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第105章 插翅难逃(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常书欣 本章:第105章 插翅难逃(三)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这部电话的另一端,可能连马钢炉都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在京城,都国际机场,一位巡梭在机场里的男子,头花白、一缕胡子、国字方脸,很有颓废的气质,像一位郁郁不得志的艺术人士,据说北漂里最多的就是这种货色,除了孤芳对镜自赏,就没人会注意他们一眼。

    电话响时,他迅地接听着,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喂。”

    “是我。”

    “还好吗?”

    “当然好了,不好能给您打电话啊,呵呵,你在国外感觉如何?”

    “等您来自己感受吧,合作愉快,马老板。”

    “合作愉快,我准备上飞机了,再见。”

    “好的,国外有机会见啊。”

    这位艺术家气质的人面露微笑,已经进了洗手间,他进去做的唯一一件事是把手机扔进马桶里,一摁冲水开关,连摁了两次,看着卡住了,全部浸在水里的手机,这才匆匆走开。

    他直奔登机口,他的手里,攒着几张机票,一直没有确定上那一路航班,而现在对方的消息终于让他确定了:

    最早起飞的那一班

    十九号登机口,通往纽约的航班,他手持着护照,机票,在做最后的准备,没有什么行李,只有一个简单的手提箱子,队伍里各色人种、黑白黄褐都有,交谈的主要是英语,偶而夹杂着他听不懂的俚语,这个等待的时间并不长,但让他觉得心惊肉跳,那怕是看到海关检查员的服装,也会让他下意识的重新捋一遍,自己还有什么地方疏漏。

    没有,绝对没有。

    护照,递进去了,日本旅客,驻京日企代表,检查员翻看了看出入境记录,核对了照片,窗后还有另一位,细细检查着他的护照,然后重重一个戳上去喊着:下一位。

    这位男子鞠身,给了个大和民族的礼仪,然后跟着队伍,检票,上通往弦梯的大巴。

    乘坐航班的程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但无论那一次都没有这一次让他惊心,他站在窗口,不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电瓶车,生怕有警车冒出来,或者警察从天而降,这种焦虑让他显得有点心神不宁,在车启动前,又倒了两片药,扔进嘴里,随着车轮的启动,他的呼吸开始均匀,心态开始放松。

    弦梯上的检票就简单多了,只是随手检走,人挨人上了机舱,他坐在头等舱的位置上,看看左边,是一位胖大的金娘们,后边,是两位白头的老外夫妇,这颗心渐渐地平静,在机仓播放安全须知、空姐开始检查旅客的安全带、仓门关闭、灯光暗下时,他眯着眼睛,微笑着,心彻底地放下了。

    飞机腾空而起,直上云宵,那种失重的感觉好美妙,仿佛已经置身于国外那自由的天堂。

    这个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深港码头,闷罐车里冲出来一阵便衣警察,如猛虎扑食,直奔向一艘开向岸边的快艇。

    砰…砰…在鸣枪示警。

    快艇不敢靠岸了,折回方向,却现缉私队的四艘冲锋舟一字排开,已经拦住了去路。

    追兵越来越近,马钢炉惊得浑身哆嗦,几次跑到了码头边上,一看十几米高的台子,又哎哟哟哟惊得往回退,咬了几次牙都没敢往下跳,追兵几乎就扑上来时,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放手一搏了,不过刚准备纵身,眼疾手快的熊剑飞对准他就是一枪。

    哦哟,老头捂着腿,叫得那叫一个惨呐

    须臾间,半圆形的包围把他围住了,李航就站在岸边,踢了他一脚,笑着问:“跳啊,怎么不跳了?跳下去,保证淹不死你。”

    “我我我……误会,误会……”马钢炉语无伦次地道。

    “咱们这么熟,怎么可能误会。”鼠标逗着老头,提醒着:“老人家,您这年龄,真不能当悍匪了,下辈子再说吧啊。”

