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第110章 归家趁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常书欣 本章:第110章 归家趁早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4444.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去吃饭的地方是农机胡同,那儿有一个很出名的猪脸炖,肉偏肥,正合大块朵颐,粗糙了点,可是五原爷们的最爱,一份猪脸肉、两碟小菜,加上小瓶装的高梁白,连肖梦琪吃得也妍态尽失,和余罪碰了几杯,被高梁酒辣得直吐舌头。

    还是有那么可爱的一面的,余罪看她唇红齿白的、笑意盈然的,没来由地觉得是不是结婚真的有点早了,如果现在打光棍应该更好一点。

    是啊,结婚的男人,总是这么贱。

    吃完这顿已经是夜幕降临了,两人出饭店,上了车,肖梦琪问着去哪儿,这话问得眼波流转,像在给一个暗示,余罪舔舔下嘴唇,期艾地问着:“你说呢?”

    “送你回家呗,还想去哪儿。”肖梦琪替他回答了,调戏这货一句,心情颇爽,她哈哈大笑着。

    “真难为你啊,把我的贱招都学会了。”余罪讪言道。

    “当然学会了,每次你都在贱贱地试探别人的底线。”肖梦琪笑道。余罪笑着问:“那你试探出我的底线了。”

    “你都好意思说,你有底线么?”肖梦琪斥道。

    “哟,真试探出来了。”余罪瞠目道。

    肖梦琪噗声乐了,她驾着车,不时地看着喝了两小酒,洋洋自得的余罪,那贱性仿佛是一种潇洒;那得意仿佛是一种帅气,让她觉得,似乎在他身上散一种吸引她的魅力似的,下定决心想放下,嘴上放下了,却是爬到到了心上

    “喂,是不是结了婚的男人,都期待一次美丽的邂逅。”肖梦琪开着玩笑道。

    “那当然,这不分男女,谁不期待啊。人在某中意义上讲,就是动物嘛。”余罪道。

    “你的意思包括你喽?”肖梦琪问。

    “当然,平静久了的生活,会缺乏激情的。”余罪道。

    “那意思是,如果有一位女人……你不介意背叛你老婆啊?”肖梦琪笑着问。

    余罪喀噔一声,心跳加,看看肖梦琪,觉得像暗示,可不排除调戏的成份,他翻着白眼道着:“不会有男人跟你讨论婚姻责任的问题的,少套我。”

    肖梦琪这次算是真的试探到了余罪的底线,可能在涉及责任的时候,他会选择忘了责任。但过后肯定又会拣起来,就像他拣起无数次的节操,仍然处处像犯贱一样。她问着:“哎,跟我讲讲,当初怎么追上你老婆的,我们很不看好啊。”

    “呵呵,这个很简单嘛,我觉得她脾气坏点,一般没人敢招惹她;她觉得我出息也不大,收拾得住,还不就凑合一块了。”余罪笑着道。

    “那,你们幸福吗?”肖梦琪问。

    “幸福在于感觉,就像我小时候老被我爸揍,那时候觉得我是天下最命苦的娃,可对于没家庭关爱孩子来讲,没准挨揍也是一种幸福啊,最起码有人管啊。”余罪笑着道。

    “哦,怪不得你经常被老婆打。”肖梦琪呲笑道。

    “那是,不是天天训练,那于得刑警这活,打出来的。”余罪自嘲道。

    肖梦琪却是立时省得这个话题不合适了,一说到老婆,余罪两眼都小星星,根本不见还有绮念,她暗暗的后悔不该转到这个话题上,可此时却为时已晚,余罪像瞬间清醒,跳出了心神不宁,变得正常了,也正经了,正经八百和她开无关紧要的样子。

    好像,还是不正经的样子,她更喜欢。

    肖梦琪就这样在犹豫间,又一次和心里的纠结擦肩而过,余罪指着方向,那是回家的路,直驶到小区门口,谈兴方尽的余罪嗒声开门,不料肖梦琪像瞬间提起了勇气一样,喂了声,余罪回头时,被她抱了个满怀,然后带着酒意微醺的香吻,一下子扑面而来。

