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33章 屠神之战(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吃书虫子 本章:第333章 屠神之战(一)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邢铭深深叹了口气,站起来,两手撑住面前的桌子,给在座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抱歉,其实百里阁主不负所托,已经把这本书传达的内容分析出了以上结论,是我请他按下了没有宣扬。”

    他话是对所有人说的,直起身来,眼睛却看着景中秀。

    所有人一脸懵头转向的转过脸来看着邢铭。

    气过头反而发不出火来,只是一脸怔愣的坐着。

    邢铭继续道:

    “陆百川说蓬莱能创造更多飞升的可能,这句话很可能是真的。万年三十的名额如今大家都知道了,但是利用上古神怪的天劫飞升,就只会占用一个名额。藏于其腹中的,差不多就是一人得道跟着升天的鸡犬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推测,毕竟我们所知的万年三十的名额,天道也只能用天劫来限制。一旦名额满了,天劫就会重得根本无法渡过。而藏进海怪的体内,似乎就可以成为天劫,甚至天道的漏网之鱼了。”

    一瞬间嗡嗡声无数。

    “这么重大的事情,邢首座你居然瞒下来……”

    “不觉得太儿戏了吗?”

    “昆仑有什么资格……这样做!”

    邢铭却只是隔空与景中秀对视,这个他费尽心思想让他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真的长大了。却似乎,并未长成自己希望的模样。

    景中秀沉默的回视着邢铭。

    这个男人是师父,是前辈,是他景中秀修线路上的引路人。甚至是自己一度绞尽脑汁也没能成功反抗,到底被他坑着去数钱,几乎是景中秀在这个世界上降生开始,就压在头顶上的一片压抑的阴云。

    令人心生恐惧,又心存敬仰。

    他身后的医修也一脸懵逼的低下头去看景中秀,他清清楚楚记得这个遭了大罪的年轻修士,非要拖着孱弱身躯挣扎来此的理由——“除非邢铭在场,否则我谁都不信。”

    可到头来却是他相信的那个人,按下了他几乎是拿命换来的消息,掩没了他的功绩?

    医修不由得愤愤瞪着邢铭,邢首座做事一向心机深沉而独断,南宫殿主私下里对邢铭的评价根本就是四个字——“狗胆包天”。

    年轻的医修照顾了景中秀几天,完全知道自己推着的这个修士,到底遭受过,并且仍在继续遭受着什么样痛苦的精神摧残。

    邢首座的所为,根本是造孽!

    造孽的邢首座却好像并无悔改之心,两手撑在桌面上,稳重的说:

    “我能理解各位的震惊,和对我个人的指责。但是各位,我只想说,你们认为此事事关重大的第一反应,是觉得此法残忍,还是觉得此法终于破解了天道设下的限制?”

    “当然是破解了限制……”

    “啊!”

    “这不可……”

    有人明白了,有人仍是茫然的。

    邢铭于是把含在嗓子里的话吐了出来:

    “各位无需羞愧,也不必妄自怀疑自己的品性。坦诚的说,我和另外几位知情者,在得知蓬莱的飞升办法的最初,与在座诸位有过一样的反应。

    “这方法如果真的可行,似乎终于解开了勒在修士脖子上的那根套索,万年三十的名额,将不再成为天道对修士的限制。理论上,我们想有多少人飞,就能有多少人飞。”

    昆仑首座轻轻的眨一下眼,僵尸的上下眼线,有节奏的聚拢,再缓慢的分开。

    黑眼圈的存在,使他的表情看上去比实际更沉重。

    话锋一转:

    “可是把海怪喂到可以渡劫……这样的飞升,到底要多少人命才填的满?当然,我相信在座的我们,宁愿不飞升,也干不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剿蜀山,战蓬莱,各位都是敢为苍生撒热血的高尚者,邢铭钦佩并且信任。”

    “但是各位的徒子徒孙,门人手下呢?邢某人真不敢因为对各位的信任,就擅打这个包票。”顿了一顿,用更低沉的声音开口,

    “更别说,还有更多没有坐进抗怪联盟指挥室里的门派,他们连蓬莱屠戮天下都不在乎。敝人实无办法相信他们的操守,足以抵抗飞升的诱惑。”

    “毕竟,这个诱惑太大了。”薛无间低沉的接上了邢铭的话。

    “这……也许……可以让海怪吞噬那些穷凶极恶之人、犯人或者邪修之类的。反正我们隔些年也要绞杀?”

