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招夫记

第24章 林潜盖新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开花不结果 本章:第24章 林潜盖新房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不知林潜当天回去说了什么,次日中午,林家的媒人就上门了。

    等到下午,整个李家沟的人便都知道了,李大柱将他女儿许给了一个山民。不少人想起玉秀的容貌手艺,暗道一声可惜,更多的人,却在心里估量着,昨日那山民送来的野猪,到底值多少银子。

    李月梅大伯家里,她伯娘王氏正坐在后门拣豆子,一边拣,一边扯着尖利的嗓子,冲后院道:“有些小蹄子还以为自己是天仙哩,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到头来屁也没捞到一个!你说找个山民有什么不好,天天吃肉,顿顿有荤,连带着娘家人也能跟着沾点油腥。你倒好,非要哭要闹的,活活把人赶跑了!你看看人家李玉秀,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身段,她这样的,她爹要她嫁个山民,她就乖乖嫁了。你这小蹄子,什么都比不上人家,竟还敢给我拿乔!我看你是好日子过惯了,忘了苦日子是什么滋味!不当家不知道老娘的辛苦,老娘饿你几顿,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她三儿媳妇钱氏在一旁道:“娘您别生气,月萍妹妹这次确实是不懂事了,等她想清楚就好了,您别气坏了身子。”

    王氏呸了一口,道:“这小蹄子哪里是不懂事,她是眼界忒高了,以为自己能嫁给皇帝老子呢!”王氏想想那八两聘礼,再想想一头头大野猪,这些都没了,这简直是拿刀在挖她的心口肉啊。

    钱氏嘴上虽劝她,心里却巴不得她把李月萍骂个狗血淋头呢。昨日她是站在门口,看着那山民扛着野猪走过去的,那野猪圆身体圆滚滚的,四肢健壮有力,当时她的口水就流出来了。

    要知道,如今她虽仗着肚子,有王氏的喜爱,可以不用干活,可在吃食上,却没什么优待。王氏本就抠门,家里又穷,平常一个月也见不到一点油腥,好容易攒了几个鸡蛋,却是要拿到镇上去换油盐的。就算哪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王氏买了肉,那也是得切成小片,一片一片数着来分。家里几个男人,是干活的主力,肯定是先紧着他们,然后轮到王氏的大孙子,王氏自己,之后才轮到钱氏,至于剩下的儿媳孙女,能喝口汤就不错了。

    钱氏自怀孕这几个月来,总共才在家里闻到两次肉味,好几次她馋得不行了,只能找个借口会娘家蹭饭,还因此招了她嫂子的不喜。

    因此,在知道昨日那头猪是山民送给李大柱的之后,钱氏简直要把李月萍恨上了。在她看来,如果李月萍当初不吵不闹,也说给山民,那人家不也得往她家里送头大野猪?

    那么大一头猪啊,就算王氏再抠门,每人至少也能分到一碗。可是眼下,那一大碗香喷喷的肉,被李月萍闹没了。钱氏吃她肉的心思都有了。

    后院屋里,李月萍坐在床上,面色苍白,她手中紧紧握着一对耳钉,耳边想起前几日李月梅来看她时说的话。她知道张信今天傍晚会来看李月梅,也知道,这几乎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

    她轻轻把耳钉带上,脸上缓缓荡开一个笑容。她想,只要把张信抢到手,那么不管是李月梅、李玉秀还是钱氏,以后都得仰望自己,她一定会过得比她们任何一个都好。

    村长家里,陈氏听说了玉秀定亲的事,呆呆在堂前坐了许久,她看看自己老实巴交的二儿子,再听听东厢房里传来的逗弄幼儿的声音,只觉得胸口一阵一阵地憋闷,她索性回了屋,合衣躺在床上。

    等村长和李山回来,迎接他们的,自然是冷锅冷灶。李山愣了愣,问过二弟后,走到他娘房外,隔着窗户道:“娘,您睡了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陈氏懒洋洋道:“我好得很。”

    “那怎么……”

    陈氏没好气道:“我就是懒了,不想做饭了,你们几个自己解决吧!”

    哼,她预想的好儿媳飞了,家里这个跟个祖宗一样,她不想伺候了!

