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32章 最终兵器(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吃书虫子 本章:第332章 最终兵器(七)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关于昆仑的最终兵器,云九章的反应显然比熏熏道人预料的还大。

    熏熏道人只是听过这个传说,而云九章的样子竟然像是真的见过“最终神兵”:

    “她还好吗?”

    熏熏道人拄着葫芦,捂着伤口,一脸懵逼。

    灿亮的黑眸都闪现了一瞬间的迷惑。

    云九章闭了闭眼,帝王陵里无边孤寂,他是靠恨意和对大道的追求,才撑过那漫长的黑暗没有疯掉。

    他本质上是信奉弱肉强食的,被□□,被酷刑,被活埋都不曾让他生出仇恨的情绪。不过就是输了,他对自己很失望。

    但是付出的信任格外不一样。

    从没想过要去相信的人,背叛对他的伤害才格外的刻骨铭心。

    因为会痛恨自己的愚蠢。

    整个世界被彻底的翻了两翻。

    就在云九章竭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把本心展露在人前,所以迟迟没有追问出下一句话的时候。

    天羽帝国京都的天空上,西方传来一声清越的龙吟。声音缥缈,隐隐有金属的质感,仿佛久不出鞘的锋锐古剑。

    水汽早就被蒸干了,碧蓝的天空上好像被人为刻出来一行血红的大字。字体不敢恭维,但凛冽的杀意,却从那狂乱的如飞的笔划中喷薄欲出。

    血红笔迹,一笔一划的在天空中横拉出来,几乎能感觉到写字人那力透苍穹的杀心:

    “找死成全你!西北三百里,无妄海上来战!”

    云九章立在云头,仰首看着几乎逼到自己脸上的血影,红光映得他英俊脸庞,形似鬼魅。

    咧开嘴唇,无声的笑了:“昆仑……杀意也很重嘛。”

    而后反手柳叶刀一划,凛冽的风沙倒灌进虚空裂隙之中。

    云九章一步,迈了过去。

    熏熏道人遥遥望了一眼西北无妄海的方向,“终归还是到了这一步,我已尽力,靠你了……”

    终于体力不支,身子一软从云头栽了下去。

    地面,整个天羽皇城早已淹没在一片无边的沙漠中。

    玉阳子一抬头,就看见天上一朵擦着火花的六星落下来:“噫!白天还有流星,好亮!”

    苏兰舟也跟着抬了头,一声:“卧槽!”

    撕开虚空裂缝飞扑出去,堪堪在落地之前,接住了整个人都烧着了的熏熏道人。

    “你是不是傻啊?天上掉下来快了什么都会烧着的啊!流星你奶奶的裹脚布啊!”苏兰舟整个人都被砸进了沙坑里,后怕的怒骂玉阳子。

    玉阳子有点懵,指了指苏兰舟怀里的道人,又指了指刚被装进口袋里的韩渐离“道友”。

    苏兰舟盯着他看。

    玉阳子脸色忽然一白,“所、所、所以……韩道友他不是人……烧不着?”

    苏兰舟露出个孺子可教的神情。

    玉阳子小小声的说:“真的没有可能,是韩道友掉下来的位置比较低么……”

    苏兰舟决定放弃教育这种,靠直觉取代逻辑的傻白甜。

    熏熏道人却在此时睁开了眼,他一身衣服早就烧光了,身体表面一层焦黑的硬壳,索性舌头还在:

    “疏散天羽帝国和大行王朝两国的住民,要快!”

    玉阳子懵逼的从这话里感觉到一种脊背发凉的惊恐,苏兰舟的瞳孔骤缩成了两个黑色的针尖儿。

    ……

    同一时间,南海蓬莱岛的战场上,邢铭等人所率的抗怪联盟大军,终于展开了针对蓬莱二岛的全面进攻。

    蓬莱以修士喂海怪的实锤已经彻底传开,内陆联军作战态度异常坚决,各门派毫无保留的投入全部战力。并且陆续有从门派赶来的高阶支援加入。

    短短一上午的时间,以血的代价拿下了蓬莱附岛。

    同时多宝阁主百里欢歌,迅速的通过多宝阁遍布各地的连锁商铺,把大战的实况和细节散播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在附岛临海的一处圈禁地,昆仑识殿殿主九薇湖,亲自带人营救出了失踪长达六年之久,整场战争中在情报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昆仑弟子景中秀。

