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第104章 插翅难逃(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常书欣 本章:第104章 插翅难逃(二)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何占山是乘着黑色的商务轿车走的,离开关口前行数公里,他一手驾车,一手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瞥了眼副驾上百无聊赖,正点着根烟抽的卞双林,注视着前方,接通时,他直接道着:“马老板,我们回来了,很安全。”

    “好的,我知道了……下一步你知道该怎么办?”马钢炉的声音。

    “知道。”何占山道。

    “住处有给你留下的东西,自己取,兄弟一场,好自珍重了啊。”马钢炉道。

    “马老板您也保重。”何占山说了句,摁了电话,直接把手机从窗外扔出去了。

    拔完电话,他像心理暗示一样,看了卞双林一眼,卞双林在抽着闷烟,那愁苦的样子让何占山觉得有点不忍了,他坐好,正襟开车,却不料卞双林开口问着:“马老板今天走对不对?”

    “对。”何占山道。

    “马老板根本没准备给我钱,对不对?”卞双林笑了。

    何占山一愣,然后笑了。

    想分赃,你得有拿赃的实力,身边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明显不属于有实力的,即便出了不少好主意,可仅仅是动了动嘴皮而已。

    “大兄弟,商量个事怎么样?”

    “什么事?”

    “放我一马,反正我都半截身子入土了,用不着再在我身上费心了。”

    “你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两人对视一眼,何占山突然现这老头两眼精光外露,射得他有点心虚了

    他不理会,也不准备解释,只是默默地开车。

    卞双林清楚,这是个特殊的人,属于那类脑袋别在裤带上,活一天赚一天的主,他思忖着道着:“别傻了,我们可能要出事,早听我的,直接出境,能带走多少带走多少,还有得一搏,现在恐怕不好走了。”

    “是吗?我怎么没现呢?”何占山不屑道。

    “大兄弟,我跟警察打交道比你时间长,陈瑞详能被唬住多长时间很够呛,他只要暴露一点,那现在起码咱们应该上协查通报上,星海出这么大事,我这个知情人应该是警察查找的要目标,如果有点动静倒正常,这太安静了,我都准备好今天被抓了,居然没有。”卞双林讶异地道。

    “我倒不觉得警察有多高明。”何占山道。

    “有时候确实蠢,可不一定一直蠢下去,马老板搞走这么多钱,理论上讲,早该出事了,胆子太大了。”卞双林道。

    “警察星海的事还忙不过来呢,等他们找到这儿,我们早走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何占山道,对付警察,他有足够的自信,那些军人出身,根本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大兄弟,不是什么事都能用枪解决……马老板把我当弃子,他何尝又不是弃子?这最后的几个亿都让他折腾,等于是别人已经吃饱喝足了,抹油水抹他嘴上,要出事,他可就一马当先了?别人驴都偷走了,橛子还留在他手里,他随时有可能被人卖了的危险。”卞双林忧虑地道。双方本是一毁俱毁的关系,这一毁,可要受池鱼之殃了。

    “是吗?他现在应该已经上船了。您这么聪明,多想想自己吧。”何占山道。

    “我不用想,还不就是卸磨杀驴那一套,你准备怎么让我咽这口气?”卞双林直接问。

    这话倒把何占山吓了一跳,自从接到这个老骗子,别的不说,料事很准那是没说的,最起码这次就料得很准,确实要处理他,因为现在,知道最多的人,就剩下他了。

    “你这么聪明,早于什么去了?”何占山一瞥一笑,没理会,前方路口泊着两辆警车,让他警觉了。

    “现在才是时候。”卞双林道,左手使劲一拉,顺手一推,拉刹车,推空档,车身凄厉一声,急剧减,车里的警察探出头来了。

    何占山侧头,却不料卞双林噗地一声,烟头吐在他胸里,烫得他手忙脚乱,不过还是训练有素,一伸手,捞住了开门要跳车的卞双林。

    嘶拉一声,卞双林的衣服被撕开了,说时迟,那时快,卞双林不走反退,回身一下子拍到何占山的眼睛上,滋声冒烟,何占山嗷地一声,惨嚎着,眼不见物了。

    点烟器,早在他通话的时候,卞双林已经烧红捏在手里当武器了。

    一转眼,卞双林趁着车减慢,跳下车,在路面上骨碌碌打着滚,那失控的车摇摇晃晃向警车冲去,两位测的交警叫嚷着,眼看不行,跳下车。摁响警报,大声喝斥,然后看着不管用,掉头就跑,那辆车,斜斜地,轰声撞上了警车。

    蹲路口逮违章的警察傻眼了,半晌,捂着眼睛,额头见血的何占山从冒烟的车里爬出来,颤危危地站起来,环伺早不见卞双林了,只有两个警察朝他冲来,他砰砰两枪,一位警察中弹仆倒,另一枪失了准头,那位交警那见过这阵势,吓得站在当地不敢动了。

