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北洋幕僚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阋于墙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西门吹灯零零七 本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阋于墙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魏道风一走,四下无人,王永泰这才敢长叹一声,坐在床边。他觉得身体疲倦至极,不得不喝了一口酒强打精神,酒精的刺激让他感觉好受了一些。

    倚在墙角,王永泰苦笑不已,他感觉自己做人何其失败也。

    军事战败,处事上也失败

    两狼山战败并不算什么,军队并未伤筋动骨,可是自己先是自绝于北洋系,后是被摄政王抛弃,那才是最致命的。现在想一想当初黄波鼓噪自己的话,自己当真是糊涂至极,因为害怕被弟弟夺了权力,若是自己多考虑一下,帮他花钱送到镇江江防营去,非但自己巩固了位置,还会得到王永安在镇江的支持。

    “唉糊涂糊涂啊”王永泰后悔不已,他起身下了床,漫无目的地走到沙盘上,眼睛看着沙盘的地形,心思却全然不再这上面。

    为什么当时会如此愤怒的呢王永泰开始捋顺前后关系,头脑渐渐清晰起来。

    最初,王永泰心里不满自己地位逐渐被王永安盖过,可他心底也明白弟弟是一心为了他,甚至为了帮他去了袁家的肺痨女儿。

    然后曹姐在家中的备受歧视,李耀、方咸五等人嘴上无时无刻不挂着王永安的好,再加上黄波暗中推波助澜,他的心态才逐渐转变,并将王永安骗到了上海。可即便在那个时候,自己对王永安还是没有放弃,还是将变卖明器的重任交给他。

    直到最后从军营中传出他不能生育的消息,才彻底引爆了心中的怒火,黄波说,这个消息是从王永安交好的人身边传出来的,不消说,直到这个秘密的只有曹姐、自己和弟弟,不是他王永安说的,又能是何人

    王永泰这才勃然大怒,撤掉了王永安的一切职务,且没有再和他进行联系。

    男人可以在任何方面说不,但绝不能再房事上说不,他只是不能生育,又不是不能搞女人,医生说是阳精绝死,算卦的道士却说是因为他当初在山东杀人太多,有损阴德导致没有子嗣。王永泰不怎么爱碰女人,便是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却不成想军营上下皆知,岂能让他不怒火中烧。

    唉

    一声长叹,王永泰苦笑不已,一夜无眠,唯有窗外细雨敲打在油纸之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天地一片萧瑟,他自觉得无比悲凉。自己算是众叛亲离了吧,亲人没了,靠山也没了,幸亏还有士兵们听从指挥。

    一想到士兵,王永泰猛地抬起头来,目光锐利,自己绝不能失去军权了,只要自己手握大军,就算北洋系排斥,就算朝廷打压,又能如何自己才是这支军队的首领,而当务之急,不是感慨春秋,是牢牢掌控军队。

    军中是靠实力说话的,若自己再萎靡下去,只怕是失了军心,再也找不回来了。想到这里,他抖擞了一下精神,看着沙盘,琢磨着如何击败皖北土匪。

    他仔细想了一下当初在山东剿匪的经历,再与现在对比,为何自己会战败。

    在山东的时候,他是第五镇的军官,获胜无非是仗着人多势众四面合击。而在皖北地区,克军作战人生地不熟,以孤军入险境,那两狼山大雾便是佐证。根据这些天的情报得知,皖北一共有十八个大土匪寨子,号称十八罗汉,朝廷说他们是十八匪。这次参与对王永泰炮标伏击的土匪,居然有除了十八匪外,还与小寨子二十几个,总人数高达一万八千人之多,更难得的是他们事先没有透露半点风声。

    数万名土匪伏击官军,事先没有透露半点风声,由此可见皖北土匪的狡诈远远高出山东土匪。

    但如今摆在王永泰面前最棘手的问题,不是如何击败土匪,而是后勤补给的问题。即便安徽省皖北地区各府各县能提供粮食,却不能提供弹药与药品,所有军用消耗全需要从大本营运过来,可现在偏偏大本营被占了。

    又绕回到起点了,王永泰一个头两个大,于是他第二天又召集军官商议。

    诸位军官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关于四少爷和将军之间的关系,众人不便发表意见,毕竟大家也不知道他们如何面对。

    “进不得,退不得啊。”王永泰长叹一口气,他还需要应付朝廷,已经三个月过去了,自己率军赖在蒙城,已经引起蒙城百姓的不满了。从前自己还意气风发对当地一切不屑一顾,可是如今自己成了没了家的将军,就不得不考虑当地百姓了。

    最后,还是杨振山站了出来,说道:“要不然我联系一下扬州,问一问那边的打算。”

    王永泰别无他法,只能选择让杨振山探一探口风。

    杨振山的消息经过五天转折才到了王永安手中,王永安立即意识到,这是王永泰在向自己服软,原本心中还有一些生气,也渐渐气消了。

    既然二哥服软,王永安也慢慢转变了态度,所幸便与黄波三家合作,从朝廷捞好处。当然,将来若是重新在一起,也难免要分家散伙,自己手下一大帮兄弟,不能让他们天天斗气。

    此时王永安突然得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电报,是由念祯发给他,电报上只有一句话:“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句话出自于诗经小雅棠棣,意思是兄弟亲人之间内部争吵,但能够一致抵御外敌入侵。

    王永安明白念祯的意思,他和王永泰之间只有分歧没有仇恨,在如今外敌四起,如果不能团结起来,将来只能被人所灭。念祯隐约透露着一个意思,让王永安这个做弟弟的先低头下去,才能让扬州王氏兄弟双剑合并。

    妻子的劝慰,仿若一道闪电击中了王永安的内心,让他刹那之间羞愧不已。

    “看来我的胸襟,既不如二哥,更不如念祯。”王永安自嘲地笑了起来,随后叫来手下众人宣布道:“蒙城方面首先向我们示好了,我觉得也要向我二哥示好。”

    在王永安说“我二哥”这三个字之后,众人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后一个北洋幕僚》,方便以后阅读最后一个北洋幕僚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阋于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后一个北洋幕僚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阋于墙并对最后一个北洋幕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