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21章 月萍亲事不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21章 月萍亲事不成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李月梅进得门来,见到玉秀花猫一样的脸,吓了一跳,忙问:“玉秀姐,你的脸怎么了?”

    玉秀便把昨天对众人的说辞又说了一遍。倒不是她防着李月梅,怕她说出去,才不对她说实话,而是担心她心思单纯,被吓到了。

    李月梅听了,咬牙跺脚,气愤道:“这个害人精!她肯定是自己躲起来,故意害你摔一跤的。”

    玉秀笑笑,道:“你刚才说她的亲事说不成了,怎么回事?”

    李月梅搬了把椅子坐在她边上,一副要长谈的模样,说:“刚才我娘让我送点东西去大伯家,正好听见我那三堂嫂的娘家嫂子让人带话,说之前说亲的那户山民,觉得李月萍年纪太小不合适。若只这样也就罢了,偏偏我三堂嫂多嘴说了一句,说人家哪里是嫌她年纪小,分明是觉得李月萍之前闹得太难看了,才拿年纪小为借口来推脱,是说她不懂事的意思呢!”

    玉秀听了,越发觉得那家里没一个好相处的人。

    李月梅接着道:“这话可不得了了,我那大伯娘是钻在钱眼里的,谁不知道她指着李月萍的八两聘礼,打算给小儿子娶亲,听说那家人不同意,已经在那捶胸顿足指天骂地了,再听我三堂嫂的话,觉得是李月萍把这八两银子作没了,当下就抄起扫把要打断李月萍的腿。一家子人闹的乱哄哄的,还有人火上浇油,我去劝了几句,还不小心被打了几下呢。”

    说着可怜兮兮地挽起袖子,露出一段白皙的小臂,上门果真印着几条青红痕,“我都不敢让我娘知道,不然她又该说我笨了。”

    玉秀起身拿了自己昨日用的药膏,拉过她的手给她涂抹,一边按揉一边道:“你呀,看见这样的事,躲还来不及,怎么还去劝,就你这小身板,可禁不起几下打。忍着点,我把这淤青揉开,过两天就好了。”

    李月梅忍着痛,眼里泪花闪闪,“我看她可怜嘛,没想到她这么可恶,害你摔跤,我以后再也不同情她了。”

    玉秀放轻了手劲,笑道:“孩子话。”

    李月梅皱皱鼻头,没一会儿,又凑近了低声道:“玉秀姐,李癞子的事,你听说了吗?”

    玉秀手上一顿,垂着眼皮淡淡道:“听说了。”

    李月梅没有察觉出什么,继续说道:“我刚刚经过那里,地上还有血呢。他们都说,李癞子这是坏事做多了,遭报应了。就是不知道是谁做的,看他身上的样子,像是被什么野兽抓挠的,可是看那处……”

    说到这,李月梅顿了顿,脸色有些不好意思,“看那里的伤口,又像是被刀一刀割掉的,也不知李癞子惹上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呢。”

    玉秀听了,只说:“不管是谁,这个热闹,你可不能去凑,担心惹上麻烦。”

    李月梅忙道:“我知道,这都是刚才路上听人说的,早上那样闹,三儿那一群小孩都去看了,我也没去。”

    听她说起三儿,玉秀突然想起那日分吃糯米糕时,三儿偷偷对她说的话,心里一动,抬头看了看李月梅,正色道:“月梅,前几天三儿和我说了一件事,我本打算告诉你,只是你去你外祖家里了,昨晚才回来,这话也就耽搁到现在。”

    李月梅闻言,坐正了身子,说:“什么事?”

    玉秀拍拍她的手,说:“三儿说他前一阵,看见李月萍在路上拦住了张信,不知和他说了什么。月梅,不是我危言耸听吓唬你,你要小心李月萍,她出生在那样的家里,到如今这地步,真的是准备豁出自己找一个下家了。她拦住张信,依她的性子,要么是说你什么坏话,要么……是她看上了张信,打算从你这里抢人。”

    李月梅听见这些话,气得涨红了脸,哆嗦着嘴唇道:“她、她不要脸!张信是和我定了亲的,她怎么能这么做?”

    “她既然做得出半路拦人的事,哪里还会顾及脸面?那一家子人,你还不清楚吗?”

    李月梅听了,又有些心慌,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发白,捏着自己的手指,惴惴不安道:“玉秀姐,你说,张信他会不会、会不会……”

    玉秀问:“你觉得他会吗?”