    这个不死心的修士,刚把“邪修”两个字吐出口,就遭了邢首座凌厉的一个飞眼。

    此人立刻闭了嘴,是了,白断刃似乎还在诛邪榜上了,这事儿大家目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状态。

    还有旁边那另一个“黑眼圈”,他默默的瞥了八风不动的薛兵主一眼。

    哎,其实几百年前,如今的南海扛把子邢首座,也不是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坐在人前的……

    邢铭回答他,却没提师兄白允浪的事情,而是道:

    “各位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合理法的样板被允许,那么私下的就永远不会被禁绝。即便合理法的样板不被允许,蜀山邪修,我们正道平均十年一剿,仍然屡剿不绝。”

    斩命首座靳无畏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蓬莱这飞升的法子,可比什么已知的邪修都还要邪。”

    屋子里刚刚的惊讶、惊喜、惊恐等一切气氛,就像一个暂时鼓胀的空心皮球。

    被这残酷的现实一戳,噗的一声就泄掉了。

    年轻的医修低头去看景中秀,却见消瘦阴沉景小王爷,仍是那么不动如山的窝在椅子上,脸上既看不出释然,也看不出半点不甘心的神色。

    甚至从那张已经皮包骨头的脸颊上,几乎看不出邢首座的解释,是否被他听进了耳朵。

    他应该是最无奈,也最难受的吧。

    年轻的医修茫然的想。

    连我都几乎接受了邢首座的这番坦白……

    怪不得狗蛋殿主说跟邢铭讲道理,一定要堵住耳朵。不然铁定最后得帮他去数钱。

    小医修心里有点不安,好像一条腿已经迈进了新世界的大门,另一条腿却还想徒劳的在平凡人的世界里挣扎一下,不想看见这些所谓的真实。

    这赤果果的真实。

    霓霞派的女掌门,却在此时若有所思的插了话:

    “景家小王爷,你怎么能确定,蓬莱这个法子一定能飞升?以及,蓬莱自己怎么能确定?他们实验过,还是成功过?

    “别跟我说是……咳,神告诉他们的。”

    邢铭刚要开口解释,就被这位不给面子的女师叔打断了:“邢铭你闭嘴,我要听没有忽悠的版本。”

    邢铭果断的把嘴闭上了,牢牢的。

    景中秀对着女掌门一点头,很有教养的温软开口:

    “您说的对,这个法子从来也没有成功过。蓬莱这次的准备,才是第一次如此丧心病狂的实验,所以他们才会不吃独食,把此方法泄露出来。据我知道的,他们不止有一个秘境在饲养上古神怪,饲养的也不止一种上古神怪。”

    女掌门道:“那你……”

    景中秀继续说下去:“正因为他们还没有成功,我们才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成功的可能摁死在萌芽里。邢首座与各位有交情,有信任。我并不了解参与联盟的,除了昆仑意外的任何一个门派,但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时候恰是整个联盟最有凝聚力的时候。

    “一旦他们成功过一次,局势就不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一切就来不及了。”

    说着,他抬起头来与邢铭对视了一眼。

    邢铭点了点头。

    而后,狗胆包天的僵尸先生又扔下了另一颗炸弹:

    “还有一件瞒着各位的事情,我觉得今天也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

    不少人用一种十分麻木的眼神看着昆仑第一鬼。

    脸上活生生的写着,你来吧,我们已经决定不再反抗了。

    邢铭这一次却先承认了错误:

    “关于这件事的隐瞒,并没有什么为天下苍生留生机的大义,纯粹是出于昆仑自我的一种保护,才不得不为。”

    众人:

    习惯就好,呵呵。

    邢铭深深吸了口气,语速很快的道:

    “昆仑掌门花绍棠,当初与蓬莱合道在海外开战的时候,南海沿岸受海啸波及死亡的人数,不是三万,而是一百三十万。这还不包括土著村落,因为没有户籍而无法统计的失踪。以及因为海水升温,第二年南海沿岸因为饥荒而饿死的渔民。”

    目瞪口呆,是所有人当时的反应。

    太过震惊以至于反而没能第一时间爆出话来。

    邢铭低下眼皮:

    “我知道这个数字有些超乎想象,事实上我们昆仑刚刚统计完之后,也是反复确认过许多遍,是不是算错了位数。但是很遗憾,实际上内陆在那一次失去的人口,只比这个数字多,不比这个数字少。”

    薛无间一脸呆滞:“你连我都……”

    邢铭继续说:

    “而这,还是昆仑掌门极力控制的结果。事实上,如果花掌门完全不留力的,蓬莱合道们应该一个都剩不下。但是我们内陆,北部冰原以南的全部地区,应该就不会剩下活人了。”

    霓霞派女掌门一张风姿绰约的脸都变形了:

    “你在开玩笑,那还是人么?这简直……”

    邢铭道:

    “我知道各位想说什么,所以昆仑才一直保守关于掌门的秘密。可是大难临头,昆仑也顾不得自己的名声了,有些东西再藏下去,只能导致更大的伤害。

    “我也知道你们想问我,既然是我的师父,那么他最强的力量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很遗憾,关于这一点,昆仑上下连同大长老苏兰舟都并不知道。因为这个土地上,根本没有哪里可以给昆仑第一剑安全的练习。”

    后土派长老一脸懵逼:“那他是在哪练的,总不能战力到了一定程度,天天坐家里靠脑补?”

    邢铭沉默了一下,摇摇头:

    “关于这个,我尚不能说。但总之昆仑有办法让花绍棠练到一剑灭世,并且还可以继续变强。”

    另一个山门在天羽帝国境内,事先强烈反对整个天羽帝国疏散的门派长老,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所以,贵派花掌门这次的无妄海上开战,是打算不留力了?那只疏散两个国家又有什么用?”