    景中秀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酷刑的虐待,身上并无什么伤痕,只是身陷敌营,忧思过重,因而十分的瘦。昔日养尊处优的小王爷,如今像个病痨鬼一样,被斩命剑派的弟子用担架抬出来。

    两眼深深的凹陷下去,浓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几乎要行将就木,或者干脆就是个鬼修。

    用第一个见到他的斩命剑派弟子的话说:“开始真没认出来是个人,他师父看起来都比他人类多了……”

    景中秀被抬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是时昏时醒的状态。

    多宝阁随军的情报人员,取出一颗留影球,想要把这一幕录下来,回头作为蓬莱的罪证,可以播放给内陆的民众看。

    景中秀如有所感的睁开眼睛,漆黑凹陷,毫无焦距的双眼对着许久未见的苍穹,只说了四个字:

    “昆仑必胜。”

    景中秀的亲爹,大行王朝逍遥王爷,被邢铭以双面镜亲自通知了这个消息后。

    见惯了世面的老王爷,伏地恸哭,谁劝也劝不住。

    满头华发,散落了一肩。

    景中秀第二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日之后,小王爷对身边照顾他的医修说:“我要见邢铭。”

    医修有点为难,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修士现在是联盟的英雄,并且是邢铭极爱重的小弟子。但问题是邢首座现在真的很忙,恐怕没那个时间,也不应该亲自赶来安抚他的小徒弟。

    邢铭在联盟作战指挥室里,已经快和其他门派吵疯了!

    事情的起因是昆仑大长老苏兰舟发来的一条玉牌讯息:花绍棠要在无妄海与杀神开战,疏散大行王朝与天羽帝国贫民。

    大行王朝好办。

    拜景氏先祖六百年前直接把邢铭碰上了军神龛位所赐,在如今的大行人眼里,邢军神的话,就好像遥远的天边传来的那一声“世界的提示”。

    邢铭直接跟他们的皇帝说:

    “全国活人往北撤,能跑多快跑多快。不走就是国破家亡的下场……”

    景中秀他爹为首的皇室贵族,转身就去做了全民动员。

    时间来不来得及另说,但至少是当时就动起来了。

    可是天羽帝国这边却陷入了尴尬。

    真正对天羽帝国老百姓能产生影响力的,除了原有的云氏皇族,就是原本天羽境内的其他门派。

    然而天羽国内,几乎是全民修仙,没有什么修士的个人影响力能够动员全国。

    有人提出放出云氏皇族的俘虏,让他们用朝堂上剩下来的力量去组织撤离。

    遭遇了薛无间、靳无畏为首的主战派修士的激烈反对。纵虎归山,还把刀剑交还到老虎的手里,再想抓回来可就难了。

    甚至再经历这么一波举国抗灾,谁要再想撬动天羽的上层力量几乎就是不可能。这一次能够以极小的损失拿下云氏,那可是多宝阁牺牲了在天羽帝国经营多年的全部底蕴,才营造出了那么一线的可趁之机。抗怪联盟才能趁虚帅军,长驱直入。

    其实邢铭自己内心里也是不看好的,倒不是怕纵虎归山。而是被百里欢歌折腾过一遍的天羽帝国,联盟的铁蹄又从北往南整体犁过一遍。他十分怀疑“云”这个字眼儿,对天羽还剩下多少凝聚力。

    退而求其次,薛无间提出让大本营就在天羽境内的各门派,通知本门带领附近的民众撤离。天羽多修士,撤离起来速度没准比大行王朝还要快。

    可是以后土派为首的各派当家,却纷纷很犹豫。犹豫的原因只有一个:

    “无妄海那么大,花掌门只是在海上跟人打个架,有没有必要搞到全国大疏散?”

    当机立断的能力,从来不是人人都有的。

    尤其他们是在那一片土地上,从出生到长大,入道修行了半辈子的人。离开故土,放弃山门,别人说的轻巧,他们要是真的做了,回头什么也没发生,那扯火打劫、趁乱砸抢的鬣狗们,能不能给他们剩下半个完整的山门?

