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16章 喜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16章 喜讯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次日,母女两人一早起来,收拾好家里,给李大柱留了早饭,就赶去镇上。

    每月十五的集市是一月中最热闹的,连偏远山里的山民都会在这天下山,用山货或猎物,换取一些日常所需物品。街上的人比上一次更多,摩肩接踵,几乎挤不过去。

    好在她们两人也不必去挤,只转进一条小巷子,绕路来到莘娘的绣庄。

    莘娘照往常一样,欢喜地把两人迎到内室去。

    几人坐定,夏知荷从篮子里,把带来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有晒干的板栗、山枣、一包干桂花、柿饼、还有板栗酥和桂花糕。

    “最近秀儿往山上跑了几次,摘了些山货回来,又做了桂花糕、板栗酥和柿饼,我知道你历来爱吃甜食,就带一些给你尝尝。”

    “哎呀,我这几日正想着这个呢。”莘娘说着,当下就叫了伙计进来,让他拿桂花干去泡蜂蜜桂花茶,又拿了一块板栗酥来吃,赞道:“就是这个味,我从百味居买的,都没秀儿做得香,自己试着照你说的法子做了一次,全给我烧焦了,我呀,只有吃现成的福分,没有劳累的命哩!”

    夏知荷笑道:“自己偷懒,还有借口了。”

    莘娘笑嘻嘻道:“我只遗憾我家那小子年纪太小,不然就算让他倒插门,也想要把玉秀拐来做我儿媳妇呢。”

    玉秀脸上微红,也玩笑道:“莘姨再这样胡说,以后再做吃的,可就没你那份了。”

    “哎呀,秀儿可别这样说,”莘娘故作害怕,“莘姨我舍了儿子不要,也舍不了你这些吃的呀!”

    几人笑成一团,夏知荷笑骂道:“一把年纪了,尽会作怪。”

    此时伙计端了蜂蜜桂花茶进来,还未走近,便闻到一股桂花香,沁人心肺。

    莘娘喝了一口,满足地叹道:“有时候我真羡慕你的日子,最说是在乡下,可吃穿不愁,悠闲自得,哪像我,整日就困在这里,迎来送往,没个意思……唉,算了,说这个扫兴,对了,从前你和我说家里准备置田,可有消息了?”

    夏知荷便把买田的事说了。

    莘娘听她说动用了嫁妆,眉头一动,道:“你想清楚了?”

    夏知荷点点头,“想清楚了,这么多年了,他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他若真贪我这点东西,我也藏不到现在。”

    莘娘听了,便不再说话。当初她是很为夏知荷不平的,可这些年看下来,她也知道,李大柱对夏知荷,真的是没法说了,若当初夏知荷不是被他买走,那能不能有现在的日子,还难说得很。

    夏知荷又道:“那些东西放着就是死物,拿出来用了,才算有了价值,如今家里有了地,我心里才算真正有了底气。”

    这些话,倒引起莘娘的一番感叹:“可不是,这些身外物放着,还得担心被人偷了抢了,一个不留心,还要害了自身性命。不知你们一路过来听说了没有,近日府城来了个大盗,许多豪门富户都被洗劫了,还出了几条人命,那大盗被一路通缉,听我当家的说,咱们县城里,也贴了海捕文书。”

    玉秀听了,皱眉道:“那强盗拿了钱财也就罢了,怎么还要害人性命?”

    莘娘摇头道:“那强盗来抢,家里主人哪里甘心家产白白送人?少不得要家中护卫去阻止,那强盗在江湖上个也是有名的恶人,手上不干净,护卫们大多只学个拳脚功夫,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枉送性命。”

    玉秀听了,一时沉默。清平镇上也有几家富户,家里请了护卫,她们有时从那门前经过,只觉得那些护卫们威风自在得很,却没想到威风之下,是有性命之忧的。

    见她不说话,夏知荷与莘娘对视一眼。

    她们二人从前在大户人家家里做丫鬟,自是见过主子不把下人性命当回事的。所以此时听见这个消息,心中只是有点感叹,没有太大波澜。

    不过玉秀到底见识不多,从未接触这些,只听死了人,心里头便不是滋味。

    莘娘便道:“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上一次你说的事,我最近倒留意了一个,可你家现在有了田地,情况又不一样了,我看那个便觉得配不上咱们玉秀,少不得要再挑一个,保管选个最好的女婿给你。”

    她这话虽是对夏知荷说,眼睛却一直看着玉秀。

    玉秀听她说了两句,就明白是在说自己的亲事,一时间顾不得低落,只微红着连低下头。

    夏知荷与莘娘两人便笑起来,就着这个话题又说了一会儿,见时候不早了,才把这次带来的绣品结算了。

    此次绣品共得了六百文,夏知荷收好钱,告别了莘娘。

    这条街的另一头就是一间医馆,夏知荷远远看着,昨晚下定的决心又有些动摇。

    玉秀不容她退缩,半拉半扶地把她娘扶了进去。

    这间医馆是镇上唯一一家,占了三个门面,前头是柜台,柜台后几排靠墙的大药柜,几个伙计站在柜台里,或抓药,或招待客人。柜台边上有一道门,掀开布帘往里走,里边是问诊之处。

    两人一进门,就有个半大的伙计迎上来,殷勤道:“二位需要什么?”

