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第五百章 二十年、不需要对不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方想 本章:第五百章 二十年、不需要对不起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南宫无怜看着脚下,深陷的眼眶里,带着几分兴趣。

    大军的营帐,连绵不绝,就像一片黑色和红色的海洋。

    而在这片黑色和红色的海洋之,隐约可见一条断断续续、若隐若现的白色线条,那便是北海之墙最后残留的废墟。

    一截截断墙,最高不超过丈,矮的只有齐腰高,它们沿着昔日的防线矗立在地上。远远看去,就像用得太久折断了齿的老木梳。又像历经整个冬天,顽强熬到春天,草丛里零星的残雪。沾染了一冬天的灰尘,有些脏,零星散落,像被冲散的残兵败将。

    辉煌难逃没落,雄图霸业总被雨打风吹去,大多数伟大,只有在那些遥远的传说觅得一丝痕迹。

    未来的人们,会怎么去缅怀这场战争

    他们面对漫山遍野的青草,如何去想象,北海之墙的雄伟和那场战争的惊心动魄

    南宫无怜身为兽蛊宫宫主,地位和叶白衣相当,况且还带着陛下的旨意而来,大军所有的将领,全都大早就出来迎接。

    此时看到南宫无怜,纷纷上前行礼。

    南宫无怜浑身衣衫皱皱巴巴,头发凌乱,唯独那双眼睛,闪动妖异而狂热的光芒。将领们的目光,和南宫无怜的目光一接触,立即就像被烧红的铁烙烫了一下,下意识地挪开目光。

    南宫无怜笑嘻嘻地问:“叶白衣呢”

    “大人还未醒来。”

    南宫无怜神经质地笑了一声,说:“没有醒来更好。”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南宫宫主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陛下要问大人的罪

    大家心惶惶不安。

    若是大人都要被问罪,他们岂能逃脱

    南宫无怜注意到这些人流露出的恐惧,也不解释,脸上笑意更浓:“前面带路吧。”

    将领们如梦初醒,连忙在前方带路。

    兽蛊宫在大家心目异常神秘危险。

    战神宫的将领,大多都是曾经的冷焰旧部,其他将领,也都是元修转化而来。兽蛊宫和冷宫,却是神之血的真正核心,血灾之前就有。兽蛊宫的历史比冷宫更加悠久,因此在大家眼也更加神秘。

    兽蛊宫宫主南宫无怜的性格怪异,捉摸不定,极为乖张。

    叶白衣曾经不止一次提醒过他们,不得招惹兽蛊宫,可见对南宫无怜的忌惮。

    走进营帐,南宫无怜看到床榻上昏迷的叶白衣。守在床榻前的神祭见到宫主,连忙过来行礼,汇报叶白衣的伤势。

    南宫无怜听着属下的汇报,目光落在叶白衣身上。

    威风凛凛的神国战神,此时没有半点平日的风范。叶白衣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脆弱不堪,生十分微弱,犹如风残烛。

    南宫无怜的眼睛亮了,透着莫名的狂热,苍白干枯的掌,按在叶白衣的胸口上。叶白衣的衣衫倏地化作一蓬粉尘,消散不见。南宫无怜的掌在叶白衣全身摸来摸去,目光愈发灼热,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尖笑。

    “好肉,好肉,又白又嫩,叶白衣一声好肉啊”

    将领们都是百战之辈,见惯生死,能够面对刀剑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眼前这个诡异的场景,看得他们毛骨悚然,浑身发毛。

    许多人别过脑袋,不敢直视。

    兽蛊宫神祭们的反应截然相反,他们个个两眼放光,恨不得冲到床前。

    在叶白衣身上摸索良久,南宫无怜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掌,不耐烦道:“兽蛊宫之外其他人都出去。”

    大约有一半的将领闻言退出营帐。

    剩下一半的将领们露出犹豫之色,脚下未动。他们之不少是叶白衣的部属,还有许多冷焰旧部下,对叶白衣忠心耿耿。大人如此脆弱之际,他们怎么放心得下。尤其刚才南宫无怜的举动,更让大家担心不已。

    要是南宫无怜对大人做了什么事情

    大人的性子又那么骄傲

    南宫无怜歪着脑袋,凌乱的头发就像鸟窝,桀桀笑道:“叶白衣今天再不救治,这最后一口气就要散了。你们可要想清楚。”

    几名将领对视一眼,为首一人咬牙道:“都退出去”

    将领们如同潮水般退出去。

    南宫无怜目光紧紧盯着昏迷的叶白衣,目光狂热,自言自语:“老师啊老师,您没死实在太好了。学生的第一位天神,要来了。”

    在他身后,冰棺放下,鲜红的药水里,水母般的心脏在缓缓游动。

    干枯瘦长的指划过叶白衣的胸膛,就像一把利刃剖开胸膛,露出叶白衣正在跳动的鲜红心脏。南宫无怜啧啧两声,欣赏片刻,才把开了膛的叶白衣扔进冰棺内。

    透过透明的冰棺,叶白衣沉入鲜红的药水,刚刚还像水母一样悠闲游动的神心,突然动了。

    所有的触须陡然收拢,残影一闪,它就像一道凌厉的标枪,没入叶白衣的胸膛。

    南宫无怜看得目不转睛,满脸狂热,喃喃自语:“完美,真是完美”