    李山无奈地挠挠头,再看看东厢房紧闭的房门,知道又是自己媳妇不干活,惹得娘不痛快了。他叹了口气,喊上自家二弟,两个大男人窝在厨房里,生火做饭,最后只能将就着夹生的米饭吃了一顿。

    此时玉秀正在家里做酱油肉。林潜送来的野猪实在太大,昨天宰了,吃了一些,又给琴婶子的送了一点,家里还剩不少,鲜肉放着容易坏,她便和夏知荷两个人,把其中的五花肉挑出来,打算做成酱油肉,挂着慢慢吃,至少能吃到过年。

    李月梅上门时,玉秀正往酱油里放调味料,切得薄薄的五花肉,一片一片码在盘子里,堆成一座小山。

    李月梅见了这么肉,眼前一亮,跑过来蹲在一旁,叹道:“好多肉啊玉秀姐,我好久没见过这么多肉了。”

    李家沟一些殷实的人家,过年时家里会杀年猪,小时候李月梅常去看,后来大了,琴婶子就不让她去了。因此,除了在屠户的肉摊上,她确实很久没见过这么多肉了。

    看她那馋样,玉秀逗她道:“这都是生的,你要是能吃,就吃吧。”

    李月梅嘟嘟嘴,她此刻还不算很馋呢,今天她娘用昨晚玉秀家送的肉包了肉包子,她早上一口气吃了三个,刚才出门又吃一个,现在还有点撑。

    她双手撑着脸蹲在边上,看着玉秀麻利的动作,想起今天娘说的话,迟疑道:“玉秀姐,我娘说,夏婶子给你找了户山民,你真的要嫁到山里去吗?”

    玉秀手上动作一顿,道:“是啊,日子已经定了,就在明年三月。”

    李月梅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道:“玉秀姐,我舍不得你。”

    玉秀失笑:“傻丫头,你自己明年二月份就嫁了,出门比我还早呢。”

    李月梅给她说得脸皮一红,她挠了挠脸颊,道:“那不一样,就算我嫁了,可只要玉秀姐你还在这里,那我一回来就能见到你了。等你也嫁了,我们两个,各在一方,什么时候才能都见上一面呢?”

    她这话,倒是说在玉秀心坎上了。她本来就不愿离开父母,若是嫁在这附近倒也罢了,平日里总有机会回来看看,可偏偏她要嫁去偏远的大遥山,路途遥远又难行,来回一次就得一整日,这一年到头的,能回家来看几次呢?等以后有了孩子,就更走不脱了。一想到以后想见爹娘一面都难,玉秀眼眶就有些发热,她忙低了头,不愿被李月梅看见。

    李月梅说了这话,也觉得气氛有些低沉,她心里怪自己多嘴,忙绞尽脑汁转移话题,“我娘说,昨天那头猪有两三百斤,若拿到镇上去卖,少说也有五六两呢,玉秀姐,我那未来姐夫可真大方!”

    果然,玉秀听了她的话,嗔道:“坏丫头,怎么喊人的呢?”

    李月梅咧嘴笑道:“我喊你姐,喊他不就得喊姐夫了么,总不能喊他大哥,喊你嫂子吧!”说着自己撑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玉秀做势要用油腻腻的手去捏她的脸,李月梅一边躲,一边嫂子嫂子地喊,最后躲不过了,只得缩在角落里求饶,两人闹成一团。

    夏知荷在放内,听到她俩嬉闹,也跟着笑了笑。不过很快,她脸上的笑便慢慢淡了,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难怪世人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呢。

    一开始,她只想要给玉秀招个女婿,后来又觉得,若玉秀能嫁给林潜就好了,现在两人亲事定了,她又开始想,如果玉秀成亲后,还能在她身边,那就更好了。

    玉秀说自己舍不得她,她又何尝舍得玉秀呢。养在身边十几年的女儿,一朝要嫁人了,还是嫁到那么偏的地方去,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她这做娘的心里,别说多酸涩了。

    何况她也担心,玉秀自小在李家长大,李家人口少,没有兄弟姐妹,更无叔伯妯娌,关系简单得很。这让她一下子嫁到那么个大家庭中去,也不知她能不能适应,虽说去了就能掌家,可是这家也不是好当的呀,不管做得好不好,总会有人心里不满,若他们给了玉秀委屈受,她孤零零一个人,娘家离得又远,有谁能替她出头呢?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别人可不会替她疼的呀!