    玉秀前几年陪她娘来过,当下便道:“请问徐老大夫可在馆中?”

    伙计忙道:“在在,就在里间,二位请。”

    虽有几年没来,可徐大夫对夏知荷母女还有印象,诊了脉,又问了这些年夏知荷的生活习性,老大夫摸着长须,欣慰道:“虽停药三年,可夫人并未忘记老朽当初所言,细心保养,静心调理,如今看来,已有所回报。”

    玉秀心中一喜,忙追问:“老大夫的意思是,我娘亲如今身体已经好转了吗?”

    老大夫点点头,“不错,夫人之疾,本就无对症之药,最要紧,还需平日保养调理。我观夫人脉相,只比常人稍弱,待我开几服温养之药,痊愈只在这一年半载中。”

    夏知荷早已被这意外之喜打懵了头,只牢牢握住玉秀的手,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玉秀欣喜之下,也顾不得其他,又追问道:“大夫您看,等我娘请身体大好了,我有没有可能再得一个弟弟或妹妹?”

    老大夫道:“夫人正值春秋鼎盛之年,自不必担心儿孙缘。”

    玉秀听了,喜不自禁,紧紧揽住夏知荷的肩,眼眶发红,喃喃道:“娘、娘您听到没有,已经好多了,你的身体已经快好了……”

    夏知荷只是呆呆愣着,仍未回过神来。

    见她二人这样失态,老大夫也不以为意,只管自己拟了一张药方。

    过了一会儿,夏知荷眨了眨眼,一串串眼泪滚落下来。

    玉秀忙掏出手绢帮她擦,夏知荷自己接过,边擦边哑声道:“让老大夫见笑了。我没事,秀儿,帮娘去柜上抓药。”

    “好。”玉秀见她娘开口说话,才放下心来,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接过药方去抓药。

    柜台前正有两个客人在等药,玉秀走近了,就听其中一个说道:“这大盗功夫高强,又穷凶极恶,衙门那些人不是他的对手。”

    另一个附和道:“正是如此,否则不会连衣角也没摸到,被他一路逃到此处来。不过我听闻,官府已经向上清宗求援,若上清宗肯出手,这大盗再恶,也不足为俱。”

    “当真?”先前那人面路喜色,抚掌道:“那大盗虽厉害,在江湖上却最多是个二流人物,上清宗随意派个内门弟子出来,也能把他除了。”

    听得他们谈话内容,玉秀忍不住稍稍打量二人一眼,只见他们身着粗布短衣,脚踩布靴,面上有风霜之色,听其口音,不是本地人。

    那两人很快拿了药走了,玉秀收回视线,心里想着刚才两人的话,只希望早早来个人,把那强盗抓了,免得再害人性命。

    迎客的那个半大少年走进来,趴在柜台上,神神秘秘地对一个药童道:“刚才那两个,就是江湖人吧?”

    柜台里的药童只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少说话,多做事。”

    半大少年气鼓鼓地瞪着他,半晌得不到回应,自己也就泄了气。

    玉秀抓了药,又去里间,详细询问了该注意的事项,又问了有哪些禁忌,一一了解清楚了,才谢过大夫,和她娘一起离开医馆。

    两人再次走在大街上,心境已和之前的忐忑大不相同。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们已经说好,夏知荷大好之前,这事先不声张,就连李大柱也不说,这些药拿回去,只说是夏知荷近来患了头风。

    此次出门,还要买些日常用品回去。

    母女两个来到米铺,称了十斤白面,因为临近冬至,要包汤圆,便又称了五斤糯米粉,一共是一百二十文。

    又去买了两斤糖,两斤肉,夏知荷到底心里高兴,又花四十文买了一只熏兔,打算给李大柱打打牙祭。

    至此,加上在医馆花去的二百文,卖绣品得来的六百文就只剩一百五十文。

    夏知荷心中一盘算,拉着玉秀道:“走,今日高兴,咱们娘俩儿也去扯几尺布,过年做一身新衣裳。“

    两人便来到布庄,挑了一色暗紫的,一色藕荷的两种细棉布,各扯了三尺,又花去二百文。

    于是,今日出门来卖绣品,两人不但一文钱没带回家,还倒贴了五十文。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16章 喜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16章 喜讯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