    嗯啊轻咦声,肖梦琪好惬意捉着他,那侵略性的香舌,勾魂摄魄一般,让余罪浑身战栗。

    “别…让谁瞧见……嗯……”余罪口龄不清,被吻得六神无主,他恶念顿起,一伸手伸进肖梦琪的衣服里,直探着胸前鼓鼓的位置,狠狠的搓了几把,肖梦琪一紧张,推开他了,两相视如怒,欲火方起,肖梦琪挑恤似地摆头道着:“给你两个选择,回家;或者今晚不回家。”

    余罪脸一拉,难堪了,有点期待,却又有点紧张。

    “滚,知道你没那胆量。”肖梦琪生气地道,最恶毒的刺激来了。

    “哦,刚才喝多了,骚蕊。”余罪推门下车,飞也似地逃了。

    肖梦琪一笑,旋即又有觉得有点苦苦涩涩的感觉袭来,让她好一阵子怔,她知道,感情就像案情一样,主要目标只有一个,而自己,永远不会是那个唯一目标………

    车走了好远,余罪才从小区一辆车后闪身出来,有点小心跳,有点小窃喜,却也有点小遗憾。

    不过也只能这样了,他不敢擅越雷池,感情也像案情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很多时候会得不偿失的,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有点放不下霸道老婆,男人穷一回才有真朋友,败一回才有真感情,而他,正是又穷又挫时候娶到的老婆。

    离家近了,他擦着嘴,在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酒味香水味得去掉,细细检查有无纰漏。进单元了,他在想着和老婆怎么说,他在暗骂着自己,刚才的犹豫,要不是打电话告诉老婆今晚回家,说不定真敢不回家;他到门口,正正身子,挺起胸,敲门。

    片刻应声门开,余罪“啊”喊了声,然后被一只有力的手揪进家里了。

    恐惧尚未消失,一位穿着蓝裙的绿脸婆娘揪着他,斥着他:“喊什么喊?

    “开门就一张鬼脸,吓死我了。”余罪惊魂未定,愕然看着老婆,香肩半露、裙衣及膝、深V凸凹的,看得她大嘴合也不拢,绿脸的老婆呶嘴一亲笑笑:“等等我啊。”

    不等余罪点头,她飞快地奔进卫生间,洗脸,片刻擦着脸出来,笑着道着:“我刚做的面膜,还以为你得一会儿呢?”

    “你就做处女膜还不那样,哟,今天真丰盛哈。”余罪道,老婆的手已经伸过来了,揪着他问:“你说什么?”

    余罪侧头一看,哇,老婆显得白净多了,这惊喜的眼神让林宇婧放过他了,得意地捧着自己的脸,自夸地道着:“还真有效果。”

    “嗯,还真能增加点情趣……哎我吃过了,要不咱们现在开始。”余罪说着,迫不及待了,林宇婧笑着推了他一的把,不好意思地道:“才几点?一会儿再说。”

    使劲推开了余罪,余罪也不是真要来,不过他喜欢这个扭捏的样子,两腻歪着坐下来,看样确实是精心准备的,餐厅灯上蒙了一层粉色的纸,灯光显得朦胧,四碟小菜,又添一瓶红酒,林宇婧笑着斟了两杯,两眼蓄着喜色,端给了他一杯,在相对而饮、相视而喜的脉脉中,余罪沉浸在这淡淡的温馨里,醉了。

    “又是两周没回来,圆满了?”林宇婧道。

    “嗯,抓到了,差点就错过了。”余罪心有余悸道,每一次成功都离不了运气的成份。

    “我好像听说,宋家的事怎么好像是海外商人举报的?是……”林宇婧好奇地问。

    “是他,亲爸是个狠人啊,他接触的层次不一样,可能看得更准。当然,我想其中可能还有利益纠葛。”余罪道,郑健明最终把宋星月一家举报,那成为导致她们锒铛入狱的最直接原因……不过就即便她们出逃,戈战旗还是会把诈骗进行下去。

    “他们也有过节?”林宇婧不解地问。

    “他们是合作伙伴,坑伙伴的收益会更高。而且是一种姿态,他以后可以高调地,以爱国商人的身份回来了,讨论这些于嘛,还不就是坑来坑去,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走。”余罪道。