    院子里,玉秀将所有的肉都处理好了,只等在酱汁里浸上两日,再挂起来风干就行。

    看她忙完了,李月梅才又凑过去,低声道:“玉秀姐,我那天和李月萍说的时间,就在今天傍晚。”

    前几天她和玉秀商量好了,把李月萍骗出来,问个究竟。

    玉秀看看天色,已经差不多了,便点点头,洗了手,对屋里道:“娘,我和月梅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夏知荷道:“外面风大,多穿件衣服。”

    “好,我知道了。”玉秀回房加了件衣服,和李月梅一同出去。出了家门,她对李月梅道:“我一人去村口等她就好了,两个人一起去,反而会被她发现。”

    李月梅不放心,“要是她再使坏怎么办?玉秀姐,你让我跟着去吧,我不靠近,远远看着,她不会发现我的。”

    玉秀拗不过她,就随她去了。两人结伴来到村口,躲在一颗大树后头,没一会儿,就见李月萍从村子里出来。

    这么大冷的天,她仅穿着薄薄的春衫,腰间勒出一节细细的腰肢,面色苍白,双眼水润,果真弱柳扶风,楚楚可怜。

    见她这副打扮,李月梅呸了一口,低声骂道:“不要脸!”她原先用张信的名头去骗李月萍,也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心里是不愿相信她会干出这种事的,没想到她比她想象的还不要脸。

    两人就看着李月萍一步三晃,左顾右盼地走上通往村外的道路,在路上踮着脚尖张望。

    玉秀道:“你在这里待着,不要出来,我去找她。”

    李月萍没想到自己没等到张信,反而把玉秀等来了,转身见到人时,她吓得退了两步,心虚地垂下眼皮,道:“玉、玉秀姐,你怎么在这里?”

    玉秀凉凉道:“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在等张信?可惜,他今天不会来了。”

    李月萍猛地抬头看她,尖声道:“你怎么知道?是你!是你和李月梅联手骗我对不对?!你们故意骗我!”

    玉秀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说:“谁骗了你?张信什么时候来找月梅,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你自己心术不正,抱着不该有的心思,怎么会上当?”

    李月萍却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如今仅有的希望破灭,整个人都要癫狂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会跟我无关?!你看看李月梅那个样子,哪一点比得上我!张信要娶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我才配得上他,李月梅凭什么!”

    玉秀如今见了她,只剩厌烦,也懒得听她废话,道:“不管你怎么想,张信和月梅马上就要成亲了,你是抢不走的。我只问你一件事,那天在山上,为什么要害我?”

    “呵,”李月萍听了她的话,反倒诡异地冷静下来,道:“玉秀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玉秀也轻笑一声,淡淡道:“你听不懂没关系,想想李癞子的下场,相信你很快就会懂了。”

    那天,李癞子家人把他拉到县里去,当天傍晚又原样拉了回来,村里人都看见了,李癞子如一条死鱼一样,躺在牛车上,疯疯癫癫的,整个人已经废了。

    李月萍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却还是嘴硬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玉秀不再说话,只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在看到她耳朵上的梅花耳钉时,顿了顿,心里已经模糊有了个猜测。

    “有人给了你好处对不对?”

    李月萍一惊,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耳垂,很快又放下,“没、没有。”

    看她的动作,玉秀基本坐实了猜测,因为那对耳钉,她曾见余寡妇带过。她冷笑道:“是余寡妇吧,没想到你眼皮子这么浅,为了这小小一对耳钉,竟和她这种人狼狈为奸。”

    被她一语戳中,李月萍恼羞成怒,又激动起来,“和你比,我的眼皮当然浅,只怪我没遇到一个好娘,什么都给你想到了。我呢,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那有什么,等我嫁了个好人家,今日所有看不起我的人,以后都要在我脚底下生活!”

    “你所谓的好人家,就是指从月梅手上抢去的么?”

    李月萍张狂道:“说什么抢,不过靠自己本事罢了!李月梅自己守不住,怎么能怪我!”

    其实她今日情绪这样失常,还有一层原因。当日余寡妇找到她,除了给她一对耳钉以外,还许诺要为她介绍一户好人家,可是最后,她却当做没这回事。李月萍气急,这才将张信视为唯一的希望。

    玉秀摇摇头,既然知道了背后的人,她就不愿再与李月萍周旋,最后看了她一眼,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你我就不必往来了。”

    知道李月萍害她时,她就想过要报复回去,所以才出手掐灭她的希望,眼下看她这副模样,显然成效不错。不过她也不愿再做别的什么,脏了自己的手。李月萍这人,心比天高,却偏偏生在那样的家庭,让她苦苦煎熬,却无力解脱,这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了。

    但是对于余寡妇,却不能姑息,只是这事得从长计议。玉秀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该如何对付余寡妇,最好能一次彻底解决。

    看她走近,李月梅从树后跳出来,道:“玉秀姐,没事吧?”

    玉秀摇摇头,李月梅又回头看了眼失魂落魄的李月萍,两人一同离去。

    回到家里,夏知荷问道:“月梅找你做什么呢?”