    可不是家家户户都像昆仑的制度,人手一把芥子石,家当卷起来就能跑。

    放眼整个大陆的物价,芥子石可是个稀罕呢。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他们并不相信花绍棠有那么强,一人之力毁城灭国。

    邢铭咬着后槽牙,青筋都快从额头上跳出来了。

    但他有些话,并不能跟这些以己度人的蠢货明说……

    于是作战指挥室里,众人吵到房顶都快掀起来了,天羽帝国的百姓疏散还是没有开始。

    负责护理景中秀的医修,阻止着语言想把目前的形势给他说清楚。结果景中秀听到他老家大行王朝全民疏散,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景中秀深深的看着他,那双深陷的眼窝里,已经找不到半点当年嬉笑怒骂小王爷的神采,那是一个身陷敌营孤立无援的囚徒的眼神。

    “我在蓬莱玩了六年的宫心计,侥幸没把自己玩儿死。我有重要的话讲,除非邢铭在场,否则我谁都不信。”

    负责照顾他的医修怔住了,他其实一直觉得奇怪的……

    景中秀的身体除了一点营养不良,基本没有受什么损伤。然而在他昏迷期间,多宝阁出品,大把大把的丹药灌下去,昼夜不停的有医修用法术给他恢复生机。

    可他的身体却始终维持着那骨瘦如柴的样子,没见半点起色。就像有一头看不见的魔物,潜藏在这个年轻修士的体内,磨牙吮血的啃食着他的血肉和生机。

    所幸,这位医修是南宫狗蛋的入室弟子,个性孬怂不敢担责任,但人家脑子十分灵活。

    当即拍板,把景中秀往太师椅里一装,直接推着病号敲开了抗怪联盟的会议室。

    景中秀窝在太师椅里,腰都直不起来。

    目光扫过会议室里争吵的众人,那些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各派当家,纷纷错愕的回过头来看着突然的闯入者。

    小医修在背后缩头缩脑,有点心虚。

    景中秀脸色不变的扫过全场,他不认识这些人是谁,也看不出来这些人是否可信。但他看到了邢铭是坐在会议室主位上的,那他就应该还能说得算。

    于是景中秀直接开了口:

    “蓬莱本岛上,有一个秘境。秘境里至少被投进去了数万修士,用以投喂海怪。上古神怪进阶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所谓的神降,天谴降下,神怪被拉进上界。蓬莱修士是打算藏在海怪的肚子里,躲过天谴,一起飞升。

    “海怪不能入道,却是活物,它们的体内能够躲过天劫。但是能进阶到飞升的,应该只有上古神怪。海怪进阶的唯一方式,就是吃修士进补。

    “包括云家的当权者在内,应该还有其他的投降派从蓬莱换得了这个方法,我不知他们是否有同样的行为。”

    景中秀每说一个字,在场各派当家人的嘴巴就更张大一分。而他还没有说完:

    “三年前,蓬莱就已经开始筹备用这个惨无人道的方式飞升。消息从我们自己的一位探子嘴里,传到了我这。当时我还不能确定真假。但我写了一本《吊丝是怎样练成的》,企图通知各位,没错,可以藏人的钢铁怪物,就是我书中暗示征服了整个国家的坦克。

    “我不知你们准备的如何,但蓬莱的神怪已经几乎成型了。快则一月,慢则三月,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争吵了。”

    景中秀沉稳而掷地有声的说,

    “这不是一场稳胜的战争,我们的敌人包括时间。”

    斩命剑派首座靳无畏,作为也私下观赏过那本书的剑修中的一员,听到景中秀的解释彻底震惊了:

    “你书里为什么不直接写怪物……”

    景中秀心里一沉,但神色半点没变。沉稳而孤僻的样子:

    “蓬莱并不比各位更傻,知道真相的他们,看到怪物的描写怎么会把我的书流传到各位的手上?所以我先前寄托的是百里欢歌,他应该可以理解我刻意强调的不同……但是显然经常,我们信任并以为万无一失的人,其实并不如我们以为的那样聪明。”

    景中秀的双眼,枯井一样的沉寂。

    看得他对面的战部邢首座,整颗心都沉了下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第332章 最终兵器(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第332章 最终兵器(七)并对修真-师姐的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