    咚咚,咚咚,咚咚。

    两股心跳混杂在一起的声音,在营帐内响起。实力稍差的神祭,脸色发白,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混杂在一起的两股心跳,让他们体内气血翻腾。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股心跳之间的间隔,开始逐渐变小。

    当两股汇合成一股心跳,心跳也变得不一样。沉缓有力,就像慢慢敲打重鼓,每一次跳动,都能引发周围诸人体内血灵力的波动。

    叶白衣胸膛触目惊心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

    悬浮在鲜红药水的叶白衣,如同灌铅了一般,缓缓沉入棺底。

    他就像睡着了。

    南宫无怜呆呆地看着冰棺,凌乱的头发纹丝不动,瘦削的脸颊表情僵硬,眼眶却是一下子红了。

    快二十年了啊。

    玉树城外的临时营地。

    周围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大家都不顾形象。连续飞了一夜,每个人都是精疲力尽,又冷又饿。营地早就准备好吃食,当他们降落,立即就吃上了热腾腾的元力汤。

    铁兵人还没有吃,玉树城城主听说他们来了,专门赶过来。出于礼貌,铁兵人还是和对方寒暄了几句。

    应付完城主,他回到营地,一屁股住在昆仑身旁。

    昆仑递过来早就准备好的元力汤,他也顾不上客气,大口大口往嘴里灌。连续灌了好几碗,他才缓过神来,沉声道:“精元豆已经准备好了,足够我们飞到墙后。”

    墙后,指的就是北海之墙后方,齐修远所修建的工事区。

    昆仑轻声道:“阿铁,你不要太着急。”

    铁兵人伸出金属掌,摸了摸昆仑的长发,说:“我以前有个好朋友,是北海部,我们住在一起,他比我有趣很多,经常和我说起北海部的事。”

    昆仑有些好奇地问:“后来呢”

    顺滑长发上的金属受掌顿住片刻,轻轻抚摸,他轻声道:“他带着学生去万生园,正好遇到血灾爆发,没能活下来。”

    昆仑满怀歉意:“对不起,阿铁。”

    “又不是昆仑的错,不需要对不起。”温和的声音从银白光滑的兵人面具下传来,充满歉意:“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把昆仑拖进战争。”

    昆仑摇头:“阿铁不要这么说,昆仑需要实战,才能完善剑典。”

    铁兵人没有反驳,只是缓慢温柔地抚摸着昆仑的长发,过了一会说:“要是能早点出发,师北海说不定就能活下来。”

    昆仑柔声道:“阿铁,你不要埋怨叶姨。”

    阿铁好几次主动请缨,请求增援北海部,但是都被叶姨扣而不发。她也不知道叶姨为什么不同意,试着跟叶姨说,但是叶姨,每次都避开这个问题。

    铁兵人迟疑了一下,摇头:“我不是埋怨她,扪心自问,她做得到的,我都做不到。她肯定有她的难题吧,我不懂这些。我只是在想”

    他停顿不语,目光望向远方,仿佛要穿透已经消散的硝烟。

    过了很久,他轻轻说:“我只是想和大家一起战斗。”

    他忽然自嘲一笑:“师傅以前说,我心执念太深,仇恨太深,戾气太重,终生无望登上宗师。当时还觉得未必,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师傅说得一点都没错。一想到战斗,我会情不自禁热血沸腾。成不成宗师我不在意,只要能够战斗,和神之血战斗,能和大家一起战斗,才能酣畅淋漓。我这种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大概宿命就应该死在战场上吧。”

    昆仑转过脸,目光穿透轻纱,清澈如水:“昆仑陪你。”

    铁兵人一怔,看向昆仑。

    他呆呆地凝视着昆仑被轻纱遮住的脸,绝美的轮廓和清澈坚定的目光,像一把剑刺入他心,难言的剧痛在他体内弥漫。

    他无意识地喃喃低语:“对不起,昆仑。”

    面纱后的少女心一颤,目光却依然清澈,模仿阿铁刚才的语气道:“又不是阿铁的错,不需要对不起。”

    铁兵人一下子清醒过来,哈哈大笑。

    昆仑嘴角微微浅笑。

    铁兵人的目光恢复坚定,沉声道:“开始周天吧,早点恢复元力,准备动身。到了墙后,就没有这么安全的地方。”

    昆仑嗯了一声,点头示意明白。

    铁兵人拿出精元豆,开始盘膝闭目,运转周天。

    昆仑清澈如水的目光,深深凝视着阿铁脸上光滑银白的面具,薄纱下樱唇轻启,口型变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无论哪里,昆仑陪你。”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行天》,方便以后阅读五行天第五百章 二十年、不需要对不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行天第五百章 二十年、不需要对不起并对五行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