    玉秀笑笑,说:“她要做一件新衣赏,让我给点意见呢。”

    听她说起新衣服,夏知荷突然记起来了,两人上次去镇上,还裁了两块布呢,最近家里事忙,一直给忘了。她起身去柜子里翻出来,道:“上次这藕荷色倒是买对了,今年过年,也给咱家玉秀做一身藕粉新装,明年就是新嫁娘了!”

    “娘~”玉秀给她说红了脸,低头不理她。

    大遥山里,林家一家人此时正坐在一块。

    赵氏道:“媒人已经去过李家了,日子就定在明年三月,所以有些事情,咱们家里得开始准备了。头一件,就是房子的事。”

    林家的房子都是土木结构,一共也是五间,老夫妻两人一间,两对小夫妻和各自的孩子一间,剩下两间,一间做厨房和仓房,另一间是林潜的,但因他常年不在家,里头如今堆了些杂物。

    赵氏看了看众人,道:“明天我就把老大的房间收拾一下,杂物搬出来,该修整的地方好好修整,等明年玉秀过门,才有地方住。”

    这事,众人都没意见,林潜却道:“我和她不住这里。”

    他记事早,三岁时她娘难产去世的事他记得清清楚楚,更记得第二年,他爹就娶了二姨。年少时想法固执,总觉得他爹抛弃了和他娘组成的家,又有了新的家。而他和他们不算一家人,爹、二姨和弟弟们才是一家,所以一直与他们不太亲近。

    现在,他当然知道他爹当初的做法,都是生活所迫,只是这些年留下的不亲近人习惯却改不过来了。如今一两天回来一趟,一家人坐在一块,对他而言,已是极限,若要日日住在一块,人多繁杂,孩子哭闹,他怕是无法忍耐的。

    听他这样说,赵氏惊道:“不住家里,那要住哪儿?总不能让玉秀跟你一个大男人去住山洞吧!”

    林潜听了,眉头轻皱,因为他就是这么想的,听他娘的话,这么做似乎不行?

    看他这表情,赵氏更加无奈了,“你这傻孩子,你是个男人,身强体壮的,当然觉得住哪里都没问题,就是给你个狗窝,我看你们这些男人也住得下!可是你媳妇儿不行呀,她一个姑娘家,娇滴滴长大的,你让她陪你住山洞,那地方冬冷夏潮的,又到处是碎石块,你说能成吗?”

    林潜眉头皱得更紧,嘴唇紧紧抿着,半晌,说:“我盖房子。”

    “这还差不多。”赵氏道,他知道林潜不愿住家里,也不勉强,反正几个孙子快长大了,家里的房子不够住,早晚要分家的。只是她之前和夏知荷说的,玉秀一进门就让她掌家的事,只能不做数了。不过能够分出去单过,相信每个儿媳都是更加愿意的。

    她又问林森,道:“当家的,我觉得阿潜另外盖房子可行,你觉得呢?”

    林森点了点头,道:“盖吧。”

    赵氏又说:“那好,就另外给你们盖房子。之前说好了,咱们家给八两的聘礼,眼下既然要再建房子,晚上我和你爹商量一下,看家里还能拿出多少钱。”说着,她又缓缓看着另几个儿子儿媳,道:“你们别觉得不公平,日后分了家,家里如今给了你们大哥多少,也给你们多少。”

    她几个儿子儿媳都忙摇头,表示自己心里没别的想法。

    林潜却又道:“不必,我有银子。”

    赵氏瞪了他一眼,说:“你有银子是你的事,等你媳妇儿过门了,交给她好好保管就是了。眼下给你娶媳妇儿盖房子,是家里的事,你安分听着就好了!”

    林潜便抿着嘴,不再说话。

    等赵氏话说完了,林潜回到落脚的山洞里,头一次好好打量了这个地方。这山洞是他从一头熊瞎子那抢来的,约一丈宽、二丈深,洞内地面凹凸不平,随处可见尖锐的碎石块,树枝茅草散了一地,洞壁粗糙硌手,有几处长了苔藓,整个洞内弥漫着淡淡的霉味。

    就如赵氏所说,就算给他一个狗窝,他也是能够窝进去的,所以此前,林潜从不觉得自己这个熊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眼下,试想着让山下那女孩住进来,他却觉得有些不适了。

    所以,要盖房子。他是真的有银子的,上一次抓到那个强盗,官府给他塞了一张悬赏的银票,回来后放哪里来着?

    林潜想着,眉头越皱越紧,几息之后,他开始翻沙倒石地找银票。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寡妇招夫记》,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24章 林潜盖新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24章 林潜盖新房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