    李月梅想了想,轻轻摇头,说实话,她与张信也没见过几面,可心里却信他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安,“可是,李月萍长得比我好,嘴巴也比我厉害……”

    见她这样,玉秀倒有点后悔之前把这事说出来了,轻轻拍着她的手,道:“谁说她长得比你好?她那瘦骨伶仃可怜巴巴的模样,活似十几年没吃过一顿饱饭,有什么好的?”

    她极少背后说人,还是说这样的刻薄话,李月梅听了,却颇觉安慰。玉秀见她脸色好些,又道:“你放心,人都是长了眼睛的,我相信张信不会被她的外表骗了,而且他对你也是有心的,只要你自己别对人爱答不理的,冷了他的心。”

    李月梅想起自己从前对张信的嫌弃,心里又愧又悔,急得直摇玉秀的手,“玉秀姐,我之前都没给他好脸色看,你说他会不会生气了?”

    玉秀淡笑道:“既然怕他生气,那还不赶紧哄一哄?”

    这话若今日之前说,李月梅肯定不屑去做,现在却乖乖讨教道:“怎么哄?”

    “你也不必做得太过,反倒掉了自己的价,好似我们上赶着讨好他似的。你不是从外祖家里拿了些土货回来么,我教你个方子,你回去选一些好的,仔细地炒好,托人送去他家里,一定记得让那人偷偷说,这是你亲手炒的。”

    李月梅赶紧点头,又问:“这样做就行了吗?要不要我再缝个荷包给他?”

    玉秀轻点着她的额头,笑道:“傻丫头,之前那荷包,是你们两个私底下送的,大人们就算知道了,也会包容一二,当做不知道。眼下这东西,是托人光明正大送到他家里去的,你放个荷包在里面,给人看见了像什么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急着要嫁给他呢!”

    李月梅闹了个大红脸。她心里藏不住事,得了玉秀教的这个方法,就坐不住了,玉秀也不留她,让她回去准备。

    第二日,夏知荷和李大柱终于借到牛车,去了县里。下午,李月梅又来找玉秀,只见她面上微红,眼里亮晶晶的,是藏不住的喜悦。

    玉秀见她这样,就知道事情成了,“怎么样?他家里回信了?”

    “嗯,”李月梅红着脸低着头,说:“昨天正好二哥在家里,我托他送去,今天中午,他们家就送了许多莲藕、鱼过来,是他们家小池塘里的。”她说着,抬头看了玉秀一眼,又飞快地低下了,含羞带怯道:“他也来我们家了。”

    这么羞答答的模样,简直前所未见,玉秀心里好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怕她真的要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怎么样,这下子放心了吧?”

    李月梅点点头,“玉秀姐,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玉秀说:“你和我还说什么谢。不过,有件事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李月梅忙抬起头来,说:“你说。”

    “你也知道,我是因李月萍才摔了这一跤,只是我想不明白,她为何这样害我。若我要喊她出来问一问,她比定是不敢来的。所以我想要你去她家里,给她透露一个消息,就说几日后张信要来看你,她若还有那种心思,必定要去半路等张信,到时候我就等周围没人,堵了她,问个明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月梅忙道:“这有什么?一会儿我就去找她。”

    玉秀笑道:“那好,你记得带上张信送你的丁香耳环,气气她也好。”

    李月梅双眼一亮,坏笑道:“好,她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我就让她做不成,气死她。”

    傍晚,李大柱和夏知荷回到家里,两人买了许多东西,又赶了路,早就饿了。玉秀用下午李月梅送来的藕炸了素藕丸子,三人吃得精光。

    洗碗的时候,夏知荷对玉秀道:“前一阵杀人劫财的那个强盗,已经被抓了。”

    玉秀问:“当真?”她想起之前那两个江湖人说的话,又问:“是上清宗的弟子出手了吗?”

    夏知荷摇摇头,“不知道是谁,我今日在县里听他们说,就是前天早上,那大盗让人五花大绑地挂在衙门门口,听说手经脚经都被挑断了,命也去了半条,这下不怕他再去害人了。”

    玉秀听了,点点头,盯着灶眼里的火发了会儿呆,又问她娘:“爹打算什么时候上山?”

    夏知荷道:“就这一两日吧,赶在冬至前,不知道林兄弟到时候会不会来咱们家,家里吃食要开始准备了。”

    玉秀点头同意,一夜无话。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21章 月萍亲事不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21章 月萍亲事不成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