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18章 再相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18章 再相见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一个木桶连鱼带水,约有二十斤重,玉秀提了一会儿,便觉得有点吃力,低头加快了脚步。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玉秀吓得倒退一步,差点把桶摔了,待站稳脚步抬头一看,竟是李海,她不由又退开一小步,见路上没有别人,才稍微松了口气,随之又把心提起来,看着对面的人。“是李四哥,有事吗”

    李海黝黑的脸有点发红,他抓抓头,说:“我帮你提。”说着要去拿玉秀手上的木桶。

    玉秀忙避开了,说:“不必了,我提得动,不劳烦四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李海却又侧走一步,挡在她面前。

    玉秀抬头看着他,不说话了。

    李海与她对视一眼,眼神闪躲着避开,嚅嗫着:“你……你为什么不同意……”

    玉秀道:“四哥说笑了,婚姻大事,自然是父母做主,哪里有我们小辈同不同意的。”

    李海仍在那吞吞吐吐道:“我和……她已经没来往了,当初是她……她先……”

    玉秀不愿再听下去,直说道:“四哥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家里还等着我回去做饭,这就先走了。”说完不待他反应,绕过了快步离去。

    李海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垂头丧气地离开。

    不远处树枝后头,绕出来一个人,正是余寡妇,原本她跟着李海,打算堵他一回,不料撞见这一幕,直气得咬牙切齿,双目发赤。

    不久前,李海彻底和她断了来往,她暗里堵了好几次,想要旧情复燃,都没成功,原以为这男人是真的改了性,不吃腥,现在看来,是他变了心才是!

    李玉秀……一提起这个名字,余氏心里就跟万蚁啃噬般难受。听说她家里最近又置了田地,村里人都传,李大柱这下家底厚了,招女婿的门槛肯定会更高,难怪看不上李海。

    余氏咬着牙关,自己求之不得的男人,她李玉秀却弃之弊履。凭什么,凭什么都是寡妇,她李玉秀的日子就比自己好?凭什么她就可以装清高?!

    “李玉秀、李玉秀……你给我等着,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清高一辈子!”

    玉秀回到家中,和夏至荷说了在村长家中的事,只略过柳氏似乎有意排挤她的事不提。

    夏至荷听说陈氏不收钱,道:“七叔七婶就是客气,罢了,人家看中同族的情义,咱们也不必太生分,下次你做了什么点心,给人送一些过去就是。”

    玉秀点头应了,把鱼提到厨房里,三条小的放入水缸中养着,大的捞起来,鱼头做了鱼头豆腐汤,鱼身子切段,用盐、陈皮、茴香、料酒等腌了,留着明天做熏鱼。

    又过两日,眼看冬至就在眼前,玉秀打算冬至前再上一次山,采摘冬至前后才会出现的寒菇,再往后天越发冷,若等下了雪,上山就危险了。

    李月梅前天去了她外祖家,一直没回来。这日天气又好,玉秀不打算等她了,收拾了背篓,准备趁日头还早,一个人上山。没想到还未出门,李月萍就找上来了,原来她也是看天气好,打算找玉秀一起上山。

    自从说亲的事闹出来后,李月萍就被她娘王氏关在家里,怕她出去闹腾,把这门好亲事给搞砸了。可从前两日开始,李月萍突然不闹了,今日又主动要求上山,王氏觉得她想通了,又见她主动要干活,便乐得放她出来。

    这也是玉秀自从上次上山后,第一次见李月萍。她比之前瘦了些,穿着宽大的棉衣,更显得瘦小。

    玉秀虽然不太喜欢她的性子,却也同情她出生那样的家庭,所以平时,一些小便宜让她占了也就占了。眼下见她相邀,自然同意。

    寒菇生性喜寒,越冷的地方往往越能发现它的踪迹,而小遥山里,只有山顶那一小块地方长着寒菇。

    两人一路往山顶走,路上见着零星的野果山货,李月萍都要跑去摘下,渐渐的,两人离得越来越远,等玉秀走到山顶,才发现,身边已经没了李月萍的身影。

    玉秀往四周看了看,喊道:“月萍?月萍?”

    一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有人回应,声音回荡在宽阔的树林中,耳边只有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玉秀轻轻皱眉,她倒不太担心李月萍出事,毕竟这座小遥山早已被村民们走遍,并没有危险的地方,而且她一路走来,也没听见什么异常的动静。

    只是想着李月萍邀她一起上山,眼下又不声不响抛下她,不知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未多想,左右之前就准备一个人上山,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于是她也不再管李月萍,自己去找寒菇。

    她低头摘了一会儿,身后传来踩踏树叶的响声,以为是李月萍找来了,起身回头道:“月萍,你之前去哪儿了?”

    哪知身后一个人也没有,她以为自己听错,也没在意,没一会儿又听见那声响,回头去看,身后还是没人。

    玉秀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低着头,继续采寒菇,等那声音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没再回头,只是掩饰着用眼角轻轻往后一瞥,她看见不远处一棵大树后头,赫然出现一双男人的脚!