    邢铭叹了口气:

    “如果疏散两个国家都没用的话,那就是疏散整个大陆也没用了。我们又不可能等大陆凿沉了,全到海上去飘着……”

    诛仙派掌门一脸抽筋扭不回来的模样:

    “不能让花老大他……他稍微控制一点么?我记得昆仑五代墓葬闹得最凶那会儿,他一剑也就劈了几百人!”

    原来一剑劈死几百人,已经可以叫作“也就”了。

    邢铭郑重其事的道:

    “这就是我一直试图告诉各位的问题,刚才我说的,只是花绍棠一个人的战力,并不包括他的敌人。”

    一屋子修士的脸色都青得有点发紫。

    邢铭索性一气儿把钟敲完:

    “我问过掌门,能不能带人去他练剑的地方打,或者哪怕像上次打蓬莱一样去外海也好。这是掌门的回复……”

    邢铭掏出自己的昆仑玉牌,搁在幻术放大器上。

    放大器在墙壁上留下的投影,是这样写的:

    “牲口:

    明不明白什么叫屠神之战?

    我到想石头剪刀布决胜负,,问题是神不干。

    昆仑我最大。”

    景中秀听到这些,可以说完全是超乎想象的意外。

    天下大劫,这四个字在海怪爆发之初他就听邢铭说过,但用了六年时间,才渐渐懂得那四个字的重点不在大劫,而在天下。

    他想了一想,才稳重的开口:

    “是了,如果那个神公然站出来,必是有心统御神州的。他要向天下人昭告自己的强大,不会同意去看不见的地方决战。”

    就在这时,邢铭忽然推开桌面,一撩衣甲,郑重其事的给在场所有人单膝跪下了。

    “邢首座,你这是……”

    邢铭单膝点在地上,抬起头:

    “此战之波及,必然广大;殃及之无辜,也定然比南海之时更多。灭世之险,旷古杀神之类的名声,几乎已经是预定下了。

    “但若掌门战败,那一切都是废话。但若战胜,于我内陆也必然是惨胜,倘若他日有人想起来清算这笔总账。希望今时今日的各位,看在邢铭坦诚相告的份上,不要与我昆仑……”邢铭狠狠的闭一下眼,

    “至少是不要与花绍棠为难。口诛笔伐,请各位高抬贵手,群起而攻,也请各位能挡的帮忙挡驾一下。

    “其实昆仑可以纵神为祸,待几年之后,世人苦不堪言,再让师父站出来抗那救世主的大旗。于公于私,那都是从名声到利益最好的选择。”

    “但是昆仑派的良心,不允许花绍棠那样做。”邢铭的声音,静静的在指挥室里回响。

    邢铭之后,九薇湖、张子才、游陆纷纷单膝点地的跪下了。

    连景中秀都撑着扶手站起来,因为实在腿软无力,干脆不顾脸面双膝跪在了地上。

    一屋子昆仑肃穆无声。

    将要以身为天下挡劫的人,居然要下跪请求被保护的人们,将来有一天不要怨他们。

    薛无间有点看不下去,可是又不敢阻止。

    他知道邢铭的一切推测和预言都是的确有可能成真的。

    花绍棠以妖修之身,为这天下苍生实在牺牲了良多。

    不说别个,单说爱剑之人,终其一生不能尽全力挥出一剑,此间的寂寞,薛无间想想都觉得悲凉。

    诛仙剑派年轻激进的新掌门站了起来:

    “邢首座,别人我管不了。但诛仙派的血性你知道,花掌门要真是救了天下,事后谁敢背地里说他一句是非,我带战部砍他全家。”

    邢铭低着头,似乎并无感动的样子,只是沉沉的一句:“谢过了。”

    霓霞派掌门毕竟年长辈分高,知道有些事态并不是人心想要它最终变得炎凉。

    昆仑既然这样做了,必然就准备好了承担一切的后果。邢铭这一跪,不过是想让人,至少是在场这些人,将来有一天也要开始展示人心善变时,能够想起来,然后犹豫一下。

    女掌门肚子里沉沉的一颗心为花绍棠担忧,但眼前还是要先顾全大局的。

    “邢铭你先起来吧,话说到这个份上,咱们先赶快把天羽帝国的疏散问题安排好……”

    话音未竟,大地之下忽然传来一阵,狂猛得好似盘古在踢踏的震动。

    屋内众人倒还不至于站不稳,但无不脸色一白。

    这是哪里来的震动……

    多久才传到了这里……

    又是从多远的地方传到了这南海之上?

    如果这里的震感都如此强烈,那么这震动的中心,到底要遭受多强的攻击,还有没有人能活下来?

    邢铭这时才抬起头,仍然跪在地上,两眼黑沉沉的。

    “迟了。”他说,“就在刚才,我已经收到了昆仑大长老苏兰舟的讯息。天羽帝国往西连同南疆十六州的陆地,已经被从整个大陆上开了两半。”

    所以,昆仑才不得不跪。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第333章 屠神之战(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第333章 屠神之战(一)并对修真-师姐的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