岚既然肯吐出秘令的下落,肯定已经起了归顺之心,这样的人才该留着才是。

    徒元睿淡淡的扫了心腹一眼“去暗司领二十鞭子。”心腹一愣,反应过来只应道“是!”不敢有丝毫的异议,也确定主子是真的要白岚死。

    皇帝大行,宗室入宫哭祭,黛玉与陈王妃一道,好在已经经历过一回还好。两人挨着不时用沾了辣椒的帕子抹眼。黛玉不小心抹多了,真的眼泪直流,吓了陈王妃一跳,待知道了缘故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稍微挨一下就是,怎么会这般不注意。”两人挨着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道。

    黛玉一边用干净的帕子擦眼睛,一边道:“才想事情一时不防。”这却不是假话,她刚才发现穆欣不知何时尽不在殿内。如今她再不知道穆欣是谁的人才是傻了,睿哥哥和穆郡主既然有协议,那么这会儿穆郡主不在,是否睿哥哥又有什么打算。想得出神,没注意自己的帕子是沾了辣椒的,这会儿可不是辣的直流泪。

    陈王妃闻言越发的想笑,只顾忌场合,只能忍着。好不容易哭祭结束,众人按照品级退出,黛玉一错眼看到了穆欣的身影就要过去却被陈王妃拉住“玉儿看什么?”

    黛玉再看,已然没有穆欣的踪迹,只回过头道“没什么,才好像看到穆郡主,想和她说几句话。”

    “穆丫头和她母妃一块呢?这会儿赶着出宫只怕不得闲,明儿个你再找她说话就是。母妃这也出宫,你和睿儿两个在宫里住了也不少日子,待先帝出殡就搬回府里住。”

    陈王妃这般说,黛玉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待回去,我就同睿哥哥说。我也愿意陪着母妃。”

    陈王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她还有一事未说,自家夫君这几日可是一直想找长子,可惜睿儿倒是机警,借着葬礼之事和国事一直避着不见,显见是知道为什么。要她说,到了今日的地步再说什么又能如何,儿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他们做父母的都被瞒得死死的。到最后才知道,就算夫君说了,也改不了他的主意。

    黛玉却是不知道这些,只当他们都不在府中,母妃有些孤单,很是说了些话哄陈王妃开怀。

    “王妃先用些点心吧!”一回到景福宫,雪雁就送上点心,让黛玉先垫垫,这哭祭这般久可别饿到自家王妃。宫中哭祭自然不能带太多人,黛玉只带了紫鹃去,留了雪雁看屋子。

    “先放着,王爷可回来了。”黛玉这会儿没胃口,让雪雁先放着,只问起徒元睿。

    “王爷尚未回来,可要派人去问问?”雪雁请示道。

    黛玉道“既然没回来,想必朝中还有事,这是宫中不是府里,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提。”

    雪雁忙道“是我一时想差了,以后不会了。”

    黛玉喜洁,哭祭了这一日,这会儿也受不得,见徒元睿尚未回来,只吩咐下去先沐浴净身。

    徒元睿回来之时,黛玉才换好衣裳,只青丝披散,还带着湿意。徒元睿走到黛玉的身后接过紫鹃手上的干棉巾,轻柔的为黛玉擦干秀发。男子的力气自然不同女子,就算放轻了亦然,黛玉只一下就发觉了,看了看身侧抿嘴偷笑的雪雁,黛玉没有回头只任由身后的大手小心的擦拭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小夫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小夫人第六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小夫人第六十七章并对红楼之小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