    一时间,玉秀慌了神,心跳如鼓。

    她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仍装作未发现的模样,继续低头采摘,心里头却已经炸开了锅。

    身后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鬼鬼祟祟的?李月萍为什么还不出现?是不是故意把她引到这里来的?他们打算做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来,逼得她几乎昏了头。

    她狠狠掐了大腿一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从这里逃开,否则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一个孤身女子,会发生什么,玉秀几乎不敢去想。

    往回走是行不通了,下山只有一条路,被那个男人堵住了,若往回走,那男人发现自己暴露了,不管不顾之下,不知会发生什么。

    喊人也不行,今日山上人本来就少,上到山顶来的更是没有,李月萍倒是有可能在附近,可玉秀不认为她还会出来。

    她抬头看着唯一剩下的一条路,那是通往大遥山的路。

    她又深深吸了口气,站起来往前走。就算大遥山中危险重重,就算可能葬身兽腹,也好过让这些肮脏的人污了她。何况,事情未必没有转机。

    一开始,她只慢慢走着,等进入大遥山,就加快了步伐。身后紧跟着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明显,显然那人也加快了脚步,顾不得隐藏。

    玉秀一边拨开树枝一边快步走,一双眼睛一刻不停地四下搜寻。她记得他爹曾说过,山中的猎人,在设陷阱时,怕误伤了人,往往会在陷阱旁边做些标记,用以提醒过路人避开。她现在,就要找一处陷阱,把身后这人引进去,否则靠她一己之力,无法与一个男子抗衡。

    山路崎岖难行,不时有延伸出来的荆棘树枝勾破她的衣服,脸上也不小心被划了几道,正火辣辣地疼。脚下的布鞋陷入厚厚的腐叶中,每次拔-出来,都带入不少腐汁,每走一步,就发出‘咕啾咕啾‘的响声,泥泞不堪。脚掌也走破了,脚底板隐隐发痛,刚才还扭了一下,现在脚踝处钝钝地痛着。

    一路疾行,大腿早已酸涩得几乎迈不开,胸腔跟个破烂的风箱一般,每喘一口气都觉得快要胀破了,体力即将用尽。她却不能停下。

    身后那个男人显然也吃了些苦头,不再隐藏,骂骂咧咧地跟在后面,嘴里说些不干不净的话。他倒是想直接冲上来抓住玉秀,只是一来路难走,二来玉秀走得快,他一时赶不上。

    玉秀也听到后头的骂声,但一直没回头。这一路过来,她看见了几个标记,但是那几个陷阱看着太小,恐怕不能拦住那男人,她只得放弃重新寻找。

    她又艰难地翻过一块大石头,看见石头下一棵粗-壮的大树上绑了根红绳,谨慎地上前看了看,树下的地面有被翻动的痕迹,上门铺着的树叶也与周围略有不同。她按捺着心头的喜意,避开那处陷阱,上前扯下红绳,然后绕到树后,靠着树坐下来,全身紧紧绷着。

    那男人此时也狼狈地翻过石头,他四下一看,见到树后露出的一点衣角,脸上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吐了口唾沫,“呸!娘的小婊--子,你倒是继续跑啊!跑不动了让大爷来伺候伺候你!”

    他一边说,一边搓着手,狞笑着靠近。

    玉秀紧紧抓着那根红绳,手上被勒出深深的白痕,全身僵硬地绷着,一动不敢动,心如鼓擂。她想,若陷阱不管用,自己就冲出去和他拼了。这么想着,她另一只手摸到一块石头,牢牢握在手里。

    那男人一步一步靠近,每一步都踏在人心头上。若今日玉秀真的落入她手中,恐怕还不如死了痛快。他显然也想到猎物入手后的美妙滋味,一时沉浸在幻想中,只顾看着树后,并没有留心脚下,反而乐极生悲,一脚踩进陷进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人就落进了大坑里。

    玉秀心头一松,并不敢立刻现身,等那个人夸张地痛叫起来,她才忍着身上的痛意,攀着大树站起来,绕到树前。只见树前有一个深约七八尺的大坑,那男人灰头土脸地坐在里边,一只手不自然地垂着,似乎摔断了,不然这个深度,他自己也就爬出来了。

    这人是村里出名的破皮无赖,名叫李癞子。李癞子一见玉秀,什么下--流肮脏的话都骂出来了。

    玉抿着唇站在坑边,确定他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才真正松了口气。

    只是不等她把这口气出完,那颗大石头后又传来一些响动。

    难道还有人?或者是什么野兽?

    玉秀咬着唇,强撑着一口气,全身绷得跟弦一样,紧紧盯着那块大石头。

    来人轻轻松松越过石头,露出全貌来。那是一个极高大矫健的男人,一张冷脸令人印象深刻。此时他一身深灰短打,后背背着一根粗布包着的长棍,从石头上跃下。

    玉秀认得他,正是前阵子去家中做客的林潜。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18章 再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18章 再相见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