    “哦,对不起。”林宇婧附身轻轻一吻,久别重逢,她像变了一个人,看也不足的欣赏着丈夫。

    “老婆,你咋拉?这么看着我?我既没出事,又没出轨。”余罪紧张了,总觉得那儿不对劲了。

    “得性。”林宇婧剜他一眼,兴喜地道着:“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有钱了

    “有钱?”余罪呵呵了。

    “真的,绩效工资加职务补贴,补了半年,被一万多呢,我准备……还一部分房贷,剩下的,我们一起挥霍挥霍如何?”林宇婧道,说这话时,她柔情地看着丈夫,伸着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道着:“我也分担一部分啊,咱们结婚这几年你太辛苦了,我呢,又时不时顾着娘家,有点太自私了。”

    “哦,我懂了,你是认识到自己的以前的错误了,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我老婆,对吧?”余罪笑了。

    “嗯,从头开始,不好么?”林宇婧笑道。

    余罪眼骨碌碌转转,思忖片刻道着:“好,在开始之前,我也有事向你交待,不过咱们约定好,既往不咎。”

    “你又……没于好事?”林宇婧瞬间生气了。

    “那不说了。”余罪讪讪道。

    林宇婧怒了,扬起酒瓶要摔时,勉强克制住了,她重重地一顿,看着臊眉耷眼,像做错事的丈夫,想了想,无非是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未了之事,她不想听,可又按捺不住心里的怒意,她咬着嘴唇道着:“你还是说吧,你不说,我睡不着。”

    “那你别激动,也别做过激的动作。”余罪警示道。

    “和你那位同学重续旧好,还是又结新欢了,我激动什么?”林宇婧道。

    “这种事说的有什么意思,你太小看我的格调了。”余罪不屑道。

    “那不是这事,你还会于什么好事?”林宇婧脸色缓了,要不是这事,其他事就无所谓了。

    “坐好,挺胸、抬头,别激动……手机直接登6我的网上银行,密码咱们的结婚纪念日,加小写……自己看。”余罪拒着洒,林宇婧找着手机,登6着建行网银,不时审视着面部平静的丈夫,她不解地问:“你不会又捞钱了吧

    “这回猜对了。”余罪道。

    “啊?”林宇婧像被刺激了,吓得跳起来了,账户余额,一、二、三、四……七位,三百多万,她拿着手机,手都抖着,紧张地道:“你……你哪来这么多钱?”

    “坐下坐下,听我说。”余罪按住老婆,坐下,他平静地道:“这仅仅是一半,另一半还在外面。”

    呼咚,林宇婧连人带椅子后栽了,吓着了,余罪起身,蹲着扶老婆,赶紧地给她抚胸,顺气,林宇婧像窒息一样喘着,这这这……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了。

    余罪问着:“你紧张这钱从哪儿来的?”

    林宇婧点头,恐惧了,余罪笑道:“我和老魏投资到星海的pp平台,他前后投资了,一点三个亿,收成将近百分之十,也就是一千多万,我们俩二一添作五,平分了……我有生意,有粮店,而且有个做生意的爸,这完全可以当做合法收入的,尽管有那么一点点不合法……呵呵。”

    林宇婧喘息稍停,恐惧地看着余罪,就一句:“不会有事吧?那怕不要这钱啊。”

    “这是老魏以参股粮店连锁,支付给我的,放心吧,就不合法,也被他整合法了。”余罪道。

    这下明白了,林宇婧知道以丈夫的鬼心眼,肯定是窥到了骗局的空子,进去捞了一把走人,这个勉强可以接受,她坐起来了,抚着丈夫的脑袋,压抑着心里的恐惧之后的惊喜,叮嘱一句:“可别出事啊,咱们穷日子都习惯了,又不是过不去。”

    “呵呵,这才是老婆,先看到的是日子,不是票子,我心里有谱,庞氏骗局涉及的有数千人,大部分都是被高额利润吸引,最终连本带利赔进去,偶而几个中途撤走的,都是签约的投资,谁又能说什么。没事,老魏比我有谱。”余罪道。