    何占山掉头就跑,慌不择路地跑。

    枪声,惊动了大队警察,开始往这个方向聚集………

    “怎么回事?”肖梦琪问。

    “撞车了有枪声。”李玫扫了眼监控屏幕,继续在电子地图上缩小着刚才通话的区域。

    很快,从地方的警务频道里得到了大致情况,有嫌疑人开枪袭警后逃逸。

    不用说谁能于出这种事来,肖梦琪狐疑地思忖着,鼠标直接道着:“肯定是着了老骗子的道了,何占山对付老骗子,还嫩了点。”

    “他们为什么内讧?”李航问。

    “分赃不均?不对呀,现在分什么赃?”李二冬道。

    “不对不对,应该是最后了,何占山通知马钢炉出境,而最后一件事,就是对知道太多的卞双林灭口,肯定要由何占山完成。”肖梦琪道,一念至此,她命令着:“往前开,通过事故区域……李玫,定位找到了吗?”

    “还在找通话不到一分钟,我只能定位大致区域。”李玫嘴不停,手也不停,神经质地敲击着键盘。

    司机在事故区域停了下,接受了检查,一见同行,又有电话通知,这里迅放行,车驶过时,肖梦琪再一次向指挥部汇报,得到了放弃次要目标的命令,追踪马钢炉。

    这时候,肥姐的十指神功起作用了,她神经质地尖笑着道着:“哈哈……这个蠢货光扔了手机,居然没摔坏,看,准确位置,误差不过五米。”

    马钢炉所持手机的迅卫星信号定位,几乎可以看到实时的图像了,是一片白涯涯和绿茵茵两个泾渭分明的地方……

    “海边,他要从码头出境。”廖汉秋道。

    这是所有的出境最容易走,也最难拦的一种,吞吐量每天数十万吨的远洋货轮,很容易藏身的,而且很多渔船,私底下就和蛇头有着见不得光的交易,有时候,一个集装箱里,全拉的是人。

    “通知当地海关缉私队,我们的人随后要和他们建立联系,争取尽快锁定目标。”张勤下着命令。

    命令只能按步就班地来,他坐下来了,看看时间,已经十九时了,天色已经渐暗,心情更加晦暗,突来的事件,又打乱部署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内讧?”杨诚道,又不确定地改口:“或者是,又一次灭口?”

    “我倾向于后者,试探完成,那就该除掉后患了,典型的黑涩会手段啊。”廖汉秋道。

    “这简直是作死嘛,当众开枪,何占山不要命了?”张勤不解地道。

    “不不……您看那帧画面,枪口失准,以他的身手如果要杀人,不会失准头这么厉害……看,他的右手捂着眼睛,而车上少了一个人……应该是他失手了,被反咬了一口。”寥汉秋道。

    “那会不会惊走马钢炉?”张勤略显紧张道。

    “不会”许平秋开口了,他排着自己的思路道着:“今天的露头就是为了远走高飞,从马钢炉中午消失就看出来,他用卞双林和何占山做饵,在出入境口逛了一圈,就是试探着是不是这两人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如果是,他会马上潜伏,伺机出境;如果不是,那他就可以放放心心地走。”

    “可现在出事了啊?”张勤道。

    “那你觉得,何占山还有机会把消息传出去吗?这是最后一次联系,接下来就是远走高飞了。”许平秋问。

    也是,现在搜捕已经开始了,这开枪的,怕是疲于奔命了,而那部通话的手机,已经被扔掉了。

    “所以,马钢炉现在应该一无所知。就即便他知道有变故,也来不及了。”许平秋重重地道。

    果真如此,二十分钟后,追捕小组赶赴信号源的地区,正是通向码头的公路沿线,又不多时,海关缉私队在通关休息区捕捉到了嫌疑人的画面,果真是一无所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颇有派头地坐在餐厅里,正悠闲着品着酒

    中午失去联系不是警觉,这家伙,看来是去打扮了。

    肖梦琪在视频里看到马钢炉,她长舒一口气,好歹还在,一组人员静静地坐在闷罐车里,距离餐厅不过一百米的距离,已经有人开始检查武器。

    有时候,事情就是本末倒置的,一个小时过去了,抓捕命令没下来,却得到了何占山落网的消息,此人被汽车点烟器伤了一只眼睛,抓捕又挨了一枪,他根本不知道警方已经调用卫星在追踪他了,当地武警从水塘田里的抓捕回去了,又过了很久,马钢炉都开始结账了,还没有接到抓捕的命令。

    十九时四十五分,马钢炉卡着时间,起身买单,边走边拔着电话,从餐厅里出来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罪》,方便以后阅读余罪第104章 插翅难逃(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罪第104章 插翅难逃(二)并对余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