    有人拍着照,有人夺走了他的箱子,打开时,护照、成扎的钱,成摞的银行卡,甚至境外银行卡都有,李玫笑着拍着照道着:“这傻老头,都这大年龄了,你还玩高科技这一套,不是这些账户,还锁不住你呢……哎呀妈呀,光爱疯就买了七八部啊,真是不心疼别人的钱啊。”

    “哎……”马钢炉大势已去,颓然垂头。

    又过片刻,接人的快艇两个嫌疑人被押上岸了,他们一直不停地说着当地土话,缉私的翻译过来是,喝多了,开着快艇来玩的,啥也没于。

    “开快艇也算酒驾吧,全带走。”李航把这两位铐上了。

    匆匆包扎,关进车里,老马的审问没有费什么劲,这号老炮你抓不着证据,他咬得比谁都死,可要人赃俱获,他比谁认罪都快。

    肯定的啦,谁想受那份活罪啊。

    “我交待,我交待……我确实整到点钱,金额我也说不清有多少,都…都…都在这儿呢,不对不对,还转出去不少……我我……”马钢炉一看环伺他的几位,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交待了。

    千万别信啊,这些人知道什么该交待,什么不该交待,李航蹲下来问:“车祸的事你交待吧?还有王军胜的事,你也交待下?”

    “不不不,那事和我无关,我的确不知情。”老马开始抵赖了,一看众人不信,他提醒着:“众位英雄看我这糟老头子,不可能去杀人啊?”

    “谁告诉你王军胜被杀了?谁杀人了?”鼠标揪着话头了。

    老马省得情急失言,他一转念又道着:“我是说这种人该杀,不是谁杀人的问题。”

    “为什么该杀?”李航问。

    “凡违法犯罪的,像我这类的,在众位英雄里,还不都该杀。”马钢炉如是道,三转两转搪塞着。

    这种货色,只有可能抓一件认一件,别指望他能告诉你什么事,此时肖梦琪从屏幕上回过头来问着:“马钢炉,难题你回答不上来,给你个简单问题。18时4o分左右,你那个电话打给谁的?想好再说,你的手机已经捡回来了,上面有你的指纹,抵赖不掉啊。”

    “我的司机啊,何占山啊……他于什么事和我无关啊,他只负责把我送到这儿。”马钢炉道。

    真真假假,都在避开犯的事,肖梦琪点头道着:“好,回答正确,再问你,刚才最后一个电话打给谁?”

    “戈战旗啊,约好的,我走前给他打个电话。”马钢炉脱口而出。

    戈战旗?

    众人心一凉,肖梦琪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她惊声问:“戈战旗在哪儿?

    “那我怎么知道?应该早走了吧……哎对了,众位英雄,这个诈骗不是我操作的啊,这几个亿是戈战旗给我的报酬……我找人替他挡着星海,他好在下面搞钱。”马钢炉迫不及待把事往戈战旗头上栽,一栽似乎灵光一现想通了,他怀疑地道着:“咦?不对啊……这家伙拿钱坑我呢,让我在这儿拿钱,把你们都引来,他早跑了……哎哟喂,这王八蛋坑死老子了。”

    “在京城”

    李玫转过身来了,拾回另一部手机,查找号码,在她的电脑屏幕上,放大了一个区域方位,她解释着:“最后一个通话时间太短,手机已经关了,应该是拔了电池或者直接毁掉了,pI无法接入……虽然查不到方位,但可以查到这个号码的最近蜂窝移动通信接入基站,在这儿……”

    “西郊,那里是国际机场,他难道是……确认马钢炉安全才走的?”肖梦琪心一下子掉到谷底了。

    “来不及了,如果当时他就在机场,到现在为止已经起飞十六次航班……这里和都机场公安,最快也得一个小时才能建立联系系统,如果他能混过出入境护照检查,应该早走了。”李玫道。

    抓捕到马钢炉的兴奋,被这个突来的消息全部泼冷了,如果真的是戈战旗,那全盘的方向都出现偏差了,这个时候,就连红色通缉令,都来不及阻拦他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罪》,方便以后阅读余罪第105章 插翅难逃(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罪第105章 插翅难逃(三)并对余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