    “哦,那就好,我们有钱啦?我怎么觉得像做梦一样?”林宇婧恍然道,她一瞥着:“你说这3oo万只是其中一半?还有三百万

    “可能,不止三百万。”余罪道。

    “还有……什么事?”林宇婧明显看到丈夫的眼神一贱,肯定有事。

    “我和老魏合资,卖下了六处商铺,市价一半稍多,如果出手,会翻一番。”余罪道。

    “怎么可能?”林宇婧不信了。

    “原主人叫陈丽丽,她急于变现,而我知道她急于出手,所以成交价非常低。”余罪道。

    “人家傻呀?”林宇婧不信了。

    “她不傻,不过她是马钢炉的小老婆,急着变现出境,所以,我拣着便宜了。”余罪道。

    呼咚,林宇婧吓得又栽倒了,这简直是火中取栗。余罪赶紧给她抚胸、顺气,不迭地说着:“看看,就知道你受不了刺激,你还非想听……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哦…哦…哦,林宇婧被刺激得半天才顺过这口气,她咚咚咚拍打着余罪,又气又喜又担心,余罪嘿嘿奸笑着,知道老婆的心结,强调地道:真是合法生意,过户、中介、公证都有,而且没用的名儿,洋姜和大毛操办的,我是那只幕后黑手。

    他这黑手一亮,又缩回来替老婆揉着胸,林宇婧好容易从震惊中平静下来,她瞪了余罪一眼,那是替她抚胸,根本就是在摸胸找手感,那是他最喜欢的方式。打掉了他的咸手,余罪却是嘿嘿奸笑着问着,你如果不要那算了,要不捐了?

    这个……林宇婧为难了,她有点难堪地想想,难以取舍了,她轻轻地靠着丈夫,好半晌才道着:“我不知道。”

    “那等你想清楚了再说?”余罪问。

    嗯,林宇婧点点头,她看着余罪,警惕地道着:“男人有钱了就变坏啊,这钱不能你拿着。”

    “我就没好过,谈什么变坏。再说我就准备全交给你,你又不敢要。”余罪道。

    “可……那可怎么花呀?”林宇婧为难地道,余罪贱贱看她,她却省得自己已经无形中接受这个事实了,不好意思地头埋在余罪肩上。

    “我提建议,你审核啊……嗯,我想买所大房子,不是咱们住,咱们还住这儿,这小房子都有感情了……大房子让爸住,辛苦一辈子,总该享点福了…

    “嗯……”

    “再给你买辆差不多点的车……不能老挤公交。”

    “嗯………”

    “再有好像就没地方花了,我想了想,剩下的就当投资吧,就投资粮食市场,这个生意虽然利薄,可胜在持续性,民以食为天,肯定赔不了,而且杂粮现在行情看涨,老魏都准备在这个上面投资,我告诉你啥,小米现在每斤市价都到十块钱了,秋后肯定还要赚一笔……”

    “嗯……”

    林宇婧像呻吟一声,一概应允,余罪低头看看,眼光迷离,幸福指数爆棚的老婆,他乐了,亲亲,小声问着:“还有个赔钱生意我也想做……搞个互助基金怎么样,就在警察职业里搞,不过脱离制度之外,纯自自愿,非盈利性

    “这是于什么?”林宇婧没听懂。

    “帮帮那些伤残的、穷困潦倒的、有心理疾病的、有自杀倾向的,帮帮他们和他们的家属……我在二队看到昂川老婆和孩子了,我就想啊,就抚恤给她几十万,也填不住丧夫丧父的难过啊;警察这是个恶毒职业啊,一旦脱了这身警服,他们可能无所适从,他们可能连养家糊口的本事也没有……如果有像马哥那样的,担着这个责任,我想他们生活会好过很多,而且,很多人得到过帮助的人,肯定会在心里种下感恩的种子……”余罪轻声道着。

    “嗯,听你的。”林宇婧轻声回答着。

    静静的房间里,然后…然后就没音了,半晌林宇婧睁开眼睛,却现丈夫手肘支着,好奇地看着她,她笑着问:“想什么?”

    “好像这是第一次你全听我的。”余罪笑着问。

    “嗯,那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啊。”林宇婧安慰着,放弃了自己的强势地位。

    “那现在听我口令……摆个淫荡点的姿势,给来点情绪。”余罪搓着手,见猎心喜地道,说着手就搓上老婆了,林宇婧扭捏着:“呀呀呀……到床上,讨厌……”

    “就到地上,多有野战情调……我请长假了啊,告诉你,假期专于这个,我特么还不信了,就造不出个人来……咦,你别这么顺从啊,多没劲,使劲挣扎,来点强暴刺激……”

    “你个死东西……哎哟,你轻点……”

    满屋灯光、一室绮旎、遍地裤衣、鏊战声起,从厅堂到厨房,果真是野战的节奏………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罪》,方便以后阅读余罪第110章 归家趁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罪第110章 归家趁早并对余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